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第四卷 ⑦最后,鹤见留美选择走自己的路

第四卷 ⑦最后,鹤见留美选择走自己的路

试胆大会是露营活动的一大重头戏。

话虽如此,我们不会认真到使用特殊化妆技巧或视觉特效,而是如同大家多少经历过的单纯内容,例如在路上播放经文、躲在黑暗处摇动树干、披上一层布追逐小孩之类。

不过,夜晚的森林本身便很恐怖。树木颤动的声响有如往生者的声音,呼啸而过的风也像亡者在抚摸脸颊。

我们在这样的气氛中,先行探勘试胆大会的场地,订定晚上的活动计划。

大家确认整条路线后,在终点处由百叶箱改造而成的祠堂放置符咒草纸。小学生们来到这里取得符咒,即算完成任务。

不论事前准备得多完备,为了预防他们在慌乱中迷路,我们还要检查有没有什么危险的地方。

除了这些内容,我们也在路上简单讨论要在哪里安排幽灵、设置醒目的三角锥防止小学生误闯等问题。

我没有特别参与讨论,但在脑中仔细勾勒出地图。哪条路是死路,我可是很清楚。

回到准备的地方后,雪之下马上开口。

「那么,我们要怎么做?」

她当然不是问试胆大会本身,而是问该如何帮助鹤见留美。

听到这个问题,即使是刚才踊跃发表意见的人也安静下来。

这种问题最难回答。

光是反覆「要好好相处」之类的空话并没有用。那些小学生可能会听话没错,但效果仅限于一时,日后一定会再上演相同情况。假设叶山把留美拉到舞台中心,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其他人或许会因为喜欢叶山而决定跟她好好相处。然而,叶山不可能一直陪在留美身边,我们必须从根源彻底解决问题才行。

不过到了这时候,我们仍想不出任何明确的答案。

叶山缓缓开口:

「我想,只能制造一个机会,让留美多跟大家说话。」

「可是那样一来,留美可能变成大家责难的对象……」

由比滨垂着视线回应,叶山继而提出第二个方法:

「不然,我们一个个找大家谈。」

「那也一样。即使他们当面对你说好,私底下还是会故态复萌。女孩子可是远比隼人你想像的可怕喔!」

海老名的语气带着惊恐说道。叶山闻言,不由得陷入沉默。

「啊?真的假的?太可怕了!」

三浦不知为何也瑟缩一下。话说回来,她属于直话直说的类型,又长期居于女王宝座,说不定她根本不理会台面下的事情。

这么说来,当个现实充真是麻烦。拥有朋友代表除了接纳对方好的一面之外,也得承担不好的一面。不对,在这次情况中,他们为了维持朋友之间的关系,还把别人推出去当牺牲品。

这种关系正是引发眼前问题的温床。

因此,我们得从这方面着手。

「我有一个想法。」

「驳回。」

我才刚开口,立刻被雪之下回绝。

「太快下决定了吧……像你这种个性的人,最好不要买房子。」

做出决定前,劝你还是多考虑一下。

「你先听听看啦。既然难得有个试胆大会,我们当然应该好好利用一下。」

「要怎么利用?」

户冢不解地把头偏向一边。

为了让他能清楚理解,我特别在说明之前卖个关子。

「说到试胆大会一定会有的东西……大家便能明白吧?」

在场众人对这句话没什么反应,我甚至怀疑海老名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只有由比滨沉吟一会儿,突然拍一下手说:

「啊!用谢谢(注39 此处原文为「spasibo」,是俄文的道谢用语。)效应封不对?只要大家的心跳加速,感情就会变好!」

「你想说的是安慰剂(Placebo)效应对吧?」

叶山的嘴角略微扬起,却用同情的眼神看着由比滨。

「……而且你说的内容是吊桥效应才对。」

雪之下也垂下视线,露出悲伤的表情。现场气氛顿时变得像在追思由比滨。

「那、那些不重要啦!重点在于内容!」

由比滨羞红脸颊,急急忙忙说道。

「内容也不对。你们仔细想想试胆大会中最常出现的事。」

「……是不是惊吓致死?那样的确不会留下物证,也可以用意外为自己辩解,不过做到那种地步,未免太过残忍。」

雪之下用责备的眼神看向我。

「不对,你会有那种想法才更残忍……」

我清一下喉咙,公布正确答案:

「其实是拍灵异照片时,遇到正在试胆的不良少年,结果被他们追着跑。」

「你想太多了。」

「没那种事吧。」

雪之下和叶山都不认同。

「吵死了,明明就有!」

没错。当时在我班上,有个教人遗憾的女生说「其实我有灵异体质……」,结果我不知哪根筋不对劲,竟然受她的话影响,认为自己搞不好也有灵异体质。如果真的有,岂不是酷毙了吗?

