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DB特典 高三篇 新6 4、敬启,缘自梦与魔法的国度,始于他亦或她的身旁。

DB特典 高三篇 新6 4、敬启,缘自梦与魔法的国度,始于他亦或她的身旁。

海风吹拂而过。

吊在路灯下的挂毯飘扬招展,风儿从远处的表演节目上运来欢闹的呼喊。

那是象征着迪士尼乐园的白色城堡。

坐落于它前方的广场上,往来行走的人们带着相似的笑容,正享受着这如梦似幻的时刻。

当然,其中也有我们学校的学生。要么身着制服头戴兽耳发圈,要么从脖子上挂着爆米花篮,四处都可以见到全力品味快乐时光的家伙们。

嗯,他们那愉悦的心情可以理解。

幸运的是,今天天气很不错。同时还伴着初夏的清爽气候,看来会是舒适的一天。不仅如此,因为今天是工作日,与旺季相比出行的人也相应减少,实在是舒服至极。如此一来,只需提起兴致全心投入于玩乐便可。

这种情况下的我,整个上午也过得很是愉快。

我利用单人通道的方便,将各个游乐设施的等候时间压缩到极致地玩个不停,独自一人享受迪士尼……其实这说得并不准确,我还挺普通地在享受着。

都是多亏小富啊……不,富冈同学。

小富觉得一入园就打算自己一人四处溜达的我很可疑,就向我搭话,之后我就跟着几个同班同学一起逛了。

叶山与海老名同学,小富同学以及她的诸位朋友,这个人群构成还挺混乱的,但是并无值得一提的大问题,我还是对付过去了。在迪士尼乐园里,只要游乐设施有趣就行了吧……

然而,吃过午饭,随着和雪之下约好的见面时间临近,我开始有些许躁动不安起来。

我品味消化着一个个游乐设施,思考着接下去要去哪并与队伍并行走着,便来到了白色城堡门前。

这里就是约见的地点。

双足刚踏入广场,我便止住了脚步。

「……啊──我,这之后有点那啥,所以就先走了。」

以刚刚想起来似的样子说罢,同行者们也纷纷停下脚步。大家,诧异地微歪脑袋,其中也有相当惊讶的人在。

当然这人便是叶山隼人。叶山以过于爽朗的表情,故作担忧地听着。但是,却能看出在其瞳孔之中有着藏不住的愉悦之色。

「怎么了?有什么事么?」

「……啊,有点事。」

我一边面部抽搐,一边适当地含糊作答。你就别明知故问了啊。我眯起眼瞪着叶山,此时,小富顿悟似地插进话来。

「是要和雪之下同学一块逛对吧!」

小富同学将手轻掩在嘴上,用说悄悄话的姿势说道。不过,你也别特地说出来啦……

我略带苦笑暧昧地点头,旁边的海老名缓缓地凑近过来,她的嘴里念叨着些什么。

「那么、那么,也请让我在这里下线……」

说着,她结起忍印,瞥了叶山一眼。接收到这个视线的叶山确认一下手表。

「也是……」

她应该是要与由比滨和三浦会合吧。从叶山的口吻听来,他应该也一样。那么,户部大概也要一块去吧。加油,户部……我将这无法传达到的加油声送出时,海老名轻飘飘地挥挥手。

「那么,小富和比企谷同学我先走了。……说是这么说,也许之后马上就会见面吧。」

海老名开玩笑地说道。但是,这话听起来就像句预言。不管走到哪去,大家毕竟都在同一个游乐园里,在园内某处碰到彼此的可能性并不小。

真讨厌啊……不想遇上啊……的心情明显地表现在我的脸上。见状的富冈同学抱着歉意向我问道。

「的确。碰上的时候,该怎么办才好呢。我觉得肯定会碰到的。」

对于这么切实的问题,我该做出什么回答好。我还在思考着,而叶山却比我更早给出了回答。

「正常地应对不就好啦?你也不喜欢被人用奇怪的方式顾虑吧。」

对吧?叶山以视线这么说着向我寻求同意,不过才不是这么回事吧。你给我顾虑着点。就因为你笑嘻嘻地说了这些话,小富才搞出恍然大悟似的表情不是吗。

不过,若是铁了心不想偶遇,那你们就应该挑个别的日子再来玩,选中了今天的人是我。没有向旁人寻求关照的道理。我情非得已又微妙地浅浅点头回应。

「嘛,就这样。再见……」

不置可否,我轻举起手,打了别过的招呼。若这样拖拖拉拉地呆在一起,必定会被小富见到。毕竟她本人便这样宣言过了。

我轻挥过手回身走开后,大家也各自回以别辞,开始往下一个地点走去。可以的话今天我不想再和他们见面了。不过,若是遇上了那就到时候看情况了。打个哈欠、装作没有看见对方,再全力地将眼神移走。这种操作我可是信手拈来。

