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名为赠物的天降之恩

周连跑便利店都觉得麻烦,所以一边吸着家里常备的果冻饮料,一边靠在栏杆上呼吸着屋外的空气,结果真昼却恰好在这时走到了阳台上。

真昼看到了周后,跟周一样把头稍微探出阳台的护栏,接着注意到了周正吸着的果冻饮料,稍稍皱了皱眉。

周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搭话,结果就呆呆地愣住了一会儿。

「看了就明白吧。花不了一分钟便能补充能量的果冻」

「……你晚饭不会就是这个吧?」

「那还能是啥」

「……明明是个食欲旺盛的男高中生就吃这点?」

「多管闲事」

平常的话周是靠着便利店便当就着点配菜过活的,不至于就这么简单。不过今天,周懒得去弄晚饭,又没心情吃杯面,便靠着果冻饮料应付过去。

周估摸着这点量也是不够,等会可能还要来点零食之类的东西。

「……不做饭么」

「不做也不会做。你不也是知道的么」

「……而且还不会打理卫生,真亏你能一个人活下来呢……」

「啰嗦。跟你没关系吧」

周确实是被戳到了痛处,所以皱着眉头把剩下的果冻饮料吸完了。

关于扫除,周前几天已经吃了亏,本就打算处理一下的,但天天说来说去反而搞得人不想干了。

周反而非常好奇真昼为何总是这么啰啰嗦嗦的。而真昼盯着这样的周,然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请稍等一会」

话音刚落,真昼就从阳台走回了房间。

听着隔壁阳台关上窗户的声音,周小声嘟哝了一句「到底怎么回事」。

光说让人等着,是要等什么啊。

周疑惑地看向真昼的家里,但理所当然地没有回应。

(差不多也凉下来了,我想要回屋啊)

