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试衣服

临近学园祭前两周,有通知说请求的服装送到了。

「嗯,送到的衣服就是这些。请稍等一下,我会一件一件发的!到试衣服的时候会有指示,也请同样等一等~」

木户面带笑容给各位同学分发着衣服。她来到周这里,爽朗地笑道「给」,把衣服递了过来。

「啊,藤宫君,有一间用来试衣服的教室,你稍后一个人过去一下」

「为什么是一个人??」

「嗯……特别措施?」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是椎名的一点点愿望,我觉得应该替她实现吧。她说想要第一个给藤宫君看……」

「当然,已经得到其他人的同意了」木户又顺便讲出一条无需担心的那类信息。周稍微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同时又因真昼愿意为了这个愿望做到这个地步而感到欣喜。

周感谢着木户这些欣然接受的女生们,微笑道「谢谢了」。

于是,在这特别提供的时间里,周等在那间教室的门前。据说真昼就在里面换衣服。

当然,窗帘是拉上的。原本的安排是各自去更衣室换衣服,不过为了过一会儿穿好衣服后练习上菜,于是就借了一间教室。另一方面,女仆装裙子蓬松,穿出去会很显眼,走廊上又堆满了东西、涂料,说不定会把衣服弄破弄脏,这些理由可能也占了很大的部分。

(那什么,好紧张)

一想到「女生在另一侧换衣服」这一点,就有种不好说的尴尬和紧张。虽说对方是女朋友,周也见过她几乎只穿内衣的样子,但即使这样,心里终究是难以平静。

周靠在门上默默等着,这时教室里传来「可以进来了」这听上去带着点僵硬的声音。

真昼或许也有她的紧张——周轻轻笑了出来,顺着她说的走进教室,而真昼就站在和门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方。

周一边关上后方的门,一边凝视站在前面的真昼。

真昼穿的服务生服是长袖和到脚踝的长裙,在古典的款式中适度融入了现代风格。长袖在上胳膊附近有鼓起,好像包裹着空气一样,并搭配着蓝底长尺寸的连衣裙,还有围裙。

木户说过,穿迷你裙时,底下会穿上裙子使之鼓起;而真昼穿的是长裙,体积不大,形成整齐流畅的外形。

围裙上有褶边作为装饰,却几乎没有露出皮肤,酝酿出清秀整洁的氛围。在长裙的下摆处,能看到黑色裤袜覆盖下的脚踝。

顺带一提,黑色裤袜是真昼的私人物品。在学校,为了不随意露出肌肤,她全年都会穿着裤袜,这次也是同样的情况。

「怎么样?」

真昼缓缓侧过脑袋,留下旁边的头发飘扬起来。

她负责待客,也要搬运食品,所以将亚麻色的长发往后扎成了一束,以免带来不便。

在真昼的头上装饰有白色软帽,更加强了正如女仆的氛围。

「……比想象的还要合适」

「是吗?那就好,我是第一次穿上这种装扮……」

周由衷称赞后,得到的是腼腆的回应。

之所以这么适合,一部分是由于真昼的美貌,更重要的是真昼的气质比预料之中更为协调。

真昼自身原本就是喜欢奉献的体质,说难听点就是爱照顾人,所以看上去才会显得愈发合适。

见到真昼软绵绵的笑容,周自然会觉得不希望她去服务别人。

「……周君?」

「啊……啊,对不起。这么合适,我都不想给别人看到,太亏了」

「呵呵,亏什么?」

「我的精神?」

「之后会摸摸头的,请先忍着吧。我也不希望让别人看到周君的管家服……」

「没关系,不会有人奔着我来的」

「有关系啦」

不知为何真昼生起了气,周老实道歉后,真昼似乎也觉得自己说的太过火了,轻轻赔礼道「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周君改变形象之后,就更容易接近了,那个,也会听到有其他女生夸奖你」

「我倒是完全没听说」

「这种话肯定不会跟本人讲啦,都是只在女生之间说的……而且有我在,她们也不会大摇大摆来接近你的」

周不知道女生团体之间聊了什么和自己相关的事情,背上微微一颤。按真昼的说法,她们的看法大都是善意的。

不过,他并不觉得自己有收到好意,最多也就是收到温暖的眼神而已。

再说,对方已经有对象的情况下还仍然去接近,这种女生很难接受,必然坚决拒绝。从周的视角并没有看到那样的女生,所以听真昼这么说他也没什么感觉就是。

真昼似乎察觉到周只把话听了一半,可爱地嘟着嘴唇。

「我说啊,女生在同性之间都会把话说得很明白哦?那个男人女性关系如何、性格如何、经历如何等等的,还会说些不能让男性听到的事情」

「我家女朋友这是被卷进什么了啊」

「女生谈话就是这样的,里面没什么表面功夫,讲的都是真话……那些真话里有说周君很优秀的,所以我才会情不自禁地……觉得担心」

真昼难以启齿的样子正好似惹人怜爱的女仆一般,令周涌出罪恶感和少许的嗜虐心。

「话说,她们是怎么说的?」

「……说什么温柔啊绅士啊……还有不擅长对待女生,这方面让人有好感什么的」

「我、我不觉得这是在表扬……」

「……还说要是喜欢上自己就不会对别人感兴趣」

「这倒是没错吧。我现在就是只关心你」

只关心自己的对象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一边交往一边还去把其他异性当对象来看,既是失礼,也是不诚实的表现。

周并不是怀着那样半吊子的心意和真昼交往的。藤宫家常被称道充满爱情、一心一意,而事实上,周也不打算去关心真昼以外的人。

「你也是一样的吧?会给别的男人送秋波吗?」

「不可能!」

「那你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你是我的唯一,我也只会关心你。不过先不说这个,我倒是不希望有人拿带着欲望的视线看着你,所以不想让别人看到你这身打扮」

回到一开始的话题后,真昼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把额头连着好几次顶到周的胳膊上。

「……我们两个都忍忍吧」

「嗯」

「……先不说这个,我的意思就是想要独占」

「我也是」

周轻轻拍了拍把额头顶上来的真昼的后背,接着真昼抬起头,直勾勾地凝视周。

「……我也想早点见到周君的管家服」

「接下来就是男生借地方展示了,你就等一下吧」

这次是出于树、千岁和木户的好意,才特别让周提前看到了真昼的模样,原本应该是大家一起展示的。

快要到男生穿上借来的衣服的时候了。

「……先说好,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不会的,我期待着」

真昼的笑容表示出她所说的不是客套而是真心话,周感到难以描述的心痒,只能挠挠脸回答说「别太期待地等着吧」。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倒是挺合适的」

负责待客的男生也要换衣服了,而男生对于刚刚去看女仆装真昼的周表现得兴致勃勃。

至于周,哪怕被问道怎么样,也只能回答合适一词。

听到周平淡的感想,同学们明显感到失落。周傻眼地看向他们。

「我说啊,感想什么的,不止这个吧」

「除了这个还能怎么说……不可能不合适的吧」

「也是,毕竟是椎名」

「想要她的服务」

「想要她笑着说『主人』……」

「绝对不会让她给你们服务就是了」

「小气……小气……给人点梦想嘛」

「没希望实现的梦想还是碎了最好」

「好狠」

在这准备期间里,周和哈哈大笑的同学们(有一部分是真的在叹息)打成了一片,已经能互开玩笑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