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DB特典 高三篇 新5 2 出乎意料地,紧张和沉默悄然而至。

DB特典 高三篇 新5 2 出乎意料地,紧张和沉默悄然而至。

在享用过一次茶点之后,以决定班级聚会大纲为目的的头脑风暴再次开始。

总之现在设计好的就是要聚个餐。决定好要做什么之后,把各种细节都确定下来就可以了。

说实话,这种时间上完全有余裕、糊弄一下就行了的工作,到最后期限之前随便做做基本就可以了,实在有什么问题的话,道歉就好了,我以前一直是这么过来的。但是,这次有些不一样。

最根本的理由就是,这次的事情也包含了新人培训的性质。这个工作是新侍奉部,再进一步说就是它要成为新部长•比企谷小町的OJT。

OJT就是On-the-Job Training的缩写,亦即是说,让她一边做工作一边对工作内容进行学习的有点粗糙的教育方式。要是有能细心教育她的指导者或者顾问在的话就好了,但不走运的话,据说也会遇上有些混蛋前辈搞不懂OTJ的正确含义,装出老派的工匠脾气,说着「我可不教……自己看着学……」而疏于指导。据说明明就不怎么教,还说「我只教一次,你居然不做笔记吗?」「你到了现场也要看笔记吗?」「不明白的话就来问啊」这种没有前后关系的话,新人的表情就像是被巴斯•挂布•冈田打出传说三连击的槙原一样。note

译注:1985年4月17日,阪神虎与读卖巨人的日本职业棒球比赛中,阪神虎队连续三名打者──兰迪•巴斯、挂布雅之、冈田彰布打出全垒打,槙原宽己是当时读卖巨人队的投手。由于1985年是阪神虎队队史唯一一次拿到日职总冠军,这三连击也被称为传说三连击。

非常遗憾,新员工是没法选择指导自己的前辈的。至少我要当个好前辈吧……。我转向后辈的方向。

「……虽然已经决定了大方向」

我严肃地摆出源堂的姿势note,盯住小町。

译注:出自EVA

「那么,小町啊。问题来了,接下来要决定好什么呢」

噔噔!我在内心里给自己的提问加上音效,而小町讶异地看着我。不,不止是小町,在场所有人的表情都是「这人在说什么……」。一色都说「直接说啊」。

只有一个人,雪之下雪乃立即稍微举起手,等着我让她回答。啊不是,这是我给小町的提问啊……。真是的,知道你不服输啦……。别那么坐立不安的,忍耐一下,啊。

在大家尴尬的视线中,我尽力放着正举着手想引起我注意的雪之下不管,只是一直注视着小町。

终于,小町也察觉到这是类似于进修一类的事情。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抱起胳膊开始思考。嘭、嘭、嘭、嘭、叮──note。在思考结束之后,她小声地开口。

译注:敲打木鱼的声音

「饭店和时间?还有,人数和费用吗……」

呣呣,考虑到费用这一点很不错。不愧是平日就在做家务,有机会接触到家里收支状况的小町。这种费用的意识是很重要的。虽然之前感觉侍奉部是不怎么在意钱的,但现在外包工作很多的情况下,培养金钱意识肯定不会吃亏。

