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第九卷 ⑥ 即使如此,比企谷八幡——

第九卷 ⑥ 即使如此,比企谷八幡——

我沉在客厅的沙发上,墙上挂钟的分针发出喀嚓声响。

我看向挂钟,发现时针爬到顶端。

坐平冢老师的车回家到现在,已经过了好一阵子。

小町跟父母早已吃完晚餐,回去各自的房间,家猫大概也在小町的房间呼呼大睡。

老旧的暖被桌不时发出嗡嗡低鸣,大概是之前谁离开时忘记关掉电源。我起身将电源关闭,又倒回沙发上。

现在这个客厅冷飕飕的,对我反而正好。不仅睡魔不会找上门,我的脑袋也非常清醒。

平冢老师确实给了我提示。而且不只是今天,在此之前,她说不定也不断指引着我们。只不过,我忽略了那些指引,或是误解老师的一丝,甚至采取了错误的方式。所以,现在我必须重新好好思考一次,厘清问题的症结。

当前最大的问题,无疑是即将到来的圣诞节活动。虽然我接受一色的委托在旁协助,整个筹备过程仍是一场糊涂。

紧接着,一色伊吕波的问题也浮上台面。当初是我把她推上学生会长的位置,她却无法让学生会有效运作。

再者,鹤见留美的现况也被牵扯进来。我不知道暑假在千叶村露营时,自己对她做出那种事,究竟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至少从目前的状况而言,我实在没办法乐观看待。

另外……另外还有,侍奉社的问题。

光是单独思考最后一个问题,我便觉得一阵胸闷,想不出任何可能解决的办法。就算想理出头绪,我的脑袋也只会空转,不断回想她们死了心的表情、勉强挤出的欢笑、以及自己最后听到的那句话。

我整个晚上都被困在这样的思绪中,任凭时间无情地流逝。或许我应该先把这个问题搁到一边。

剩下的三个问题都有明确目标,所以很容易理解。

首要目标是透过这次活动,让一色明白如何扮演好学生会长;第二个目标是让留美不论是独自一人,或跟其他人在一起,都能露出笑容;第三个目标,是调整总武高中跟海滨综合高中的合作方式,以「可行」为前提办好活动。

若能达成以上三个目标,问题便差不多算是解决。

为了找出最好的办法,我进行大脑的磁碟重组,将这三个问题重新排列组合。不论怎么排列,都一定会跟圣诞节活动扯上边。所有问题最终都导向这里。

那么,便要思考如何以理想的方式,让这个活动圆满成功。

可是,经过这一个星期的筹备会议,我明白这绝对不是一件易事。以我一个人的力量,实在不可能扭转目前的情况。在此之前,我早已跟玉绳讨论过改善的方法。

现在该怎么办,寻求别人的协助吗?

即使寻求协助,可以依赖的也只有小町。

但小町的升学考试就在两个月后,现正处于非常时期,最好不要再干扰她。妹妹正面临人生的转捩点,绝对不能影响到她。

那么,还有什么人选……材木座?拜托材木座的话,我的确不会有什么罪恶感,而且那个家伙八成也很闲。然而,这次的对象是整个团体,材木座恐怕无法派上用场。他不擅长与人沟通,面对其他学校的学生时,更是不在话下。

……不。我明明很清楚,这不是材木座的错。

责任跟原因都在我自己身上。

为什么我这么软弱?

为什么我动不动便要寻求协助?为什么我求助过一次,便误以为这么做是被允许的,而一而再,再而三地拜托别人?

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软弱?

人与人的关联是一种毒物,我们会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依赖。每次依赖别人,内心便受到一点腐蚀。到了最后,我们将变得不依赖别人,就什么事也办不到。

那么,我是不是也以为自己帮了别人,实际上却让对方更痛苦?我是不是又让一个人不再有办法靠自己的力量站起?

