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第五卷 ②不出所料,川崎沙希早就被遗忘

第五卷 ②不出所料,川崎沙希早就被遗忘

暑假的午后,电车上的乘客比平常稀疏。

我在几站之外的津田沼站下车,穿过验票口往右转,钻进稀落的人潮中直行。

「佐佐木升大学」的津田沼分校为高二学生开设暑期冲刺营。认真意识到升学考试的学生,从这个时期便开始用功念书。

不过说到底,大家毕竟还是高二学生,因此仍带着些许从容的气息。

进入高三之后,这种气氛想必会紧绷许多,还有学生在课堂上打瞌睡而被赶出教室。我在网路上看过有人被赶出教室后,又被带进某个类似会客室的地方,不仅遭到上课的老师臭骂一顿,带班的导师也半暗示他「要不要换去其他班级」。

以高二学生为补习对象的私立明星大学班显得一片悠闲。

这一门课程以五天为单位,五天复习英文和国文这两个科目,另外五天则任选一个社会科科目。

我先前已经上完社会科的课程,今天开始要进入英文和国文部分。

教室里没有任何人察觉我走进来,于是我挑了最靠近门口的前排位置坐下。

基本上,后方座位一向是贵宾席,专门保留给声势最浩大的团体。坐在他们那一区是相当痛苦的事,因此我一向挑选最前排或中间排的位子。前排位置的左右两端容易变成死角,所以独行侠更应该选择那一带。虽然上课时多少会看不清楚黑板,但会让人比较容易专心——应该说根本不会有人来找我讲话,我当然只好专心上课。这样一想,反而是一件好事。

我就座后,立刻准备好上课的教材和笔记,托着脸颊发呆,等待上课时间到来。

三五成群来上课的好朋友们正高兴地谈笑。

等到明年夏天,那种和乐融融的气氛想必会消失无踪。

过去考高中时也是如此。

大家在背地里恶意说取得推荐资格者的坏话,诅咒笃定考取学校的人——我几乎可以确定,升上高三之后,这些事情都会再上演一次。然后再过四年,大家开始找工作时,依然无法避免这个循环。不论经过三年,甚至是七年,人类的本性绝不会改变。

现在先把过去的种种搁到一边,眼前的现实才是重点。我的首要目标是大学入学考试。

提早开始准备的人,今年夏天便会进入升学作战计划,随时准备按下按钮。当前的目标是中心考(注9 由日本大学入学考试中心办理的测验,于每年一月举行。),将目标置于中心,按下按钮……将目标置于中心,按下按钮……将目标置于中心,按下按钮……正当我用空虚的眼神模拟升学考试时,视线一隅出现一个人影,使我瞬间回过神来,有如被怒叱一句:「笨蛋!爆炸的烟尘把敌人遮住了!」

这个人把黑中带青、长到背部的头发扎成一束,修长苗条的身材让人不禁多看几眼。她身穿七分袖T恤,搭配丹宁材质的短裤和内搭裤,肩上垂挂一个背包,有气无力地踩着凉鞋在地面拖行。

她从我身旁经过时突然停下脚步。我感受到那个人动作间的不自然,而把视线移过去。

「……你也来上课啦?」

对方用疲倦的声音向我搭话,并且投来冰冷的视线,目光不甚友善的眼睛下有一颗爱哭痣。

总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不过到底是谁……

「我姑且先跟你说一声谢谢。」

我完全不知道对方为何道谢,但她肯定没有认错人。因为除非有什么重大事情,通常是不会有人来找独行侠说话。

「多亏你的建议,我申请到奖学金,现在跟大志也处得还不错。」

听到大志这个名字,我心中涌起一股既讨厌又熟悉的感受。我翻开「绝不原谅名单」逐一比对,发现「川崎大志」这个人名。喔,这不是想接近小町的害虫吗?

所以,眼前这个人跟大志有关系?

我再看一眼她黑中带青的长发,这才猛然惊觉——

是蓝色波形!川……川越?川岛?川原木……算了,名字是什么不重要,反正她叫川什么的就对了!