「没错。那么,先从哪一项开始呢?」

「饭店……不决定其他事项的话也没法预约,所以放到后面……要知道人数,费用才大概能计算出来,嘛,不知道啊。」

小町一脸烦恼地左右摇晃着脑袋,最后还是不耐烦了。向我投来了「怎么办?」的视线。

看到这样,我用力地点了一下头。

「是啊。就是说,现在还什么都决定不了。」

我继续摆着源堂的姿势这么说道,小町一脸嫌弃。

「……什么啊」

「好垃圾的提问……」

「小企的教育方式,好差啊……」

一色扫兴地半睁着眼深深叹了一口气,由比滨愣在那里,小声地开口。

「没有,才不是。我只是在好好地教育她社会的严苛啊。因为向侍奉部提出来的,基本都是糟糕的坑人委托。我想让她现在就适应这种没道理的事情。」

「究极的职权霸凌啊。」

雪之下用指尖敲着自己的下巴,耸耸肩。

被人狠狠说了一顿啊…… 然而,在什么都还没明确的现在,会发展成这样也是无可奈何。决定好了缴件截止日期的工作很麻烦,但是自由度过高的工作也很让人头疼。

我们正在困惑着的情况看起来传达出去了。

「不好意思啊,什么都还没决定下来……」

富冈同学垂头丧气地小声道歉。就像是把「感到丢脸」这句话可视化了一样,她缩起肩膀,看起来快要消失了。

「啊,没有没有!完全没关系的!这部分我们也一起来考虑吧!」

小町慌忙出言安慰她,然而她的目光也游移不定,要先决定什么呢……看起来还在思索这个问题的答案。她看看由比滨、扫一眼一色,装作没看见我,最终视线停留在雪之下身上。

雪之下见状,一下子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具体日期的话我们这边来提出几个备选项,选择能去的人数最多的那一天比较现实吧。」

可能是因为刚才一直憋着说不出口,雪之下的声音显得格外地有活力。嗯、对,答案正确答案正确。刚才提问的优胜者是雪之下雪乃同学。给八万分(只给八幡)。嘛,虽然我是希望尽量让小町来回答的,但至少促使她思考的目的达到了。那提问环节到此为止,重新开始头脑风暴吧。

「嘛,是啊。总之就先用临时性的方案来思考吧」

「就是啊──反正不管定在什么时候,最后都会有人放鸽子,说不定也有人突然有时间就可以来了呢」

看起来深有体会的一色这么一说,由比滨也「嗯,是……」地苦笑起来。真的,说「能去就去」的家伙真是烂透了!虽然就是我!

我先不去想自己,而是看向富冈同学。

「大概想在什么时间之前办?」

「下周有郊游,所以想在那之前……」

「哦,郊游」

「难得去一次,所以想着要是大家先打好关系再去的话更好」

虽然之前说什么都还没决定好,但看来富冈同学已经先想好这一点了。一问到她立刻就回答出来了。

嘛,说得也在理。既然有郊游这种活动,那肯定是提前先加深关系最好。到那时再第一次互相对话,互相试探对方的话,不可能好好享受活动的吧。

我一边点头一边这么想着,突然愣住了。

郊游?

「……还有这种空想出来的活动吗?」

都高中三年级了还郊游……。莫非还要野餐?我完全摸不着头脑,悄悄看向雪之下和由比滨。

「诶,你为什么不知道」

由比滨大吃一惊,雪之下也仿佛放弃了什么一般地笑着点点头。

「毕竟郊游是只有三年级才有的活动啊……」

「喂?别擅自让我留级啊?我好歹还是升了年级的哦?」

我朝着正看向远方的雪之下这么说着,但她不依不饶。

「你真的升级了吗?数学呢?只有9分吧?」

以前的对话你可记得真清楚啊……虽然我的数学确实经常不及格,但怎么也不至于留级。我用鼻腔哼了一声,对她说。

「没问题。我第二次考试轻松突破了。」

「不过是补考你还真好意思炫耀啊……」

雪之下无力地垂下肩,摇着头。然而又立即注意到什么,皱起了眉。

「……突破是怎么一回事。你补考也没过吗?」

哈哈哈,我姑且是升级了。但是靠补考的事情就先不要说了吧。哈哈哈。我想笑着糊弄过去,但雪之下一直用目光注视着我,无言地追问着。

我为了避开她的目光,回过头去,正好和富冈同学对上视线。

富冈同学「啊」地一声,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在脚边的提包里翻找着。

「可以的话,这个」

她这么说着,递给我一张纸。啊,谢谢,不好意思啊……我伸出双手恭敬地接过来,大致看了一下。

看起来是郊游的注意事项。我是第一次见到,不过雪之下和由比滨都像是在说「看吧,不是发过了吗」一样撅起嘴,我才觉得以前好像是发过。我只是在搜刮自己的记忆而已啊……

我一行一行地看过去,小町也把头凑过来。

「嘿──是要去迪士尼乐园啊~」

哎哎,你好碍事。我绕开小町的脑袋,继续读下去。

规定了去的时候要一起去,但好像随时都可以回去。虽然准备好了返程用的大巴,但坐或不坐都可以。哦…………。这么有效率真是太好了。就是说没玩够的人可以留下来继续玩,已经玩够了的就可以立即回家。那第一个游乐设施就决定是京叶线了!

我自顾自地定下了计划,听到有人把椅子挪过来的声音。看过去发现是雪之下把椅子搬到了我边上。她越过我的肩膀向下看过来,伸出纤细灵巧的手指指着纸张的一角。

「规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