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入戏> 第37章

第37章

收工是半夜三点,张准回房间洗了把脸要上床,这时候门铃响,他一条腿搭在床边没动弹,铃声不断,大概持续了一两分钟,他实在听不下去了,去开门。

门打开,是甄心,顺着门缝挤进来,张准没拦住他:“五点半就得起床,”他说,甄心踢掉鞋子,大刀阔斧开始脱衣服,脱得只剩一条内裤,一骨碌钻进被子,张准关上门,有点不敢过去:“你不回去,她……”

“分手了,”甄心躺正了,后脑勺枕着自己胳膊:“我现在是单身狗。”

张准的表情变了,像一颗石子飞在水面上,打出一串浅浅的水涡,一眨眼的工夫,又都不见了:“那也……不行,”他显得很局促:“一会儿还有戏。”

虽然这样说,但他往床边走,椅子上扔着一件大T恤,他抓起来套上,冷不防地,被甄心拽着腕子拖到床上,从正面压住:“不至于吧,”甄心扯了扯那件T恤,顺着T恤去看他的大短裤,平角星条纹:“你是不是……”他瞧了瞧裸露出来的大腿根,突然伸手往裤头里掏:“都不穿内裤的!”

张准确实不穿内裤,屁股蛋被很不客气地抓了一把,他使劲扭,甄心根本压不住他,嗤嗤笑着,喘着粗气放开他:“我女朋友都没了,摸你下屁股可以吧。”

张准满脸通红,没说话,转身扭熄了床灯,背对他躺下去:“睡觉。”

甄心很听话,乖乖睡下来,没消停一分钟,从背后把张准抱住了,搂得紧紧的,用腿夹着他的腿,拿下巴蹭他的肩膀。

“她没说什么?”这样甜,甜得人发抖,张准问。

“没啊,”甄心的声音沉沉的,像从远方飘来:“我这么烂的人,谁受得了。”

“她哭了吗?”

“她才不会哭,我跟你说,女人都比男人坚强。”

张准没说话,甄心把手伸到他T恤里,在小肚子上摸了两把,拽着下摆把衣服兜头扯掉了,张准也算是反抗了一下,轻轻说:“不行……”

甄心让他弄得烦躁,叽歪着:“知道啦!”

他真就没出格,只是安静地抱着他,张准熏熏然就要这么睡去,背后问:“我们这样……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

“奇怪啊,”张准像在谈论一本书一部电影:“太奇怪了……”

“怎么会这样?”

“你想停下来的时候,”张准回头看着他,虽然看不清:“就告诉我。”

甄心忽然觉得难受,像被人在胸口戳了一个大洞,皮开肉绽的,却流不出血:“好,”他说:“我一定告诉你。”

张准点点头。黑暗中可能只有那么一丝光,就那一丝光,反射出了张准眼里的一滴水,甄心支起膀子,俯下身,把那滴水吸掉了。

五点二十,有人敲门,张准眯着眼睛推了推甄心:“起来,小邓。”

半醒不醒的,他下床开门,甄心翻了个身,也爬起来,往洗手间去了。

“哥,门铃都让我摁掉了,”打开门,小邓单肩靠着门框,有种天真的帅气:“太早了餐厅没饭,先到3815,领面包路上吃。”

“知道了。”张准说着要关门,小邓却听见洗手间沙沙的水声:“哥,有人?”

张准立刻清醒了:“啊,我水龙头忘关了……”

小邓不敢置信地盯着他:“不对,”他要往屋里闯,被张准死死摁住,大个子气红了脸,愤怒地指着他:“哥!你他妈……”他是真的气,气得眼圈都红了,难听的话强咽下肚,只挑一句说:“你有没有想过,丹怡姐知道怎么办!”

张准嘴唇动了动,艰难地抿起来,又动了动,最后说:“她……知道。”

张准嘴唇动了动,艰难地抿起来,又动了动,最后说:“她……知道。”

小邓觉得耳朵里“叮”地一响,像敲动了金属的铙钹,震得脑袋生疼,张准拉着他想说什么,被他推开了:“疯了……”他夺门而出:“哥你疯了!”

“邓子澄!”张准站在门口喊,五点多种,整个世界还睡着,他们的却醒了,甄心冲出洗手间,脸没擦,湿漉漉淋着水,有些紧张地瞪着张准:“他不会乱说吧。”

张准绝望地回看他,摇了摇头。

3815,甄心和张准来得算晚的,小汪守着半筐面包坐在门口的床上,另一张床上是陈正森,蓬头垢面的,像是一夜没睡,看见他俩招了招手:“来来!”

