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快穿之幸福攻略> 第四十三章 情渊 五

第四十三章 情渊 五

呼......单言闭目长吐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感觉不要太好啊!忽地,她睁开双眼一凝,不远处的石头‘嘭’的一声,瞬间爆开(场面粗糙,五毛钱都不到的特效)。好犀利啊,单言已经被自己的内力震精了,看来这系统君没有骗她,果然不到一年她就练到了这般境界。

系统君:“......”都说它不会骗人的啦!

看来是时候下山了,闷在这树林这么久,实在乏味。单言起身拍拍衣裙,聚气脚尖点地,飞了起来。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略过一颗有一棵的树顶,穿过一座有一座的山头,单言终于看到了先前的那座落英镇。

看来还是有轻功好啊,自带交通工具,省钱省力省时,想她当初走得要死不活的,现在飞几下就到了,跟开了挂一样。

“亲不要顾着吃喝玩乐,你还有任务呢!”

单言咬了一口还热乎的葱油饼,不顾形象卖力的嚼着,“我都快一年没吃过正常的东西了,吃个大饼你还来膈应我,有没有人性啊你?”

系统君:“......”它可是记得这位在山上不仅不认真练武,还每天到处抓野鸡野兔再加上抓鱼摸虾什么的来填她的胃,方圆五百里的动物都不敢靠近那里了。没吃过正常的东西?那些冤死的小动物算啥?

无言以对了吧你?单言啃完葱油饼后,到远处的摊子点了一碗豆花,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自从上次武林大会后,魔教的人是越发的猖狂,这江湖看来很快就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新届的武林盟主怎么不联合其他门派一起攻进魔教的老巢?”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魔教的老巢不知道在哪暂且不说,就是那传说中的瘴气遍布的树林估摸还没走出去就已经化骨了。”

“这么恐怖?”

“那是,我跟你说哦......”

......

没想到吃个豆花就能听到江湖八卦,单言低头吃着碗里的,耳朵听着不远处的二人的谈话。

话说回到一年前的武林大会,魔教的大魔头某某(名字没太听清,唉,不要太在意这些细节)前去想抢武林盟主的位置,当时的武林盟主范千鸣为了阻止他两人大战了三天三夜,最后两败俱伤。

其实是范千鸣伤得比较重,吐血不止直至身亡,死前把盟主之位传给了单渊,顺便把女儿也交待了才咽气。

男主就是男主,不用动手干嘛的就坐上了盟主的位置,不过武林上也没人说什么,因为单渊也算是顶一顶二的高手了。

没想到男主单渊不仅娶了范言筠,还当上了武林盟主,这剧情偏得有些严重啊,还有那时不时出来捣乱的魔教大魔头某某不就是那个养了很多男宠的那个?

单言舔着牙床思考着,她在想是要去找魔教大魔头某某挑战还是去找男主挑战?这武林第一高手按理说是武林盟主,可是单渊上位得不明不白的,再来她实在不想见他,她还是去找魔教那位吧!

单剑山庄比任何时候都来得热闹,单渊集聚了八大门派的人来此会议,只为伐讨那个在江湖横行了许久的魔教。

“相公,一定要去吗?”她已经失去了爹爹,如果单渊再出什么事她都不知道该以什么借**下去。

知道她的顾虑,单渊擦拭着剑的动作停了下来,拥住她笑着说“放心吧,为了你我不会让自己轻易的受伤。”

“可是......”范言筠咬着唇欲言又止,眉头紧锁。为什么其他八大门派不一起去而只单单他一个人去?那些门派口口声声所谓的正义就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的吗?

“傻小言,别想这么多,我会好好的回来的。”见她还是一副担心不已的样子,单渊无奈的举起手发誓道“我发誓,如果我单渊不平安回来我就不得”

“不要说。”范言筠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出后面的话。

“那你不要担心。”他调皮的舔了舔她的手心。

湿湿痒痒的让她忍不住收回手,娇嗔道“没得正经。”那个翩翩的白玉公子怎么就变得孩子似的?

“对你就不正经。”单渊捧着她的脸覆上了她的唇,两人热烈的交缠着。

他的小言......

