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第七卷 ⑨ 他跟她的告白都没有传达给任何人

第七卷 ⑨ 他跟她的告白都没有传达给任何人

竹林道里亮起点点灯笼光芒。

每隔几步,便有一盏白色灯笼照亮苍绿色的竹林。夕阳完全隐没,轮到月亮高挂天空,淡淡的光晕笼罩四周。

如果将「温柔」具体化,想必是这样的光景。

混杂偶然与人为安排,经过精心设计、加油添醋,包装得漂漂亮亮的景色,若不是温柔,还会是什么?

这里是为户部特别准备的舞台。

为了完成这个舞台,每个人都撒了小小的谎。

由比滨随便编一个理由,把海老名找出房间,带她来到这里。

大冈跟大和应该各有盘算。他们并非单纯为了支持朋友,还夹杂几分看好戏的心态,不过仍乖乖地板起面孔压下这种心情。

尽管三浦本人不在现场,但她想必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没有过问或阻止,而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叶山想支持户部却办不到,但他还是来到这里。

每个人都撒了谎。

唯有一个人例外,雪之下的表情比平常多出几分冰冷。

我们在竹林道的最深处,等待海老名到来。

叶山、大冈、大和都不打扰户部,站在一旁默默看着。户部连续深呼吸,七上八下地盯着前方。稍早我去叫他的时候,他几乎快要等不及,紧绷到全身僵硬。

「户部。」

「比、比企鹅……嘶~~怎么办怎么办,我现在超紧张的~~」

他带着生硬的笑容看着我。

「我问你,如果你被甩了要怎么办?」

「咦?我还没告白你就问这个,会不会太过分……啊,好像没那么紧张了。原来如此,你又想用那招来测试我的决心对吧?」

「不要啰嗦,快点回答,海老名快到了。」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的口气严峻起来。户部察觉到这点,换上认真的神情。

「……我当然不会放弃。」

他看向竹林的另一端。

「我啊,个性一直随随便便的,之前跟别的女生交往也很随便,可是,这次我是很认真的。」

听到这里已很足够,我也说出毫无虚伪的真心话。

「……我知道了。那么,你要努力到最后一刻。」

「喔喔!你果然是好人!」

「才不是咧,笨蛋。」

户部拍着我的背说道,我拨掉他的手,走回原本的位置等待。这里正好是竹林道弯过转角的地方,从海老名过来的方向很难看到我们。

看我回来后,由比滨跟雪之下对我开口。

「其实你也有优点嘛。」

「你今天是吃错什么药?」

她们露出笑容,语气中带点笑闹。

「别开玩笑,我是认真的。照这样下去,户部一定会被拒绝。」

两人听到我的回应,表情略微阴沉下来。

「确实有可能。」

「嗯,是啊……」

为了那一刻,我早已准备好如何应对。

「现在还有一个圆满解决的方法。」

「什么方法?」

由比滨疑惑地询问。不过说真的,我实在不怎么想说出口。雪之下看出我难以启齿,微微叹一口气,露出浅浅的微笑。

「……好吧,交给你。」

由比滨也点头同意。她们没有深入追问真是万幸。

这时,我看见另一端出现海老名的身影。

我们从转角把户部送出去。

海老名经过一个个间隔相等的灯笼,往这里接近。

户部站在原处,紧张地等待。

「那个……」

「嗯……」

他首先开口,海老名跟着应声。

光是从远处观看,我便觉得胸口隐隐作痛。

户部告白的话,一定会被拒绝。这一点无庸置疑。

之后,他们在教室里会开始别开视线,即使对上眼也只会尴尬地笑几声,接着开始在意对方,逐渐拉开距离,到最后,自然而然地不再有所互动。直到换班级之前,户部或许都不会死心,但是,不论他再怎么努力,我都不认为他能改变结果。

可是,如果现在先跌一跤,未来说不定会出现变数。

户部应该明白那种可能,以及舍弃现有人际关系的风险。

我想,他其实已经做好相当的觉悟。

可是,其他人呢?

