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第六卷 ⑨ 于是,各自的舞台即将揭开序幕

第六卷 ⑨ 于是,各自的舞台即将揭开序幕

拍摄有志团体的表演,也是记录杂务组的工作。体育馆二楼的通道摆有摄影机,我换上充饱电的电池,再确认记忆卡容量。表演结束后,还要取出影片档案,用学生会苹果电脑内的Final Cut Pro(注84 Mac作业系统特有的影片编辑软体。)加工编辑。本来有请他们先教一下该怎么使用,但由于那个软体太复杂,而且Windows派的我连操作苹果电脑都是一大问题,结果光是加上一段字幕,便快让我举白旗投降。

若要说工具,这里的确准备得很齐全,从苹果电脑到Final Cut Pro通通都有。再看我使用的这台数位相机,不但看起来很高档,收音效果也好得没有话说。我操作触控式荧幕,确认相机随时可以开始录影。

这些工作完成后,便要准备最后的闭幕典礼。

今天跟昨天不同,一整天都是我当班,但只要帮忙一些杂务即可,所以心情上轻松许多。

我从二楼通道走下楼梯,进入舞台一侧的布幕后。

闭幕典礼前的最后一个活动,是来自各方的团体表演,叶山组成的乐团负责压轴。此刻,我们正在后台,为闭幕做准备。

因此,目前后台忙得不可开交。

「唔……糟糕,开始紧张了。」

三浦低着头,脸色有些苍白,看来她同样参加了叶山的表演行列。其他团员也在暧身,叶山拨着没接导线的电吉他,户部双手拿鼓棒在空中挥舞,假想自己正在打鼓,大和抱着贝斯一动也不动,大冈则专注盯着舞台上的键盘手。

临近上场之际,他们都紧张得要命,只有叶山显得从容自在。户部不断甩头,晃动的幅度甚至比手里的鼓棒还大。

除了即将登台的表演者,其他还有人到处闲晃。

「嗯~让他们在台上喝的饮料……啊,附上吸管应该比较容易喝。」

「结衣,这种时候啊,可以用剪刀在瓶盖上戳洞,再转一转把洞挖大,把吸管插进去。」

「哇,姬菜你真厉害!」

你们是乐团经理吗?

我正在为每个人准备充饱电的耳麦,但雪之下不断在附近来来回回,让我不分心也难。

「你到底有什么事?」

她听到我的问题,才猛然回过神反问:

「……你有没有看到相模同学?」

我环视四周,的确不记得相模出现在附近。

「我正打算找她进行闭幕典礼的最后协调……」

「我拨她的电话看看。」

巡学姐试着打电话,但不一会儿便露出难色。

「……她可能没有开机,或是在收不到讯号的地方。」

嗯,电话语音会这样说没错。

「我再问问看其他同学。」

她又陆续拨好几通电话,但仍然没有任何好消息。

巡学姐叹一口气,对没有半个人的空间开口:

「你们在不在?」

「在此。」

学生会干部倏地从布幕后现身。

你们该不会是忍者或刺客吧?

「能不能帮忙找一下相模同学?啊,记得定时跟我联络。」

「遵命。」

难道你们真的是忍者?

执行部门倾巢而出,开始全力搜索相模。

然而,虽然他们可以打听到相模中午之前的动向,线索却到此中断。中午过后,她如同从校园蒸发不见。

接下来叶山等人的表演结束后,便要立刻进行闭幕典礼。若将典礼前的确认和准备工作也列入考量,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由比滨见雪之下盘着双手、眉头深锁,便「哒哒哒」地跑过来。

「小雪乃,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相模同学在哪里?」

由比滨歪头思考。

「嗯……我没有看到她。她不在的话,会有什么问题吗?」

雪之下点点头,于是由比滨拿出手机。

「那么,我打电话问问看。」

我看着由比滨离开现场去打电话,自己提出另一个想法。

「要不要用校园广播找人?」

「有道理。」

我们透过播音室发出寻人通知,但对方还是没有回应。

「雪之下。」

平冢老师听到广播,从后门悄悄现身。

「相模来了没?」

雪之下摇头。

「……这样啊。刚才老师们听到广播,也大概知道目前的状况。如果有谁看到她,我想会跟这里联络。只不过……」

平冢老师这么说,表情却不怎么乐观。她大概是在委婉地告诉我们,别抱太高的期望。

相对于外面快要沸腾的观众席,后台的气氛一口气降到冰点。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主任委员缺席的危机更加迫切。

