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快穿之幸福攻略> 第七十九章 第一女将军 一

第七十九章 第一女将军 一

“叮,准备进入小说世界《第一女将军》,倒计时开始,十,九,八......三,二,一,叮,进入成功。”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倒茶的水声过后,鼻尖满是淡淡的茶香。

单言睁开眼睛,她的手撑着头,斜卧在榻子上,眼前是一个山水屏风,隔着的另一头有个人影在动作着,应该是在喝茶。

室内很安静,除了人影喝茶时衣袖摩擦的声音,再无别的。

然后,人影说话了“母后这宫里的茶倒是比朕那的好上几分。”

他的声音很清冷,有种让人置身于冷风的感觉,单言不由自主抖了一下,赶紧凝神接收记忆。

“皇上兴许是换了个地方,感觉有所不同。”单言的意思是说,那是你的错觉。

这茶叶是原主爹派人送进来的,如果比皇帝宫里的好,单言大概知道他的意思。

皇帝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垂头,看着执起的白玉茶杯。单言可以看到屏风那头正在在冒着烟的茶水。

这货什么时候才走?她摆这个‘美人卧’的pose真心辛苦。

不遂她愿的是,皇帝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单言看到影子慢慢的啜着茶,似乎很是享受这宁静的午后。

他不说话,单言乐得如此,趁机在脑海里将剧情捋了一下。

本文的女主与以往的女主有很大的不同,那就是她是一名护国将军,那是比女汉子还汉子的女汉子。以一句话概括剧情,那就是‘女汉子也有春天’。

女主仇一清一不会女红刺绣,二不会弹琴写诗,她喜欢读兵法谋略,还喜欢刀枪剑戟狂舞在手肆意挥洒血汗的那种快感。

大越国皇帝意要迎她为妃,她毅然决然的拒绝了,声称如果和那些宫妃一样困在这黄金牢笼,不如战死沙场。

**厥可汗阿史那赤意要娶她为妻,她刚开始也是拒绝的。后来两人在战场上斗智斗勇生出感情来了,便自愿卸下将军头衔,远嫁突厥,而阿史那赤为了她,承诺五十年不犯大越边境。

其实单言看到女主拒绝皇帝纪钧荀的时候,她只想说,被拒绝的原因是纪钧荀长得太俊美,女主由于常年在边疆生活,风吹雨打的,跟个假小子似的,和肤白俊美的纪钧荀站在一起她倒是更像男人。

女主在拒绝纪钧荀时说了‘此生不嫁人,沙场葬孤魂’,最后女主嫁给了的阿史那赤,究其原因还不是纪钧荀征服不了她?想想突厥大汉,身材高大长相粗犷,男人味十足,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征服女主。

故事情节大部分都是讲女主在沙场怎么演兵法,怎么搞谋略,怎么杀敌,除了一些感情戏,其它的她都是跳着看的,主要是她不懂什么谋略,什么兵法,即使小说里写得多详细,场面多壮观,她只能一脸懵逼。(玛德智障)

其实小说以纪钧荀的角度来写的话会更精彩一些。因为这个皇帝不简单。面上一直清清淡淡的,其实内里黑心肝,心机颇重,为了登上皇位,把自己的十几个兄弟一一收拾了。

而小说中写纪钧荀想娶女主是因为欣赏她喜欢她,其实不然,他只是想拿回她握在手里的兵权还有军中威望。

别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因为有原主前世的记忆,小说里没有女配,但炮灰却是很多的,原主就是最大的一个。

小说主要描写的是战场,而原主生活在深宫,所以剧情没她的事。可是跳到记忆又是另一回事了。

原主是大越jian臣左相唯一的宝贝女儿,十六岁嫁给了五十三岁的老皇帝,还没来得及侍.寝老皇帝就驾崩了,当了三天皇后的她直接升职为太后。

纪钧荀即位,对她这个太后还是很尊重的,只是表面而已,因为忌惮左相朝中势力,他不得不‘尊重’她这个‘母后’。

后来纪钧荀用计除掉左相,没有老爹这个后台,原主在宫里过得并不如意,每天只能窝在佛堂里吃斋念佛,以聊此生。

妈蛋,原主还是个少女就被逼过上了老年人的生活,这命运岂是‘悲惨’二字能概括的?单言嫌弃的撇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高襟的黑色宽袖外袍,缀以殷红绣纹,一看就是老阿嫲的装束。