珍惜现有人际关系的,并非只有户部一人。

围绕在他们身边的人,都在同一条船上。

因此,她才向侍奉社提出委托。

因此,他才那么苦恼。

这三方的愿望,最终都导向相同的结论——「不希望失去」。尽管箭头的指向不同,紧紧抓着「不愿失去」的想法并没有不同。

「那个,我……」

「……」

海老名完全不开口,双手端庄地交叉在腰前,静静等待户部说下去。她脸上挂着透明、没有情感的笑容。

啊啊……跟我想像的一样。

到了这个阶段,若想成全委托,只剩下一个解套的办法。

让户部不要被拒绝,又能保住男生团体内的友情,同时跟海老名她们维持良好关系……这样想想,要解套的话,还真的只有一个办法。

关键在于时机,以及长时间酝酿造成的冲击。

现在必须从人类意识的外侧投下震撼弹,将一切完全扭转。有什么东西可以瞬间改变现场气氛,吸引到最多的注意力,把主导权抢过来呢……

真受不了,我讨厌自己到了紧要关头,只想得出这种低贱的手段,还是前一阵子材木座用在我身上的招式。竟然得感谢那个家伙,想到这里便觉得作呕。

「其、其实啊……」

户部终于下定决心要说出口。

同一时间,我的身体动起来。

海老名听到他开口,肩膀颤抖一下。

剩下十几步。

户部暂时打住,笔直地看向海老名。

有没有办法赶上?

海老名将视线移向脚边的灯笼。

——要说就趁现在。

「我从以前便很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

海老名惊讶地瞪圆双眼。

这是当然的,连我自己都吓一跳。

户部眼见原本要说的话被我抢走,愣在原地,露出惊呆的表情。

海老名听到我的告白,稍微迟疑一会儿,马上说出标准答案:

「对不起,我现在不打算跟谁交往,不论是谁来告白都一样。如果你要说的只有这件事,我要先走了。」

她低头行一个礼,小跑步离去。

户部张着嘴巴,身体动弹不得。他失去开口的黄金时机,再也想不出该说什么,直到现在仍然开不了口,只能搔搔头,把脸转向我。

「她是这么说的。」

我耸耸肩,如此告诉户部。户部把头发往上拨,怨恨地看着我。

「比企鹅……你太过分了吧……不过,在被拒绝之前听到答案也好……」

他不停喊着「过分、过分」,宛如叫声就是那样的动物。

站在附近观察的叶山走过来,轻敲一下他的头。

「现在还不到时候,多享受一下大家目前的关系吧。」

「好吧……她也只是说『现在』还不想交往。」

户部稍微叹一口气。

他拖着脚步走过来,往我的胸口轻敲一拳。

「抱歉,比企鹅,但我不会认输的。」

他露出人见人爱的灿烂笑容指着我发出宣言后,心满意足地离去。大冈与大和在前方等着,对他又是搂肩又是拍背。

叶山也在户部之后离去。

他经过我身边时,用只有我听得见的音量开口:

「抱歉。」

「你道什么歉?」

「我明明知道,你只会用那种方法……抱歉。」

他脸上满是怜悯。那不是瞧不起我或嘲笑我,而是纯粹为我感到同情与可怜。

我费尽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没有因为羞耻和愤怒而对他挥拳。

叶山走远之后,他的眼神依然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在那群家伙匆匆离开之后,竹林里的气温一口气降低许多。

只剩下我、雪之下、由比滨留在此处,她们跟我相隔一段距离。

事情总算落幕,我松一口气,准备走回她们那里,一起回去。

然而,雪之下伫立在原地,双眼直瞪着我。

看到她冰冷、充满责备的视线,我的脚步开始踌躇。算我拜托你,可以稍微口下留情吗?刚才叶山那番话,已经让我受到预料之外的伤害。

雪之下当然不可能听见我心中的想法。

她的目光如刀刃般锐利,丝毫没有减缓。一旁的由比滨只是低着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很讨厌你的做法。」

来到双方仅隔几步的距离,雪之下终于开口。

她按着自己的胸口,用力瞪视过来,无从宣泄的怒气从双眼溢出。

「虽然说不出为什么,我自己也很焦躁……总之,我非常讨厌那种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