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快穿之幸福攻略> 第八十四章 第一女将军 六

第八十四章 第一女将军 六

梁沧衍下朝回来的时候,发现单言坐在自己的g上笑眯眯的看着他,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他当做没看到她似的走到衣柜前,拿出便服开始换上。

她仔细想过了,就算他是弯的又怎样?世界上没有掰不直的gay,她一定会不离不弃,努力的把他带回正途。

单言走到梁沧衍面前,眨眨眼,咧嘴说道“我们从哥们做起如何?”她决定先用日久生情这一招,从朋友做起,感情还是可以培养的嘛!(万水千山总是情,做个朋友行不行?)

“......”梁沧衍一点也不想理这个神经病,换好衣服后直接绕过她走出房间。

单言急忙跟在他身后,继续说道“做姐们也行啊,我都可以接受的。”

“我不接受。”梁沧衍满脸的嫌弃,看都不想看她,纪钧荀怎么会喜欢这种女人?

“那是因为你还不理解我。哀家可卖萌,可搞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虽没有主角光环但有系统在身,绝对是居家暖g治gay必备之良药。”看,优点多多哦!

“滚”他的脚步加快,想甩掉这只烦人的苍蝇。

“额...”

“滚”

她什么都没说好伐?没礼貌,“你可以考虑考虑再回答的,我们不急啊亲。”她还有一年多的时间陪他耗。

梁沧衍突然停下脚步,转身不耐烦的说道“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我非常非常讨厌你,没打算和你做朋友。”他喜欢的人喜欢她,怎么可能做得了朋友?

对于他的话单言虽然有被打击到,但还是笑着说“话可不能说得这么绝,说不定你突然就喜欢我了呢?”

“永远不可能。”

“我会做点心,甜甜的,爆炸好吃。”用美食攻略就不信他不上钩,这招屡试不爽。

“哼”梁沧衍讽刺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继续向前走。

咋不管用?单言跑步跟上“我会做各种好吃的甜点,你不是最喜欢的吗?”

“......”别以为看到他在宴会上吃甜点就是喜欢,恰恰相反,他最讨厌那些甜甜腻腻的点心,如果不是纪钧荀喜欢吃,他看都不会看。

单言紧跟在梁沧衍身后,两人刚踏出右相府,就被一群侍卫包围了。

前边的侍卫开道,仇一清一身戎装走了出来,单膝跪在单言面前,气势威严的说道“末将奉陛下之命迎太后娘娘回宫。”

好有气场的说,女主就是不一样,单言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哀家有正事要做,暂时不想回宫,你回去禀告...”

她话还没说完,仇一清二话不说,直接上手点了她的穴。

单言整个人定在那里,眼神幽怨的看着她,魂淡,不是武侠文的世界居然还有点穴这一招?作者给她开的金手指也太大了,她表示不服,于是瞪眼说道“大胆,你敢碰哀家?”她身体动不了,但还是可以说话的。

“末将只知道奉命行事,娘娘,得罪了。”仇一清把她扛起,没错,真的是扛起,抬脚向停在不远处的马车走去。(套马杆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沧衍,救救我,我不要回宫......”单言向正站在那一脸冷漠的梁沧衍求救,可惜人家根本不鸟她。

单言被丢进马车的时候,纪钧荀正坐在里面。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遇到情敌,而且,这个情敌还是个男人。

单言瞪着他,恨恨地想道,这个狐狸.精,竟然敢勾.引她的男人。嫌恶的不想见到他,眼睛看向别处,反正就是忽略他。

纪钧荀可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她,一把把她抱坐在自己的腿上,在她的耳边说道“母后也该玩够了。”如果不是沧衍下朝的时候告诉自己她在右相府,他以为她还乖乖的待在仁寿宫呢!

单言冷哼“哀家从没有想过要玩,现在是你们在玩我。”她只是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又不碍着他们,凭什么阻挠她?

他抚着她的脸温柔的说道“你任性了。”

“你不也是?我都说过不喜欢你了。”话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还来纠缠那就是他的不对了。

纪钧荀表情不变,眼里寒光闪现,手指从她的脸颊滑下她的脖子,勾着唇说道“朕不想再听到那三个字。”

妈蛋,这货不会是想掐死自己吧?单言低眼看着他的手“强扭的瓜不甜。”

“沧衍不喜欢你。”他的意思是她于梁沧衍,与他于她是一样的。

“你什么都不懂就不要乱说话。”他们相爱了这么多世,他一定是喜欢她的,只是暂时被狗屎糊了眼,看不见她罢了。(言外之意,纪钧荀是狗屎咯?)

