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快穿之幸福攻略> 第二十章 谋 三

第二十章 谋 三

回到北王府后,林陌尘直接钻进了书房,而单言吩咐若雨把从宫里带出来的糕点送去给林牧晗,泡了一个澡吃了点东西就开启了睡眠模式。她今天并没有见男主的打算。

等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膳时间。来到这她就没好好的吃过一顿饭,坐在桌子前,看着丫鬟把碗盘摆好后,单言拿起筷子正想往早就看好的鸡肉夹去。

“王妃莫急,若雨还要为您布菜。”若雨说完,帮单言把她刚刚想夹的鸡肉夹进她的碗里。

布菜?要不要这么多规矩啊,回忆了一下原主以往的生活,四个字,惨不忍睹,这过是什么日子啊,连吃饭都需要别人夹菜,自由什么的别提,“你退下吧,本妃自己可以。”

“可是”若雨还想说什么就被单言打断了“退下。”

“是。”若雨放下筷子,在单言后几步站着。

周围的丫鬟奴才太多,怎么都是吃不下饭的,单言只好再次说道“你们都出去,把门关上。”

“是。”

人都走后,单言才满意的开始吃饭,味道还不错,跟现代的还是有些差别的,味道原始很多,没有鸡精味精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人造调料。

吃得正香时,门被推开了“怎么又”进来了?转头看到林陌尘站在门口,单言话也就没说完。

“王妃用膳怎么不等本王?”林陌尘拍了拍袖子上虚有的灰尘,笑着问道。

妈蛋,你丫怎么来了啊?记忆中林陌尘可从来和原主同桌吃过饭的呀,看了看自己,形象还好,没有翘脚手抓等行为,也没有杯盘狼藉等现象。她站起来,笑着说“想着王爷许是用过了,便没叫若雪去问。现在王爷来了也是正好,妾身也是刚用。”

林陌尘看了看她又看看桌子,笑着坐下“王妃为何把下人都遣出去了?”

看到他坐下她也跟着坐下“妾身从小用膳就不喜欢下人在旁。”反正林陌尘也不知道原主从小怎样,说个小谎应该大丈夫。

“哦?”林陌尘看着她,不像是骗人的,才笑笑说“那本王就按照王妃的习惯吧。”说完,拿起筷子就自己吃了起来。

本来单言的吃相也不算太差,但和林陌尘优雅的吃相相比就差得远了,这丫不管在哪个世界吃相都是这么让人无地自容。单言愤愤的嚼着嘴里的东西,在林陌尘放下筷子后自己也不好意思动筷了,跟着放了下来,还好他没来之前自己先吃了一点,现在已经算是半饱了,这丫的是小鸟胃吗?吃得有够少。

两人吃好饭后,坐在榻上开始喝茶,“王妃与本王下下棋,如何?”他的话刚落,下人已经把棋盘搬进来放在他们面前。

一点也不想征求她意见的样子好伐,棋盘都搬过来了,她还有拒绝的理由?

原主是会下围棋的,单言也会一些会,两人的智商加在一起却输的那是一败涂地,气得单言直言不下围棋了,然后要求换成下五子棋,她在以前可是和电脑下过的,技术可谓是杠杠滴。

林陌尘落下手中的子,笑着说道“你又输了。”

“王爷棋术高超,妾身输得心服口服。”其实她一点都不服,这丫一定经常这么玩“王爷是否经常下这五子棋?”

林陌尘喝了一口茶,说“今天是第一次。”

骗人,第一次还这么厉害,一定是骗人“谦虚”单言摆摆手笑着说。

“确实是真的。”林陌尘提着衣摆站起来,“本王还有另一种骑术更高超,不知王妃是否有性.趣?”

还有?你丫是来炫耀的吧,是吧?是吧?“妾身是很有兴趣来着,只是这时辰不早了,还是明个儿再来吧”说完还假装打了个哈欠。

“时辰正好。”说完抱起她就往内室走去。

啥?这是洞房的节奏啊!回想了一下刚才林陌尘的话,棋术=骑术,单言顿时懵逼了,剧本里没有这一段啊?

