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天使大人与情人节

虽说是情人节,但家里并没有什么活动的气氛,周正如往常一样回到家休息着。

现在还没到做晚餐的时间,所以真昼就在身边。但是她一点也没有浮躁的气氛,也没有要对周采取什么行动的迹象。

周本来就没有期待能够收到巧克力,所以没什么所谓。他会感到有些微妙的悲伤只是男人的矜持所致。

「今天学校里弥漫着甜蜜的味道呢」

「因为情人节呀」

真昼貌似送了巧克力给有交情的女生,对于男生却连义理巧克力都没给,所以从倾慕天使大人的男生那里一直能听到非常沮丧的声音。

周自己虽然抱有「为什么明明没什么大不了的瓜葛却以为能收到巧克力呢……」这样的疑问,但男生们果然还是会期待一下的吧。

「不过,情人节什么的只是与一部分帅哥有关的活动,和我们这种不引人注目的男生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好像悟透了一样呢」

「不是我自满,但我从来没收到过本命巧克力哦。也只有从千岁那里收到了俄式义理巧克力」

「俄式义理巧克力」

「似乎是在普通的巧克力里面混了几个含有刺激物的巧克力」

千岁送的巧克力里面好像有几个是由超辣超酸超甜超苦等等各种各样的,仿佛会破坏味觉的内馅制成的,吓得周不太敢吃。

「她又做了不得了的东西……」

「我之后会吃,如果我看起来很痛苦的话还请体谅一下」

「会好好吃下去呢」

「那当然。毕竟也算是为我准备的,自然会吃咯。又不是毒药」

虽说巧克力里面是刺激物,但是对身体没有害处,所以周是打算怀着对她做巧克力给自己吃的感谢而吃下这些的。

既然是特意抽出时间做的,收到的人当然应该吃掉。虽然说这刺激物让人非常提不起兴趣。

「这样吗……」

「嗯,除此之外也没有收到别的巧克力,对我这样的非现充来说情人节什么的都是无关的话题」

即使只收到一个义理巧克力也已经足够了吧。

考虑到一个月后还礼的日子,周不知道回礼要怎么办而困扰似的垂下眉头。真昼则是静静地看着他。

晚餐后,周吃了千岁的巧克力,倒在了桌子上。

从千岁那里收到的巧克力盒有着等间隔的划分,里面放着12块松露。

里面有四种算是中奖,也就是说有三分之一的几率抽中。

其中大奖只有超辣的那一种,所以周心想,除此以外的11块都能正常地吃下去,于是拿起一块——结果就是这副惨样。

「抽中了呢」

「……想用几天吃完结果就是这样……」

在厨房里做着饮料的真昼注意到周的情况,以带着些许怜悯的声音搭话过来。

即便周勉强咽下去了,可他嘴里的感觉已经不是辣而是痛了。周很清楚辣不是味觉,但现在问题根本不在那里。

该说是幸运吗,这东西并不是真的吃不了,而是停留在能忍受却很难熬的程度。

对于冲出鼻腔的芥末特有的尖锐刺激,周一边佩服千岁真亏能把这样的挥发成分包裹起来,一边忍着产生于本能的泪水骂道「也不用那么下功夫吧」。

攻击鼻子和眼睛的是芥末,灼烧舌头的是辣椒和哈瓦那辣椒粉。由于强烈的味道——不如说是痛感,仅仅一颗就让周遍体鳞伤。

「节哀。不过换种想法,先见到地狱,剩下的就是天堂了」

话虽如此,但现在的痛苦却是怎么都无能为力的。

周正从心底渴望这疼痛快点消失时,听见了轻轻的一道叹息,接着从侧面传来了哐当的声音。

「来,清清口」

周抬起头,只见旁边有一杯冒着热气、释放出香甜气味的马克杯。

杯子里是浓茶色的液体。

「可可?」

「很像呢。Chocolat chaud……说简单点就是热可可。虽然不那么甜,但对于清口来说应该是足够了」

