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第二天的事

早晨醒来,周发现怀中的真昼正抬头看着自己。

刚醒时还没彻底转起来的脑袋尚有些混乱:她为什么在这里?接着他想起来昨天真昼来留宿的事情,弄清楚了状况。

看来这次也和上次一样,真昼等着周起床,没有离开他的怀抱。

发现周醒来了,真昼把身子扭动到一个周的怀中呆着舒服的位置,腼腆地朝周说。

「早安,周君」

「……早。你什么时候醒的?」

「大概十分钟前吧。我打算再舒服地躺躺,看看周君睡着的样子,然后起床去做饭的」

「……看着有意思吗?」

「那当然,这可是我的活力呀?」

「这样今天早上我也很有精神了」真昼生龙活虎的表情正如她的发言。周有种说不出来的痒,于是抱住了她,好隐藏起这种感觉。

突然的拥抱似乎吓到了真昼。不过周轻声细语道「也给我分点活力吧」,她顿时乖了下来,把手绕到周的背后和他相拥。

真昼动作慢悠悠的,说明时间还很充裕,于是周趁此机会享受了一番她的香味,柔和、温暖、清爽而甘甜。「你还是那么爱撒娇」真昼笑道。

周很想回一句「你说这得怪谁呢?」不过真昼不可能不知道答案。因此他什么也没说,和真昼依偎在一起。

如此幸福的早晨时光,让周的眼皮自说自话沉了下来。

可能是发现了周的呼吸快要变成睡觉时的样子,真昼轻轻敲起了周的后背。

「周君,别睡啦」

「……我好想翘课继续睡啊」

「这是优等生说的话吗。就这么不想出被窝吗?这就是被窝的魔力吗?」

「要说也是真昼的魔力吧」

真昼的存在是比被窝更加强烈的诱惑,一旦放着不管,他可能就会干脆不去上学,连真昼也一起牺牲了。

闻言,存在本身逐渐成为诱惑的真昼轻轻叹了口气,然后从周的怀中钻了出来。

「那么我离开了,你也就从魔力的支配中解放了吧。好了,起床打理打理吧」

「……我知道的啦」

「我可不是什么事情都会宠着你,来,起床洗脸清醒一把」

该宠的时候宠,不该宠的时候坚决不宠。看到周又要躲进被窝,真昼一把将被子掀开。

哪怕不这么做,周也是打算离开被窝的,不过看真昼叫他起来时开心的样子,他不由得苦笑起来。

(以后让她这样叫醒我也不错啊)

想要按时起床的时候,周姑且是起得来的,不过他觉得,既然有真昼来照顾,早些时间这样玩耍玩耍也挺不错,只要不至于给真昼添麻烦就好了。

周不是想给她添麻烦,只是真昼似乎挺喜欢照顾周的,稍微跟她撒撒娇应该也无妨吧。

暗暗想着这些,周觉得稍微有点冷。他起来下了床,去拿出要换上的衣服。

「换衣服怎么办?我先去洗手间?」

「……嗯,可不能来偷看哦」

「谁要偷看啊,要看也应该征得同意再看吧?」

虽说是男女朋友,他们还是清白的关系,也没有同居,周并不准备看真昼换衣服。一个是事关隐私问题,更重要的是目前羞耻感太强烈了。

如果周给真昼看见了换衣服的场景,结果也只是真昼蜷起身子,但反过来就不是这样了——恐怕双方都有生命危险。

「你、你想看吗?」

「……要说不想也是假的。不过我不想弄糟你的心情,而且早上太精神也不好」

「也、也是啦……」

「所以就不用了啦,也不是什么都要给彼此看的」

身为男生,周当然想去了解,但这不是现在该做的事情。首先应该征得同意再看,更何况今天还要上学,一大早的不应该做这种事情。

「这我还是分得清的」周耸了耸肩。正当他要离开房间的时候,背后传来真昼有些无奈的声音「周君这种地方既是优点,也是让人烦恼的问题呢……」

换好衣服,周便享用了昨天说好的早饭:煎蛋卷、鲑鱼西京烧、事先做好的几碟小菜、味噌汤和白米饭。早上就吃得饱饱的周刷好牙,做起了上学的准备。

课本是前一天就已经准备好的,要做的就是系领带和披外套了。忽然一个小念头使他拿着领带停下了动作。

「怎么了吗?」

发现周一动不动,好像很烦恼的样子,真昼疑惑地向他问道。随后周犹犹豫豫地,把手上的领带和藏在身上的领针静静地递给真昼。

这领针,是昨天收到的生日礼物。

既然有这个机会,周希望第一次是由送给他的人亲手为他佩戴。

「能帮我系领带吗?」

在他踌躇地询问后,真昼使劲眨了好几次眼,接着似乎理解到了周的意思,顿时笑开了花,点头答应。

真昼用恭敬的动作接过领带和领针,到坐在沙发上的周面前半蹲下去,把领带系在他的脖子上。

自己系和帮人系,做法理应是不一样的,不过真昼系领带的过程很顺畅。接着,她又拿起那个漂亮的、有镂空花雕的领针,郑重地——甚至有些庄严地插到领带上。

典礼之外,周没怎么戴过领针,不过可能是真昼为他挑选的关系,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协调。

「……合适吗?」

「我给周君选的,当然合适」

真昼带着毫不动摇的自信笑道。周也自然翘起了嘴角。

「毕竟真昼的眼光很准嘛。有模有样的就很好」

「完全没问题。打扮就是要对细节也讲究」

「我也不是要打扮,只是问真昼给我的东西合不合适而已」

「放心,很合适的」

尽管真昼有时会对周有所过誉,但这种外表方面的评价真昼是会客观对待的,看来是没问题。

领针只在外套的缝隙中透出来一点点,不过这种细节上的打扮恐怕也会影响到一个人的气质。

戴着真昼挑选的东西,哪怕没什么特别的,都会觉得高兴,腰杆也自然而然挺直了。这一切,或许是源于他的想法:自己的所作所为,应该要与真昼的身边这一位置相称。

「……周君一有了自信,真的会帅到让人刮目相看呢」

在周披上外套简单整理衬衫的时候,真昼小声地说道。

「那没自信的时候呢?」

「更多是可爱吧,帅气也有」

「行吧,虽然我有挺多想说的。总之现在够帅吧?」

「嗯,非常帅」

「……帅到站在你旁边也没问题?」

站在真昼旁边,这件事本身不会让周犹豫。

只是他有时会心生疑问,担心别人认为自己配不上那个位置。虽然他不会因为别人的想法而退让,但这种事情始终会萦绕在他的心头。

周依旧在持之以恒地锻炼自己,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看得见的成果。

尽管真昼的回答显而易见,然而周还是不由得问了出来。「真是的」真昼无奈地笑着摸起了周的脸颊。

「你放心,无论是内在还是外在,周君都很帅气的。当然我不会让任何人说你坏话,不过就算去掉我的个人感情,你也是个很棒的人」

「这样,那就好……我们上学去吧」

「嗯」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