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快穿之幸福攻略> 第三十九章 情渊 一

第三十九章 情渊 一

“叮,欢迎回来。”

回到系统空间的时候,久违的机器音响了起来。感觉这系统君是越来越少出现了,更过分的是它连真爱度都不提示了。

单言倒在床上不想再动了,她需要好好休息几天再继续做任务。

“系统遇到外界的不可抗力出现了bug,经过本系统的自动修复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下次不会这样了,亲一定要给好评哦!”

“你好吵,请让我安静的休息休息。”

“好哒!”

......

单言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动不了,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原本系统空间里的大床变成了古色古香的檀木床,手和脚都拴着铁链。

卧槽,这是什么play?她不是在空间睡觉的吗,怎么又穿了?“系统君,滚出来!”

“叮,亲有事儿吗?”

“现在什么情况?我还没了解剧情呢你就把我送来了?”单言晃了晃手上的铁链,着实郁闷,这个姿势躺着很是羞耻啊!

“bug,bug,呵呵,亲你先撑着先,我想办法修复去”说完系统君就潜了。

“泥煤,不是说修复完了吗?你这个假冒伪略产品,我要退货嘤嘤嘤......”

在单言躺在床上无聊得要睡着的时候,门打开了,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会儿就来到了床边。

“醒了就睁开眼睛。”

麻痹,她还想装睡来着。单言不情愿的看向来人(¬_¬),白衣飘飘的大帅哥一枚,只是好冷漠有木有?眼神好吓人有木有?

白衣帅哥见她在看自己,冷漠的样子转而勾起嘴角笑得一脸温柔,在床边坐下,冰凉的手指抚上单言的脸,她被冰得有些难受,忍不住挣扎不让他碰。他虽然是笑着的可是单言觉得他好恐怖,心底带着油然而生的恐惧。

这丫不会是变态杀人魔吧?啊啊啊...系统君救命啊,她不要在这里。

“小言,我的小言,你怎么就不听哥哥的话呢?”男人的手从她的脸移到她的脖子流连着,声音轻轻柔柔的很温柔,可单言心里就是忍不住发毛“哥哥都说会一直保护你,一直爱你了,你怎么能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想到她对着别的男人笑得那样甜美,他就想毁掉一切,她只能对着他笑,只能看着他。男人的眼睛突然发红,狰狞的脸帅气不再,上一刻还温柔抚摸着她的脖子下一刻就紧紧的掐住她,仿佛要扭断“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他的手越收越紧,魔怔似的一直念叨着这四个字,得不到的就要毁掉。

哥哥?妈蛋,这丫居然有恋妹情节?单言被掐得喘不过气,手脚都动不了只能扭头挣扎,麻痹,她感觉下一秒就要见系统君了。“咳咳咳......”

在以为他要掐死她的时候男人顿时清醒了过来,看到她脖子上的大片红痕,他心疼的抚摸着“谁?是谁伤害我的小言?是不是他?是不是他?”

马勒戈壁,他到底那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求吃药求放过啊亲!不要再折磨她了!

在单言苦苦的祈祷下,男人终于起身“小言,你乖乖的在房间睡觉,哥哥去帮你报仇,杀了那个男人。”白衣飘飘的离开,门关上后房间再次安静了下来。

这时候她不管那个精分男人要去杀谁,只要他不来折磨她就好。嘤嘤嘤...系统君你丫快回来。

得不到系统君的回应,单言又无聊的睡着了,再次醒来时房间已经暗了下来,看来是天黑了。只是,什么味道这么恶心?

在渐渐适应了黑暗后,单言才看到一个黑影站在她的床头,眼睛直直的盯着她,阴深深的很是渗人。他的白衣上沾了不知什么东西,黑夜中清楚地听到滴答滴答声音,发出令人作呕的腥味。

“你醒啦!”

听到黑影发出的声音后单言整个人都不好了,特么的还来?果然,男人的手又抚上了她的脸,湿湿黏黏的感觉简直不要太销魂,她觉得她要吐了“呕...呕...”单言不停地干呕着,这丫手上都是血还摸她的脸...呕...

虽然她穿了很多个世界,但她从来没有见过血啊,生活算是平淡正常,现在遇到这个?难以想象未来的‘幸福’生活。

“怎么,小言也觉得那个男人的血很作呕?哥哥也是这么觉得的呢!可是哥哥要帮你报仇所以忍住了恶心的感觉亲自的把他的心他的胃他的肺都挖了出来,你看哥哥多爱你啊!”

