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第六卷 ② 相模南强烈地让自己出头

第六卷 ② 相模南强烈地让自己出头

既然台风来了,学校应该会停课,或者至少延后上学时间吧?

曾有一段时期,我也抱持过这种想法,但是每次不到一个晚上,台风便速速远离,还给大家正常的第二天早晨。这未免太不科学。

头顶依然闪烁、天空超晴朗,我也心胸开阔超有精神(注10 出自动画「七龙珠2」片头曲「We Gotta Power」歌词。)——不,其实一点精神都没有。

昨天晚上还想着有台风当藉口,迟到一下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拖到很晚才睡。结果现在的我严重睡眠不足,不足到可以写成歌给奇天烈大百科当片头曲(注11 动画「奇天烈大百科」的片头曲曲名正好是「睡眠不足」。)。

最近的台风未免太没毅力,这一点实在很让人困扰。

我勉强赶在上课时间前安全上垒,但是一整天下来都想睡得要命。平常到了下课时间,我都在自己的座位睡觉或假装睡觉,唯独今天是真的在补眠。

不只是下课时间,上课时我也持续和睡魔对抗。

说得具体一些,我会用一只手撑着脸颊,直接倒到桌上;或尝试用两只手臂夹住颈部,寻找最舒服的睡觉姿势。战争毕竟不是什么好事,能够和平解决的话,当然要选择和平解决。

嗯,没错,从今以后,我仍然打算继续跟睡魔和平共处。

如此这般,下课时间不知不觉地到来。

根据多方实验得出的结论,用两只手夹住颈部、倒在桌上是最舒服的睡觉方式。这样一来,脸上不会被压出印子,可惜坏处是颈部、肩膀跟背部痛得要命。

而且,这种睡法只能带给我极浅层的睡眠,再加上不符合人体工学的姿势,身体的虚脱感几乎达到最高点。

如果想好好睡上一觉,果然还是得好好躺下来才行。

既然这样,我该去什么地方,答案已相当明显。

我从座位上站起,踩着不稳的脚步,准备走出教室后门。

就在我打开门的瞬间——

「哇!」

「喔,抱歉。」

我正要出去时,刚好有人要走进来,结果两人碰个正着。虽然没有撞得眼冒金星,对方的脸还是轻轻敲到我的胸口。搞什么?是哪个家伙?开车不好好看前面是没有资格拥有驾照的of the year(注12 「~of the year」是动画「嬉皮笑园」的角色铃木沙也加的口头禅。)!

我轻轻瞪一下对方,想看清楚是谁这么不长眼睛,结果映入眼帘的,是我再熟悉不过、宛如小动物般的男孩子,那甩头的模样真是可爱。

原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赶着回教室的人是户冢彩加。

说句老实话,你还是别去考什么驾照,我更希望你永远坐在我的车子里,由我来载你……of the year!

「啊,是八幡。抱歉……」

「哪、哪里!是我不好,有点恍神……」

事实上,直到现在我还处于恍神状态。

尽管这样的情况出于偶然,但是我的双手正环抱着户冢……呼,好危险,要是他这时嘴里咬着面包,我们可能就要萌生爱情的幼苗(注13 嘴里咬着面包上学,在路上撞到异性,是动漫作品中经常发生的桥段。)。

户冢察觉到两人静止于目前的姿势不动,轻轻离开我的胸前。

「抱歉,因为我赶着回来……你准备去哪里吗?下一节课快要开始啰。」

「出去办一点事。」

我当然不可能大声宣告自己要跷课去保健室睡觉。想炫耀自己的犯罪事迹,建议还是去推特(注14 推特上经常出现使用者炫耀自己的犯罪事迹,因而引起公愤。)。

户冢听到我的回答,略微把头偏向一边。

「可是,下一节课要决定校庆活动的工作分配,最好还是留在教室喔。」

「……真的吗?」

上次的班会课,大家只决定要表演什么,所以这次想必会讨论更具体的细节。

「……没差,我都无所谓。」

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改变不了我只需要像往常一样,杵在那里的事实。我是纯粹为了存在而存在的存在。

大家一进入准备阶段,我能发挥的最大用处,就是模仿诡异图腾柱呆站在原地。

不论分派到什么工作,都不会改变我的处境:在无事可做的情况下,不经意地晃到某人背后,观察他手边的工作,「喔~~」地发出了然于心的声音,或者采取主动,随时等待对方开口询问「能帮忙一下吗」。

