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快穿之幸福攻略> 第四十四章 情渊 六

第四十四章 情渊 六

“嫂子?”

门打开的时候,单言以为来人是单渊,没想到却是女主范言筠。

范言筠和单言长得很像,但还是有区别的,她们的气质性格都不一样。范言筠比较温柔。

“你是谁?为何长这么像我?”前几天单渊把她带回来,吩咐所有人都不能靠近这个院子,原本喜欢黏着她的他时不时来这,似乎已经忘记了还有她这个妻子。单渊有事出门了,她才有机会来这里。

“嫂子好,我叫单言,是单渊的妹妹,至于为什么我们长得这么像......”单言托着下巴沉吟一会儿才眨眨眼说道“你是亲生的可以去问作者啊!”

听不懂她说的,范言筠靠近她仔细打量,“你是我相公的妹妹?可是从来没听他说过啊!”

“唉,他以为我死了嘛!”于是单言瞎掰了一套被歹徒绑架之类的故事,把女主心疼的不要不要的。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是我误会你了,还以为你是相公从哪里带回来的小妾呢!”

“绝壁不是,嫂子你可别瞎想。”

“你是相公的妹妹,为何他会把你捂得这么严?”

“我伤得重,哥哥怕歹徒再来伤害我,所以就不给我见外人了,说到这个,我需要你帮个忙。”

范言筠不疑有他,问道“什么忙?需要我怎么帮你?”既然是一家人,能帮的她会尽量。

“实不相瞒,我在外面有了一个喜欢的人。”单言假装娇羞的低下头,继续说道“可是哥哥不给我出去,你知道他的。我怎么都想出去见他的,你可不可以帮我准备一匹马让我离开?”

“这......”

“嫂子,我的好嫂子,你就帮帮我的,难道你忍心看我和喜欢的人分离吗?想想如果你和哥哥分开了,你会不会难过?会不会流泪?”

想到会和单渊分开,确实挺难过的,范言筠答应了,点点头道,“我这就去给你备马。”

女主,对不起,利用了你的善良还有信任。单言骑着马一路狂奔,要赶在单渊回来之前离开。虽说内力用不了,但骑马的力气还是有的。这几天她养精蓄锐就为了现在。

单渊回到单剑山庄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单言,当他打开门看到的是空荡荡的房间时,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勃然大怒道“给我去找。”她已经没有了内力,跑不了多远。

这时范言筠端着茶进来,笑着说“相公你回来啦,喝口茶吧!”

单渊看都不看她,伸手打掉她递过来的茶水“滚出去。”

范言筠愣住了,以前单渊对她一直是温柔体贴的,从来没对她大声说过话,只是一个单言他就这样?“相公可是为了你的妹妹?”

单渊扶着额头的手放下来,眼神犀利的看着她,“你如何得知?难道你......”

“是我帮助她离开的,你为何要阻止她去见自己喜欢的人?她去哪是她的自由不是吗?”

“蠢货。”单渊猛的掐住她的脖子冷笑道“你懂什么?她是我的,喜欢的只能是我。”

“你...”没想到他不仅动作让她寒心,说出的话更让她寒心,想到他从带单言回来后的种种表现,“你...你喜欢她?”

“哼,你说呢?”单渊眼睛已经变成了红色,手用上力想要掐死她。

范言筠一直抓着他的手,又抓又挠微弱的挣扎着,很快她的呼吸困难,眼前越来越黑。随后一秒单渊松开手,她直接瘫坐在地上不停地咳嗽,本来以为他真的会掐死她。

“回来再收拾你。”单渊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大步向门口走去。

“她是你亲妹妹。”

她的话成功的让他停住了脚步,转身说道“那又如何?”

“那我呢?我算什么?”

