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第九卷 ⑤ 平冢静祈祷着他们迎向的结局

第九卷 ⑤ 平冢静祈祷着他们迎向的结局

放学后,我走出社办,从特别大楼的走廊往外看。

雨滴打在玻璃窗上,被重力往下牵引。从早上开始,天气便一直像这样寒冷又湿答答。

前几天,我以小町准备考试为理由,说明这一阵子会提早离开社团。多亏小町的关系,雪之下没有特别过问什么,便同意我的要求。

不知道是哪扇窗户忘记关好,地板上有点潮湿。踏在空荡荡的走廊上,鞋底不时发出「叽、叽」的声响。

一个星期后,便是圣诞节了。

即使是十二月,千叶也鲜少下雪,所以不必担心这里变成银色世界。真正需要担心的,是待会儿要去的工作场所。

一离开校舍,我随即前往公民会馆。

今天早上出门时便在下雨,所以我改搭电车转公车来学校。若是温暖的季节,我可能还愿意冒一点雨骑车,但是冬天这么寒冷,实在不想把自己弄得一身湿。

紧邻公园的道路旁,皆是树叶落尽的枯木,这般景象又增添些许寒意。

平常的这个时候,太阳不会这么快落下;今天由于天气的关系,四周已经开始暗下来。

在逐渐昏暗的视线中,我看见一把色彩鲜艳、有可爱花朵点缀的塑胶伞。

伞的主人大概想让双手有点事做,边走边转动雨伞,亚麻色的头发不时从缝隙露出。

从发型跟身高判断,那个人应该是一色。

一色走得不快,所以我很快便追上她。她也注意到身旁的动静,稍微把伞倾斜,确认我的面孔。

「啊,学长。」

「嗯。」

我也轻轻举伞示意。

「今天也要先去买点心吗?」

「不用,听说今天不开会。」

「啊,也是。」

如同一色所言,今天要把时间用来评估昨天大家提出的意见,思考可行性与折衷方案,所以不需准备点心。想当然耳,我也不需帮忙捉袋子。

想到这里,一色窥看伞下的我,不怀好意地笑道:

「……呵呵呵,真可惜,今天得不到我的分数。」

「那么简单就能得到的分数,我宁可不要。」

没什么营养的对话进行到一半,前方出现另一个人,手持素面大塑胶伞,匆匆忙忙地往这里接近,雨伞底下的海滨综合高中裙子也不停翻飞。

「咦,这不是一色跟比企谷吗?」

对方高举起伞,对我们出声。原来是折本。

「你好~」

「嗨——哎呀~刚才跟朋友多聊了一下,差点赶不上时间。」

折本仍然是老样子,与人之间没有什么距离。她走到一色身旁,要好地开始聊天。一色对此没露出半点厌恶,用人见人爱的灿烂笑容跟她对话。

我闭上嘴巴,在一旁聆听。

对话告一段落时,一色发出「啊」的声音,忽然想起什么。

「对了,我记得你跟学长以前好像认识?」

「是啊,我们同一所国中。」

她听了折本的回答,往这里看一眼。

「原来,学长也有要好的人。」

这种说法让我不知如何回应,折本也犹豫了一下。

「要好吗?嗯……好吧,勉强。」

一色听出她在打马虎眼,察觉事有蹊跷,双眼马上亮了起来。

「好像有什么内情,说嘛说嘛说嘛!」

折本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连忙看过来。

这实在由不得她。毕竟我跟折本算不上要好,她只能那样含糊带过。

只不过,一色不就此罢休,露出贼兮兮的笑容,扯着我的袖子问:

「学长~到底是怎么样?」

啊,喂,别扯别扯!要是不小心碰到你的手,我可能会忘不了柔软的触感!

