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入戏> 第21章

第21章

拍摄结束,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坐着剧组的车,周正接了个电话,嗯嗯啊啊了一阵,对司机说:“直接到上次那家KTV,吴老师,”他回过头:“陈导要给你洗尘。”

吴融喜欢嗨,喜欢闹,喜欢酒精上头:“早他妈该洗了,再不洗我离组了!”

甄心冷冷坐在中排,从倒后镜能看到后座的一角,那乌黑的是张准的头发,他和吴融的拍摄细节甄心不知道,就像吴融不知道他俩的一样,到地方甄心先下车,特地等了一会儿,拉住周正:“他们下场是床戏?”

周正给他点一支烟:“嗯,清场的。”

清场的,甄心有点别扭:“他什么时候走?”

周正知道他说的是谁:“这周末吧,他没几场了。”

掐了烟,用鞋底碾灭,他俩进包房,一推门,看见桌上密密麻麻的啤酒,大灯亮着,黑色软包长椅上,吴融用夹烟的手搂着张准,很讨人厌地凑着:“不是,跟哥唱个《黏人》怎么了?”

“不唱,”张准也抽着烟:“你音乐品位太差。”

他俩说说闹闹,转眼大部队到了,陈正森进门就找吴融,要跟他喝头杯,吴融是找酒的人,二话没说和他走了三个,然后指着点歌器:“二手玫瑰,《黏人》!”

他喜欢摇滚,西北的东北的,一嗓子吼起来:“我们俩划着船儿看风景,把船磨漏了,把水磨羞了,我们俩乘着风儿看风景,把风磨骚了,把雾磨焦了……”

甄心听不懂他唱的什么,看屏幕上的歌词,简体字写着:“三更里呀,我们俩进绣房,二人上了呀床,解开了香粉袋,露出了菊花香,一朵鲜花被郎采,那么嗨呀的嗨,你问郎君香不香!”他问身边的小汪:“这唱的什么意思?”

小汪有点不好意思,扒着他耳朵说:“就是那种事!”

甄心立刻明白他说的是哪种事,身后就是操控屏,他回手点了切歌,吴融正唱到副歌:“你要让我来呀,谁他妈不愿意来,哪个犊子才不愿意……妈的谁给切了!”

甄心装不知道,吴融气哼哼的,又点了一首,柔情凄怆的:“石榴子开花叶子黄,姨娘们教子女贤良……”

都是怪歌,歌和人一个脾气,甄心不讨厌,但和张准有关他就烦了,正想着,声道里多了一个声音,深情的,有些激昂,他很熟悉:“你是那世上的奇男子啊,我是那地上的拉拉缨,我要给你新鲜的花儿,你让我闻到了刺骨的香味儿!”

张准拿着麦,和吴融互相看着,是那种哥们儿间的交心,甄心受不了,他听不得他俩的声音同起同伏,工作人员们很捧场,一伙一伙上去敬酒,吴融能喝,从台上喝到台下,张准陪着他,一遍遍打圈,没多久就多了,有上次的教训,他早早坐下,闭起眼睛装醉。

眼前黑了,耳朵倒变得好使,听着远远近近的劝酒声,和那些不着边际的醉话,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导演,《痴情鸦》在楼上,我碰着他们灯光了!”

陈正森大着舌头:“老郑的剧组,都起来起来,跟我上去打招呼!”

人动起来,不停有人从腿边擦过,好像呼啦一下子,包房就空了,张准刚松口气,房间另一头忽然响起手机声:goodbye my almost lover,goodbye my hopeless dream……

他下意识打了个激灵,那头电话接通:“喂,”甄心懒洋洋说话:“蕴婷,我在房间啊,”声音开始向这边靠近:“一个人啊,”越来越近:“对,下个月,”他在极近处坐下,近得张准能感觉到他大腿的温度:“嗯,先不说了,晚点给你电话。”

手机挂断,一股浓重的酒味掺着热气喷在脸上,张准闭着眼,浑身毛孔都张开了,他觉得甄心要做什么,又说不好,惊慌,还有点期待,直到嘴唇被含住,黑暗中响起淅沥的口水声。甄心急得什么似的,想摸他,又怕他醒来,意乱情迷的,把人顶在椅背上,整个人纠缠上去,这时门开了,什么人走进来,他却浑然不知。

吴融刚上楼就发现手机忘拿了,他要等老婆电话,于是独自回包房,推开门,灯虽然黑着,但能看见长椅上有个蠕动的人,他知道下头是喝醉的张准,只愣了短短一秒,他抄起桌上的空酒瓶,冲了过去:“我操你妈甄心!”