“你?你只是她的替代品。”单渊冷笑道“哦不,我改变主意了,现在你连她的替代品都不是了。”说完转身离开。

“呵”她早该想到的,他的温柔,他的体贴,给的一直都是另一个女人。回想到见到单言的那一刻,再回想到单渊娶她后的种种,‘小言,小言,小言......’曾经的甜言蜜语变成了致命的毒药,范言筠绝望的闭着双眼,泪水静静淌下。

单言专挑那些隐秘的小路走,很快天色暗了下来,她才在河边休息。停下后她才想到自己无处可去。

冬菇,你在哪儿?她该去哪里找他?单言坐在河边无聊的丢着石子,要不是男主锁了她的内力,现在她也不会这般狼狈。

“小言,和哥哥回家。”

听到身后有声音,单言身子僵硬不已,整个人都不好了,背后灵啊他,阴魂不散。“你怎么找到我的?”明明已经走了很久的说。

“我自有办法。”他伸出手,像那时在悬崖边一样笑得一脸温柔“来,过来哥哥身边。”

“哥哥,嫂子是一个超级超级好的女人,她真的很爱你,你们在一起会很幸福的,放过我好吗?”单言试着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不是你,多好哥哥都不要。”单渊一步一步的走来,“你应该饿了吧,哥哥回家给你煮面。”

“不要不要不要,你就不能放过我吗?”单言蹲下身子抱着头大喊大叫道,“嫂子这么好的女人你为什么就看不到,你到底固执什么?我不值得,我不爱你,一点都不爱你。”

“小言,不要这样说,哥哥爱你,你也爱哥哥的。”单渊跟着蹲下身子瘪着嘴说道“我们是彼此的。”

得了,精分成小孩子的性格了,单言放低声音说道“谁都不是谁的,我们都是单独的个体,哥哥,你放了我好吗?”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重复了好几遍后单渊眼神一变,变成了冷血无情的那个“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是吗?那我把你杀了,这样你就不能离开我了不是?”

救命啊,眼看他的剑越靠越近,单言除了后退还是后退。

“没想到堂堂的武林盟主会对自己的妹妹产生畸恋。”在单言以为自己真的要狗带的时候,离他们不远处的树上突然站着一个红衣男子,是那个魔教的大boss。

不理会身后的人,单渊提起剑向单言刺去,‘嘣’的一声,剑被石子弹开“什么时候魔教教主殷会多管闲事了?”

“什么时候想管就什么时候管。”他再次向单渊弹去一颗石子,单渊抱着单言避开,点了她的穴后,上前和他打了起来。

相比单言的点到为止,两个男人的战争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可谓是招招毙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单渊狠,但他比他阴毒,拿着他自己的剑从背后刺进他的胸口,在他耳边笑得一脸妖魅“你输了。”

单渊吐了一口血,看向不远处的单言,爬着向她靠近,眼里带着执着“小言,小言......”

“呜......哥哥”单言没想到他都这样了还不死心,忍不住的呜咽起来,这个男人很深情,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她?

“小言。”单渊伸着手还没碰到她,就被殷踩住了,他蹲下身眯着细长的凤眼说道“人我带走了,你...呵。”

“不,小言”眼睁睁的看着单言被别的男人带走,很快的消失在他眼前。可他已经无能为力了,捂着流血不止的胸口,单渊闭上了眼睛。

当看到教主带着女人回来的时候,寒狩愣住了,他是不是看错了?一向讨厌女人的教主抱着女人?

殷把单言抱到自己的房间,把她放在床上后才解开了她的穴。单言一能动,马上离他远远地,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怎么,你会怕我?”他可是记得前几天这个女人跑到他面前和他一战来着。

“你杀了我哥哥,你说呢?”

“我......”他不是为了她才这么做的吗?现在反而怪他了不是。

“你把我抓来这里是要怎样?”她又不是女主,怎么危险总来找她?

他舔了舔唇魅惑的说道“吃你。”

“哈哈,你应该是开玩笑的吼,你真幽默。”单言配合的笑着,尽是尴尬。

“我是认真的。”他一把拉过她,锁在自己的怀里,鼻子在她身上嗅着“你好像很好吃。”

单言僵硬不敢动,妈妈呀,离开一个圈又掉到了另一个圈,她感受到这个世界对她满满的恶意。

光是闻一闻还不够,他停在她的脖子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然后咬了上去。

脖子传来针扎似的痛,单言赶紧出声阻止“等,等一下。”

“嗯?”

“可不可以杀了我你再吃?烹煮油炸你随意。”这样直接就上口也太血腥了吧?而且,她怕痛嘤嘤嘤......

“哈哈哈......”他松开牙,把头枕在她的肩上笑了起来“烹煮油炸?哈哈哈......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