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快穿之幸福攻略> 第一百零五章 四月一日 七

第一百零五章 四月一日 七

大概十分钟左右,单言从沙发上坐起来,环顾着明亮宽敞的客厅,突然又感觉**静了。

所以,接下来她要做什么?她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联系人,都是一些在国外的朋友,国内有零散的几个,只是好多年没联系了,突然打电话过去说约似乎怪怪的。

思来想去,单言叹了一口气,还是自己出去逛逛吧,反正她以前一个人也没觉得怎样……

‘叮咚,叮咚…’玄关处传出门铃声。

等了许久都没人来应门,闻疏然疑惑的看了一眼手表,难道出去了?

人来人往的自助烤肉店里,单言坐在沙发椅上,眼睛一直盯着正在滋滋作响的烤肉,咽了咽口水,准备等它一熟就上手。

逛街累的时候无意中看到这家烤肉店,想起自己可以放肆吃了,她毫无犹豫的走进来,然后就是现在这样。

肉熟后,单言塞了满满的一口,眯着眼奋力咀嚼,心里直直点赞,看来进来是对了。

吃着吃着隐约听到熟悉的响铃,单言拿出放在包里的手机来看了一眼,发现有好几通未接来电,她赶紧咽下嘴里的食物,滑开接听“喂,怎么了?”

闻疏然烦躁的揉了揉太阳穴“在哪?”

“在外面吃饭,你呢?”

“在你家门口,我饿了。”闻疏然觉得很憋屈,他一下班就往这边赶,可是她却不在家。

“那你过来一起吃,地址是××路127号不食人间烟火烤肉店。”

二十分钟后……

闻疏然直挺挺的坐在单言对面,看着她不停地往自己的碗里夹肉。

“这一批都是为你烤的。”夹给他的空挡不忘塞一片进自己嘴里。

等单言在烤盘上重新铺上一批肉时,发现闻疏然并没有动筷,只是一味地盯着她。

“怎么不吃?趁热吃才香。”说话间,单言伸筷子过去从他的碗里夹起一片肉,再次塞进自己嘴里,边嚼边与他对视。

“吃这个上火,喉咙会痛。”他明天还要上庭,喉咙不能在这种时候出事。

这样岂不是不能吃了?那得多难受,毕竟味道这么诱人,单言再次把筷子伸过去“少吃点应该没事吧?”这次她没有放进自己嘴里,而是夹到他嘴边。

闻疏然低眼瞄了一下,张口把肉收进嘴里,有她喂还管这些作甚……

“回家我给你榨一杯梨汁,可以解热,你可以放心吃。”今早榨的那一杯被单玉深喝了,他啥都没喝到就赶去上班了。

回家?闻疏然自觉的脑补两人一起生活的情景,心情颇好的接受她的投喂,问道“可不可以换成奇异果汁?”

单言毫不考虑的拒绝“还是梨汁比较好,我会放冰糖蜂蜜,喝起来甜甜的。”奇异果起不到降火的作用,而且处理起来没有梨子方便。她已然忘了他们的关系还没有熟到那个地步。

“行。”甜甜的,可以接受。

一直这样喂他吃,怪累人的,单言不耐的让他自己动手“你自己吃吧。”

先前的甜蜜似乎只是他的幻觉,闻疏然黑亮的眼睛直直盯着她,里面蕴含各种复杂情绪。

单言低头摆弄烤盘上的肉片,顺势躲开他的眼神,怎么看他都像一条受了委屈的小狗。

见她没有妥协的打算,闻疏然提议道“我们可以互相帮助。”

“在外面还是收敛点好。”刚才光顾着和他说话,没注意到店里好多人都在看他们,有的人甚至拿出手机拍照,单言把头放得更低了。(火钳刘明)

烤肉在单言单方面的尴尬下结束,两人从烤肉店出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想到今晚他也许可以……闻疏然扬起嘴角加快油门,恨不得现在就已经在家里。

他开这么快干嘛?本来开车尾随在后面的单言已经看不见他的车屁股,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唔...’

在闻疏然着急的眼神下打开家门,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把她推进去,压在墙上送上自己的唇。

一阵热吻后,单言忍不住推开他,张口呼吸“==,让我缓口气。”

闻疏然把她搂进怀里难耐的说道“趁热吃才香,等不了。”

“额……”要不是他长得好看,现在这行为就是一猥.琐男。

他蹭了蹭她“感觉我已经开始上火了。”

“这个…”单言指了指厨房的方向“我现在就给你榨杯梨汁降降火先?”

