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第五卷 ⑤忽然间,比企谷小町想到离开哥哥的那一天

第五卷 ⑤忽然间,比企谷小町想到离开哥哥的那一天

随着时序进入八月中旬,暑假的气氛开始逐渐淡薄。

一想到可以悠哉的日子所剩无几,郁闷感便涌上心头。我不禁模仿起「番町皿屋敷(注41 一名叫做阿菊的亡灵数盘子的怪谈。)」里的女鬼,用恐怖的声音开始数「一天……两天……还少两个月……」。真要说的话,暑假请给我三个月。

我怀着倒数地球灭亡的心情,在冰箱上的月历多打一个叉。如果在月历上画圈,会变成章鱼烧小超人(注42 《章鱼烧小超人》原本是日文绘本,动画片尾曲名为「在月历上画圈」。)。

暑假大约剩下两个星期。你是不是正在使用时空跳跃?

喂,这不是真的吧?是不是数错日期?我再用手指一格一格数一次月历上的日期。这时,突然有东西凑到我脚边。

「……怎么啦?」

原来是家里的猫——小雪,正老大不高兴地看着我。

我们彼此对望几秒后,小雪用鼻子哼一声,躺到我的脚背上。真是烦死了。

它大概是要我多关心它一些。

这么说来,小町这两三天几乎都跟酥饼腻在一起……看来小雪对此相当不满,不得已之下才来找我。

我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始抚摸小雪。

刚开始要先顺着猫毛,从头慢慢抚向尾巴。过一阵子后,小雪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我再用按摩的方式轻轻活动它的脚趾。

小雪闭着眼睛发出「嘶……嘶……」的气声,看来它是真的累坏了。

想想也有道理,毕竟酥饼寄住在我们家的这几天,一天到晚追着小雪跑来跑去。

酥饼那种小型犬特有的好动个性,在我们家也发挥得淋漓尽致,整天在屋里跑个不停。而且它大概是第一次见到猫这种动物,因此对小雪表现出极大的好奇心,老是对它发动「来玩嘛~」的突袭。小雪一碰到这种情况,都会躲到冰箱上、衣柜后方等酥饼到不了的地方。

最重要的一点是,平常把它照顾得无微不至的小町也被酥饼抢走,在别无选择的情形下,它只好来找我。真是对不起啊,还让你委屈自己跟我这种人作伴。

「好啦,到今天结束为止,你就忍耐一下,多让让酥饼吧……毕竟你是它哥哥。」

我把小时候家人对自己说的话,原封不动地送给小雪。虽然我不知道酥饼的年龄,不过小雪待在比企谷家的时间比较长,所以在辈分上算是老大。

小雪听了我这句话,用尾巴「啪」地往地板一甩,以此表达自己的不甘愿。真是抱歉啊。

我继续抚摸它的身体,不时捏捏肉球、搔搔肚子。这时,客厅的门打开。

「哥哥……哎呀,真是稀奇的组合。」

我抬起头,看到小町把酥饼抱在怀里。等一下,我是小雪的主人,小雪是我的宠物,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我可是很能跟猫相处。」

「哥哥真像猫科动物。」

我不懂小町是怎么想的才会说出这种话,她是觉得我的地盘意识很强吗?不管怎么样,先解读成正面意义好了。

「是啊,我可是百兽之王。」

「嗯……是啊,没错。」

「你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不要用略带温柔的眼神看着我!你没听说公狮子从来不工作的吗?」

「哥哥果然是百兽之王!」

「没错吧。」

我得意地发出哼哼笑声,小町怀里的酥饼跟着发出「汪」一声附和。

原本躺在我脚边的小雪一听到狗叫,立刻用鼻子喷一声气,然后站起身,像猫巴士那样打一个大哈欠,慢慢晃去其他地方。

小雪离去时,尾巴左摇右摆地如同在对我挥手,我夹杂着苦笑目送它离去。

「那么,你有什么事?」

我站起身询问小町,她才想起原本来找我的目的。

「喔~对对对,哥哥,智慧型手机借小町用一下。」

「是可以……不过,你要做什么?」

「听说现在有个翻译狗语言的应用程式,可以侦测狗狗的叫声,了解它们的心情。」

「喔?竟然有那种东西。」

听起来真方便,不知他们会不会推出人类语言的翻译器?毕竟人们嘴巴说出来的话,不见得代表内心的真实感受。

我在小町的催促下,拿起先前放在桌上的手机,手指在荧幕上滑动,下载她说的狗语翻译器。另外,在应用程式清单中,我还看到猫语翻译器。

「啊,哥哥,猫语翻译器也顺便下载一下。」

「是~」

我依照小町的吩咐,把这两种翻译软体都下载下来。

「来。」

我启动狗语翻译器,把手机交给小町。小町放下酥饼,接过手机立刻开始实验。

「来来来,酥饼,叫一声看看。」

「汪!」(来玩嘛!)