张准是情动的,放松着口腔,任由甄心探索,他满可以推开他,但没有,而是偷偷尝着禁忌的滋味,心脏咚咚的,血液打得耳膜汩汩响,直到听见吴融的吼声,他才睁开眼,看见甄心头上破空而来的酒瓶。他不用反应,也没时间给他反应,扭身把甄心推倒在椅子上,吴融眼看酒瓶擦过他的耳骨,砸烂在墙上。

像录影机被按了暂停,除了破裂成片的酒瓶,所有人定格在自己的位置上,鸦雀无声,半天吴融才挤出一句话:“准儿,你他妈……醒着?”

甄心也想问这个,他被张准摁着胸口,那片手掌下头仿佛炸开了,热得发疼,他想去握那细瘦的腕子,但被躲开了。张准张了张嘴,要说什么,这时包房门被从外推开,一大群人簇拥着陈正森回来,吵吵嚷嚷的:“酒呢,打圈打圈!”

没人注意他们三个,甚至没人发现张准醒着,在红尘的流波里,情不过是偶然泛起的一缕微澜,孽也只是那微澜的影子。张准和甄心默契地分开,吴融也别过头,若无其事地融入人群,片刻,红尘这一湾水又平静了。

第二天吴融是被小汪从床上拽起来的,他从没喝过这么多,简直是往死里灌,恨不得用酒把自己溺死,赶到片场的时候机器架好了,他进门先看见工作椅上坐着的甄心,一下子懵了,小邓过来迎他:“哥,昨晚喝多了?”

“啊,”吴融很慌张:“他怎么在!”

小邓往他看的方向瞄了一眼:“这种戏他都在,陈导让他观摩。”

“操!”吴融老大不乐意:“这种戏是他妈能观摩的么!”

小邓乐了:“哥你这场还行,台词多,动作少。”

“昨天搭棚你一直跟这儿盯着?”

“准哥给我一天假,让我来学的。”小邓原来是学设计的,一直想转布景,吴融不知道想到什么,恨恨地说:“准儿就是人太好,他妈的挨欺负!”

说到张准,这时只裹一条浴巾,在听导演讲戏,陈正森点着剧本跟他说:“这一场,高准和方炽已经分开一段了,他经过几个男人,所以我要你风骚,找到性爱成瘾的感觉,要有一点那种媚态!”

张准一直点头,看见吴融,尴尬地挤了下嘴角,吴融心里酸酸的,大咧咧走过去:“导儿,”他先跟陈正森打两句哈哈,然后看向张准:“哥们儿,一会儿我可听你的了。”

张准笑起来,是那种释然贴心的笑,他哪能不关照他师哥呢,等脱光了脸对脸抱在床上的时候,他还给吴融吃定心丸:“你就管说台词,别的我给你托着。”

导演发令:“Action!”

镜头很近,吴融和张准挨得更近,慵懒地靠着床头,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吻着,抚摸对方的胸口:“真他妈不敢想,”吴融一边捏张准的乳头一边说:“你这样的人能住我的破屋子,让我睡你,”他揉弄得近乎虔诚:“想想都他妈射了!”

张准散着头发,有种甜甜的娇气,似乎很享受他的痴迷,痒痒地笑,露出唇边的几颗白牙:“你到底要说还是要干,”那么近的距离,他轻松把一条腿搭在吴融肩膀上,贱贱地摇着:“我够湿了……”

按着剧本,吴融要半回过头,去亲张准摇晃的脚踝,同时把手顺着小腿往上摸,膝盖、大腿、屁股,直到敞开的臀缝,但吴融痴痴的有点移不开眼,等张准在他腹肌上掐了一把,他才迟迟转过去,嘴还没碰上,就看见甄心一双审视的眼,他心立刻虚了,头再转回来就有点不对劲。

手摸是摸了,但摸得颤巍巍的,张准感觉到了,随着他卖力地扭腰,手滑进臀缝的时候吴融有句台词“我想你给我吹”,他却忘了说,陈正森在监视器前摇头,朝摄像摆了摆手,意思是不用拍了,但没喊cut,权当是走戏。

张准用风情万种的眼把吴融看着,很慢很慢地蹭下去,吴融两手撑在木床头上,视线跟着他往下走,导演那边看不到,他这时候的表情是害怕且新奇的,张准的嘴时不时触碰他侧肋的皮肉,每碰一下他都像个毛头小子似的傻傻地颤。

张准停在他胯下,伸出粉红的舌头,猫一样舔起来,舔的只是胯骨凹陷处一块小小的皮肤,吴融的反应却很大,抓床头的手不自觉使力,咯噔一声,木床头下沉了一寸来宽,他一只手去揉张准的头发,呆板地说他的台词:“中午想吃什么?”

张准接他的词儿:“这不吃着呢么。”

“操,”吴融把胯往下狠狠顶了两下:“说正经的,我给你炒俩菜,你吃啥?”

张准松开口,手脚并用朝床尾爬去,腿黏黏地蹭着他的腿:“不爱吃,”他弓着腰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