「帮了大忙……」

总之现在周想先冲掉这疼痛。

周拿起马克杯将热可可倒入口中,温和而浓郁的味道就在嘴里扩散开来。

这杯热可可虽有巧克力的香气,但味道并不算很甜,而是甜中带苦,非常容易入口,又让人安心。

「好喝」

「那就好」

虽然真昼的回答很平淡,但周没有在意,而是慢慢地品尝着热可可,试图掩盖住嘴里的痛感。

倒不是巧克力里面放入了大量的刺激物;说到底也只是把那些东西混到生奶油里面凝固起来,用巧克力厚厚涂抹一层还敷上了糖粉。尽管一开始的冲击很强烈,但过了一会儿就渐渐缓和了。

周喝完的时候,舌头总算恢复正常,不过他还是感觉麻麻的。

「哈……那家伙还真的全部混在一起了啊……」

「有那么辣吗?」

「那当然,毕竟放了红辣椒、芥末、哈瓦那辣椒啊。真是的……幸亏有清口的,这要是在外面吃的话我怕是已经死了」

「所谓的不幸中的万幸呢」

「太对了」

周轻轻地骂了一句「可恶的千岁」。不过,她应该也是想给周一个惊喜才这么做的,也不能太怪她。

中奖版本以外的巧克力应该是正常的味道,而且她也并没有恶意。她不是仅仅只让别人吃,而是自己也有试尝,所以周也只能报以苦笑。

「话说回来,还真是少见啊,热可可什么的。平时不都是热牛奶吗?」

「……嗯,是吧」

「这,难道说是情人节才做的吗?」

基本上真昼比起热可可更多是喝热牛奶和奶茶,不过既然她这么少见地做了这样的饮料,周还是带着些许的期待问了一句。

「……算是吧」

「嗯,thank you。帮大忙了」

看到真昼稍稍地点头,周安心地叹了口气。

如果这时被否定了,就显得周自我意识过剩一样,这会让他感到非常羞耻。但好在周似乎猜对了。

真昼应该只是因为难得的情人节而借了借活动的兴头,但周还是觉得非常感激。

周再一次告诉真昼「很美味」之后,真昼好像身体不舒服一样颤抖了一下。

「怎么了吗?」

「……那、那个」

「嗯?」

周坐到真昼身边,想着自己要是催促,真昼应该会有些难以启齿,所以留意着让自己语气温柔,再次询问。

周轻轻催促之后,真昼就把半边脸埋在紧紧抱着的抱枕里,仰望着他这边,身子微微蜷着。那仿佛含着些不安的仰视,可爱得让周不由得想抚摸她的头。

真昼的举动犹如小动物一样,微妙地可爱而招人微笑。周静静地等待着,但真昼只是颤抖,一点都不往下说。

「……我、我回去了」

不仅如此,她还突然站起来提起了自己的东西。

当周「哎?」了一声时,真昼已经踏着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离开了客厅。

周还没回过神来,家里就响起了门打开之后又关上的声音,接着又响起上锁声。转眼间,真昼就没了踪影。

一切发生得太快,以至于周不禁发出了「嗯……?」的声音。

(我做了什么吗……?)

因为实在是没想过她会逃走,所以周心里半是困惑,半是担忧自己做了什么坏了她心情的事情。

周一边担心着「明天见面的时候如果她心情还是不好的话怎么办」一边打算去看一眼她走出的家门。这时,他突然发现自己房间的门把手上挂着一个纸袋。

这是她离去前拿着的浅粉色纸袋,纸袋外侧用贴纸固定了一张留言卡。

『一直以来承蒙你的关照,这些是我平日的感谢』

留言卡上有她用心的字迹,工整中带着点圆润,很有她的特色。周往袋子里一看,里面装着用巧克力色丝带包装的粉彩色盒子。

周虽想着为什么纸袋会在这里,但却马上意识到是在那个时候挂上的。

看起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