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快穿之幸福攻略> 第七十一章 爱上你的我 五

第七十一章 爱上你的我 五

一下飞机,单言就迫不及待的想去看单秋潜。可惜某人不愿意。

舒渝淡笑说道“坐这么久的飞机,你累了,过两天再去。”

单言摇摇头“不会,我一上飞机就睡了,现在精神好得很,如果你累了可以先去找地方休息,给我地址,我自己去就好...”

她越说越小声,主要是舒渝的眼神很吓人,明明他的脸上带着春风般的笑意,但她就是感受到如冬天般的寒意。

单言缩了一下脖子,咽了咽口水“那...还是休息两天去比较好。”嘤嘤嘤...他可不可以这样看着她,她害怕。

舒渝喜欢听话的女孩,他帮她顺了顺耳边细碎的头发“真乖。”

车子在路上行驶着,舒渝把单言带到自己名下的一个比较清净的别墅。单言看这个被电网的围起来别墅,哪还能不明白这是为了防止她逃跑。这防备心也太重了。

以倒时差的名义,舒渝把她按在g上,硬是搂着她睡觉。其实单言并不困,她每天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睡觉,再加上刚回国,可以见到七叔七婶还可以去祭拜单秋潜,心里略微的激动,更是睡不着了。

看她对着天花板发呆,舒渝似笑非笑的说道“正好我也睡不着,可以一起运动运动,有利睡眠。”

“啊...”单言捂着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装得很困的半眯眼睛“睡意来了挡也挡不住。”然后翻身把手脚都搭在他身上,闭上眼睛装睡。

舒渝无奈的视线停在她已经闭上的双眼处,他刚才说的那些话是认真的,可惜她不愿意。

也许是他的怀里太温暖,也许是他的味道太好闻,单言闭上眼睛久了就真的睡了过去。单言从梦中惊醒,此时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而舒渝不在身旁。

白亮的实验室里,舒渝凝视着装在试管里的透明液体,嘴角勾出清淡的笑意。

他身旁高瘦的教授推了推眼镜,说道“已经按照您的要求研制出了,只是还没在人类身上实验过。”

本来实验室里有一个可以供他们实验的对象,可惜在一个月前被这位爷带走了。当然他只是敢在心里这么想,嘴上绝对不能说的,那个女人似乎对爷很重要。

“我倒有一个很好的人选。”他答应过要帮单言报仇,可是不管他派出多少人,给她制造多少意外,那个女人总能化险为夷。如果把这药注射在她的身上,能不能达到他的预期呢?舒渝浅笑,真是越来越好玩了。

单言走出房间后,到处瞎逛都没看到人,别墅安静得可怕,没有丝毫的人气,她赶紧向大门口走去。一打开门,门口站着的两个黑衣人把她吓得够呛。

猛地把门关上,单言以最快的速度跑回房间。这个世界怎么到处都是黑衣人?自从发生那件事后她就不喜欢黑衣人,他们除了杀人也起不到保护作用,就像是单秋潜身边的那些,平常总是能见到他们的身影,可关键时刻就销声匿迹。

如果那天单秋潜身边的黑衣人能及时出现,就不会发生那些事了,单言蜷着身子躲在被窝里,默默流泪。

舒渝回来的时候发现单言还窝在g上,以为她还没醒,上去正想搂着她休息一会儿,没想到她被子一掀把他盖住,边尖叫边对他拳打脚踢的。

从小到大他还被人这么打过呢,虽然不痛但心里很是不喜,舒渝反过来拿被子把她包住,把她整个人都压在g上。他声音阴冷的问道“冷静了么?”

“呜呜呜......”

听到里面传来的呜咽声,舒渝愣了一下,拉开被子,单言挂满泪痕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他脸色变得柔和,轻声问道“做恶梦了?”

单言摇摇头“我想小叔叔了,想明天就去看他。”其实她刚才以为他是黑衣人才反应那么激烈的。

她在自己面前想另一个男人舒渝心里是不舒服的,但跟一个死人置气难免小家子气,“那就明天去。”他应承道。

“那我现在去准备。”她的眼泪来得快去得也快,单言拿袖子擦掉脸颊上的泪水,越过他下g走出房间。

需要准备什么?舒渝不明白,只好跟在她的身后走出去。

在橱柜里一阵翻找,找到需要用到的器具后,她开始忙活起来,预热烤箱、打蛋、筛粉...熟练地动作着。

别墅里的厨房是开放式的,舒渝坐在吧台边看着她忙活“你在做什么?”