虽说周也照对方所说正在等着,但秋天的晚上比预想的还要冷。一件汗衫实在是不够。

说到底,周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就这么乖乖地等着。

外面的气温眼看就要降到呼吸会有白雾的程度。周长吐了一口气,这时从玄关传来了一阵电子音。

听见这来客的门铃声,周扭过了头。

周能想到的来客只有一位。

周实在不知她为何会来。避开散乱一地的衣服和杂志,他走到了门口。

即便不看猫眼,也知道来的是谁。周用脚把拖鞋撩到门口,解开防盗栓打开门——不出所料,比周眼睛稍低处,摆动着一丛亚麻色的头发。

「……你干啥呢」

「你过得太不像样,让我都看不下去了……虽然是剩下的,你拿去吧」

真昼语气冷淡地说着,手往前伸了过来。

比周小上一圈的娇小的手,端着一个特百惠的饭盒。半透明的盒盖模糊地透出里边煮食的影子。

或许是因为里面的东西还有些温度,盖子上起了一层水雾,虽然看不清,但里面应该是煮食没错吧。

周连着眨了几次眼睛。真昼似是理解了周的眼神里那询问原因的意思,深深地叹了口气。

「还不是因为你不好好吃饭。补品只是辅助,当不了主食」

「你是我妈么」

「我自认为自己的主张算是很普通的。另外你房间该收拾收拾了吧?现在这样连落脚都难」

真昼瞄了一眼周的身后,一副受不了的样子明显地眯起了眼睛,让周无言以对。

「……走还是能走的嘛」

「根本没有啊。一般来说衣服就不该掉在地上」

「就是会掉」

「洗好晾干叠好收起来就不会掉。读完了的杂志也请打包收拾好。踩到滑倒了可就是大问题了」

虽说话里略微带刺,但周明白真昼不知为何是纯粹在关心他,自然也不能一一回嘴。

确实上次来照看他的时候,两人就差点因为房间太乱而摔倒了。被这样说也是理所当然。

周听得一脸苦涩但是回不了嘴,只好从抿着嘴的真昼那接过饭盒。

慢慢扩散到手掌上的温度,在这渐渐转凉的天气里,让人很是心暖。

「……那,我可以吃这个么」

「你不要的话我只好倒掉了」

「别别我吃我吃。天使大人亲自做的晚餐一般可是吃不到的啊」

「……能别那么叫我么,真的」

周怀着报复的念头试着用了下学校里的外号,结果真昼的脸明显地染上了红晕。

也许对本人来说这个外号实在太羞耻了。站在她的角度,周也肯定会觉得不舒服,这倒是理所当然的。

真昼脸上泛起红晕,甚至还有点哭相地瞪着周。周看到这副样子不禁笑了出来。

「抱歉,以后不这么叫了」

再这么叫显然会真的坏了对方心情,所以开太多玩笑是不合适的。再说双方的关系也没好到那种能随便开玩笑的程度,事情不好做太过分吧。

真昼似乎也不想再被这么叫了,清了清嗓子,表示自己重新振作了一下精神。

然而她脸上微微泛红,看上去和刚才并没有多大区别。

「那这个,我就满怀感激地收下了。话说,你也别再对我生病那事过意不去了」

「那倒没,反正照顾了下生病的你也算扯平了。这个只是我的自我满足……嗯,只是我看你过着这样的废人生活,感到在意而已」

「是是是」

周在被真昼看见的时候都是一副邋遢样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做出这样的判断或许是理所当然的。

就连现在周身后的走廊也是乱七八糟的,而且在真昼照看他那时就已经被看了个光,事到如今想瞒也瞒不住了。

「……要好好吃饭,保持规律作息哦?」

「真要当我妈啊」

看着一本正经说着的真昼,周一脸疲倦地吐槽道。

周端着分到的赠物回到家里,摸出一双超市拿的一次性筷子,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真昼强塞过来的这东西,味道究竟如何呢。

周觉得,上次的粥很好吃。虽说舌头由于感冒而有些不灵敏,但那个从生米认真煮出来的粥,是一点一点温和地渗透到胃里的味道。

从那次的经验来看的话,真昼的手艺应该不错。那么实际上是怎样的呢。

周怀着几分期待,又有几分犹豫地打开了盒盖。淡淡飘出的无疑是煮菜的香味。

这是几种根菜和鸡肉煮成的。汤的颜色略淡,清楚地映出了鲜艳的胡萝卜的颜色以及旁边点缀的扁豆。

各色食物全部都切成了可以一口吃下的尺寸,强烈地刺激着只吃了点果冻的周的食欲。

周迅速掰开一次性筷子,首先夹起了一块萝卜。

「好吃」

口味如何,迅速见了分晓。

味道清淡,有高汤的风味,十分有注重健康的真昼的风格。而且,这还不是买来的那种颗粒调味料,而是拿鲣鱼和海带认真煮出来的汤吧。这样做出来的汤,美味完全不同。

周细细地咀嚼,享受着在嘴里渐渐散开的高汤、调味料、以及蔬菜本身的味道。

面对这不但充分发挥了蔬菜本来鲜味,而且还彻底入了味的煮菜,即使周并不爱吃蔬菜,也同样可以大快朵颐。

里面的鸡肉不多,好像在表示要好好吃蔬菜一样。那些鸡肉吃起来也十分鲜嫩,毫无干柴感,除了量以外无可挑剔。

以女高中生的料理来说,菜式的选择很朴素,但完全体现出了制作者的水准。

可以说,这味道和刚刚学会做菜的人做出的东西有着天和地的差别。

要是再来点饭啊味噌啊酱油啊啥的那就更棒了——虽然周这么想,但不巧的是他没去烧饭……不如说家里的米甚至都用完了,这点小愿望也无法实现。

虽说事到如今再说这些也晚了,但周还是后悔着,早知道就去买两包速食饭包回来了。

「天使还真是厉害啊」

周用着这本人听了怕是又要不高兴的叫法,称赞着学习运动加上家务样样全能的真昼,并一刻不停地享受着这味道理想的煮根菜。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