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短篇集1 雪side 下将棋真开心啊!!!

短篇集1 雪side 下将棋真开心啊!!!

作者:相乐总

那一天,雪乃像往常一样前往部室之后,不同于以往的景象呈现在了她面前。

两位面生的男生,正坐在部室中央。

隔着一张桌子,他们面对着对方坐在椅子上。两人微微低头面露难色,正你一言我一语嘀咕着什么。

她探头看向桌子之后,发现位于桌上的,是日本最为流行的棋盘游戏。

将棋。

「这里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将棋部了?」

雪乃谨慎地,至少在她看来算是相当克制地叹了口气。戴眼镜的男生像是吓了一跳似的后仰身子。

「啊、啊、啊?」

怯懦的道歉声难以听清,不知说的是对不起还是非常抱歉,散落到了部室的地板上。

「怎么了?完全听不清呢。请说得清楚些」

雪乃温柔地,至少是用在她看来中最为亲切的声音,如此回问道。眼镜男的表情变得泫然欲泣。

「—啊啊啊!」

他抛下另一位男生,飞一般地逃出了部室。

明明又不打算吃了他。

被单纯的询问折腾得如此狼狈,这意味着质问者带着令人十分恐惧的神色吧。当然,从雪乃自身带着温柔而谨慎的微笑这一点出发,一番逻辑思考之后,除了戴眼镜的他陷入了幻觉之中之外再也想不到其他可能了。

一旦下将棋就会产生幻觉,真是可怜啊,这种游戏应该受到法律约束。

雪乃难过地摇了摇头之后,清了清嗓子调整状态。

「那么,请问你是哪位?」

原本并不打算追问戴眼镜的他。

不过看到另外一位面生的男生那副毫不客气的表情和镇静的样子也只能如此了。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一切,都是仍然坐在部室中的这位男生的责任。

「看起来没有像他那样逃出去的打算呢。来侍奉部有事吗?」

「……不是,哈?」

沐浴着雪乃的视线,留下的男生发出了比他的表情更不客气的声音。

他的态度仿佛自己才是这部室的主人一样。

这么说来,和眼镜男一比,打从一开始此人就是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坐镇于此。除了他企图在这里设立将棋部,以暴力夺取部室之外再也想不到其他可能了。

一旦人下了将棋就会变得野蛮。真可怕啊。这种游戏应该受到联合国的约束。

雪乃摇了摇头,为这暴力棋盘游戏的恐怖俯首感叹。

然后她打量着男生的上衣,发出了「哎呀」的惊呼。

「仔细一看,这不是比企谷君吗。今天来得挺早呢」

「……看到印在上衣上的名字才终于认出来吗。别用这种方式认人啊」

比企谷八幡不难烦地以手托腮支起了脸颊。

「对不起啊,因为你摆着一张令我不想留下太深的印象的脸才会那样。我会为下次见面时尽可能记住它而努力的」

「这完全是应付初次见面的家伙时的态度吧……」

「我常常想要真是那样就好了……」

「真巧啊,我也一直每天盼望着,可以的话马上把这次当成初见面也行。」

八幡用恶言恶语还击道。

高二已经过了数月了。

仍对那一件件以侍奉部的名义一起解决的委托记忆犹新。八幡那特有的腐烂的眼睛,尽管并非本意,还是无法轻易地忘却。

所以,毫无印象的面孔之类的话不过是种玩笑。这是当然的。

所谓朋友间的交谈,大概就是由像这样无需顾忌的互开玩笑构成的吧——雪乃暗自思索着。

但是,比企谷八幡根本算不上朋友,所以完全不适合作为具体案例啊。为什么这个人会对我这么狎昵呢?

「先不说这些了,你刚才究竟在做什么啊」

「看一眼就知道了吧,下将棋啊。难道雪百科小姐不知道吗?」

「虽说知道是在下将棋」

雪乃摇摇头,将手指靠近放在桌上的棋盘。

「但名为将棋的智力游戏,和名为比企谷八幡的特殊人类的组合,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对不起。靠我平庸的想象力补全不了你反知性的外观这一点真的非常抱歉」