给他鱼吃,不如教他钓鱼——这个道理,我明明清楚的很。

不费吹灰之力便从别人手中得到的事物,肯定是伪物;轻而易举得到的东西,也会被轻而易举地夺走。

学生会选举期间,小町赋与了我行动的理由。我告诉自己,这么做是为了小町,也是为了守住侍奉社。

可见得当时的我错了。

我应该为了自身的理由、自身得出的答案行动。

这一次,我再度向外界寻求自己行动的理由。为了一色、为了留美、为了圣诞节活动……

这些真的是促使我行动的理由吗?我觉得自己好像弄错了前提,以及应该思考的重点。

要导正是非的话,得从事情的源头开始。

在此之前,我都是为了什么而行动?我的理由在哪里?我推翻先前的种种思考,顺着时间往前回溯。

我非得让圣诞节活动成功的原因,是一色伊吕波与鹤见留美;我决定协助这个活动的最直接理由,是自己把一色推上学生会长一职;之所以要让一色当上学生会长,是避免雪之下或由比滨参选会长;避免她们参选会长的原因,又是什么?我为什么不惜用小町做为表面上的理由,也要采取行动?真正的理由究竟为何?

——因为,自己有渴望的事物。

说不定从以前开始,我便渴望着这么一份事物,而且除了这个,其他什么都不需要。我甚至憎恨一切以外的事物。然而,我迟迟得不到这样东西,以至于后来认为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

偏偏在某一天,我好像看见这样东西,触碰到这样东西。

所以,是我自己搞错了。

问题已经成形,接着便是思考自己的答案。

这样的时间过了好久好久,漫漫长夜进入尾声,天空微微泛起鱼肚白。

我不停地思考再思考,用尽所有理论和道理甚至是歪理,但始终想不出任何手段或策略或计画。

——说不定,这就是我的结论、我的答案。

×  ×  ×

过了放学时间,我留在座位上,用力伸一下懒腰,活动活动筋骨。果不其然,全身上下的关节都在劈啪作响。

昨天我几乎整夜没睡,就这么来学校上课。所以令天早上,我一走到自己的座位,马上趴倒在桌上,一整天下来的课程也在恍惚中度过。

不过,我现在的意识相当清楚。

我仍然对自己用整个晚上得出的答案半信半疑。这样的结论是否真的正确?

但是,除此之外,我再也想不到其他答案。

我大大地叹最后一口气,从座位上站起,走出教室。

目的地已经很明确。

走廊上不见其他人,空荡荡的更添寒意,但我毫不引以为意。从刚才开始,我的血流速度便急遽升高,使体内一片燥热。敲打窗户的风声、运动型社团的喧闹如同远在天空的另一端,我一味地反覆默念待会儿要说的话,其余声音皆传不进耳朵。

我不断往前走,直到看见那扇重重紧闭,隔绝一切声音的大门。

我来到门口,深呼吸一口气,敲响这扇大门。过去进入这问教室时,我从来不会敲门,但今天的目的不太一样,所以我必须展现应有的礼节。

过了好几秒,里面的人迟迟没有应声。

我再敲一次门。

「请进……」

这次总算传来细微的话音。原来隔着一扇大门,声音听起来是这个样子,今天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得到许可后,我握住门的把手。

喀啦啦啦——大门缓缓滑开。总觉得今天的门特别沉重,我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好不容易开到最大。

社办内的两个人坐在固定位置,她们对我的出现大感讶异。

「自闭男,你怎么了?进来前还会先敲门。」

由比滨结衣仍是老样子,握着手机,不解地看向这里。

雪之下雪乃将看到一半的书夹好书签,轻轻放到桌上,自己也垂下视线,盯着桌面。

她没看着任何人,自顾自地低语:

「……不是说过,不用勉强自己来吗?」

为了不漏听雪之下的声音,我拖到现在才首次开口。

「……因为有点事情。」

雪之下听了我的简短回答,不再说什么,我也只是伫立在原地。现场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听得见。

「先、先坐下吧?」

由比滨来回看着我跟雪之下,鼓起勇气说道。我点点头,就近拉开她们正对面的椅子入座。啊啊……这就是前来谘询者所看到的景象吗,今天我第一次体会到,过去我坐的那张椅子,被遗落在雪之下的对角线上。

「这是怎么回事?你好像跟平常不太一样。」

由比滨不安地询问。

今天的我的确跟平常不一样,因为我不是以社员的身分来到这里。

经过昨天整晚的再三思考,这是我唯一得出的答案。

一旦问题的某个环节出错,而得出错误的答案,这个问题便失去改正的机会。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重新提出问题。所以,这次我务求使用正确的方法,循正确的途径,将正确的答案逐一累积起来。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