“如果母后一定要执着于他,就不必怪朕执着于你。”谁都有自己的坚持。

单言翻了一个白眼,说道“哀家现在不想与你说话。”这种人怎么说都说不动,她何必浪费这么多口水?

两人都静默下来后,气氛一阵尴尬,可以清楚的听到车外轱辘碾压路面的声音......

密闭的空间里都是他身上的味道,她忍不住嫌弃的开口“你身上好臭。”她讨厌龙涎香,讨厌他身上的味道,她还是比较喜欢冬菇身上那种淡淡的清香。

纪钧荀身体僵了一下,随后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他还没嫌她身上有怪味,她倒先嫌弃起自己来了,真是好极了。

马车驶进皇宫后直接朝着星辰殿的方向而去。马车停下后,纪钧荀把她抱下去,抬脚走进殿里。

星辰殿四处是飘扬的青纱,一阵热气扑面而来,单言看到不是自己熟悉的仁寿宫,狠狠地瞪着他“来这作何?”

“不是嫌朕臭?”纪钧荀嘴角一扬,既然都臭了,那就洗干净,谁都别嫌弃谁。他的脚步加快,来到目的地后,眼里精光闪现。

当看到下面的大浴池时,单言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就被他丢了下去。

身子动不了的她整个人都沉了下去,咕噜咕噜的喝了好几口水,在以为自己就要被淹死时,纪钧荀把她捞了起来。

“咳咳咳......”一阵咳嗽后,单言气急的骂道“你疯啦,有病...”妈蛋,她怎么会招惹上这么一个神经病的?

“疯了又如何?是你逼的。”纪钧荀红着眼,伸手开始解她的衣服“嫌朕臭,那就遂你的愿洗干净。”(只想说单言花样作死)

“要洗你自己洗,关我屁事?”很快单言身上只剩白色的里衣,她心里着急,却挣扎不了,只好说道“你特么的再乱动,老娘恨你一辈子。”

纪钧荀走火入魔似的笑着说道“那就恨吧,不喜欢与恨对朕来说相差不大。”得不到她的心,罢了,得到她的人也是一样的。

顺利的把她的衣服都解开,纪钧荀把她打横抱起,让她靠着浴池边坐下,自己覆上去从她的锁骨开始慢慢往下吻。

“滚你妈的蛋,你...唔...”下一秒却被他堵住了唇。

难道她今天就要折在这了吗?她后悔招惹了他,也很害怕...

如果这个时候还和他来硬的,对她是极为不利的,单言哭着说道“求求你,我们和平相处...”泪珠从眼眶里滚下来,滴落进浴池,激起一阵涟漪。

看到她那蓄满泪水的眼眸,纪钧荀眼神暗了暗,从池边拿起一块手帕,蒙住了她的双眼。

......

“叮,亲你还好吗?”

“滚”单言拿起g上的枕头丢向不远处的屏幕,而后整个人埋进被子里。

“亲为什么不选择攻略纪钧荀?”系统君不解的问道。

这么白痴的问题都能问出来,单言懒得理它。

“亲肯定梁沧衍就是你要找的人?”

她从被窝里钻出头来,皱着眉问道“你什么意思?”这个系统君是在暗示她什么吗?

“字面上的意思。”

......御书房......

纪钧荀在座上皱眉看着站在前方的梁沧衍,说道“北边突厥来犯,军队需要一个监军,朕思来想去,你最合适。”

听到他的话后,梁沧衍踉跄的退了两步,脸色变得煞白,难以置信的问道“皇上,只为了一个区区的女人,是要臣离开么?”

让他做监军,说的好听,是信任他,说的难听,不就是想支开他么?那个女人有什么好,让他这么对他?

纪钧荀解释道“仇将军手握重兵,你跟了朕这么多年,明明知道朕在顾虑什么。”

“还有别的选择不是?”办法这么多,他偏偏选了这一个,目的不言而喻。

“这是最好的办法。”纪钧荀冷冷的凝着他“这是圣旨,你难道不想接?”

梁沧衍挣扎着问道“你喜欢我吗?”他明知不管问多少次答案都是一样的,可他不甘心,不甘心......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