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天使大人与困惑

太糟糕了。周看着旁边姿势端正地坐着的真昼,叹了一口气。

迎来阳台遭遇这一惨剧之后,他没有办法,只能先把真昼请来家里了。

反正就算试图糊弄,这两个人也毫无疑问会胡思乱想。所以干脆老实说出来,还更能防止一些多余的臆测和误会吧。

并且,不好好封上他们的嘴的话,之后的事情会很恐怖。

「……那个,真的很对不起……」

「……并不是你的错……」

虽然真昼以饱含歉意的细小声音道歉了,但唯独这件事上她并没有错。

因为今天是白色圣诞节,而且这还是今年的初雪,所以真昼就不由自主地去阳台上看雪景了吧。

如果周听见了打开窗户的声音恐怕会阻止两人,不过由于房间里放着音乐,所以实际上他并没有听见。

而且,真昼也有尽量注意不发出声音吧。这才会让周完全没有注意到。

看着相互反省的两个人,千岁两眼放光,把脸猛凑了上来。

「原来,周的邻居是天使大人吗!?」

「那个,天使这个称呼可不可以……」

真昼似乎再怎么样也不愿意被当面称为天使大人,于是委婉地拒绝着,然而千岁却一副笑嘻嘻的表情,根本不知道有没有在听。

至于树,他一边挠着脸交替看着周和真昼,一边皱着眉头。

「嗯嗯。那么……根据目前为止的信息来推断,椎名住在周的隔壁,经常给周做饭,我说的对吗?」

「……嗯」

「算、算是吧……那个,因为藤宫有恩于我,而且看藤宫那个样子就知道吃得不健康,所以很在意……」

真昼干脆地说明了两人开始交流的契机,并且解释了为什么交情会持续下去后,树虽然嘴上说着「原来如此」,但表情上似乎还是微妙地无法接受。

如果站在树的立场,周估计也没法接受吧——像周这样的普通男生,竟然会有真昼这样优秀的女性来照顾他。

「嗯,我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状况下椎名你对周没有其他意思才是很不可思议啊。这都快算是走婚妻 [注~~走婚妻:原文为 通い妻,意思是平时不同居,有需要时才到丈夫家里的妻子。] 了吧」

「噗」

听到了这平时完全没听过的单词,周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

走婚妻——被这么一说,只看状况的话或许很类似。周每天的晚饭真昼都有在做,假期里也时而有她的午饭吃,并且偶尔还来帮忙打扫。听上去说不定确实挺像这么一回事的。

区别就在于,两边互相都没有带着爱情吧。

听到树这么说,真昼虽然稍稍睁大了眼睛,不过很快就转变成了对外用的笑容坚决否定道「没有这个打算也不可能」。

想着真昼对树和千岁是用和在学校同样的方式相处,周心里便觉得有些痒痒的。

「我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想法,所以椎名才会来给我帮忙的吧」

「周这么说倒是没问题啦。不过,还真是奇怪的组合……那个才女给周做饭啊……布偶也是送给椎名的?」

「……算是吧」

「哦~」

「好烦」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光是脸就好烦」

「好过分!」

千岁笑嘻嘻的……不如说是坏笑的表情,让周本就烦躁的心非常不舒服。

目前还只是在确认事实,所以千岁没怎么捉弄周,但是他可不愿意受她捉弄。因为对真昼也会有影响,可以的话他希望能尽量无视千岁。

「我说,两个人都冷静一下」

打从一开始,树就注意到了周的样子有变,所以没有像千岁那样去调戏周。

树会在周真的不高兴之前停手,是个会察言观色、能为别人顾虑的男人。虽然可以的话真希望他能在窥探之前就停下,不过这事还是没办法的吧。

劝解了微微瞪眼的周和为谜团解开而满心欢喜的千岁之后,树不知为何端正了姿势,连同整个身体朝向真昼低下了头。

「……那个,椎名,咱家的周受你照顾了」

「我啥时候成你家孩子了」

「彼此彼此,谢谢你能为了藤宫和他这么要好」

「别顺着说下去啊,搞得我好像废人一样」

「确实挺废的」

「你这家伙」

确实自己常常被树说太过懒散,周也对此有所认知……不过被指出来还是让周的心情十分复杂。

真昼似乎也能配合这种玩笑,抓住了机会故意装了个傻之后,看着周和树的对话嘻嘻地微笑着。

虽然这笑容不至于到只给周看到的真实面孔那种程度,不过也不完全是对外的装模作样,这让树也露出了有些愣住的表情。

周捅了捅树表示「有女朋友的人别看呆了」,接着不开心的千岁也同样……不,是更用力一些地捅了捅树,让周觉得莫名有趣。

只不过,看到真昼有些疑惑地把脑袋稍微歪了过去,周便装作无事发生般恢复了原本的姿势。

「……所以说,虽然我们之间并不是你们那种甜蜜的关系,不过要是给别的家伙知道了肯定会引来麻烦事的,这你总明白吧」

「知道知道,不会跟别人说的」

周这是在暗中威胁说「要是告诉别人了会怎么样你懂的吧」,不过树很轻易就答应了,这让周感到意外。

「千岁你也是」

「我也没那么多嘴啦~。而且,这么可爱的家伙给周做饭什么的,说出去估计也没人相信」

「配不上还真是抱歉了」

「我没说到这个地步啦~」

千岁说的并没有错,而且周也有自知之明。

普通的男生,正被学园偶像级别的天使大人照料,这种话谁都不会相信的吧。

就算有人相信,肯定也会骂周不配。

这样的事情周也不是料想不到,所以他才不想让周围人知道这个事实。麻烦事周可是敬谢不敏。

「真是有够低声下气的」千岁笑看着周,不过她的视线忽然像是被吸过去一样转移到了真昼身上。

她先是用热情的眼神注视真昼,然后叹了口气,又继续盯着瞧。

真昼似乎也感觉不太自在,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

「那个,怎么了?」

「……我又一次觉得,椎名怎么这么可爱啊」

「咦?谢谢……?」

千岁正面夸奖了真昼,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真昼的容颜。

「这么近看还是第一次,果然漂亮得能说是天使大人呢。相貌端正皮肤白皙长得漂亮睫毛又长头发顺滑身体苗条还凹凸有致」

「那、那个……?」

发现千岁的老毛病似乎又犯了,周大大地叹了口气。

周不擅长与千岁相处。

并不是因为周讨厌千岁,他其实还挺欣赏千岁的人格……然而无论如何都有应付不来的地方。比如容易高涨的情绪,比如偶尔会太过关心别人的事情,这些地方都让周疲于应付。因为周的家人中也有类似的人在,所以这种不擅长应对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也就是说,千岁与母亲的相似之处让周难以应付。

不只是性格,千岁的嗜好也和母亲很相似……特别喜欢漂亮和可爱的东西。

不阻止的话,总感觉真昼实在有些可怜,于是周骂了一声「真是的」,同时轻轻拍了拍快要把手伸出去的千岁的脑袋。

因为目的是制止和吐槽,周用的力气真的很轻,不过受到冲击的千岁还是小声喊了句痛,然后收回了伸向真昼的手。

「这点事不至于拍脑袋吧」

「这家伙很怕生的,没熟悉之前不要身体接触」

「熟悉之后就没问题了吗?」

「这个你问椎名。注意阶段啊阶段」

真昼明显摆出了要逃跑的姿势,看来阻止千岁应该是正确的选择。

看到了真昼略微……不如说是相当困扰的样子,千岁似乎也理解了周阻止她的理由。

「对不起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