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快穿之幸福攻略> 第一章 论模式开启前的狗血车祸

第一章 论模式开启前的狗血车祸

“哎哎,她来了,她来了。”

“那个狐li精?”

“听说昨天她又勾搭上了连云晋。”

“真的假的?连云晋不是有女朋友了吗?”

“所以说狐狸精就是狐li精嘛,听说她以前......”

敞亮的办公楼大厅里,忙于上班的人突然都停下了脚步,三三两两的不知在讨论着什么。

单言没有理会周围的窃窃私语,镇定的向办公室走去。她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昨天的事尼玛就是误会好伐,她昨天早上不小心睡过头了,上班晚了些,谁知道那个叫连云晋的也刚好晚了些,然后两个晚了些的人又刚好从一辆电梯走出来。于是谣言从她和连云晋一起上班变成他俩昨晚一起那啥太happy以致上班迟到。

果然脑洞大开什么的就是恐怖,他们也不怕把脑细胞都杀死然后变成煞笔。初中以来,只要她周围出现只公苍蝇,最后的传言都是经过开脑洞的,这不怪他们,谁叫自己有一张“小.三脸”。

单言的五官长得很妖艳,平时出门只是擦一点粉,眼线笔睫毛膏神马的根本不敢用。大家喜欢以貌取人,自然她的风评就不好,说她狐li精啊,q妇啊,小.三啊的一堆,她都不介意,习惯就成自然嘛(咱不哭,站起来撸)他们一定是嫉妒自己长得漂亮才会看她不爽。

可谁又知道作为狐li精的辛酸?都已经27岁了还没谈过恋爱怎么破?周围的男人不是有了女盆友的就是不好她这口的。这年头还是长相清纯性格白莲的比较有市场,像她这种的比较适合做小.三(吸鼻)还有相亲根本不靠谱好伐,那啥相亲男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居然想要包.养她,姐是那种看起来像会被包.养的女人吗?(你**了)

无视那些大白菜探究的眼光,单言默默的做完今天的工作,关电脑下班回家。每天都是这样,没有朋友的她只能是公司和家两点一线。天知道她真的想要有点业余活动,去酒吧喝喝酒,和朋友唱唱K,长这么大这些都没做过说出来会不会被打?

“小姐,小姐”

你才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这声音一听就是猥.琐大叔,搭.讪什么的直接无视就好。单言踏着高跟鞋继续向前走,再不走快点就买不到好菜了,大妈们比强盗还会抢,记得有一次下班晚了超市只剩下菜渣,她也只能可怜兮兮的吃泡面。

“小姐,算个命吧”一个剃着板寸头的大叔拦住单言的路。

不是,这位大叔你谁啊,不知道挡住别人的路很没礼貌吗?即使心里不爽,单言面上并没有显露出来,只是勾起嘴角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赶时间。”

“就耽误一分钟,不准不收钱哒”大叔眨巴着小眼睛,卖萌扮无辜。

大叔,你长的很猥.琐你爸妈知道吗?卖萌神马的不适合你,感觉晚饭要吃不下了。单言无视他,绕过他继续走。猥琐大叔一路跟着,还说了一堆你印堂发黑啥啥的,有板有眼,在他说不久后有血光之灾这句话后,单言终于停下匆忙的脚步,翻了几个自认为漂亮的白眼,“大叔,做人能不这么缺德吗?建议药不停。”

“小姐啊,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你生来带煞,还好你戴着的手链帮助你挡住了一部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blablala......在煞来临时,这手链会帮助你”

“停,大叔,我真的没时间听你说废话,能放过我吗?”单言做饶命状。蛇精病,逮到什么说什么,她的手链一看就是普通的玻璃珠好吧。这玻璃珠是她在家收拾东西的时候在角落发现的,和佛珠差不多大小,通体奶白色,因为摸起来冰凉冰凉的,尤其是夏天戴在手上很舒服,又特别衬她的肤色,所以她就一戴就是十年,没什么特别的,估计送人都没人要,还挡煞咧,猥.琐大叔真能编。

“唉”猥.琐大叔看着单言走远,无奈的摇摇头,为啥那位小姐就是不相信他呢?似乎还很嫌弃他,大叔摸摸脸,明明很帅啊,现在不是流行暖男吗,他就是往暖男的方向打扮的,不应该啊......

这年头什么样的骗子都有,真是。单言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尼玛,都这么晚了,没菜买了啊啊啊......

