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DB特典 高三篇 新3 Interlude 那是、唯她所知晓的她。

DB特典 高三篇 新3 Interlude 那是、唯她所知晓的她。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图源:@Labmemo

翻译:@MOR-MAU

令人怀念的气氛回到了侍奉部的部室里。

那是沉闷、空洞、而又冰冷彻骨的、我于某时某地曾经感受过的空气。

那是我们曾在这一年里多次体验过的,如同重力涡旋般的时间。

他和她去吃饭的翌日放学后。

红茶的清香代替话语在侍奉部的部室里轻轻飘扬。明明蒸气温暖而又馨香,可只有浅浅的叹息在其中回响。

快让人喘不过气的沉默之中,我先是瞟向右边,接着又瞟向左边。视线所及之处是感觉比昨天还要稍微远上几分的椅子和椅子。

坐在椅子上的是他还有她。

静静读书的她动不动便低下头。

明明平日里她总把腰杆挺得笔直,姿势美丽到让人看得出神,然而今天她却稍微垂下了肩膀。每读上一页,就悄悄移开视线,用指尖抚摸茶杯的边缘,像是在找寻什么东西似的凝视着水面。

皱起眉头读书的他则显得心不在焉。

明明平日里他总是蜷起身子用手支起脸,并有节奏地抖着腿埋头读书,然而今天他却像老爷爷一样把手中的书略微拿远了些,三番屡次地抬头望向天花板。

两人之间既没有对话,也没有眼神交流。

只不过,她会时不时地瞥他一眼,并微微张开嘴一副想要说些什么的样子,可到底还是没有出声,吐漏出的是一丝轻到不能再轻的叹息。

虽然我觉得他注意到了,但他并没有主动搭话。只在装作肩膀僵硬而轻轻扭动脖子的时候偷看她短短一瞬间。我隐约回想起这是二年级时教室里常有的动作,并为此稍作感慨。

这种时候,他绝对完全没在读书。

大概他本人以为自己一直在镇静地读着书吧,不过在我看来却完全不是那回事,因为当他在读貌似很有趣的书时会露出浅笑,在读似乎很无聊的书时又会做出很嫌弃似的口型,而在读看起来很难懂的书时则会露出满是得意的笑容。

可他今天的样子却和哪一种都对不上,因此我知道他压根没在读书。虽然眼睛盯着书本并翻着书页,但也就只是这样了。

所以他立刻就中断了注意力,沉沉地靠在椅子上,深深叹出来自心底的疲劳叹息。眼神比以往还要浑浊,无精打采地盯着天花板。

再次深深地呼了口气,他如同抱住脑袋般用力挠了挠头发。看起来仿佛是在为某事而感到后悔一样。

每当她在视野的一端捕捉到他的那幅动作时,便似乎很在意地颤动嘴唇,不过并没有发出声音,而是如同死心了般地摇了摇头接着再一次低下了脑袋。

自从来到部室后一直都是这样。

看到两人的模样,我马上就反应过来,昨天应该发生了什么事吧。

不过,即便不是我,其他人大概也能明白。

小彩羽和小町也瞥向两人,很为难似的不停轻声叹气。

玩手机的小彩羽露出一副兴趣索然的表情,偶尔向那两个人瞄上一眼,不满地噘着嘴。

小町则时而舒展起裙子的褶皱,时而把夹在刘海上的发卡重新别住,不过没过多久就无精打采地垂下视线,呆呆地注视着握在双手中的纸杯。

最终,两人的视线像是求助般直直地向我滑来。理解了她们的意思,我只能露出尴尬的苦笑。

嗯,的确,不习惯这种气氛的话确实会不知道如何是好呢。

要是前一阵子的话,我想自己也没办法像这样冷静下来。

或许,曾经的自己应该只是为了填补空隙,迎合着无关紧要的气氛,聊着徒有其表又如同中途换气般索然无味的话题。

迄今为止,自己一直都在这般顾及着。

因为害怕自己要是不做点什么,它就会顺势毁坏得面目全非。因为担心自己要是不去维系,它就会顺势消失得无影无踪。

让人那么高兴、开心、喜爱、愉快的空间在自己不知不觉间渐渐崩塌的感觉,我无论如何也习惯不了。

即便现在,我也并非习惯了。

温暖的向阳处一点点变暗,渐渐生出凉意,最终消失的那个瞬间。

每当遇上那样的瞬间,我都害怕得不得了,那些无意义的话语便早于思考一步、一股脑地涌出。

毕竟,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个了。

我从未知晓过。

两个人发生过什么,两个人现在怎么想,他正在考虑什么,她又正在思考什么……以及,只在那两人间流动着的空气呀、沉默的时间呀、不说话的含义呀。

所有这一切,都是我不知道的。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虽然事后能预想到,但大多也都是我无法介入的事情,无论是谈话的内容也好,还是之所以那么想的原因也罢,这些都不是他们能告诉我的。