她打算用死缠烂打的方式让我心生动摇,偏偏我对这一招最没辙,在闪避她的过程中,不小心说溜嘴:

「总之,发生过许多事情……」

「『许多事情』……」

一色玩味着这个字眼,再度看回折本。折本一时语塞,最后索性用笑声带过。

「哈哈哈!对啊,那是以前的事了。」

折本的回答让我有点意外。本来以为她又会把告白往事拿出来当笑话讲,但她只是别开视线,三两句打发过去。

我不会说自己不在意别人提起从前,但是真的遇到的话,也只有认命的份。正因为如此,我有点在意折本的转变。

一色还想问什么,折本于是抢先一步看向我,迅速转移话题。

「对了,叶山同学没参加这个活动吗?」

一色听到叶山的名字,微微颤了一下,原本不怀好意的笑容也瞬间僵硬。

「……你也认识叶山学长?」

她毫无预警降低音调,使我顿时觉得毛骨悚然。虽然一色眯着眼睛,发出「呵呵」的笑声,那其实是为了隐藏狰狞的眼神对吧……

「之前一起出去玩过。」

「喔~出去玩……」

她听到关键字,用带有敌意的视线瞅着折本。不妙,这样下去会很麻烦。

「他自已有社团要忙,恐怕没办法吧。」

我插进两人的对话,折本把伞斜向一边,看过来说:

「我看他跟你满好的,还以为过一阵子会出现。」

「我跟他哪里好了?而且现在才找他来,也是在为难他。」

「是吗?但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喔。我们这届学生会也是秋天才上任,还没完全进入状况。所以才在想,要不要找他来帮忙。」

原来如此。海滨综合高中那边,至少也有折本明白情况很不妙。她表面上无条件赞成学生会的意见,心中说不定其实不是这么想。

「是很危险没错,但我们应该不会找叶山。」

「嗯……也对啦,要是真的见面,也满尴尬的。」

折本低声这么说道,我相信她是发自内心。出去游玩的那一天,叶山在最后对她说出那种话,之后要是再见面,肯定只有满满的尴尬。而且,我自己也不是很想见到叶山。

折本提起叶山,或许是出于不好意思见面所采取的牵制,也可能是为了确认。这点我可以理解。

一色当然听不懂这段谈话,她不时窥看我跟折本,猜想到底是什么意思。既然她不记得折本,不提应该也没关系。反正她八成对其他女生没什么兴趣。

不再谈论叶山后,三个人皆沉默下来,静静地走自己的路。

快抵达公民会馆时,折本忽然发出「嗯——」的声音,似乎想说什么。我看过去一眼,发现她也盯着这里。

「……我也以为,跟你要好的那两个女生会来。」

「嗯……恐怕不会。」

我不会找她们,也不能找她们。

「是吗……」

折本兴趣缺缺地说道,踢一脚地面的积水,看向天空,我也跟着抬起头。西边的天空挂着几缕晚霞,雨大概快要停了。

只不过,现在的天空依旧昏暗。

×  ×  ×

进入公民会馆后的一阵子,我忽地抬头看时钟。

今天仍然只是虚度时间。

我盖上借来的笔记型电脑,用手指轻压眼角。

昨天会议提案的评估作业,比我想像得更惨不忍睹。

随着时间流逝,可行的活动越来越少。

时间不够、人力不够、预算不够——只要凑到三个藉口,即可成为冠冕堂皇的理由。有了这个理由,我们什么都能放弃,什么都能妥协。

如果可以把计画往后延,甚至直接冷冻,当然不在此限。但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参与筹备的人员一个劲儿地增加,最重要的内容却迟迟没有着落。以动画比喻的话,如同仅敲定制作委员会的名单,最重要的动画却生不出来。这样的动画,你会期待吗?

而且,在大家东摸西摸的过程中,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这个说好听一点是精雕细琢,但实际上不过是压缩可工作的时间。以动画比喻的话,如同只把时间花在企划会议上,实际制作过程却七零八落。

拿捏平衡跟做决定都很重要,无奈现在的我们两者皆空。

我换一口气,掀开荧幕继续工作。

估算所需经费、确定流程,外加思考企划的可行性,以及经费的使用效率……为了保险起见,我也一并查好教会跟爵士乐团的联络方式。

在一连串的过程中,我越来越觉得这样的活动不可行。搞什么,这是哪门子的白痴企划?根本不可能实现好不好——我忍不住低声抱怨。总武高中学生会似乎也这么认为,副会长「呼」地叹一口气,递来一份资料。

「不管我怎么算,预算都一定不够。怎么办?」

「删减活动内容或拉赞助吧,但我们也只能等下次开会时解决。」

老实说,等到下次开会都已经太迟了。不过,为了让对方彻底认清事实,我们必须搜集足够的佐证用资料。而且就算有佐证的资料,对方也不见得接受。

我搔搔头,拿起装有黑咖啡的纸杯。这杯咖啡只有强烈的苦涩,一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