「这下麻烦了……要是相模同学不在,没有办法进行闭幕典礼。」

「是啊……」

巡学姐无奈地点头。

由比滨看到大家的表情很阴沉,开口询问:

「小模不在的话,会有什么问题吗?」

「闭幕典礼的致词、总评、公布得奖名单,都是由她负责。」

根据往例,每年校庆都是如此。先不论相模到底做得好不好,她仍必须完成主任委员的工作。

「……最坏的情况,是找别人代替上台。」

巡学姐先为万一的情况思考备案。

如果要由别人代替上台,巡学姐或雪之下想必是不二人选。就她们的职位和立场考量,不论让哪一个人上台,都还说得过去。可是这样一来,闭幕典礼势必将留下污点。

雪之下也认为这个方式不可行。

「我认为这个方式不太可行,因为只有相模同学知道优胜团体和地方奖的投票结果……」

计票作业是由留在会议室内的人负责,但每个人来来去去,各自只知道自己统计的票数,最终总得票只有汇整数据的相模知道。

「不然,颁奖典礼改天再进行如何?」

雪之下点头表示可行,但表情还是很紧绷。

「那是最后不得已的办法。不过,地方奖不在这个时候公布,便没有意义。」

这是一场强调跟地方连结的校庆,「地方奖」又是今年新创设的奖项,首次颁奖便延期举行,怎么样都说不过去。

不论如何,现在得赶快找到相模。

然而,直到目前为止,仍然无人跟她取得联系,也没有人掌握她的去向。

雪之下用力咬住嘴唇。

「发生什么事?」

现在差不多要换最后一组上台表演,不过叶山依然不改从容的态度。他察觉到后台的低气压,对我们问道。

「啊,我们联络不到相模同学……」

巡学姐开始对叶山说明事态。

叶山听了,立刻有所行动。

「副主委,我想申请改变表演内容,能不能让我们多唱一首歌?现在已经没时间,只要你口头答应……」

「你们可以吗?」

「嗯。优美子,你可以多表演一首自弹自唱吗?」

「咦,多唱一首?你在开玩笑吗?不可能不可能,我没有办法啦!现在都快紧张死了!」

将近上场前,心里七上八下的三浦听叶山这么问,着实吓一跳。

「拜托啦。」

「呜呜呜……」

三浦原本死命拒绝,但在叶山的笑容攻势下,又抱住头陷入天人交战。那个模样其实有点可爱。

这时,雪之下踏出一步,走到三浦面前。

「……我也放下身段向你请求。这对我们将是一大帮助。」

「……唉……别开玩笑了……」

三浦死心地叹一口气,抬起头瞪向雪之下。

「我这么做可不是为了你喔!」

她说这句话,并非要掩饰自己的害羞,而是真的对雪之下怀有敌意。说完后,她便转身离去。

「户部、大冈、大和,走了。准备Stand by。」

三浦个别敲一下他们的头,踩着大步走向舞台。后面的三个人虽然抱怨「真的假的」、「天啊」、「别闹了」,但还是乖乖跟上去。

四个人一上台就位,人员协调组跟着忙碌起来,再次确认各自的工作。为了多表演一首歌,事前的准备工作可是相当繁复。

在这段期间,叶山同样把握机会,拿出手机迅速操作起来。他大概不是单纯写信给某一个人,而是利用邮件列表(注85 Mailing list,意指个人或组织搜集收件人姓名和电子信箱,以便发送讯息给众多订户。)、Facebook、LINE等等的SNS(注86 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社群网路服务。)。之后,他又打了好几通电话。

叶山忙完一个段落,「呼……」地吁一口气。

「……谢谢你。」

「没什么,我也想把自己好的一面表现出来啊。比起这个……我们大概顶多能撑个十分钟,你们得利用这段时间找到相模。」

「嗯。」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