原主自进宫来做人做事低调的很,宫门都没怎么踏出去过。20岁之前是闷在宫里弹弹琴绣绣花,20岁之后是念念佛,抄抄经,这一生算是白走了一趟。

如今是她当太后的第二年,也是纪钧荀即位的第二年,左相被除是在她当太后的第四年,她还有两年的时间脱离这个牢笼。

话说,这皇上不忙吗?怎么还有闲情逸致在她这喝茶?每次他一来,仁寿宫里的宫女太监都是紧张兮兮的,连原主也不例外,还好都屏风隔着,否则得吓哭。现在她得想办法把这厮弄走。

单言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也足够让对方知道了。

纪钧荀仍然是悠闲的喝着茶,似乎还拿着书看了起来。

哎呀,我擦。单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以前他也没这习惯啊!

“皇上想必国事繁忙,怎会想着在哀家这看书?”

“不忙。”他的两个字话让单言心里所有的想法都狗带。

“母后如若是乏了,可进里间休息,朕不会吵您。”

马勒戈壁,连逐客令都听不懂,你在这能睡得着才有鬼。

单言的手肘实在太痛,也不顾什么形象威仪了,直接坐起身来,揉了揉已经发红的手肘。

纪钧荀似乎没注意到她一般,翻了一页书,继续看。

“母后可读过《吕氏春秋》?”突然,他又说话了。

单言回忆了一下,说“并无。”

他淡淡的说道“可惜了。”室内又静下来,只剩下翻书的声音。

他是在暗示什么吗?单言烦恼的皱着眉,她最讨厌穿古了,古人说话总喜欢拐弯抹角的。

在仁寿宫待了半个时辰后,纪钧荀终于说道“朕突然想起御书房还有奏折没批完,就不多叨扰了。”

看着屏风那头渐渐消失的人影,单言松了一口气。

一个灰蓝色宫装的宫女从屏风那头走过来,福身后说道“娘娘,陛下可算是走了。”她是原主的陪嫁丫鬟安若,是原主在这宫里唯一能说得上话的人。

“嗯”单言站起身来扭了扭脖子说道“把屏风收了吧!”

宫女太监把屏风都收好后,她看到纪钧荀刚刚喝茶的桌上倒扣着一本书,恰恰是他提到的《吕氏春秋》,他说的话绝壁没那么简单“安若,你替哀家把书拿来。”

单言就着他扣的那面扫了一眼,也没什么特别的,难道是她智商不够?她无奈的把书页折起来,“安若,想办法联系爹爹,哀家想见他一面。”单怀仁既然是一个大jian臣,一定会看得懂。

“娘娘,您终于肯原谅相爷了!”安若有些小激动。

想想也是,原主自从进宫后就没肯见单怀仁,可以说是怨恨的,如若不是他位高权重,让老皇帝忌惮,明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还把她接进宫里,无非是让她当人质罢了。

老皇帝还是蛮聪明的,你看哦,如果是让新皇娶原主当皇后,单怀仁一定会想办法让原主生下皇嗣,然后捧皇嗣上位,以他在朝中的势力,这江山迟早归单家。

而老皇帝不想让这事有发生的可能,自己娶了,过几天去世,原主当太后,在宫里最多只是个摆设,还能当威胁单怀仁的人质,简直一举两得。

单言装作难受的低头“以前的事不必提了,你尽快联络吧。”

“是”安若笑着福身。

单言毫无形象的倒在榻上,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冬菇是个什么职位?如若两人能在宫里见到的,不是皇帝就是太监。

她噌的坐起来,有可能是纪钧荀吗?她想根据原主的记忆了解他的性格,可是两人见面的时候都有屏风遮着,就算见到了也是在宫宴上,两人隔着一米多远,没怎么近身过。

不过小说里的描述有点像,不管怎样,等他下次来的时候,她得试探一下。如果真是,倒是省了她不少麻烦。

这时,站在一旁的安若说话了“娘娘可是饿了,是否传膳?”

单言摸了摸瘪瘪的肚子,确实是饿了“现在几时了?”

“申时,也该是晚膳时间了。”

单言曾经背过古代时间表,申时是15:00-16:59这段时间,现在吃饭有点早,不过古人一般都是在16:00吃晚餐“传吧!”

唉...单言吃了两口就不想再动手了,即使她现在很饿。这吃的什么鬼?十几道菜都是一样,寡淡无味,还有一股药味。

安若看到单言放下了筷子,跟着停止布菜,不解的问道“娘娘为何?”

单言嫌弃的撇了一眼桌子上的菜,抿着嘴说“难吃。”她这是被逼着提前进入老年人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