“呔,魔教大boss出来一战。”单言双手叉腰,摆出一个自认为比较酷霸拽的姿势,站在魔教的大门前喊道。

......

......

没有任何动静,连守门的都不鸟她。靠之,她辛辛苦苦的到这可不是唱独角戏的。其实如果不是系统君的GPS,她现在还在树林里转圈圈呢,那个传说的瘴气遍布的树林她是没见到,但迷宫一样的她倒是见识到了。

“你丫是不是怕啊?啊哈哈哈...”单言来了个激将法。咻的一声,她眼前出现了一个黑衣男子。“英雄?”

寒狩侧着身站在那里,冷冷的说道“你离开,我们教主不见你。”

听他这么一说单言不高兴了,虽说这英雄对她有恩,但阻碍她做任务就不应该了“他想不见就不见啊,我是来约战的又不是来约炮的。”

寒狩见她一副就不走的样子,上前想拎起她的衣领把她带走。单言当然是不肯的了,点起脚尖运功远离。

“你怎么会?”寒狩见她会轻功,很是诧异,他明明记得她不会武功的。

“有没有听过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何况是一年的时间。”单言不肯再BB了,运针向他袭去。这男人一看就很死板,不解决他怎么战大boss?当然,她只是点到为止。

本来以为她有功夫只是微弱的,没想到这么厉害,寒狩的额头冒出点点冷汗,手中的剑不停的挥舞着抵挡她的针。

单言的《葵花宝典》因为她是女人的关系只练了一半,但对付他足够了。在针离寒狩的只有000.1的时候,停住了,“你输了,叫你们教主出来战。”

“我是输了,但你是女人,我们教主不会见你的。”

什么狗屁原因,难道他还歧视女人不成?单言收回针,既然他不出来,那她进去。把拦住她路的人一一的点了穴,她成功的见到了大boss。

只见boss半靠在椅子上悠悠的喝着茶,看都不看单言。他那披散着的墨黑长发配上一袭红衣,晃眼至极。

只是他旁边的人不淡定了“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我魔教?”每个boss身旁都需要一个狐假虎威的嚣张秘书,这个也不例外。

“本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东方不败。”

“没听过。”

额(`д′),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单言哼了一声,威武雄壮的说道“很快你就会听过了。”说完使针向大boss飞去。

他飞起坐到了另一边,继续喝了一口茶,茶不错,他满意的勾起嘴角,给妖艳的脸庞更添魅惑。

真是个妖孽,单言暗叹道。过了一会儿后她摇了摇头,妈蛋,差点中了他的美人计,她决定认真对待,气沉丹田,运气向他攻去。

在单言一次又一次不停地攻击下,终于他也不再爱理不睬,迎战单言,顿时迷影阵阵,躲在某角落的刚刚那个嚣张的手下睁大眼睛看着战局,太快了,他很难看不清楚。

几十回合下来,胜局难定,两人隔着十米静止不动。单言脸上不显,但心里不淡定了,照这样下去她会累死的好伐,她狠狠的看着对方,想用眼神杀死他。

“你说你叫什么?”为什么他会觉得她这么熟悉?

妈蛋,搞了半天人家刚才根本没听她说话,单言哼了一声,没回答他,运功再次向他攻去。

“小言?”

“嗯?”单言闻声回头,忘记了自己还在战斗,一阵热气向她袭来,单言被击中,飞了几十米远,吐了一口血后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是小言!单渊来到单言身旁,看到真的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赶紧把她抱起来,顿时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带她离开了这个地方。

大boss看着自己的手,站在那里久久不语,他明明把功力收回去了的,怎么会......一阵风吹过,扬起他的红衣。

寒狩半跪在他面前,恭敬道“教主。”

“查。”

......

“咳咳咳.....”胸口好痛,她越是咳嗽胸口越痛,难耐的捂着胸口坐起来,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是哪?

“叮,支线任务失败。”

“喂喂喂,还没分出胜负呢,怎么就失败啦?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你被击中了还记得吧?机会只有一次,输了就是输了。”

“那是因为我听到有人叫我才分的心,不然他哪能打中我?”话说,谁特么叫的她?

“谁让你关键时刻掉链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