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快穿之幸福攻略> 第二十八章 宫妃升职记之什么鬼 三

第二十八章 宫妃升职记之什么鬼 三

“这宫里又损了一位啊!”

“可不是,这芙美人也是糊涂,怎么会想到要给敏妃下那么狠辣的绝子药?”

......

三个月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这景仁宫又迎来了小顺子他们,像上次那样,他们没有老老实实的打扫,而是坐在桃花树下聊了起来。这次聊的是芙美人,那不就是赵君延的生母?单言为了听清楚些,从树上飘下来坐在青玉身旁。

原来赵君延这么久不来是因为被禁足了啊!话说,两个多月前,芙美人派人在女主也就是敏妃的茶水里下了绝孕的毒药,后来被太医诊出,赵轩彻大发雷霆,经过一番调查,自然查到了芙美人的身上。

这女主是谁?那可是赵轩彻最宠.爱的妃子啊,自己心爱的女人从此不能再孕了,他能不气吗?直接降了位份然后禁足,三天后会赐鸠酒让她饮酒自尽。

不作死就不会死。这芙美人的下场看来还是和小说一样啊!在女主面前,任何阴谋都是小儿科,因为她有一个宫斗系统,这芙美人阴谁不好偏阴到女主身上了,不领饭盒才怪咧!可怜了赵君延从小就没了娘。

单言知道芙美人当初给女主下药是不想她怀上皇帝的孩子,本来赵君延就不受皇帝的待见,等女主生下儿子后他估计都不知被忘在哪个角落了,可是她千算万算的是没算到女主有系统商城,拿积分买一颗解百毒的药是分分钟的事儿,女主其实是知道茶水有问题的,她只是将计就计喝了下去。

女主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宫斗升职加薪登上人生巅峰的,就算她吃了解药能怀孕了她也不会说的,反正先炮灰了芙美人再说。芙美人还有一件更想不到的是,她死后皇帝把赵君延过给了女主当养子。这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估计以后赵君延都不会来景仁宫了吧!单言站在树顶,眺望着远处,最多能看到一些宫人低着头匆忙的来来去去。

在单言坐在树上失意万分的时候,赵君延来了,是白天来的,可他是哭着跑来的。

跪在桃花树前,赵君延边伤心哭泣着边说,“我听说这景仁宫里有言娘娘的神灵,所以我来求求言娘娘可不可以救救我**?”说到这,他已经泣不成声了“呜呜...额...呜...父...父皇要杀了**,话...话本中的神...神灵都是很厉害的,可否显显神通救...救我**一命...额...呜...言娘娘,您听得到吗?您听得到吗?呜......求你,求你。”

“我听到了”单言飘在他的身后,回答说“可是我无能为力,对不起。”她觉得好愧疚,即使早就知道芙美人的结局,可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她觉得很抱歉,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地在他身旁听他哭诉。

赵君延自然是听不到单言说话的,他只是看到桃花落得更多了,北风吹得更响了,就像也在陪着他哭。

系统君看到单言也跟着伤心,劝道“亲你不用愧疚的,这是设定好的剧情。”

“系统君你真的没办法帮帮他吗?你是系统,女主的那个也是系统,你可以联系那个宫斗系统,让它叫女主给芙美人向赵轩彻求求情啊!”

“不能够的,你是鬼魂,在这个世界本就不存在的,那个系统觉察不出你的存在,自然也觉察不出本系统的存在,怎么联系啊?”

“唉”单言知道自己为难了系统君,也不再说什么,只能陪着赵君延,让他能哭个痛快。芙美人虽然恶毒,可她是一个好**,是真心疼.爱赵君延的,她就要死了,他伤心难过也是应该的。

一刻钟后,赵君延站了起来,拿袖子擦掉脸上的泪水后,便转身离开了,而他的背影带着与以往不一样的坚定与决绝。

此后十年,赵君延再也没有来过景仁宫。但单言通过系统君知道了他这十年的生活是怎样的。

一如小说发展的那样,赵君延八岁时丧母后过继于敏妃,有了敏妃相助,他渐渐地越来越获得赵轩彻的宠爱,九岁通四书五经,十岁能写诗著文,十一岁骑马射箭等也一件不落的,比别的皇子都强。

小说中说这是由于女主的细心培养才造出了这么一个天才儿童,可单言知道这一切都有赵君延自己的努力在。

十五岁,赵君延出宫建延王府,至今已经三年。而单言这十年怎么过的?当然是叫系统君拉时间条啦!过个十年是分分钟的事,至于为什么是拉倒了十年后,系统君没说原因。

如今的女主陈诗敏在几年前已经过五关斩六将登上了皇贵妃这个高位,虽然和赵轩彻不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但也算是三千宠爱在一身了。

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的她每天都是秀恩爱虐死其他妃子,尤其皇后更甚。现在的女主能斗的只剩皇后这个终极boss了,单眼似乎记得最后的结局是赵轩彻退位给儿子,自己带着女主远游江湖去了,这女主有没有当皇后根本没说啊!

