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快穿之幸福攻略> 第五十六章 老公太多我不要 五

第五十六章 老公太多我不要 五

周清越没有说话,单言觉得该说的自己都说出来了,如果他的听力没问题的话应该可以明白她的意思。

她转身回到房间,从衣帽间里拉出收拾好了的行李箱,经过他的时候,他伸手拉住单言的胳膊。

“放手好吗?总该要结束的。”单言不明白这明明是他喜闻乐见的,为什么还要伸手拉住她?

他仍然沉默着,抓着她的手更紧了,眼神意味不明。

单言挣扎着想抽出手,他还是紧紧抓着不肯放开,她只好抬脚想去踹他的膝盖,可是抬起的脚被他抓住,他的手一按,她就像是被捕兽夹夹住的小野兽,被他紧紧锁进怀里。

“不闹了好吗?我们不闹。”他觉得单言会说离婚只是一时的闹脾气。

挣扎无效,单言只能认命的被他抱着“我没闹,我是真心想和你离婚的。”

“我不同意。”他已经爱上她了,可她现在说要和他离婚,是在逗他吗?

“凭什么不同意?你在外面有女人我也没说什么,现在只是想安安静静的离婚。”这又是演的哪一出?按她所知道的剧本,不应该是她提出离婚,他欣然同意,然后他就可以和女主N宿N飞了。

“只有那么一次,我喝醉了。”当时他醉得厉害,把那女孩当成她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身旁躺着的不是她,他有多后悔她知道吗?自那晚后他就失去了面对她的勇气,每天以工作来麻痹自己她知道吗?

“我们还彼此自由不好吗,这样你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去找她了。”

“你怎么能说出这么残忍的话?”他都说了他当时喝醉了,不是故意的,为什么还要把他推过去?

“明明是你先招惹我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在他的心里变得越来越重要,他不想失去她,不想。

“我后悔了。”所以当初才逃婚啊“趁现在还来得及,我们好好的离婚好吗?”

刚说完一个天旋地转,她被周清越打横抱起,走进房间后丢在床.上,她还没来得及起身,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男人结实的身体就这样直接压了上来。

他每天都在极力的忍耐着,他会拉着别的女人上.床是因为她,如果她肯给自己他就不会这么苦恼甚至去买醉,说到底会犯错全都是因为她。现在她都说出这么残忍的话了,他再这么忍耐下去会后悔一辈子。

马.勒戈壁他想干嘛?这货该不会是想乱来吧?单言急了,在周清越的唇要覆上来的时候她张嘴咬向他的下巴,由于肉不多,单言尽啃骨头了,差点没把她的牙给崩掉了。

下巴的疼痛感刺.激到他,他更加的变本加厉,掣肘住她后,手开始扯她的衣服。

“吴妈,吴妈......”单言一直喊叫着,想着吴妈上来了也许他会停住动作。

他的手覆上她的胸.部“吴妈已经睡了,你喊也没用,她听不到。”然后上手继续解她的衣服。

眼见衬衣的扣子就要被他全部解开,她顿时害怕的哭喊了出来“不要,不要...呜呜呜...”

周清越心疼的忙着帮她擦眼泪“乖,不要哭,很快就好的,很快就好的。”只要她真正的全部的成为他的,就都好了。

趁着他稍微的松懈,单言额头用力的撞上他的鼻子,在他捂着鼻子哀嚎时,抓着衣襟就向门口跑去,走的时候连行李都没来得及拿。

天公不作美,单言跑出房子的时候下起了大雨,身上什么都没有,她只好硬着头皮在路上狂奔起来。(真是应了她不久前的那句‘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叮咚...叮咚...叮咚...”

乔韶锦在书房和朋友视频的时候,隐隐的听到紧急的门铃声。

“ok,theimelater!bye.”关掉视频后他烦躁的走出书房,这次按门铃的又特么是谁?

一打开门,看到单言全身湿漉漉的站在门外,双目通红,头发凌乱,衬衫紧贴在她的身上,扣子七扭八歪的系着,站着的地方已经积了一滩小水洼。

他错愕了好一会儿,“你?”怎么每次见到她都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而且,他想问一句,她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单言看到乔韶锦后被雨冲得已经冷静了一些的心又开始难受起来,想想都心有余悸,身子不停地颤抖着“冬菇...冬菇...”叫着叫着就哭了起来。

看她那样就知道发生了那种事,心顿的一疼,他无奈的让开身子,叹气道“进来吧。”他是看她可怜才放她进来的,真的。

她边哭边打嗝,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脚说道“我...呃...我的脚...呃...脚脏了,呜呜呜...”