他手边的烟灰缸塞满了烟头,对面小桌上有两台正工作的电脑,甄心一屁股在他旁边坐下:“通宵剪?”

“哪有通宵啊,才两个小时,”陈正森揉揉眼睛,看张准站着,挪挪屁股让他坐:“昨晚的戏,你们看看。”

只是粗剪,没有降噪,没有配乐,甄心从停歪的沃尔沃上下来,跨着步子,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双有千言万语的眼睛,“眼神很好。”陈正森适时点评。

张准在迷蒙的路灯下等着他,细领带被秋风吹起,显得他脆弱得像一片落叶,随着甄心靠近,他仿佛要抽枝要发芽一样,整个人起死回生了。

“手里是什么?”嚓嚓的,甄心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远。

张准摊开手,是一张揉皱的名片,镜头从手腕顺着胳膊推向脸部,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张准不敢相信自己会是那种表情,像个可怜的什么教徒,恨不得把自己全身心奉献出去。他捂住嘴巴,与其说惊讶还不如说羞耻,远比看床戏回放来得不知所措。

“张准的感觉很对,”陈正森新点起一根烟:“很有说服力。”

有说服力,就是让观众相信他是真的动了情。远而长的镜头,近景是枝桠浓密的老树,两人沿着漆黑的林荫走,张准斜着肩往甄心那边靠,镜头特写,甄心在黑暗中抓住他的手,他几乎立刻就回握住,牢牢地,颤抖着,像只扑翅的雀。

“跟我说说你的梦?”

“我不敢……”张准的声音缥缈而不真切,眼泪从面颊上打下来,打在深色的西服领子上,甄心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揽着他肩头两寸的地方,好像已经揽过许多遍,把他拥进怀里:“你看,你是可以接受别人触碰的,恐惧也是可以克服的。”

张准仰起头,像被烫了印的牲畜,直直看着他的主人:“……只有你。”

“咳咳……”甄心看不下去了,脸涨得发紫,陈正森兀自摇着头:“这种感觉不会再有了……”烟快烧到手指他也不知道:“这是只属于你们两个的杰作。”

甄心和张准对视一眼,很快做贼心虚地错开视线,门口小汪催了,说周正在楼下等着发车,就差他们仨。

第99场戏,在高准家,他穿着香槟色的丝绸睡衣,和方炽有一段关于Justin的对话,这场戏有左林林,但秦迅儿还没回组,所以除了一个镜头用到手替,其他都是张准和甄心的对手戏。

张准穿好了那件高级睡衣,丝滑的布料垂坠在躯干的每一处凹陷,化妆师端着下巴描他的眼线,令他有一种猫一样骄傲的情态,陈正森和甄心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姓陈的好事问他:“你们俩是不是……啊?”

甄心没回答,陈正森又说:“你那小女朋友不错,别折腾了。”

甄心说了句什么,角落里几个正在看手机的女工作人员忽然吵嚷起来,周正吼了一嗓子她们才安静,其中一个红着脸,举起手机给甄心看:“甄老师,你要结婚了?”

甄心说了句什么,角落里几个正在看手机的女工作人员忽然吵闹起来,周正吼了她们一嗓子,其中一个红着脸,举起手机给甄心看:“甄老师,你要结婚了?”

对这话最先有反应的是张准,他猛回过头,眼线笔脱位划到了眼睛里,化妆师叫起来,陈正森和周正赶忙去看,张准两手捂着眼,看样子是伤着了,聚过来的工作人员七手八脚扳他的脸,扳过来一瞧,脸上全是泪。

“拿纸来!”周正胡乱擦他的脸,然后拨开他的手:“张老师,眼睛能睁开吗?”

不知道他们注没注意,张准没受伤的那只眼也是湿的,他只想看看甄心,可被这么多不相干的人团团围着,他只好笑给他们看:“没事,稍微有点酸。”

甄心没敢过去,他懵着,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打电话,手机在裤兜里,他想掏,铃声突然响起来,吓了他一跳:goodbye my almost……

几乎是立刻接起来,张准听他朝那边喊:“喂!”

来电显示是冯蕴婷,她张口第一句话是:“看见微博了吧?”甄心咬牙切齿才忍住骂她的冲动,她倒不急不慌地说:“不是我这边的问题。”

甄心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那是我的问题?”

“我经纪人已经报警了,等……”

“等微博告诉我结婚手续都办好了是吗!”

片场陷入一片死寂,电话那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