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玄幻奇幻>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第两千一百八十四章 往事,兄弟!

第两千一百八十四章 往事,兄弟!

.

“陛下认识这位舒嫣公主~?”

甘露殿内,见李二神色激动,李泽轩有些诧异地问道。

他先前本来打算借助百骑司的力量,去调查这位突厥公主的过往,看看其在大业十三年是否来过中原、来到中原之后又与谁接触的最多。此时见李二这般反应,明显是知道这位舒嫣公主过往的,如此一来,那事情就简单多了!

“认识……当然认识……”

李二神色怔怔,目露追忆之色,李泽轩站在一旁,露出一脸吃瓜的表情,期待地看向李二,但等了许久,也不见李二开口,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出声催促的时候,李二回过神来,起身看向李泽轩道:

“走!带朕去见见……巫劫!”

不知是不是错觉,李泽轩总感觉李二在说“巫劫”这个名字时,稍稍犹豫了一下,神色也很是复杂!

“陛下,万万不可!”

还不待李泽轩说些什么,赵松这时却连忙站出来劝谏道:“您是万金之躯,怎能以身犯险?虽说眼下巫劫声称已不再为颉利效命,但事情毕竟还未查证,对方是大宗师高手,万一他对您有歹意,后果将不堪设想!”

闻言,李泽轩也抱拳劝道:“赵总管所言有理,还望陛下三思!”

虽然他并不认为此时的巫劫会暴起发难伤害李二,但事关李二的安危,他也不敢大意,万一出了差池,他也承担不起!

面对两人的劝谏,李二却不为所动,他一脸坚决道:“你们放心,他不会伤害朕!朕必须亲自见一见他!立刻,马上!”

“陛下……”

李泽轩和赵松还欲再劝,这时李二却沉下脸,厉声道:“朕意已决,不必再劝!永安侯,速速带路!赵松你随朕一同出宫,这是圣旨!”

“……是!”

李泽轩和赵松暗中对视一眼,二人心中不由一阵苦笑,话说李二今日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他俩无疑要背大锅啊!

片刻之后,三人三骑从皇城东侧小门而出,直奔长安城延兴门而去。

中途赵松的确想过要去调集禁卫军,一路护送李二上云山,但李二根本没有给赵松任何调集禁军的机会,在李二的不断催促下,最终只有他们三人去往云山找巫劫了。

若是朝臣知道了李二这个疯狂的举动,定会不顾性命地去阻拦、去劝谏李二,尤其是魏征,搞不好会直接给李二来一个死谏!

不到半个时辰,三人便抵达云山脚下。也得亏李泽轩得到蓝田县这块封地之后,为蓝田县各官道修建了水泥路,要不然这大晚上的赶夜路赶这么快,几人非得栽到田沟里面不可。

“陛下,您要不在此稍等片刻,老奴这就去调集云山脚下的大军,随咱们一同上云山?”

赵松这时向李二请示道。

之前炎黄书院出事,李二特意往云山这边调集了一支大军驻扎,赵松便是想临时征调这支守军护驾。

“不用!朕说过,他决不会对朕不利!赶快随朕上去吧!”

李二拧了拧眉,面色有些不愉道。

说罢,他便当先纵马朝着云山的山道而去。

此时,云山44号别院内,巫劫并没有睡去,他靠坐在二楼卧室的窗前,望向窗外,怔怔出神。

刚住进这座云山别院时,他的确对这种水泥钢筋建筑和室内锃亮明净的装潢风格感到一阵新奇,但这种新奇感在他心中仅仅是维持了一瞬罢了,他便对别院的建筑风格不再有任何关注。

自从“有记忆”的这些年,他的心境早已变得古井无波,除了舒嫣之外,任何人和任何事物,都不会在他的心中引起一丝涟漪,直到遇到了李鱼!

这个小姑娘,是世上除了舒嫣之外,第二个让他心境起波澜的人!

巫劫的脑海中,不由重复浮现着当初夜袭云山遇到李鱼的那一幕,以及今夜,哦不,应该是昨夜,与李鱼再见的场景。

这次他来大唐,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弄清自己的身份来历。昨夜与李鱼和李泽轩、玄清几人的一番遭遇,虽说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总的来说,事情在往好的一方面发展。

首先,是李鱼对待他的态度,不再是排斥,而是开始慢慢地接纳了,这点从当时他揭开自己的面具、露出真容时,李鱼脸上闪过的那一丝心疼便能看得出来。

作为天下第一武道高手,巫劫自是不稀罕别人的同情,别人也没资格同情他,但这个人是李鱼,那就另当别论了!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莫名的牵引力,将他们二人牵扯在了一起,他看到李鱼,总会感到一丝莫名的亲切!

