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天使大人与初次见面

『明天可以去周家里吗』

3号,在真昼回去之后,周收到了这条父亲发来的消息。

『周你不回老家那就算了,但我还是想看看儿子的脸啊。顺便,我听志保子说了,感觉也得和邻居打个招呼』

母亲她似乎是好好地介绍了真昼这号人物,还有将自家儿子受了人家多少照顾告诉给父亲知道了,于是父亲想要作为家长向她打一个招呼。

要是志保子她不知道这回事的话,周肯定就全力拒绝了,但现在志保子不但知道了,真昼自己还和志保子之间有不少来往,周便觉得就算拒绝也是无济于事了。

反正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周对父母来视察不回家的儿子这件事本身也没有什么抗拒感。

父亲——修斗如果和志保子一起来的话,应该会帮忙责备容易暴走的志保子。

周感觉就算自己现在拒绝了,过后志保子也会厚着脸皮跑来见真昼,便向先来约好的父亲做出肯定的答复,然后给真昼发了条消息。

「嗯,那个,我打扰你们家庭团聚真的没问题吗?」

第二天一早真昼便来到周的家里,显得稍有些紧张。

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当然,毕竟正受着自己照顾的男生的父母突然说要想要见自己。

真昼似乎是暗地里和志保子有过联络……不如说是经常从志保子那里发来联系的样子,大概是已经很熟络了吧。光是志保子那还好,偏偏这回父亲也要过来,真昼会感到紧张这也是情有可原。

「不算是打扰。我爸是要跟你打个招呼才来的,而且我妈又那么中意你。我希望你能在,不如说没有你在反而不行」

「就、就算你这么说……」

「好啦,知道你不太愿意,不过还是希望你能稍微忍一忍」

让真昼和自己的父母打招呼这事虽然听起来有些超现实,但既然父母已经有了见面的意思,那就没办法了。

虽然占用了真昼的时间这点上有点对不起她,但从父亲的性格来看要是不跟真昼见个面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周希望真昼能忍一小会儿。

「……志保子阿姨她是怎么介绍我的呢」

「放心吧。我跟父亲强调了好多次你是恩人,讲清楚了不是我妈那自我幻想时间里的那种关系」

好像在志保子她脑子里,真昼已经是儿媳,甚至都当作是可爱的女儿了,所以周全力否定了这一点。

修斗那时也苦笑了会,回答说『是志保子她平日里的坏毛病呢』并接受了,这么一来应该就不会有误解了吧。

看着真昼放心下来抚过胸口的样子,周一边苦笑着说着「抱歉啦」一边等待着。正好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公寓大门的话他们手上有钥匙可以直接打开,因而周已经料想到他们会直接进到家门前。

看见真昼的身体猛地抖了一抖,周一边微笑着安慰着她,一边起身走向门口,解开防盗链拧动了门把。

打开门之后,门前站着的是周已见惯了的父母身影。

「半年不见了呢周」

「好久不见,爸爸」

看见露出平和笑容的父亲——修斗,周也同样露出了略带安心的微笑。

修斗身边萦绕着安稳的氛围,是那种在一起就能让人平静下来的性格。周见了面,就不禁放松了下来。

「对妈的时候就是一副鬼态度呢……」

「还不是妈你突然就不请自来。事先说一声的话我就会好好接待啦」

主要那时候有真昼在,所以周才是那样的态度,要是只有周一个人的话他的态度也会缓和些吧。

「总之,进来吧……这提的都什么?」

「带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啦~。这个先放一边,小真昼呢?」

「里面」

周简短地回答之后,便陪着脱掉鞋子的父母回到客厅。稍稍有些坐立不安的真昼看向了他们这边——然后把眼睛瞪得大大的。

真昼的惊讶也不无道理。

修斗他那年轻的外貌实在令人难以想象是个已经快要四十的人了。就算除开从儿子眼里来看的加分,那容貌也还是三十左右的水平。

看着那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娃娃脸的年轻而端正的容貌,周已经不知几次想着要是能多继承点那基因该多好了。

由于这个男人有着与自己不同的柔和长相,看上去实在是个友善的好青年(虽然年纪上已经算是中年了),所以两人常常被怀疑是否有血缘关系。虽说他们一起走的话看上去倒像是年龄差距大的兄弟来着。

「小真昼,好久不见呢~」

「啥好久不见啊,还没一个月吧」

「在我心里已经好久不见了哦」

看到志保子跑向自己露出满脸的笑容,真昼也摆正了坐姿微微露出外出用的笑容回答说「很久没有见过您了」。

不过,真昼还是以略带困惑的眼神望向修斗,而修斗注意到这视线之后,露出一脸平和的笑容站到了志保子身边。

「初次见面。我是周的父亲,藤宫修斗。椎名的事情我已经听志保子说过了。儿子一直都受你照顾了」

「初次见面。我是椎名真昼。我才是,一直都在受周的照顾」

修斗行了漂亮的鞠躬礼,真昼也配合着做出了礼貌的问候。

真昼担心的,大概是修斗他会不会是跟志保子一样的性格。不过修斗是个温厚而有常识的人,所以周希望真昼能尽快安下心来。

能控制住志保子的只有修斗一个,志保子也对修斗强硬不起来。虽说喜欢得一塌糊涂也是一个理由。

「哎呀,没必要那么谦虚哦?反正周是个邋遢仔啦」

「身为邋遢仔真是对不起了」

「好啦志保子,不要这么说……周,平常一直受人家照顾,有好好地感谢过人家没?」

「有尽我所能」

「那就好」

以「应好好对待女性」为教育方针的修斗,似乎是在担心周有没有好好感谢过真昼。

再怎么说,把事全部丢给真昼,自己在一边享受这种事情,周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当然,周自认为有在尽己所能关照真昼。

修斗听了周的回复放下心来,然后再次与真昼对上了视线。

「……实在是,该怎么谢谢你才好呢。好像不但平常做饭都是靠你,连年菜都麻烦你来做了吧……」

「我一直都很感谢人家,也尽我所能慰劳她啦」

「嗯……周君也意外地挺关心我的」

「意外是什么啦意外」

「毕竟嘛……」

「看上去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却很能注意到细节呢」听到真昼这么说,周无法反驳大大咧咧这个事实,结果一时语塞。接着,修斗则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看你们关系这么好就再好不过了。周你也不要给人家椎名添太多麻烦啊」

「……知道的」

「椎名也是,要是周有什么地方不好的话希望你能好好指出来。虽然看上去不像,但这孩子其实还是很坦率的,要是有你讨厌的地方应该会很快改正过来」

「……周君很温柔,所以,讨厌的地方什么的……那个,只有一点点」

「有呢」

「……与其说讨厌……说是缺点更准确吧」

真昼稍微害羞了起来,好像有些难以启齿一样,搞得周都想问问到底是什么缺点会让真昼说起来这么害羞了。

志保子则是不知为何,似是有了头绪般咧着嘴哈哈笑着看向周。而他能做到的就只有瞪着她说「搞什么啊」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