「……随便把我插进有空缺的地方就好。」

户冢带着疑惑的表情点头,我不知道他是否明白我的想法。

「嗯,我知道了。」

「那么,拜托你啦~」

我轻轻挥手示意,离开教室。

×  ×  ×

我在走廊上漫步,听着回荡的上课钟声,慢慢走向特别大楼一楼的保健室。

到了上课时间,走廊不再出现到处闲晃的学生,恢复原有的宁静。

一接近保健室,便觉得温度有点下降,我轻轻敲门入内,消毒水的气味立刻扑鼻而来。

一位女学生正在跟保健室老师闲谈。她们看到我走进来,马上闭上嘴巴。

那位不认识的女学生不太好意思地看向自己的手机。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做坏事的感觉。抱歉啊,耶嘿。

「哎呀,这不是小静家的孩子吗?」

这位女教师身披白衣,年纪尚轻。她先从上到下打量我一番,接着这么开口。

那种称呼方式不太妥当,会让人误以为我跟老师是亲子关系,小心被骂喔!主要是平冢老师会骂你,因为你踩到年龄的地雷。

「我好像有点感冒。」

我装出有气无力的样子,简短说明来意。只要是这种时候,我便会发挥出高超的演技,要说我是「感冒控制者」都不成问题。哇,这是什么称呼?帅气得一场糊涂!话说回来,感冒的日文里又有「风」又有「邪」,真是中二性十足的命名方式。

「非专业的判断很危险,过来让我看看。」

可惜保健室的教师很干脆地忽略我努力演的戏。

啧,不愧是身经百战、应付过众多跷课学生的行家,不会被这种程度的演技轻易唬弄过去吗?

教师紧盯我的眼睛猛瞧,似乎恕拆穿我的谎言——更正,她的目光之锐利,用「瞪」这个字眼可能更贴切。如果这是神奇宝贝的世界,我的防御力可是会往下掉(注15 神奇宝贝使用瞪眼攻击,会使对手的防御力下降。)。

「……嗯,你感冒了。」

「您诊断得真快……」

那么,刚才那一句话有什么意义吗?我投以受不了的眼神,藉此表达心中的不满。保健室老师见状,咯咯地笑起来。

「因为你的眼睛死气沉沉,当然是感冒了。」

照她那样说,我岂不是一年到头都在感冒?而且说什么死气沉沉,即使伦敦死气沉沉,巴黎的阳光一样很明媚。你是哪家的明日之星吗(注16 「伦敦天气阴沉,巴黎阳光明媚」为动画「明日之星娜佳」的片尾曲歌词。)?

教师在资料夹板上记下一些内容,转过来问我:

「那么,你打算如何?要在这里休息一下吗?」

她问得好随意,有如「要在这里调整一下装备吗」。

「嗯,好。」

「去里面那张床。」

她简短指示后,我听从吩咐,走向用帘子区隔的床位。床上有摺叠整齐的被毯,我躺好后,摊开被毯盖住腹部。

隔着粉红色的帘子,外面的两人继续先前的对话。在我进入半梦半醒之际,她们的说话声隐隐约约留在耳畔。

×  ×  ×

怎么……可能……

班会课的下课时间结束,我回到教室,赫然发现自己被推去加入校庆执行委员会。

黑板上出现「比企谷」这三个字,而且出现在「执行委员会」的下方。唔啊~~这是阴谋!

我、我承认自己说过哪里有空缺,就把我安排到哪里,反正不管分到什么样的工作,对我来说都没差;即使工作性质再怎么不起眼,我也愿意默默接受。

可是,就算如此,把大家不愿意做的事情丢给我,那些人都不会良心不安吗?

通常在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把不会让人碍手碍脚的工作交给独行侠才对吗?而且事实上,之前一向如此。

「因为你刚好请假,我们便决定让你当班长(笑)」的策略,在班级中心人物之间互整非常有趣,所以对他们来说,不失为一种乐趣。可是,若是用在不同文化圈的人身上……这是在宣战吗?不算……不算……(注17 出自《赌博破戒录》大槻之台词。)

我呆愣在黑板前一动也不动,这时,有人拍拍我的肩膀。

「需要我说明吗?」

即使不回头,我也很清楚这个人是谁。

出、出现啦~年龄迈入三十大关,目前最渴望结婚的女教师,平冢静~

恭敬不如从命,我不说一句话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