这种亲切感,和当初舒嫣给他的感觉自是大不相同,这似乎是一种血浓于水的亲切感!

虽说当前没有非常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李鱼和他有着血缘关系,但其实巫劫心里面已经认定了李鱼极有可能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是一种直觉,来自于武道大宗师的直觉!

身为武道大宗师,他的身体其实早已超脱了寻常人的范畴,直觉上更远非寻常人能比,一般来说,武道大宗师的直觉都是非常准的!

再则,当前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李鱼是他的亲生女儿,也没有任何直接的线索查到他的身份来历,但正如李泽轩所说,这件事情其实并不难查。

只要找到大业十三年舒嫣公主来到中原之后,与谁有过密切接触,又带谁去了草原,他的身份来历便呼之欲出了!

李泽轩身为大唐国侯,背靠大唐朝廷,要想查清这件事情,想必很容易,接下来他只需要住在云山安心等待消息即可!

话虽如此,但巫劫还是有些睡不着,他心里有些兴奋。

没错,就是兴奋!

“浑浑噩噩”过了这么多年,此刻终于将要知道自己真实身份,得知自己之前的过往,他怎能不兴奋?

“浑浑噩噩”的这十来年,若不是有舒嫣陪伴左右,他早就要被自己逼疯了!可饶是如此,他也感觉自己这十年来就犹如行尸走肉一般,外人看他是突厥国师风光无限,但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只是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可怜人、天弃之人!

“驾~!驾~!”

“哒哒哒哒~!”

就在这时,六识敏锐的巫劫听见西面二里外传来一阵马蹄声,他越出窗户,脚尖在墙面一点,直接纵身站在了屋顶之上。

借着云山上稀疏的路灯,他便看见三人三骑朝着他这边狂奔而来。

巫劫眼睛一眯,对方三人明显是冲他来的。

他自是看到那三人当中的李泽轩,至于另外两人,他却是没见过,不过他倒是也不惧,因为仅仅一眼他便看出三人中就属李泽轩身上的真气修为最为浑厚,其余二人对他根本造不成威胁,就算对方来者不善,凭借他的实力也根本不惧。

“吁~!”

没过多久,三人在44号别院前勒住战马,李泽轩翻身下马,看见站在屋顶上的黑袍身影,抱拳朗声道:“巫劫前辈,还请下来一叙,我带来了……一位贵人,他应该知道你的身份来历!”

“唰~!”

闻听此言,屋顶上的巫劫人影一闪,瞬间就出现在了李泽轩等人的身前,赵松顿时如临大敌,因为他方才根本就没有看清巫劫的动作!

这大宗师果然名不虚传,强的可怕!

赵松脑门上顿时冷汗直冒,心道自己还是大意了,之前就应该冒死也要劝谏李二不要孤身前来,眼下巫劫但凡对李二有一丝歹意,他和李泽轩都决计拦不住对方!

“阉人~?”

巫劫淡淡地瞟了如临大敌的赵松一眼,瞬间就看出了对方身体有缺,不过也仅仅是看了一眼,随即便将目光看向被赵松护在身后的李二,待看清李二的面容后,他心神一震,精神突然出现一阵莫名的恍惚,脑海中好像浮现出一幅幅支离破碎的画面,但任他怎么看,却都看不清那些画面中的景象,只能看到一些虚影。

“你是……宫里的人?”

摇了摇头,强行甩掉脑海中那些破碎画面,他嘶哑着嗓子,开口问道。

既然赵松是太监,那被赵松护着来的,必然就是宫里的人了,这一点并不难猜。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进去再说吧?”

听到对方问话,李二淡淡一笑,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否认。

方才巫劫在打量着李二,其实李二也在打量着巫劫,对于这位神秘的突厥国师,他一直素有耳闻,但却从未见过,甚至百骑那边对于这位突厥国师的情报都少之又少。也就是今晚李泽轩给他带来的一些情报,令他对这位突厥国师稍微有了些了解,对于对方的身份来历,他也有了一些猜测。

此时对方身穿黑袍、戴着黑铁面具,根本看不清面容,但李二却能从对方身上感受

铅笔小说 23qb.net

<=13目录+书签0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