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短篇集2 onparade 我所设想的健全叶八

短篇集2 onparade 我所设想的健全叶八

作者:丸户史明

「欸?怎么?你开始抽烟了?」

「嘛,只会在喝酒的时候抽就是了。很奇怪吗?」

「不,也没有很奇怪……」

很奇怪。非常奇怪。

违和感过于强烈,我都想立即摆出一副茫然的表情吐槽『都过了二十岁还不知道吸烟对身体不好吗!?』了。话说这什么啊?コントレオナルド吗?搞不好连原作者都还没出生哦。note

注:コントレオナルド,日本一个搞笑艺人组合,前面的吐槽是他们的一个段子。这个组合组建于1979年解散于1985年,渡航是1987年生

「先不提这个,既然你不抽烟为什么来这里?」

「……这个,嘛,因为有点不适应」

话虽如此,但从这个场所内所进行的对话看来,面前这位文雅男士的主张显然再正确不过了。

毕竟这里是居酒屋店外的吸烟区。对于被迫害的烟民来说,在这个满世界都全面禁烟的时代里,吸烟区就是仁慈地将少得可怜的烟灰缸分享给他们的唯一绿洲。

因此这里并不是像我这样不过是在挂着「今日包店」的牌子的喧闹店内待不下去、想要藏身于无人注意的烟幕中的人该呆的地方。

顺带一提,还是多留意一下吸烟的作家比较好。听说他们经常带着「吸不了烟就写不出来」这种必杀发言一起从小黑屋中消失然后彻底失联,另外就算准备好了吸烟室也还是完全看不到一点进展。就是这样一群必杀之辈。快写啊快工作啊要赶在定期发行的啊。写得薄一点也没关系的。

「算了。你现在过得如何?」

「……嘛,马马虎虎吧」

「就是马马虎虎过得很好,马马虎虎生活很愉快,马马虎虎十分幸福的意思吗?」

「你对马马虎虎这个词期待过剩了吧」

「不过嘛,就算没完全说中应该也大差不差吧?不管怎么说,你不还是来参加同学会了么」

「我压力也很大呀。各方面都是」

「你现在所拥有的羁绊已经多到会产生这么多压力……这不就是所谓的马马虎虎过得很好吗?」

「……现在画面下可是会出现『这是一己之见』的字幕哦」

没错,如同他方才所说,把这个居酒屋整个包下来所举行的『总武高中第●●届二年F班同学会』正是大家一起怀念过去、炒热气氛,集体主义相当强烈的怀旧惯力……惯例活动。note

注:オールウェイズ,always,丸户前面写成了オールウェイ勢

对于从学生时代开始就完全不打算参与活动、可最终还是被迫以侍奉部成员的身份作为举办方参与活动的我来说,根本不可能向这种丑恶活动的通知邮件回复什么『我想要参~加。关照请多!』,话说到底是谁啊随便把别人的邮件重发回去。难道是随意群发同学会联络邮件的召集人?note

注:关照请多シクヨロ,日本有一段时间流行把词倒着念,现在已经过时了

而且为啥是二年F班的同学会啊?该不会是因为在三年级的班级里抬不起头吧。

说起来我到底是三年哪一班的啊。所以我才说编辑部把截稿日期放在读最终卷前让人很为难啊。

该咋办啊别说是最终卷现在就连十三卷还没发售呢。不是该出了么。note

注:春物13卷原本定在18年10月和14卷同步发售,结果延期了一个月,14卷也跳了一年

「那你又过得怎么样?叶山」

嘛,顺带一提,从刚才开始就在吸烟处愿意陪我聊这些没营养的话题的人就是、在这种活动上和我形成鲜明对比的、名字似乎列在主召集人里(其实就是列进去了)、受所有人认可并且拥有原二年F班最上位种姓、如今顺利大学毕业进入踏入社会的第一年的叶山隼人。

原本的话他应该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的……毕竟实际上直到刚刚为止他都在被老同学们争来争去,甚至还展开了名片争夺战,看来即便过了五年他依然是人气丝毫不减的大红人。

另外说一句,虽然是第一次像这样在毕业数年后的同学会上见到名片交换的活动,但当时和现在的力量关系的变化以及职业所带来的温度差全都被如实展现了出来,真是惨不忍睹,比如『呀~外企~』『哇银行~』『自己创业?好厉~害!』『啊~制造业啊,欸~,这样啊,欸~』之类的情况。你们难道不知道职业不分贵贱吗?