“王爷,这刚吃饱没消化,不好做运动啊”你丫的是吃饱了精虫上脑是吧,就算你长得很美,就算你是冬菇,她也不会愿意的。(作者:啊呸,明明你见到人家第一面就想上了,还装矜持。)

林陌尘把她放在床上,才笑着说“饭后做些运动可以助消化。不是说想生五个孩子么,正好现在开始准备。”

她已经无言以对了,呜呜呜...“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衣服被一件件的剥落,剩下最后一件小肚兜时,她抓住了他的手“王爷,妾身还没沐浴呢。”

“好巧,本王也是,等完事了再一起洗,不急。”

“唔“林陌尘不想再浪费时间,直接俯下身堵住她的嘴,让她不能再找借口拒绝。不一会儿,一阵阵呻.吟声从室内传出,站在门外的下人们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低下了头。(靠幺,我裤子都脱了,纸巾也准备好了,你让我看这个?场景描写呢?细节描写呢?┬_┬)

“嘶...痛痛痛”单言坐起来,双手忍不住扶着腰,全身都好酸痛,这就是不知节制的后果。

昨晚的林陌尘好生吓人,好像饿了很久似的,完全变了一个人。明明记得昨晚做完后她是有洗过澡的,为啥现在她的下面似乎还黏黏糊糊的?难道,林陌尘趁她睡着后又......啊,林陌尘丫的王八蛋。

庆幸的是王府里没有老人需要她早早去请安,她可以想象迈着奇怪的步伐走到长辈面前的样子到底有多丢脸。

“叮,真爱度开启。正在获取资料...资料获取完毕。

真爱对象:林陌尘

真爱性别:男

真爱进度:5%”

“系统君,你的意思是我昨晚卖了一晚的肉,林陌尘那丫对我的真爱度也就5%?”

“是的哟亲,继续加油哦,多卖一点就可以涨更多了呀!”

“狗屁,我要杀了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亲,忘恩负义这个词的用法不对哟”

“重点是这个吗?你管这么多干嘛,哪凉快呆哪儿去。”单言披了件衣服站起来“嘶...”然后又痛得坐下去。

“王妃可是醒了?”才听到动静的若雪开门进来,看到单言双手扶着腰坐在床上,只披了件中衣,身上还有各种大大小小的痕迹,想到了昨晚在门外听到的声音,脸立即烧了起来,“王爷早已经吩咐奴婢们准备热水了,王妃是现在浴身吗?”

“嗯。”算那个林陌尘还知道体贴人,现在她很有必要洗个热水澡。

若雪出去吩咐了几句,不一会儿热水便被抬了进来。单言身上的吻痕经过热气一蒸就更加明显了,昨晚的林陌尘似乎真的要把她吃掉一样啃来啃去的,妈蛋,这得多久才能恢复啊?

终于知道什么叫无所事事了,单言懒懒的躺在榻上,翻了翻手里的书,随后又丢在了一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叮,亲既然无聊,为什么不去刷刷男主的好感呢?”系统君温馨提示。

“对哦”单言突地坐起来,这系统君不提她差点点就忘了,她是有多没把男主放心上啊摔,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多谢系统君的提醒。”向系统君道谢完后,单言立即对着若雪吩咐道,“准备一些好吃的糕点,我们去榔林院。”

在若雪准备好东西后,单言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榔林院的方向走去。走完长廊,穿过小花园,再穿过桃树林,终于到了一个破旧的院子前,院子前的门紧闭着,不像是有人在的样子。

若雪看了看院子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连下人住的地方都比这好,没想到王府还有这样的地方“这院子真是偏僻,王妃为何会想到这来?”

“本妃来看看小世子。”单言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真的有够偏僻。不知道这林陌尘是怎么想的,既然抱回喜欢的人的儿子,也是自己的弟弟,为啥不让他过得好些,抱回来丢在一旁就不管了,任下人随意欺负,这放养得有些彻底啊,不过现在便宜她了,正好可以让她当个好‘继母’。

小世子?难道是外面传的北王爷和平民生情而有了的孩子,若雪看了一眼单言,难道王妃是来找那孩子麻烦的?那么她可以......经过一番思考,若雪心里有了主意。

在若雨伸手要推开门时,单言伸手制止了她,耳朵靠近门,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下作的东西,快点给老娘把这里打扫干净啰!”

小小的院子里,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老妇人翘着二郎腿坐在走廊旁,手里拿着棍子,旁边站着几个粗使丫鬟和奴才,他们全都静静的看着院子里正拿着扫帚的瘦弱小男孩打扫院子,一脸的嘲笑。

站在老妇人右边的小丫鬟皱了皱眉,于是说道“张妈,这样不好吧,他毕竟是王爷的儿子,还是我自己来扫吧!”

老妇人瞪了一眼丫鬟,“什么王爷的儿子,还不知道是从哪抱来的杂种呢,你喜欢干活待会儿有得你干,现在让那小子干”看到男孩停下手中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