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天使大人被气势压倒

打盹这事本身是常有的。

身处于开着空调的暖和房间,又是刚吃饱了午饭的时候,光这两条对打盹来说已经是充足的环境了。

虽然周涌现出「正常来说会在男人房间睡着吗」的疑问,不过真昼姑且是把周认定成了无害生物,说不定是不小心睡着了吧。

这也怪不得真昼。不出声傻傻待着也挺无聊,而且总有些事是没办法的。

周抱头烦恼的原因,是真昼在母亲志保子过来的时候遭到目击,而且还是在这个状态下。

百分之百会被误会的。

要是站在别人的角度,周自己也肯定会误会,觉得两人关系已经好到能进房间还大意到打盹的程度。

周脸上抽着筋瞄了母亲一眼,发现她看着真昼的眼神十分灿烂。周还听到了「哎呀哎呀可以可以」这样的心理活动,大概是错觉吧。

「哎呀真是的,找了个这么可爱的女朋友!周还真是不能小瞧啊!」

志保子「呀」地发出了一道不符合这年龄的高亢声音,让周的头开始疼了起来。

她不但完全误会了,而且还进入了兴奋状态。

就算是儿子带了女朋友来,一般也不会那么高兴的吧。

然而现在志保子就是这么高兴,理由肯定是因为她喜欢可爱的东西没错了。

确实,真昼有一副任何人都会承认是美少女的外表。

她睡着时没有防备,平时的假面也取了下来,更重要的是,表情和动作无法遮掩的容颜清晰可见。

无比端正的那副容颜,现在正处于安详而放松的状态。

虽然周已经见得习惯了,然而每次看见真昼时都还是觉得她美貌极品、非常迷人。

那天真无邪的睡脸没有防备,可爱到让人不禁想去摸摸。

抱着周的垫子睡得香甜的那个样子,强烈勾引起周不太想大大方方说出来的那类欲望。

像那样的,连已经看惯的周都赏识的美少女,在志保子眼里是儿子的女朋友(暂定)。

恐怕是这点让她情不自禁兴奋起来了吧。

「莫非不让妈进来是因为女朋友在里面?不知不觉你也成了个男的啊」

「才不是咧!从头到尾都不是!既不是女朋友也不是什么别的!」

「哎,不用找借口的哦?只要你挑的,妈都不反对」

「哎所以说不是这个问题!不是交往关系啦!压根就不是!」

「说啥不是的,房间都进来了哇」

「还不是您老人家来的这么突然啊!就算只在客厅您不也得误会嘛!」

「最根本的问题是,周要是没这意思的话,根本不会把女孩子领进家里来,女孩子没这意思的话,也不会跑到对方家里去的哦?」

被志保子这么一说,周使劲思考着反驳的论据却难以觅得。

正如她所说,周基本上把家当成自己的领域,不怎么愿意让别人进来。

虽然一开始让真昼进来是因为没拗过她那架势,不过在那之后,即使不考虑做菜这事,说到底也是因为周中意真昼的性格才会像这样把她放进家里来。

(要说喜欢的话,确实是喜欢没错啦)

对周而言,就算不考虑外表的因素,也是挺喜欢真昼这个少女的。

她有着学校里不表现出的,辛辣、耿直,同时却不坦率的矛盾性格;她看似冷淡无情实则爱照顾人;她说话一针见血;她被出其不意的时候会慌乱地露出与年龄相符的样子;她极为偶尔地会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如今,周已经觉得以上这些全部都是真昼的魅力了。

尽管这样的感情算不上是恋爱,但至少周认为她是很有魅力的少女。

「虽然我作为朋友很喜欢她,但可别把对异性的喜欢全当成恋爱了。再说,这家伙也没这意思」

他们的关系并没有甜蜜到能让周老实赞同志保子的说法。说到底,要是真昼被误会成对周有意思,她也会不乐意吧。

「这可说不准哦?你才是,该不会觉得自己能理解女孩子复杂的心情,就有些自以为是了?」

「要怎么说才明白我们不是这种关系啊……椎名,求求你起来吧……」

就算千言万语都已说尽,志保子也是不停把话题引向恋爱的方向。周只能烦恼地按住额头。

周希望真昼能快点起来,认真的。

「嗯……」

或许周的许愿起了效,又或者是她被吵醒了。

真昼缓缓抬起合着的眼皮子,发出甜甜的声音抬起脸来。

亚麻色的头发顺着肩膀滑落下去。

焦糖色的眼睛朦朦胧胧水汪汪的,那副样子毫无防备,甚至让周不好意思直视。

可能是意识还微妙地没有完全觉醒,真昼睡眼惺忪地仰视着周,让周微微错开了视线。

「椎名,睡着这事先不说,现在我被误会了,来帮忙解释一下」

「误会……?」

「我说咱家女朋友啊,你名字叫什么?」

真昼思考着那句话的意思,显得还是软绵绵的。志保子则毫不客气地靠近过去,露出了老好人一样笑嘻嘻的表情。

面对这无忧无虑的笑容和亲善的眼神,真昼好像还在刚醒来的混乱中,肉眼可见地惊慌失措着。

「呃,那、那个」

「初次见面的时候,互相报出名字是很重要的呢!」

「呃,椎、椎名真昼……」

「哎呀小真昼,名字好可爱呀!我叫志保子,别客气直接用名字喊我就行」

真昼在气势所迫之下不禁报上名字,然后往周那边看了过去,好像在说着「藤宫,救救我」似的。然而周自己还巴不得别人来救他,因为实在是帮不上忙所以摇头拒绝了。

因为是自家的老妈,所以周很清楚,她一旦失控起来就停不下来的。

看她对真昼兴致勃勃的样子,大概是想和真昼做一次彻底的交流吧。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注意到真昼这个最要紧的人正在困惑着。

「那、那个,母亲注」

母亲:日语原文为 お母様,是一个可以称呼对方母亲的敬称。

「噢!已经认我当妈了啊!」

「藤宫!」

「我和周都姓藤宫,对吧周」

「妈啊椎名为难着呢」

「周,女朋友不用名字喊可不行哦?」

因为志保子实在不听人说话,周皱起了眉头,但志保子却没有介意的样子。看她这嘿嘿笑着的样子,该说她是胆子大呢还是脸皮厚呢。

「那、那个,志保子」

「什~么?」

「我、我和藤宫——」

「你说哪个藤宫?」

「……周、周君不是那种关系」

听到志保子这做作的话,真昼明显一副狼狈样但还是努力试图否定着。

因为志保子的催逼,真昼犹犹豫豫地喊了周的名字,并窥视了周那边几眼。志保子则由于成功让真昼喊出名字而露出了满脸的笑容。

「噢,那就是今后会变成这种关系吗」

「呃,那、那个,不是」

「哎呀我真是的,是不是当电灯泡了」

「那、那个,让我好好说清楚!我和周、君,不是那种关系,只是在一起吃饭,那个,就是因为周君不会做饭」

「你能当个好老婆呢,小真昼。咱家这周啊家务活不会干还得一个人过日子。如果是那样的话务必要支持他啊」

「啊,那个」

周觉得,真昼已经尽力了。

然而,要顶住志保子这势头把事情说清楚,这种事情大概是做不到的吧。

定期来家里,亲手下厨做菜,一起在桌前吃饭,听到这些的时候,志保子的眼神变得更灿烂有气势了。

事已至此,周是阻止不了志保子了。能阻止的大概只有父亲修斗了吧。

「……椎名,放弃吧。我妈一兴奋就不听人说话的」

「怎么这样……」

周已经到达大彻大悟的领域,只能早早放弃解释,默默看着失控的母亲。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