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第十四卷 5 飒爽地,平冢静走在前面。

第十四卷 5 飒爽地,平冢静走在前面。

s05

舞会按时结束,会场的善后完毕时天已完全黑了。

我离开已经成为伽蓝洞【注】,飘扬着寂寥感的体育馆,向主校舍的会议室走去。

注:伽蓝洞,这里应该是空之境界剧场版的捏他,因此直译,理解成空空如也,空洞就好

在那里聚集着舞会的相关人员。

虽说如此,人也并不是很多。也就是以学生会和雪之下为中心的主要成员和我、由比滨、以及过来帮忙的运动部的喽啰们。再有就是平冢老师和家长会的一部分家长。

终演之后只有演出人员和工作人员以及相关者参加的简单庆功会,俗称慰劳会,是为了慰劳相关的各位而设立的一次小小聚会。

长桌上摆满了小吃和饮料,相关者们林立在长桌的周围。

会议室前方,一色正东张西望着环视着四周。在确认过所有人的手中都握有纸杯后,她用胳膊戳了戳站在旁边的雪之下。

「雪乃前辈。干杯,起个头吧」

「我,我么?」

一色朝不知所措的雪之下连连点头,默默释放着「好啦快点」的压力。两人的无声对视攻防战持续了许久,但最终,雪之下轻轻叹了口气。

「那么,恕我僭越」

眉宇不情愿地皱成八字、嘴巴也不乐意地撅成へ字的雪之下手拿纸杯,向前一步。

接着,她突然抬起头来,脸上浮现出爽朗的微笑。

「在各位的协力之下舞会举办圆满成功。衷心感谢各位相关人员的协助。还有各位工作人员,真的辛苦你们了。希望今后也能作为我们总武高中的惯例活动,在明年为我们送行干杯」

非但完全没有不情愿,反而一副很起劲的样子,在念完拖得相当长的干杯祝辞后,大家也都跟着喊道「干杯」。我也客客气气地举起杯子,一旁的由比滨也悄悄拿出纸杯。

「辛苦了~」

「哦,辛苦了」

说完,虽然互碰了杯,但在那之后的对话却没有继续下去

由于刚刚跳过舞,在尴尬和害羞之类的情绪影响之下,我连平静地注视由比滨的眼睛都做不到。大概由比滨也是一样,斜视过去只见她从刚才开始就把纸杯抵在嘴边小口啜饮,无聊地摆弄着手中的手机。这时,由比滨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轻轻拍了下我的肩膀。

「啊,说起来,折本同学发来了LINE哦。问这次怎么办」

「哈?啊—」

虽然愣了一瞬间,但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当初为了给冒牌舞会计划增加现实感,把海滨综合高中卷了进去。虽然为了宣传和制造实绩而开过一次会,但由于舞会的奔波而一直空不出时间,在那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欸,完全忘记了既然舞会已经顺利结束,那么冒牌舞会也必须做好善后才行。具体来说就是我这个提案者必须要下跪、或者铁板烧下跪【注】、再或者用油炸下跪炸得香脆多汁之后再道歉才行。

注:焼き土下座,neta自赌博默示录,利根川输了之后被要求在烧红的铁板上进行土下座,结果就是烧着自己的肉进行了10秒以上的土下座

「我去联络。帮我能问一下邮箱地址或是号码吗?」

「嗯,明白了」

话音刚落,由比滨就立刻联络起折本。紧接着,由比滨的手机发出了嘟啦啦♪的提示音,貌似立刻就得到了回信。

「嗯,发给你了」

「谢谢」

道过谢后,我也确认起手机,的确从由比滨那里发来了邮件。

正冥思苦想着「之后,要怎么道歉才好呢?」的时候,我意识到和由比滨的对话再一次中断了。明明彼此就在身旁,双方却都在玩手机,这一景象简直就像是现代日本的缩略图。

离得这么近还一句话都不说,这也太让人在意了吧。虽说如此,但我也想不到什么幽默风趣的话题。

唔唔地小声哼唧之时,一色快步走进接待室的中央。边说着「不好意思」边高高举起手来吸引着人们的注意。

「不好意思,虽然都是些舞会上剩下的餐点但是也准备了小吃,请大家享用。吃剩的食物就只能扔掉了,所以请不要客气!」

虽然一色高举着小拳头爽快地说着,但这措辞也太露骨了,所有人的反应都很冷淡。

「说这种话不可能让人产生食欲的吧」

「啊哈哈啊,但是我倒有点想吃吃看了呢」

苦笑着说完,由比滨嗒嗒嗒地小跑过去。目送着她的背影,我靠在了墙角。

嘛,谈话不顺利的时候要是能有食物或是茶水来堵上嘴巴的话就再好不过了。可以拿「现在嘴里有东西!所以说不了话!」当借口。香烟也有着同样的效果,有数据表示吸烟者有大约八成是为了掩饰沉默和没有话题而吸烟(根据我的调查)。

是因为想到香烟的缘故吗?