于是,我产生去拍灵异照片的想法。

但是我没有发现幽灵,只遇到一群不良少年。偏偏他们也是出来试胆的,看到我被我吓一大跳之后,怀恨在心而对我穷追不舍。

不过,现在还是别提这段往事。

雪之下露出「败给你了」的表情叹一口气。

「……你该不是要告诉我们『活生生的人最可怕』这种陈腔滥调吧?」

「不过不良少年真的很可怕耶~」

小町「嗯、嗯」地点头。

「差一点。人类最可怕这一点并没有错,不过我们害怕的不是不良少年。」

「那到底是什么?」

雪之下追问,我稍微停一会儿才回答:

「真正可怕的,是最亲近我们的人。我们对他们抱持完全的信赖,压根儿不会想到他们可能背叛我们。那种事情总是发生得出乎意料,所以才说很可怕。如果换成他们的语言,即为『朋友才是最可怕的人』。」

我己经解释得很清楚,不过大家似乎还是不明白。

「我再说明得具体一些。」

其实这不是什么艰涩的道理。

「人类在极限状态下才会流露出本性。他们感受到真正的恐怖时,将不计任何代价地保护自己,根本无暇顾虑到其他人,甚至不惜牺牲周遭的人使自己获救。如果把自己丑陋的一面摊到阳光下,大家不可能继续维持友好关系。所以我们要做的,是破坏那些人的关系。」

我平淡地说明完计划内容,但是听者的反应依旧不如预期。大家都不发一语,面露难色。

「只要大家都变成独行侠,就不会再有那些纷纷扰扰。」

于是,我最后放一记大绝招。

×  ×  ×

「天啊……」

我全部说明完毕后,由比滨的脸色变得苍白;雪之下则把眼睛眯成一条细线,往我这里瞪过来。

「比企鹅,你的个性真坏……」

连绝对不讲别人坏话的叶山都这么说,让我有点想哭。自从我在小学当生物股长,负责喂养的小龙虾自相残杀导致全部死亡,然后在班会上受到大家责难后,便没有过这种心情。

只有户冢佩服地点头。

「八幡总是会想很多事情呢。」

如果换成其他人说这句话,八成是不怀好意;但是出自户冢之口,我可以相信他是真心在夸奖。要是他这句话有其他意思,我可能会把整个世界毁灭掉。

「反正我们也想不到其他方式……这次是不得已的。」

雪之下烦恼一下后,最后用消去法做出决定。目前的情况正是如此,我们已经没有其他办法。

然而,叶山还是沉着一张脸。

「……可是,那样不能解决问题吧?」

叶山所言甚是。这不是正确答案,我也很清楚其中充满错误。

「但是,这样可以让问题消失。」

我抬起头,发现叶山笔直注视我的双眼。他的视线相当直接,我赶紧把视线撇到一旁。

不过,这么做是对的。

为人际关系困扰的话,破坏那层人际关系便能使烦恼消失。如果是恶性循环,我们一开始便应该把它斩断,其实只要这样做即可。「不能逃避」是强者才有的想法,把那种观念强加于所有人的世界才是大有问题。

「我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这句话听来像是藉口,但也不全然不对。错的不可能永远是自己,这个社会、整个世界、周遭人犯错的情形所在多有。

要是大家都不愿意认同这项事实,就由我来认同。

叶山盯着我好一阵子,突然打破僵局绽开笑容。

「原来你是那样想的啊……我多少可以理解,她为什么会在意你了。」

我正要开口询问叶山口中的「她」是谁,但是被他抢先一步切回正题。

「OK,就这么办吧……可是,我认为那些小学生会团结起来。如果要讨论人类的本性,我选择相信,他们的心地其实是很善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