乔韶锦低眼看着她并没有穿鞋的脚丫,上面沾着些许的沙砾,挂着泥水,很是狼狈,“没关系,进来吧”他自认倒霉才碰到了她,总是搅得他心烦意乱的。

单言坐在浴缸里一边搓着身子一边哭,她以后都不想再见到周清越了,居然想对她硬来,一想到自己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她就难受得要窒息,搓着身子的手用力了几分。

‘嘚嘚嘚’

乔韶锦拿来一套休闲服放在洗手间门口,敲了敲门说道“衣服放在门外了”转身走了几步后想了想又折回来“别泡太久,对身体不好。”

单言带着浓浓鼻音的回答传出来“好。”

她穿着他的衣服松松落落的,只能提着裤子走出来,看到坐在客厅里的乔韶锦,怯怯的叫了一声“冬菇”

“唉”没一次是让人省心的,乔韶锦把她带到沙发坐好,拿来吹风机站在她面前帮她吹着滴水的长发。

单言像狗狗似的乖乖坐着,任他的手指在她的发间穿梭,温热的风加上他轻柔的手指,很舒服。

头发终于吹干了,单言突地环住他的腰,在他身上蹭了蹭,满足的吸吸鼻子“冬菇,你最好了。”

“叮,真爱度上涨10%,目前真爱度18%。”

单言咧着嘴抬头看着他坚毅的下巴“还以为你会一直2下去呢!”

“什么?”

“没,让我静静地抱一会儿。”说完耳朵贴着他闭上眼睛。

她说的一会儿已经过去了许久,乔韶锦推了推她的肩膀“很晚了,去睡吧,客房已经帮你收拾好了。”

单言死不放开他的腰,她感觉自己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睡在他温暖的怀抱了“我想和你一起睡。”

他身体一僵,语气是不容拒绝的强硬“不行。”

单言眼里开始蓄满泪水,装起可怜来“可是我害怕。”

他无奈的说道“我也是男人。”

“不,你不是的。”他在她的心里与别的男人不一样,只要是他就可以。只要他在,她的心才有了着落,才会感觉安全。

听到她的话后乔韶锦脸色很不好,什么叫他不是男人?“我累了,不想再陪你折腾了。”他掰开腰后的手,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单言万分不解,真爱度都18%了他怎么对她还这么冷血?像以往的世界才5%就该拐上.床了。(姑娘,你思想不健康你造吗?)

辗转反侧了一晚,单言是被早餐的香味叫醒的,她走出房间的时候,乔韶锦正在做早餐,她就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心情突地很好。

他面无表情的说“吃完早餐你该离开了。”他一直没忘记她结婚了,是属于另一个男人的。

有时候他会想起那个哭着求他的她,经常想着如果那天他真的帮她逃婚了他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烦躁?

单言咬了一口煎蛋,说“我不想见到他。”

“他是你老公。”语气里尽是无奈。现在到底折磨的是谁?

“只是法律上的。”单言没羞没躁的说道“我精神上的老公是你。”

乔韶锦:......

单言咧着牙对他笑,全然不知牙齿上沾着刚吃的蛋黄。

“衣服我已经打电话叫人送来了,不管怎样你都不能待在这里。”乔韶锦临上班前这样说道。

他走后,单言仔细想了想,也觉得自己不够理智,她丫的还没离婚成功呢!拿着乔韶锦给的零钱打了个的去到单家的公司,她打算找单母谈谈人生,聊聊理想。

单母严肃的看着她,就是不说话,这穿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衣服?

单言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自己身上的衣服,好吧,她这一身是乔韶锦的小助理挑的,品味什么的就不要在意啦,穿着舒服就好,“妈,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谈,你快先吃一颗定心丸。”

“不必了,你说吧,我受得住。”她早料到了,单言平时没事绝对不会来公司,现在来了一定有事,而且,是关于周清越的。

“我想和越哥哥离婚。”

单母表情平静,只是问道“为什么?”

“他出.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