呕......你丫的更恶心好伐,这么禽兽不如的事都能做得出来?单言呕得眼泪都出来了,可是男人并没有放过她,拇指和食指捏着她的脸颊让她面对他,黑暗中他的眼睛亮的吓人“你是觉得我恶心么?嗯?”

呜呜呜......又开始精分了,大哥你快回家吃药好吗?被他捏着脸颊,说不了话的单言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单音节。

“他该死,你也该死,可是我那么爱你舍不得杀了你啊怎么办?小言,你告诉哥哥怎么办好吗?”手指用上力,单言的脸颊被捏得变形,下巴快要脱臼了,见她不说话,男人更疯狂了,“告诉哥哥怎么办啊,说呀,说。”

“锅锅”吐出这两个字她是用尽了全力的,死变态大变态,有本事别绑着她,她要和他同归于尽。

没想到她会叫他,他一愣,手也松了一些,把她绑在房间已经两个月了,期间她从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不管他怎么威胁她都是冷冷的看着他就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现在她终于开口说话了,男人的心中的喜悦战胜一切,一把抱住单言“小言,我的小言,你终于肯理哥哥了,哥哥好高兴,真的好高兴。”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有了上个世界的基础,单言面对‘哭’这个技术是信手拈来,酝酿了一会儿她的眼里就蓄满了泪水,开始委屈的哭诉道“哥哥,呜...小言好痛,呜......”

“哪里痛?哥哥给你吹吹就不痛了。”小时候只要她受伤他就会给她吹吹,很能止疼的。

“手好痛,脚也好痛,哥哥能不能解开铁链,呜......”

“小言乖乖,哥哥给你吹吹就好了,解开了铁链你乱跑会遇到坏人的。”虽然那个男人已经被他杀掉了,可是还会有别的坏人要把他的小言带走的。

次奥,居然不上当?她都哭得这么凄惨了。单言哭得更大声了,何止凄惨那叫一个凄厉啊!男人执起她栓着铁链的手轻轻地吹着,特像一个温柔的邻家大哥哥。可是单言不敢肯定他下一秒会变成什么样,只能不停地流眼泪装可怜。

“还痛吗?”以前只要他吹吹她就不会哭了,今天怎么不管用了?

“痛,好痛,哥哥你解开铁链好不好?解开小言就不会痛了,哥哥你不是最爱小言的吗,怎么忍心我受伤?”见他有松动的迹象,单言加紧继续说道“小言一定不会乱跑的,哥哥你不是在这么,小言哪里都不会去的。”

“可是外面坏人真的很多,把小言带走了怎么办?”

“不会不会,哥哥你这么厉害一定会保护小言的,没有坏人能抓走小言。”

“是啊,哥哥为了保护小言很努力的练武呢,没有坏人能把我们分开。”

单剑山庄的剑法他已经练到了第九层,剑术在这天下他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如果现在单天雄在世定也是打不过他的。怎么他还会担心有人从他面前带走小言?真是可笑。

想通后男人终于肯帮她解开铁链了,单言在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坐起来的动作不敢太大,怕惊扰了某人。

男人点亮蜡烛,室内亮堂了起来,他奇怪的看着她“小言身上怎么会有血的?”然后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眉头顿时不悦的皱起来,在单言以为他下一秒又要变脸时,他突然扬起大大的笑脸像孩子一样说道“我们都好脏哦,一起去洗澡吧!”没管单言有没有同意,他走到床边的书柜旁扭动花瓶,书柜缓缓移开,出现一间密室,里面正冒出浓浓的水汽。

这里居然有温泉?要不要这么变态啊!只是...一起洗澡是什么鬼?待单言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直接把她丢进水池里了。

“哥哥帮你干净。”

她只是穿着里衣,他很轻易的就撕开了,只剩一件小肚兜。和除了冬菇以外的男人洗澡单言觉得很是羞耻,她闭着眼睛僵硬着身子任由他在她的身上揉搓。

看到已经被他洗得白白净净的单言,他的心情很好,可是自己的身上还脏脏的,他嘟着嘴说道“洗好了,小言也要帮哥哥洗。”

单言继续闭着眼不动,她才不要帮他洗呢,嘤嘤嘤......见单言不理自己,他不恼,只是笑着拍拍头“我都忘了小言自己都不会洗了,怎么帮哥哥洗,还是我自己来吧!”说完就很愉快的给自己脱衣服洗澡。而单言依然以紧闭双眼来面对他人的遛鸟。

洗完澡后男人把单言抱起来走到另一个房间,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