与叶山众人分开,我坐在广场一角的某个台阶上。

即便说工作日里再怎么冷清,这个城堡门前因为是热门拍照地点,这时往来的行人也很多。

虽是因为这个地方好找就选了这里,但还是该挑个人更少的地方好些吗……

我虽这么担心,不过这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即便是在人群之中,也可以立刻找到雪之下雪乃。

黑发流动,体态奢华,苗条修长的双腿,凛然的行姿,最绝尘的还是远处便清晰可见的雪白纤细的脸庞,这些词语都还不足以形容她。

这样一位无与伦比的美人。从与她擦肩而过又惊鸿回望的行人们,就可以看出她是相当出众的。

雪之下与像是朋友的数位女生走在一起,当她注意到我后,便停下了她的脚步。与朋友们讲了几句,便微微摆手与她们分开,朝向这边稍显快步地走过来。

「抱歉,等很久了么?」

「……没,我刚刚才过来的。」

我虽觉得这段对话有点傻,但既然被那样问了,那么答案就是必然的了。我说完,雪之下莞尔微笑。

「来得真早啊。我还以为应该是我先到。」

雪之下在我身旁坐下后,轻轻挽起袖口。在那纤细的手腕处一块小巧玲珑的手表向内绑好。金色的表带加上偏紫的粉色表盘与通透的雪白肌肤极度相衬。

哦──现在还有人戴手表真是难得……她平常是不戴的啊……

雪之下也仍未习惯吧,以沉思的脸庞仿佛在确认某事般将手掌一开一合。

怎么,这孩子怎么了……我疑惑地向那只手看去,瞬间意识到了。

「啊──指甲。」

那粉色与白金色混合的彩色美甲,在阳光之下熠熠闪耀,赋予人如手制糖人般的细腻印象。那如微雪般无常虚幻的美,与她也很是契合。

「……厉害。真亏你能注意到呢。」

她哇啊地天真烂漫地张大嘴,再加上被那闪闪发亮的眼睛注视,「不是,你在我眼前这样我实在是……」这种话就难以出口了。但是,我不愿去否定她那惹人怜爱的样子。

「还好啦。这种脑力训练类的谜题是我可是很拿手的。」

我糊弄地回答后,雪之下显得有点恼火。

「完全开心不起来。」

然后,嘙地敲了我的上臂。

「啊痛……」

虽不觉一丝痛感但出于礼节我还是这么反应了,雪之下则转向另一侧。

「明明我花了好些功夫的……」

她闹别扭似的噘起嘴,静静伏低视线,注视着伸平了的手指。

不是,这家伙到底怎么了……别没过几天就去做指甲好吗?这搞得不管是会话层面还是物理层面,都必须得去接触了嘛。惹人疼爱也该适度吧?偶尔也为我考虑考虑好吧?

「不管怎么都好,你的指甲非常可爱啊。能让我稍微看看吗?」

我先轻轻地清了下嗓子,努力以轻松的语调说出话,然后将手迅速地伸了出去。

雪之下虽以惊诧的目光看向我,但不一会儿就无言地将手伸出。

我轻轻触摸那指尖。虽曾碰过几次,但我还远未习惯。

「嘿──啊,真的好漂──亮,超级可爱。哎呀,真的。……这是个好东西呢。」

我以为用女生的棒读方式来说的话就能不害羞地结束掉了但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强装镇静的最后,却是成了中岛诚之助(译注:中岛在鉴定物件时常用的口头禅「这是个好东西呢!」曾获选1996年度的「幽默大赏」)的样子。我完全就不镇静啊。

「好怪的夸奖方式。」

雪之下无奈地微笑道,拘谨地将手指缠握上来。向那如甜咬般的柔弱力气,我也用同等程度的力气反握。

「…………」

「…………」

我们一言不发,只有指尖在交流着温热。即便两人一声不吭也感觉不到任何奇异之处的时间令人心情舒适,不禁令人想一辈子都在这里呆下去。

但是,我们不能永远留在这里。不虽然在这呆着也好,但难得来一次迪士尼乐园。还是快点决定下一个要去的地方吧。

「差不多该走了。还有没玩过的项目吗?」

问完,雪之下歪脑将视线指向上方思考着。然后,有些困惑地笑了。

「有人气的项目大都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