在外企工作的话要是没能干出成绩就会被毫不留情地开除,在银行工作又会因为内斗最终调职,至于自己创业那是通向破产的最短路线,这下你明白没有什么高贵的职业了吧?果然还是职业主夫最强吧?

虽说如此,先不提用『啊~我还在读研~』或是『还没毕业呢~』之类的话来当免罪符的某些家伙,要是再和其他『没有头衔的人』比较起来……还是不要再谈这个话题了吧?

「嘛,和你一样,马马虎虎吧」

虽说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和我想的一样才导出了相同的结论,但叶山却如同我期望的一般、迅速结束了这个话题。

「还是不说真心话,你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虽说他是个在察言观色方面无人能出其右……不,该说是在各个方面都让人完全无法企及的让人火大的家伙,不过嘛,叶山的回答却如我料想的一样,我感到些许怀念于是苦笑着回以玩笑。

不过……

「和你一样呢」

「……还有,你别和以前一样只对我一个人说些让人听了不爽的话」

紧接着,叶山说出了稍微超出我的预料、听起来有些刺耳的话语。

「我说错了吗?……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你从来没有把关键的事情说出来过……不,不说真心话的不光是你,那时所有人都是这样」

「那是因为……」

于是,我打算用无聊的闲谈敷衍了事的计划立马就搁浅了。不知不觉间被偶然唤起了讨厌的回忆,我们两个彼此都露出一副苦涩的表情。

这些全都是不说人话、把本来就复杂难懂的人物心情整的更暧昧、往各种方向刺激喜欢考究的读者、还边笑边反咬一口的原作者的错。

说实话,这部作品真麻烦。

「你不会改变……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改变」

「不是『无论发生什么』,而是很讨厌我吧?」note

注:嫌って言うほど,过多,厌腻;厉害,够呛。这里是文字游戏

飘荡在吸烟处的烟云,不,应该说是染上了白色的空气正不断地沉积着。

寻求独处好不容易到达这里,结果却在这里构筑起如此深厚的人际关系,简直是预想之外的最遭局面了。

真是的,要是知道会变成这种情况的话,我也就不会从店里逃出来了吧。

唉,同学会刚开始的三十分钟还挺不错的……不过欢乐的时光也太短暂了。

毕竟干杯的时候有一位天使……不管是容姿还是体型或是声音自高中时代起就没有改变,更重要的是完全没有长出浓密胡子的户冢就坐在我身边。明明如此,可我才稍微离开一下座位,拿饮料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女生们把那家伙团团包围,而且边说着『呀~一点也没变~』『好可爱~』边抱个不停,局面已经发展到连接近都做不到了。

时隔数年好不容易再会,接着在互相倾诉期间不知不觉地找回了以前那份心动的感觉,然后听到『呐,八幡……我们两个一起溜走吧?』之类的请求于是手拉手一起悄悄从店里逃走——本该会是这样的展开的可结果怎么……

「放心吧,我也很讨厌你。从那时开始就只有这一点能达成共识吧?」

那段带有无名怒火的记忆,把我的表情和言行扭曲成更加可怕的模样。

是对我的愤怒气场起反应了吗?高中时期那副绝不会在除我以外的人面前露出的表情也重新回到叶山的脸上。

就这样,正当我以为我们两人即将要陷入互相冷嘲热讽的领域的瞬间……

「好,好,就是这个!两人时隔数年得以再会,在互相倾诉之中不知不觉找回曾经的爱恨情仇酸甜苦辣,之后把真挚的感情赤裸裸地暴露出来!叶八TURNS!」

「……哦」

「……姬菜」

兴奋的声音从我们背后冲来,给我不知不觉亢奋起来的心情浇了一盆名为后悔的冷水。

「嗯~,果然啊,虽然学生之间青涩水嫩的缠绵非常好,不过成为大人之后的成熟纠缠也别有一番风味。毕竟身体长很结实而且也更有野性了。要是再提高点要求我觉得穿西服打领带的话会更好,你想,抓住领带强吻什么的不是最棒了吗?」

「……不」

「啊哈哈……」

「开个玩笑。哈喽哈喽~比企谷君,还好吗?」

「……嘛,就那样吧」

听她这么说,看来她五年间真是一点也没变……不,因为守备范围从男孩扩大到了大叔所以该说她更加成熟了。只见海老名带着满脸的笑容望着我们。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