那一头长发真是蓝得彻底,我不禁联想到GAGAGA文库(注10 日本小学馆GAGACA文库的书皮皆为蓝色。)……

「没什么,那是你凭自己的力量申请到的奖学金。」

我暂且先配合话题,利用这段时间想起对方其实叫做川崎沙希。

「是没有错,不过大志开口闭口都在谈你的事……算了,反正我已经跟你道过谢。」

川崎像是在履行某种义务,说完这句话便迳自离去。

虽然表现得很冷淡,不过川崎沙希正是这样的女生。她不主动结交朋友,选择独来独往,还散发出些许不良少女的气息。

在我看来,这样的人会主动开口搭话,态度上已经可说是柔和许多。我对川崎的变化感到好奇,忍不住看向她逐渐离去的背影。

她走到我的座位后面三排处,一坐下便拿出手机进行手指运动。看她那个样子,大概是在传讯息。

这时,川崎倏地露出笑容。

……什么嘛,原来她也有这种表情啊。平时明明那么懒散,又充满攻击性,或者该说是霸气十足,我在学校根本不可能看到那样的表情。但是话说回来,我在学校对她没什么印象。独行侠之间的基本守则是互不干涉。

我怀着发现新大陆的心情多看她一会儿,结果两人突然对上视线。

川崎羞红脸颊,恶狠狠地往我这里瞪过来。天啊!这个人太恐怖了!我的肩膀完全僵住啦。

我勉强扭动脖子,努力逃离川崎的视线。

不行,那家伙一点也没变柔和!你都来上补习班了,好歹给我圆融一点!赶快把僵化的脑袋磨圆(注11 原文这段话,同时是日本一套题库的名字。)!

×  ×  ×

英文课程结束后,进入短暂的休息时间。我下楼到自动贩卖机买一罐MAX咖啡慢慢啜饮,再回去原本上课的教室。

教室里的其他学生有的在玩手机,有的在看书,有的在跟下一堂课使用的现代国文教材大眼瞪小眼。

大部分学生都是独自一人。这种由独行侠占多数的光景,跟平时的校园可是大不相同。

同时,也跟我国中时的补习班完全不同。

说穿了,当时的补习班只是学校的延伸,原本在学校便找不到归属的人,进入补习班仍然得接受那样的待遇。即使是在上课期间,那层人际关系照样持续下去,使我陷入异常的烦躁。

因为这个缘故,我决定奋发拚进程度更高的班级。随着我来到的班级程度越高,教室内越来越清静,课程内容和学生素质也越来越好。

如今回想起来,我甚至觉得他们是为了寻求安于低程度班级的理由,才跟一群人混在一起。

那种人以友情为藉口而放弃努力,为了友情选择安逸的环境。热恋中的国中生说什么要考上同一所高中,配合对方的程度降低自己的志愿学校,即为典型的例子。

我当时在教室听见那般甜言蜜语,都忍不住要打哆嗦。

如果真为对方着想,更不应该妨碍、宠溺对方。他们不过是为了耽溺于佣懒的日常生活,才选择轻松的道路。

要是让我听到那对情侣升上高中后,连两个月都不到便分手,我不只会捧腹大笑,还会笑到满地打滚,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腹膜炎。

嗯?你会说那是年少轻狂,然后肯定那番作为吗?

我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多了这类案例,因此完全不相信那种肤浅表面的友情与爱情,也不信任以自我牺牲为藉口,还自己陶醉在其中、充满欺瞒的温柔。

从这方面来说,升学补习班便是个良好的体系。

这个地方把跟念书无关的事情彻底排除,学生之间适度地互不干涉、不关心彼此,以期发挥最理想的效果。在我国中时参加的补习班,讲师跟学生都想打成一片,结果让我吃尽苦头……老师直接用名字称呼大部分的学生,唯独是用姓氏称呼我……

再说,如果学生希望在升学补习班内跟讲师打成一片,还是可以办到。这里设有导师制度,不过说穿了,只是念大学的大哥哥大姐姐们在补习班打工,提供学生各种帮助,范围不局限在课业上的问题,还包括未来出路之类的一对一辅导。若想要演一出以大学考试为主题、赚人热泪的师徒肥皂剧,这里绝对是首选。

基本上,升学补习班内的气氛偏向拘谨严肃,甚至还可能让人觉得冰冷,这对我来说是非常舒适的环境。

尽管如此,像叶山那样的集团依然存在。那群高中生八成是揪团一起来上课,直到老师进来之前,他们都吵吵闹闹地聊得好不开心。

现实充(笑)还真是到处都看得到,如果做一张这种生物的分布图,肯定会跟药丸虫或海蟑螂一样壮观。这种生物满地都是,我真搞不懂为什么有人想向他们看齐。

真是的,烦死了……夏天是他们活动最旺盛的季节,连这一点都很像昆虫。对讨厌昆虫的我来说,夏天是非常难受的季节。

×  ×  ×

下课时,一种上完补习班之后特有的虚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