“你比梨汁的作用大,也更甜。”

污污污……一辆火车从单言的头顶开过,她翻了个白眼后无情的推开他“闻先生,小心你连梨汁都没得喝。”要做些什么也不是现在好吗,这孩子……

“你不喜欢这样?”闻疏然沉下脸凝视她“还是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也是,她从来没有亲口承认她喜欢他,一切都只是第三方站在自己的立场说明而已,并没有有力的证据证明……

看到他越来越阴暗的表情,单言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脸“喂,你可别多想,绝对不是你脑补的那样。”

闻疏然冷脸把头撇向一边,明显就已经多想什么了。

“我只是觉得我们该洗个澡再……”接下来的话她说不出口,手一直在半空中打转。

他难道没有闻到两人身上的那股烤肉味,撒点孜然什么的就是两大串羊肉串,这种情况下谁还有心情做那种事?(说好的不食人间烟火(无烟烤肉)都是骗人的)

了解到她的意思,他立刻眉开眼笑的把她打横抱起“就按照你说的来。”翻脸堪比翻书的典范。

她的意思他根本就没get到,谁说要洗鸳鸯浴了……

像闻疏然这样的(看着正经内心小电影),一旦开了荤,就停止不了每天跑火车,走过这么多世界,单言怎么说都习惯了和他的相处模式,要是别的姑娘,估计早就把他踢出门了。

像往常一样,单言把神清气爽的闻疏然送到门口。临走前,他抱着她一阵腻歪。单言拍了拍他的背,脱离他的怀抱,笑着摆了摆手。

等到他走进电梯后,单言也转身进屋,慢悠悠的收拾餐桌,慢悠悠的化妆换衣服,慢悠悠的开车出门,她时间不着急,所以可以慢慢来。

刚踏出电梯,米莉就小跑上前说道“单言姐。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晚?访者已经在里面了。”

单言看了一眼腕表,她来得不算晚啊?明明就是平时的上班时间。

米莉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大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似乎是她来早了。”

当单言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来人正背对着她坐在那,与其他人不同,单言对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难道她们认识?

听到身后有动静,来人转过头打招呼道“单医生,你好。”

看到正脸后,单言心里错愕了一下,脸上却是不显,她点了点头“你好。”怪不得呢,原来是女主。可是,剧情里并没有女主找心理医生这一说。

单言脱下外套放在椅背上,坐下打开她的资料装作认真的看了起来,随后她询问了一些问题。

单言接过她递过来的素描本,翻了几页,上面是画的都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女人,明显是邵宇画的。

“医生,除了来找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段时间我真的感觉很煎熬……”

姚欣绮认为邵宁对她好是因为他以为她是‘戈雅’,她占了别人的身体还抢了别人的幸福,每天早上醒来都担心邵宁发现她不是‘她’,特别是邵宇每天画的那些素描,虽然奇怪邵宇的某些能力,但并不敢多想,只是经常偷偷地把画收起来,担心邵宁看到会联想到什么。

这一段时间她都在提心吊胆的度过,终于有天受不了了,于是就到了单言这。

“你有没有想过把事实告诉他呢?”没想到姚欣绮会这么信任她,还把这么隐秘的事情说出来。

“我不敢,我害怕。”

“你是害怕他不爱你?还是害怕他太爱‘你’?”单言加重后面那个‘你’的咬字。

“我不是他想爱的那个‘她’。”她一想到邵宁知道**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颤抖,毕竟他那么爱戈雅。

“你有了解过邵宁和戈雅之前是怎么相处的吗?”

“我…”姚欣绮想了想后,摇摇头。

“像你这样的,往往低估了自己所拥有的,又高估了别人所拥有的,你低估了邵宁对你的情感,反之高估了他对戈雅的情感。”究其原因就是不自信。

“那…我该怎么做?”

“不打开那扇门,就别一味的乱猜门后是什么,或许门后的人也和你一样,想知道门外是什么呢。”难道需要她拟个提纲教她怎么做?她觉得自己说得够清楚的了,主要是她知道剧情,剧透太多不好。

剧情里就是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