「别用这么真挚的声音地对我的外貌道歉啊……」

八幡发出了厌倦的声音。

一贯如此。

每当雪乃对八幡说话的时候,比企谷都会像这样皱起眉头。

那态度就好像是觉得以交流为名进行调戏的友人以上恋人未满的女生实在是麻烦透顶一样。

当然,比企谷八幡对雪之下雪乃而言连认识的人都算不上,这么看来,感到麻烦的是自己这边吧。得寸进尺也请有个限度啊。

「那家伙啊,是来委托我们的」

八幡带着粗鲁的声音,用眼神指示戴眼睛的男生逃走的走廊那边。

「是来委托的啊……」

雪乃也跟着看了过去,发出了轻微的叹息。

大概又是被平冢老师怂恿的吧。

虽然解决了几件委托,但是好像被误会了啊。侍奉部可不是打开之后会出现魔法咒语的玉手箱啊。

「假如腐烂中的比企蛙肯偶尔轻快地蹦跶几下的话,无用的商谈会减少吗……」note

注:原文前半句中飛び出す有跳跃的意思,也有离开的意思,后半句益体もない有无用,无价值的意思,也有懒散的意思。整句话背后的意思可以理解成毒舌雪乃吐槽八幡待在部室里引来了无意义的商谈,同时说八幡太懒了

「不懂你在说什么,别用那种抱有期待的眼神看我啊」

「这次难道不是因为你吓到委托人,所以他才没有和我商谈就回去了吗」

「能不要自然而然地篡改记忆吗?明明在和我正常地商谈,不正是因为你那冷冰冰的声音和态度才逃走的吗?」

「继续争下去的话会没完没了呢。比起这种事情,请告诉我商谈的内容」

「哈……」

八幡抬起头,仰望着天花板。

大概是明白说下去也是徒劳了吧。也就是说这是承认了雪之下是正确的证据。坦白地说,并不讨厌率直的八幡。

不过么,也完全不喜欢。希望别引起太大的误会呢。

「你真是……算了,不说了……那个,他说希望改变社团的气氛」

八幡看向远方,开始娓娓诉说。

×××

据他所说,眼镜男是正宗的将棋部部员。

关于总武高设有将棋部这件事,雪乃并不知情,但是多数学校里,将棋和围棋之类的社团都被施加了不进入女生视线的特殊迷彩处理。这并不是多大的问题。

问题出在将棋部内部。

「据说到去年为止,还是个和和气气的安稳社团」

「就像我们部一样是吗?」

「……是我幻听了吗?你说了『像侍奉部一样』之类的话?」

「啊,对不起。这不是对部外人员该说的话呢。还有什么?」

「我可是优秀的部内人员啊……总之那个将棋部有棋技全国级别的转校生加入了。那家伙托关系请来了传闻年轻时期以成为职业棋手为目标,出身于奖励会的顾问,然后部室中的气氛似乎完全变了」

具体的情况就是——

提出了以团体战形式参加所谓『高校龙王战』这高校将棋界首屈一指的大会的目标。

先前随意而轻松的文化社团陡然一变,成为了正儿八经的社团。

每天出席社团活动不用多说,要解好几盘诘将棋作为晨练或昼练,假日也要像劳动定额一样看棋书去将棋道场—认真严肃地对待将棋这件事被自然而然地赋予了义务。

「……冲击高目标也不全是坏事吧。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不知道哪里的某位那样,把自卑反论成自我肯定」

「要看方法啊。如果不采取像不知道哪里的某位那样,把别人当成外人来维持秩序的做法那就好了」

「太好了。比企谷君,姑且对自己被排斥了这一点有所自觉呢」

「安心了呢。你清楚地认识到自己一直在排除别人呢」

和以前侍奉部成员们玩过的『大富豪』那类的卡牌游戏相比,将棋有着与它们泾渭分明的一个不同点。

它属于所谓的『两人零和有限确定完全情报游戏』。

将棋之中,运气完全无法左右胜负。

展现于棋盘之上的,唯有切实的实力差距。

强者胜出,弱者失败。仅此而已的,纯粹而残酷的世界。

正因如此—

从陪同棋技相差甚远的弱小对手进行的小打小闹中,强者不会有任何收获。

「最初,似乎是想要大家一起切磋琢磨,然而说到底,将棋是只靠实力说话的游戏。不久后棋技突出的家伙们只和固定的对手下棋了。弱小的部员被无视……不仅如此,据说还被完全当做了『不存在的东西』」

「说不定是适合比企谷君的社团呢」

「你的挖苦是上升快速球吗……」note

注: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