不过,我还是大胆去思考、想象、把它们推测了出来。

即便偶尔也还是会有自己难以接受、又为难透顶、不禁愤慨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会感到有些难过的事情。

但我想,自己早已无法自拔地爱上了这种事。

一想到「只有自己正想要去认真了解他和她」「自己是紧挨着他们的、也是离他们最近的人」,内心便会为此感到欣喜。

所以,如今已经不再讨厌这沉闷的空气了。

……要是把这件事坦白出来的话,小彩羽和小町大概会边做出嫌弃的口型,边被吓一跳吧。

想象着那副景象的同时,我瞄上几眼看了看情况,只见两人似乎已经被如今部室里的气氛吓到不行了。

两人虽然都没出声,但嘴角却微微牵动,像是要「呜哇……」地感叹出声一样忧心忡忡地叹着气。

小彩羽无声地缓缓挪动椅子,然后稍微向后仰身,偷偷把嘴凑到小町的耳边。

「这是出了什么事吗……」

小彩羽悄悄地低声询问后,小町也仿佛得救了似的松了口气,连忙挪动椅子,在小彩羽的耳边嘀嘀咕咕地说起了悄悄话。

「哎呀—,我也是听阳乃姐说的……」

小町为了不让他和她听见,于是便压低声音说起悄悄话来。可由于椅子位置的关系,我却听得一清二楚。

「听说在吃饭的时候,阳乃姐稍微试着刺探了一下两人的关系,结果哥哥回答得特别含糊……恐怕雪乃姐也是因为这个生气了吧?」

说话间,小町眉头逐渐皱成八字。原本一晃一晃的呆毛也消沉下去。

「虽说是我哥哥,不过真是没救了,这事儿说出来我都觉得丢人……」

看着话语间满怀歉意的小町,小彩羽眯起眼来做出一副烦透了的模样,低声赞同小町。

「啊—,果然如此啊……小米,总之先付给我一贝利卡」note

注:贝利卡,赌博默示录中的虚拟货币

「欸,现在吗!?贝利卡要怎么支付啊……」

小彩羽径直伸出手,嘴上说着「愿赌服输」向小町索要起贝利卡来,我一边侧眼望着紧张动摇的小町,一边叹出几不可闻的叹息。

果然。

我的预想真的猜中了。

傻眼、可爱、为难、见惯、麻烦、喜悦、反感、令人莞尔、稍有难过、无可奈何——种种心情交汇,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真的、很有他和她的作风。

这么一想,我脸上便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微微的浅笑。

我心想「真是让人没辙呢」。我曾想「真拿你们没办法呀」。

因为,自己过去一直都觉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

其实很早以前我就清楚。

在某处有着一个我无法踏入的地方,虽然我无数次站在那扇门扉之前,但却知道自己决不能去妨碍,于是我仅透过缝隙窥视、并侧耳聆听。

其实很早以前我就清楚。

我想要进到里面去。

只是这样而已。

——所以,不能再和迄今为止一样了。

「好!今天的部活结束!回家吧!」

我啪的一声用力拍了下手,拿起背包气势满满地起身。

然后。

我站在那天无论如何也没能打开的、连碰也没能碰到的那扇门前,紧接着以要把门拉坏般的架势,气势十足地敞开了门。

指尖勾着的门把手完全感受不到重量,发出了比想象中还要响得出奇的嘎啦嘎啦的声音。拉门嘎啦作响,仿佛要部室里的空气也一同毁掉一般。

被中庭的绿意漂染的徐徐清风透过窗户钻进走廊。

我将新鲜的空气尽情地吸入胸腔,头顶的丸子头也随着动作摇晃。然后又把心底凝固的污浊而又冰冷的空气呼出。

嗯。

好嘞。

我能行。

没问题的。

下定决心了。

每深呼吸上一次,我便一次次地把这些话说给自己听,同时向自己进行确认。

然后,我终于回头望向部室。

不管是小彩羽、小町,还是他和她,大家都惊讶地张开嘴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