突然,浓厚的焦油味飘扬。

「辛苦了。这不是很努力么。我看着也很开心哦」

似乎是刚从哪儿抽完烟回来,平冢老师轻轻挥着手走过来。

「只是看着吗?机会难得,要是也参与进来就好了」

这场舞会是为将要离开学校的人们所安排的。毕业生自不必说,平冢老师也应该有着充分的参加权。我刚说完,平冢老师便轻轻耸了耸肩。

「我的舞台是离任式。我是那儿的主角」

平冢老师装模作样地开着玩笑,看到这副模样我不由得露出苦笑。离任式应该是预定在四月初举行。为平冢老师所准备的舞台,这种说法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既然是校方活动,氛围大概就不会像今天这般自在了吧。她作为一名教师,我作为一位学生,我们只能严肃郑重地道别。

也不是完全不觉得寂寞。可是,就算说出口也是白费功夫。我一如既往地稍稍吊起半边脸,挖苦地笑道。

「再怎么说离任式上应该没机会跳舞的吧」

「是啊。真遗憾。我原本也想试着和你跳上一曲呢」

平冢老师突然笑起来,我注意到了她话语中的违和感。

「我也」,这就是说

理解到了其中含义的瞬间,我握着的纸杯的水面泛起微波。

「您看到了?」

压抑着动摇,我紧紧地盯着她,只见平冢老师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看到这幅表情,总觉着刚刚的「很努力」「看着也很开心」之类的话似乎也饱含深意一般。呜哇,好想死。

正抱着头耷拉着脑袋之时,听到了愉快的笑声。我抬起头,只见雪之下和由比滨结伴朝这边走来。一色也紧跟在她们身后过来。

「辛苦了」

听到雪之下的声音,我点点头回应。对着为了干杯而稍稍举起的纸杯,我也一样将纸杯举起。

「辛苦了真好啊,能顺利进行」

「谢谢」

并没有碰杯,只是温温和和地交谈。握着的纸杯的水面毫无波澜。

由比滨和一色也露出微笑,一边互相道谢,一边互相慰劳,度过了一段平稳至极的时间。

核心的工作人员聚在一起,挨个打招呼的人自然也就朝这边走来。当然,雪之下的母亲也包含在其中。

「真是不错的活动」

雪之下母亲与阳乃小姐携同而至,雪之下把纸杯放在长桌上,端正坐姿,礼貌地低下了头。

「这次能得到您的支持真是感激不尽。多亏您的指导才得以顺利结束」

「不敢当。能采纳我们唐突的意见才真是帮了大忙」

回应过死板的外交辞令后,雪之下母亲再次深深一礼。

接着抬起头,看着彼此的脸,互相都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负责人,辛苦了。做得很出色呢。妈妈很欣慰」

雪之下母亲用扇子掩住嘴角,露出柔和的笑容。听到母亲捉弄般的语气,雪之下像是有些害羞地扭过了身子。再三留意着周围的视线,轻声咳了咳。嘛,在大家面前和妈妈说话是会有些不好意思啊

温和的视线倾注在雪之下母女的身上,含笑的吐息中,愉快的笑声响了起来。

「我看着也很开心呢。太好了太好了」

毫无深意。只不过是谈笑的话语。

但是,若是由她,由雪之下阳乃来说的话,就不由得会让人揣摩起其深意。虽然表面上气氛很和谐,但我却有种气氛将被破坏的预感,就在我皱眉时,阳乃小姐笑得更开心了。露出像柴郡猫【注】一样的微笑,站在母亲和妹妹之间。

注:柴郡猫,不可思议之国的爱丽丝

「毕竟这就是小雪乃想做的事呢。志愿也是以那个系为目标的吧?」

「想做的事?」

雪之下的母亲侧着头,凝视着阳乃小姐。阳乃小姐则冷笑着对上母亲的目光,随即移开了视线。

「问问本人如何?」

阳乃小姐若无其事地随口说道,母亲的视线便从姐姐身上缓缓滑动到妹妹身上。雪之下的指尖微微发抖。一副紧张的模样。

「事情是这样的我对父亲的工作很感兴趣,将来想从事」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