“嘭...嘭...嘭...”

远处的天空迸发着美丽的烟花,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单言飘到树顶,可以更清楚的看到烟花。

“叮,今天是皇太后的六十大寿。”

“这样啊,好像很热闹的样子,我也好想去看看啊!”她在这闷太久了,特向往很多人聚在一起的感觉。

“要不亲进空间看看视频吧!”系统君是人性化滴,心地也是善良滴。

“好啊”单言说完身形一闪就进了系统空间,只剩桃花树伫立在寂静的黑夜中。

屏幕里是寿康宫的场景,阖宫上下皆是热闹纷纷,前来的宫妃各个都是精心打扮过的,每个人都是扬着嘴角笑得分外开心,太后坐在主位上笑呵呵的接受大臣的祝贺,单言的重点当然不是这些,而是摆在桌上的各种美食,她已经开始流口水了。

戏班子在戏台上咿咿呀呀的唱着,反正她是听不懂啦!这太后的寿宴似乎也没什么好玩的。

寿宴过半的时候,系统君突然出声说道。“有人来了。”

“哦”单言身形又是一闪,回到了桃花树上。

来的是一个男人,似乎说少年比较合适,他拿着酒壶静静地站在桃花树下,乌木般的黑色瞳孔,高挺英气的鼻子,红唇诱人,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有一种大隐隐于市的凉薄气息,桃花不经意的缭绕在他的周围,落在他的发簪上,淡淡的粉色与他玄色的袍子有着说不出的合衬。

单言落在他的面前仔细的端详着,“是赵君延吗?”她问道。男孩出落成了大男人,这变化太大她有些不适应。

他不知道在想什么,低垂着眼脸,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似乎沉浸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苦笑了一下后他靠着树干坐下,就着酒壶喝了一口酒,来不及全部咽下有些酒渗了出来,顺着他细致如美瓷的修长脖颈流下,尽是道不出的魅惑。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单言肯定他就是赵君延。他会跑来这喝酒不是怀念童年就是怀念童年了,反正绝壁不是来看她的。

酒壶里的酒喝完后,他随手一丢,头往后一靠,闭着眼睛就睡了,没错,他睡了。

美人在前,她要清蒸呢还是红烧呢?单言蹲在他面前咬着手指苦苦思考着怎样才能把美人吃得骨头都不剩。睡得这么毫无防备真的好吗?不管在哪一世都是这样。

还好这蚊子也怕鬼,不敢到这来,不然美人在这里睡了一晚肯定满脸包。从空间里拿出自己平时用的毯子轻轻的给他盖上,只要在他醒来之前收回去是不会被发现的。

赵君延摸了摸自己的脸,睁开双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没想到自己在这里睡了一夜,他想站起来,睡了一晚腿麻了,然后又坐了下去。

“早上好。”单言坐在树上招手打招呼,她才不说她为了看美人的睡颜在那坐了一个晚上。

好吧,人家根本不鸟她,腿不麻后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单言耸耸肩表示不在意,她已经习惯了自言自语,不需要任何人的回应。

“叮,他不是赵君延。”

“他不是赵君延是谁?”这景仁宫除了赵君延还有谁会来?

“他是赵君延。”

“什么鬼,你说什么呢?”一会儿说是,一会儿说不是,逗她玩呢!

“他是赵君延,又不是赵君延,他是赵谦亦,又不是赵谦亦。”

她智商不高,系统君你丫不知道啊,“他到底是谁?赵谦亦不早就成木乃伊了吗?”

“他是觉醒了赵谦亦记忆的赵君延,可以说赵谦亦重生了,也可以说赵君延是他的转世。”

卧槽,那他还是她的冬菇吗?感觉怪怪的。

“一直都不是,上个世界的不是,上上个世界的也不是。”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我自己爱的人是谁我比谁都清楚。”

“随便你,哼。”它才不要告诉她赵谦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