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第六卷 ⑧ 雪之下雪乃注视的那个人就在前方

第六卷 ⑧ 雪之下雪乃注视的那个人就在前方

校庆进入第二天。

今天是对外公开日,不少住在附近的居民、来自友校的学生、有志报考本校的同学都来参观。再加上适逢星期六,很多人放假休息,校园内展现平时所没有的热闹景象。

校庆第一天有点像大家关起门,先自己全程彩排一遍,第二天则大不相同,突发状况也增加许多。

所幸在校庆执行委员会全员出动下,第二天的量再多也不用怕,好比侧翼与防漏侧边的双重保护。

如此这般,今天一整天,我都要忙执委会的工作。

我们要面对各式各样的参观民众,包括数量最多的周边国高中生,还有携家带眷的家庭或女士、住在附近的老人,以及「不太清楚这里在做什么,不过我们还是来凑热闹」的小孩子。

按照规定,访客都必须签名登记,不过从我的观察看来,这个关卡把守得相当不确实。具体说来,如果有谁的存在感跟我差不多低,搞不好可以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大摇大摆地进入校园。

卫生保健组的值班人员跟男性体育老师搭档,在两扇校门前摆设长桌接待访客,所以没有什么奇怪的家伙混进来。

我在拥挤人潮中主要负责的工作是拍摄照片,为各个班级展出的活动、观众的反应等等留下影像,记录这一年校庆的盛况。

我本来以为只要随便把镜头对准几个地方,啪嚓啪嚓按几下快门便大功告成,但是一直进行得不怎么顺利。

原因在于,当我举起照相机时,总会有人前来制止:「不好意思,我们不开放拍照……」你们知道这样让我有点受伤吗……

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都得秀出「校庆执委会,记录组」的臂章,甚至由自己主动道歉。

正当我拍完不知道第几张照片时,背后突然有东西撞上来,产生一阵冲击。

「哥哥!」

「喔,小町。」

我转过头,看见小町抱着我。以一名哥哥的立场来说,妹妹像这样撒娇的感觉并不差。哇哈~我的妹妹真可爱!

「分隔许久的重逢就是要拥抱……好,小町应该可以加到分。」

「你以为这里是希思罗机场(注82 伦敦最大的国际机场,也是全世界最繁忙的机场之一。)吗……」

外国人未免太喜欢在机场里搂搂抱抱。

我把这个鬼灵精从身上拉开,她又「啊呜」地叫一声。真是个鬼灵精。

今天是星期六,学生不用去学校上课,小町却不知为何穿着制服。说到这个,为什么女生那么喜欢穿制服?举目所见,其他学校的女学生也是清一色制服打扮。好吧,我想得到一个理由——这样便不需要烦恼该挑哪一套衣服。

小町开始整理她扑过来时弄乱的水手服衣领,这景象有种说不出的不寻常。

……喔,我懂了。大部分的访客都是呼朋引伴来参观,只有小町独自前来,所以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你是一个人来?」

「对,因为小町只是来找哥哥的,然后这样说又能帮自己加分。」

小町见我用冷淡的视线看她,故意咳了一下。

「不开玩笑啦。其实,因为现在是升学考试前的紧绷时期,小町觉得找朋友来不太好。」

对喔,这个鬼灵精也是笨蛋一个,因而我常常不小心忘掉她好歹是个考生,而且第一志愿正是这间总武高中。

亲眼看看心目中第一志愿的校庆,的确有可能对她产生正面刺激,不过在此同时,也会增加压力。她大概是为了这个目的,特地来到这里。

小町像是走进大观园,好奇地东张西望。

「结衣姐姐跟雪乃姐姐呢?」

「由比滨大概在我班上,雪之下就不知道了。」

「那么哥哥为什么不留在教室?没有容身之处吗?」

她的口气轻松,说的话却如此伤人。真是失礼,若问容身之处,我当然有,教室座位的桌椅即为我的固有领土。不过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容身之处,所以在桌椅被征召使用的校庆期间,我彻底沦为流浪之民。请叫我飘泊者。

「……徘徊各地的孤傲灵魂,根本不需要依靠之处。」

「哇~好帅气~」

那你的语调为什么没有半点感情?