单言越走越快,要不是怕形象不好,她炒鸡想脱下高跟鞋飞奔。还有三秒就红灯了,走快点应该没事吧?周围都没有车的样子。如果她知道下一秒发生的事,她就不会做这么冲动了。

在单言的斑马线走到一半的时候,高速飞驰的银色跑车来不及刹车,然后站在马路边等下一趟红绿灯的行人就看到了飞起来的单言。(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闯红灯是木有好下场滴。)

“唉,可惜了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

“还不快打120,也许还有救”

......

单言看到一堆人围着躺在马路上的人不停的讨论着,难道有人出车祸了?她疑惑走过去。她本想拍围得密密麻麻的陌生人的肩膀,却发现自己的手穿过陌生人身体。

靠之,神马情况?她是见鬼了吗?为什么触碰不到他们?

这时救护车呜哇呜哇的来了,人们散开来,单言立即看到了趴在地上的人。

这不是...这不是她吗?她为什么会趴在大马路上,还糊了一脸血,简直丑爆了。

围观的人都没有发现,单言手上戴着的奶白色手链瞬间变成血红色然后又恢复为原来的样子。

接着她看到有人把她抬上救护车,然后又呜哇呜哇的开走,只剩下地下的血诉说着发生过的事。

难道她是死了?她现在是鬼?吓,鬼耶,这世界真的有鬼,单言兴奋了,有没有镜子,她想看看自己变成鬼是咋样的。不过她死了的样子也太丑了吧,整个人趴着好不淑女啊喂,终于知道平时别人说糊你一脸大.姨妈是怎样的赶脚了(重点不是这个好伐)

单言悲催了,她发现自己根本不能离开,已经过了三天了,她死的那天下了一场大雨,地上的血已经被雨水冲刷干净了,她的身体估计都化成灰了从小孤儿没朋友的她在这个世界似乎没存在过一样。

可是为毛她的灵魂只能在这段马路晃来晃去,过路的行人根本看不到她,比她被人八卦还要难受,不是说人死后会有黑白无常或者死神来收魂的吗?为什么她还在这里?噢卖雷迪嘎嘎,谁来救救她?

“叮,狐li精拯救模式激活成功。激活契机:宿主之血,开启口号:谁来救救我。”

“吓,谁在说话?”突然冒出来的数字音吓到了单言,她警惕的看着四周。反应过来时单言已经不在大马路上了,她所处的地方类似一个房间,而她面对的墙发着光,像电脑屏幕一样,在黑暗的空间尤为醒目。

“叮,宿主不用害怕,本系统不是鬼。”吓到单言的数字音再次响起。

“不是鬼那是shenmegui?”

“都说本系统不是鬼,本系统是寄生在莲存里的狐li精拯救系统,由两千年来狐狸精们的怨念集结而成。通过吸收宿主的血才成功激活,你是第一个对上口号的宿主”

“啥啥啥?莲存係咩来噶?”单言一愣一愣的,完全搞不清楚状态,“你把我弄到这里来是怎样?”

“莲存是宿主手链的名字,至于你为什么会来这里,简单来说就一个字,本系统需要宿主穿梭各个小说世界做任务。”

尼玛说好的一个字呢,即使不用算都知道超了好伐,当她白痴啊,这系统一定是没钱上学。

手链?难道那个猥.琐大叔说的是真的,啊啊啊啊,早知道就听大叔掰多几下了,现在也不要变成这个鬼样子。

“请宿主不要说本系统坏话,否则进行挠痒痒惩罚。世界没有后悔药,请宿主端正态度。”

额......

“那啥,做任务有什么奖励?不做可以吗?”她很懒,真的,做任务神马的一听就炒鸡复杂的。

“宿主有权选择做与不做,本系统是灰常讲究人权的。”

“呼,那就好。”突然觉得这冷冰冰的声音挺好听的。

“宿主是否启动狐li精拯救模式。”单言毫不犹豫的点击屏幕上的“否”。

“如果退出模式成功,宿主的灵魂将永远困于事发地点,是否确定退出?”

“等等,什么叫灵魂永远困在事发地点,尼玛给我说清楚。”单言本来要再次点击屏幕的手指抖了抖。

“由于宿主是非正常的灵魂出窍,因此你只能永远待在事发地点。”

“你的意思是我只能孤孤单单的待在那不能离开,像前几天那样?”

“是的。”

尼玛,那样还不如直接魂飞魄散来得痛快。“有没有办法让我离开那?”

“接受狐li精拯救模式,任务全部完成后灵魂可以回到身体。”

“完成任务后我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