「我看,大概就是这样吧?」

这个程式翻译出来的内容不出我所料。以狗的欲求来说,非常合乎逻辑。

接下来一段时间,小町一直把手机朝向酥饼。酥饼有如自己主人的翻版,很会看人脸色,它察觉到小町的用意,乖乖对着手机叫了几声。

「汪!」(来玩嘛!)

「汪!」(来玩嘛!)

「汪!」(来玩嘛!)

「汪!」(来玩嘛!)

……咦?这只是复制贴上吧?

「哥哥,这是不是有问题?」

「没有啊,依我的使用方式,根本不会把手机弄坏……」

不然,由我亲自模仿狗叫看看。如果这个程式翻译出不同内容,代表没有问题。

于是,我发出朝向未来的咆哮。

「BOWBOW!」(我不想工作是也!)

天啊,准确得吓死人,连Excite网站都没办法翻译得这么传神。

「嗯,的确没有故障。」

「是啊,故障的是哥哥才对……」

小町脸上的表情何止是无奈,几乎已经到达彻底放弃,近似阿阁黎(注43 佛教与印度教用语,为出家人对师长的称呼。)的开悟境界。真希望我的家人能够明白,即使是我这样的人,被亲人以温暖的眼神注视还是会有点受伤。

「……总之,这只狗想要我们陪它玩。」

「嗯~那么,带它出去散步吧。」

「好啊。就这么办。」

带酥饼出去绕一圈,它便不会再汪汪叫个不停吧?这只狗可爱归可爱,但要是它从早到晚都在家里跑来跑去,还是会让人吃不消。

「哥哥,麻烦去拿一下狗绳♪」

「是是是。」

我按照小町的吩咐,从由比滨留在这里的宠物用品堆里找出狗绳。

「谢谢~接下来套到酥饼身上,小町负责按住它不要乱跑。」

小町这句话的语气像极了「这里交给我,你们先走」。我趁她按住酥饼时,系好狗绳。

「这样可以吧?」

我晃一晃狗绳的握把部分,小町满意地点头。

「好,我们出发!」

她伸手指向大门口。

「……是我要带狗散步喔。」

「真要说的话,的确是要哥哥出去散步。如果不这样做,哥哥根本不会踏出家门。」

小町说的没有错……「自闭男」的称号可不是叫假的。

我深深叹一口气。尽管我全身上下都抗拒着踏出家门,但小町完全不在意,在后面不断推我的背。

「好啦好啦,小町也会陪哥哥出去的。」

×  ×  ×

太阳已经西斜,靛蓝色的天空中渲染出一片薄墨,一弯明月高挂其上。

我居住的城市很恬静,如同已经存在一个世代之久,是去到哪都能看见的住宅用地。大马路对面的河岸依然散布着农田,那里聚集不少以务农维生的人家。

过去——母亲说那是她小时候的事情,所以大约是三十多年前——这一带的河川跟田地里还看得到萤火虫,换句话说,现在已经消失无踪。哥哥,萤火虫为什么一下就死掉(注44 出自动画「萤火虫之墓」的台词。)?

我想起母亲说过的话,望向田地,期待现在是不是还能看到萤火虫。

沙沙……稻穗一整天沐浴在阳光下,吸收水分和养分,结出汇桑的稻米。随着一阵风吹拂而过,它们全部往两边低下头。

在我还小的时候,我觉得那像是看不见的妖怪在作怪。

不论是萤火虫还是妖怪,如今都已不复见。

为什么人们总会陷入怀奋情怀?举凡「过去真是美妙」、「那个美好的年代」、「昭和风情」,在在显示出越久远的年代,越能获得人们肯定。

他们怀念过去、怀念从前,感叹变迁、感叹改变的事物。

既然如此,「变化」不应该是悲哀的事情吗?

成长、进化、变迁,真的是一条正确的道路,是值得我们高兴的美妙事物吗?

即使我们自己不改变,我们的周遭、整个世界还是会一点一滴地改变。大家是否单纯因为不想被抛在后头,才拚命追赶时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