「所以,哥哥在做什么?」

「工作……」

小町听到我的回答,连眨两三次眼。

「所以,哥哥在做什么?」

「不是说我在工作吗?」

为什么同样的问题要问两遍?想要我在你的学期成绩单的评语栏,写上「别人说话的时候要认真听」是不是?

「所以,哥哥在做什么?」

「你是跳针的CD吗?要不要用研磨剂帮你擦一下?我是真的在工作啦。」

「哥哥,在工作……」

直到我重复第三遍,小町总算听懂,怀着无限的感慨低语。

「打工总是动不动跷班,还编一些『没有啦,最近要准备考试,家人盯得比较紧』之类的奇怪理由,每次都做不了多久的哥哥……竟然在工作……」

她的眼角有东西闪烁一下。

「小町好高兴……可是,好奇怪喔,为什么有种哥哥去了远方的感觉,心情有点复杂……」

喂,别再用那种充满亲情的诡异视线看我,实在太难为情了。这样会害哥哥一改过去的生活态度,大彻大悟决定为了家庭好好做人。

为了甩开小町温暖的眼神,我重新确认自己的处境。

「不过,虽说是工作,其实只是在最底层跑腿打杂。能够取代我的人,要多少有多少。」

「这样啊,小町了解了。」

这家伙竟然点头如捣蒜,令我忍不住苦笑。

「对吧,我也这么认为。」

继叶山之后,连自己的妹妹也说出这种话,看来我真的生来注定要当社畜……唉,好吧。这不是要吹嘘,连我都觉得自己的眼神,很像海贼山贼还是盗贼集团里最没地位的小喽啰。

我跟小町一起漫步在走廊土。

在拥挤的人群中,小町走在我前面几步之处,欣赏各班教室内的装饰和学生们的服装,也为大家活力充沛的一面大开眼界。

「哇……」她佩服得不断惊呼,「升上高中后,果然不太一样。」

「因为国中不会办这样的活动。」

「对啊,只有合唱比赛。」

听到「合唱比赛」这个字眼,我脑中闪过一段不好的回忆。

为什么每次唱没几句,便有人大声指责我没跟着唱?我明明有开口唱好不好?还是说,因为平常我都不说话,才没有人认出我的声音?要是我把自己的声音录下来再播放,岂不是被你们当成幽灵在说话?

这时,小町停下脚步。

她夸张地拉长身体,把手伸到额头上望向远处,接着又盘起双臂,发出沉吟声思考。

「小町要到处参观,哥哥,晚点见啰。」

话一说完,她快步转过走廊、爬上楼梯,没多久便看不见身影。

「喔,好……」

忽然被抛下的我,呆愣地对已经不见人影的地方应声,吓得从旁经过的别校女生往后跳了快五十公分。

我妹妹实在是个奇特的人。

她可以跟周围的人和谐共处,也喜欢单独行动。这一点颇为特殊,故能说是次世代混合型独行侠。小町懂得掌握次子以下的孩子特有的优势,能从前人的失败中学习要领。她看着我这个孤独专家长大,所以非常清楚其中的优缺点。

世界上的兄弟姐妹有千百种。

如果有一个像我这样以普世观点来看,搞不好被认为是失败品的哥哥,身为妹妹或许意外地轻松不少,即使被比较也不会觉得痛苦。

可是,如果我优秀得异于常人,小町对我又会怎么想?

我大概是看见前方出现那个人的身影,才下意识地冒出这个念头。

纵使在人山人海中,我也能一眼认出她。

雪之下雪乃正慢慢花时间,逐一观察各间教室。

她的眼神比平时增添几许暖意。

先不论过程,今年的校庆能顺利进行,都是她的功劳。雪之下想必也如此自觉、为此自傲,所以眼神才特别不同。这些都是她努力而来的成果。

她继续看向下一间教室。

在那同时,她的眼角余光似乎捕捉到我。

雪之下稍微面露惊讶,眼神倏地转为冷淡,大步走过来。这是为什么?

「今天是自己一个人啊。」

「我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人,不,不对,刚才还跟小町在一起。」

「喔?小町也来啦。你们怎么没有一起去参观?」

「她大概看我在工作,自己先跑去参观。」

「……工作?」

雪之下讶异地歪着头。

「你看不出来吗……」

「所以才要问你。」

竟然给我装傻。

这样还看不出来吗……这令我有点受到打击。不过等等,她说的其实也没错,目前我的确没有在工作……

「那么,你呢?工作?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