“做提拉米苏啊”

没想到她会知道自己喜欢吃这个,舒渝心生感动,正想起身去抱住她,没想到她说出的下一句话让他跌入万丈深渊。

“小叔叔很喜欢吃这个,我想亲手做给他。”以前都是买给他吃,现在她想亲手来。

正在低头搅拌的单言没看到舒渝那阴森至极的表情,他的嘴角抿出凌厉的线条,眼神冷酷的看着她“就这么喜欢你的小叔叔?”

“嗯”单言点点头。单秋潜虽然外表总是冷冷的不喜欢笑,但是她可以感受到他的温柔体贴,所以她很喜欢他。

这么一想她觉得舒渝和单秋潜蛮像的,一样总是冷冷的,可是又给她莫名的安全感“我觉得...”当她抬头正想对他这么说时,被他周身散发的恐怖气息吓得一哆嗦愣在当场。

她咽了咽口水,问道“你怎么了?”

他低沉着脸说道“现在跟我回房。”

“我想做完这个再睡,再说我现在一点儿困意也没有。”她醒来还没一个小时,怎么可能会困?

他似乎没听到她的话,眼睛冷冷的盯着她,入魔般的一步步向她走去,单言害怕的开始后退。他把她手中的东西丢在地上,拦腰抱起直接压在身后的橱柜上。

“你干嘛?”

“既然你不愿意回房在这里我也不介意。”

单言挣扎着起身,抓着衣襟骂道“你疯啦?这里是厨房。”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真是够了,她那莫名的安全感到底从哪感觉到的?

舒渝张口含住她的锁骨,而后开始啃咬“你是我的食物,在厨房吃没什么不对。”

“阿渝,你冷静一点儿。”

管她说什么,由于她穿着睡裙,他修长的手指只要撩开就能挤入双腿间,不由抵抗的开始要她......

吃完一次后他尝到了个中滋味,把她抱到餐厅又来了一次,等到结束的时候单言全身又酸又痛的,差点忘记自己姓什么了,哪还记得做什么提拉米苏。

舒渝把她放在浴缸里仔细的帮她洗干净,看到上面自己留下来的痕迹,心情才好了一些,她全身上下连心都要是他的。

单言如果是那个有记忆的她,一定会骂他犯男主病,霸道总裁上身。

运动确实有助睡眠,单言很快就睡着了,可舒渝却盯着她的睡颜看了许久许久。

......

单言把买来的提拉米苏和鲜花放在单秋潜的墓前,脸颊贴在冰凉的大理石碑静静地坐着。

舒渝坐在车里凝望山上的白色身影,眼底带着阴翳,他是不是该庆幸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了?

两个小时后,舒渝开始不耐烦起来。十分钟前助理打电话来,他需要回公司开个紧急的视频会议,可是单言似乎还没有离开的打算。

他打开车门走上阶梯,把坐在那发呆的人一把抱起,扫了一眼墓碑上的照片后才抬脚离开。

可能是冷风吹了太久,她的身子冷得吓人。让司机把车里的暖气调大,他紧紧地抱住她把自己的体温渡过去。

窗外的景色由森林绿树变成了高楼大厦,明显不是在回别墅的路上,单言抬头问他“我们去哪儿?”

“去公司,有些事需要处理。你的午饭要在那里解决了。”

“你的公司不是在f国吗?”

“傻吧你。”

好吧她就是傻,公司有总公司和分公司,怎么可能只在一个地方呢!

看来舒渝真的有急事,他吩咐秘书给她订饭后就进了会议室,搞得单言有些愧疚,她好像浪费了他很多时间?

“真是够能耐啊你。”

吃完午餐舒渝还没回来,单言只好正躺在沙发上闭眼休息。当听到门口传来声音,她吓得立刻坐起来。看到来人,她全部的怒火都冒了出来,牙咬得咯咯响,瞪向她“夜玫瑰,你来这干嘛?”这里是舒渝的办公室,她应该问她怎么进来的才对。

“找你咯”夜玫瑰迈着修长的双腿走过来坐在茶几上,涂着红色甲油的手指捏住单言的下巴,眼神冰冷的说道“原本还以为你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呢,原来也会用勾引男人这一招啊!”能从爷的实验室活着出来的,她是第一个。

下巴被捏得很痛,单言抓住她的手用力的拉开,站起来说道“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她冷哼道“你勾引爷不就是为了让他帮你报仇么,真是小看你了。”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