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快穿之幸福攻略>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少年,冷静 八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少年,冷静 八

“明明就在那,怎么会找不到?”

不知对方说什么,或许是答案太令人难以接受,夏子远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挂断电话后,他把手机狠狠地砸到地上,又一部手机牺牲了。

不过是短短两天的时间,不过是稍微的分神,她便离开了自己。夏子远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坐在她睡了一个多月的g上,品尝自己的寂寞,她到底去哪儿了?

另一边,夏子清与杰森在书房谈话……

“让他查。”夏子清的薄唇勾起,牵动一个充满阴谋的笑。

“您的意思是?”杰森有些不解,如果被林丠哲查到单言就在这山里的别墅,到时不利的是己方。

“这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

“我们需要做什么吗?”

“自然是要的。”他要让这件事有个了结。

……

谈话结束后,夏子清在厨房找到了单言,见到她忙碌的背影,他露出一个十分窝心的笑容,一脸甜蜜的从背后搂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的肩膀“在做什么?”

单言把可可粉都撒上去后,说道“这不是很明显?”成品都放在这了,他还问,这不是没话找话吗?

“一直很奇怪,你怎么会知道我喜欢吃提拉米苏?”

“你喜欢吃提拉米苏吗?”单言转身,故作疑惑的看着他。

“在饭店吃饭的时候,你交换了盘子。”

“啊,那个呀?”她好笑的说道“突然想吃你的那盘,所以就换过来了。”

夏子清委屈的撇嘴,他一直以为她是为了他,原来是为了自己,他那天还为了这事开心得睡不着来着。

他的表情似乎在说,宝宝不开心惹。单言受不了的轻捏他的脸颊“你怎么能这么可爱?”说完,踮起脚尖亲他的下巴。

“形容词不对,亲亲的方式也不对。”

很好,成功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单言笑笑,踮起脚尖亲了一下他漂亮的薄唇“你真的帅惨了。”

她一个简单的亲吻能够让他的心跳加速到仿佛心脏要从口腔中越出的程度,十分有力地砰砰跳着。他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还是不对,我教你。”

没待她反应,夏子清搂着她的腰,把她抬起放在台面上,带着爱惜细细吻着她的脸,从额头到眼皮到鼻尖到耳畔,最后是那两瓣渴望已久的唇。

光是接吻还不够,他的手从她的衣服下摆伸进去,揉弄着一方柔软。不够,还是不够……夏子清的身体在叫嚣着,他才开荤,就遇到那种事,世上还有比他更憋屈的人吗?

两人的身体都开始发烫……

就在气氛正浓时,夏子清突然推开单言,丢下一句“我有事,晚上不回来了。”便落荒而逃。

单言嘴唇红肿,眼神迷茫,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坐上车后,夏子清在司机疑惑的目光下解开两颗衬衣扣子,靠在椅背上闭目,一碰她就失控,既然吃不到还是趁早逃离的好。

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直视后视镜里的那双眼睛,淡淡道“去大院。”

司机一肌肉大汉突然就红了脸,回神看向前方,发动车子离开。他是直的,一定是……

在客厅与人通完电话后,林丠哲上楼走到一扇好几天没有动静的门前,敲了敲,试探的问了一句“老姐,你还活着吗?”

一片寂静……

“唉……”林丠哲叹了一口气,拿出林母给的钥匙准备开门。

这时,林悠由闷闷的声音从门的那边传来“如果你是来挖苦我的,可以滚了。”

林丠哲拿着钥匙的手悬在半空,随后收回去,说道“真不明白你们女人,失个恋而已,有必要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闷死?”

“都叫你滚了。”

“老爷子那边打电话来了,叫我们今晚过去吃饭。”他说出自己来敲门的真正目的。

“说我病了。”

“夏老大也在哟。”

“关我屁事。滚……”谁要是敢在她面前提起那混蛋,谁就死。

最好是一直这样。林丠哲无奈的摊摊手,转身下楼。

大院半个月一次的晚餐,林家的人除了林悠由都来了。林家与夏家算是世交,原本住在一个大院里,后来年轻一辈的搬了出去,剩下两个老爷子住在这里,林老爷子去世后,也就剩夏老爷子了。为了不让老爷子感觉孤独,每隔半个月都会让两家人聚一次。

依然是寂静无声的晚餐,众人各吃各的,谁都没有打搅谁。

“子远怎么没带那女娃儿回来吃饭?”原以为晚餐就这样过去,夏老爷子却突然说话了。

气氛较之前更加冷凝……

夏子清淡淡的勾起嘴角,手指紧紧地捏着筷子。

夏子远动了动手指,笑着说道“她有事不能来。”具体是什么事,只有他自己知道,嘴角上的笑顿时变成苦笑。

“得了,一定是我这老头儿太无趣,她不想来。”

“**您可别多想了,她是真的有事。”

夏子远说谎的时候有一个小习惯,就是翘起小拇指,老爷子从小看他长大,比谁都清楚,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林氏夫妇“林丫头怎么也不见来了?”平时蹦跶最欢的就是她,今天不来了很是罕见。

林母解释道“她病了,怕传染给大家,都待在房里不敢出门呢!”

“还不是因为夏老大。”一旁的林丠哲嘟嘟囔囔道。

坐在他对面的夏子晏耳尖地听见了他的自言自语,在桌下踢了他一脚,快速撇了一眼夏子清。

林丠哲朝他示意的方向看去,发现夏子清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他咽了咽口水,低头扒饭。

晚餐结束后,夏子清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大院住下了,后天他就要出国,老爷子以此留下了他。

夜幕四合,依然是军区大院里的那棵老树,夏子清坐在石凳上,拿着手机与单言发短信。

另一头,单言坐在阳台上晃荡着脚。楼下是正在巡逻的肌肉大汉,还有在与他们交头接耳的杰森,有时他还会抬头看她一眼。单言不解的看着他们,有必要看得这么严吗?

忽然,手机震动了一下,夏子清回短信了,她的手指在屏幕上动了动,回信道“不回来你喜欢吃的提拉米苏就放在冰箱里寂寞了。”

“那我喜欢吃的你是不是也放在冷宫里寂寞呢?”

“非也,妾身既是皇上您喜欢吃的,那所在的便不是冷宫,而是金屋。”

金屋藏娇,这个比喻很恰当。夏子清看着手机低笑出声,打字道“爱妃所言极是。”

“大哥。”

闻声,夏子清抬头,与此同时,手指不经意的按下home键,面色平静的问道“有事?”

夏子远上前两步,走到一旁坐下,说道“没什么重要事,就是想和你谈谈心。”心里苦却不知道与谁说,思来想去也只有他了。虽说他这位大哥不喜欢管闲事,但安慰人应该会的吧?他现在真的很需要安慰。

“你想谈什么?”他与家人的感情并不好,更别说什么兄弟情了,夏子远突然找他谈,想来是为了自己藏在金屋里的傻女人。

“单言。”

夏子清装作不明的看着他“单言?”

“她出国了。”夏子远抹了一把脸,苦笑道“我找不到她。”也许真的像他派过去的人说的那样,她根本就不在那边。

“那为何还找?”

“什么意思?”

“既然她不想让你找到,说明你在她心里根本不重要,为什么还要找?”

夏子远悻悻地说道“本来是想叫你安慰我的,怎么你反倒揭我伤疤了?”

“知道什么叫自找苦吃吗?”夏子清顿了一下,在他看向自己的时候,伸出手指直直的指着他“你这样就是。”说完,夏子清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起身离开。

他这是在自找苦吃吗?回想之前的种种,也许真的是吧。夏子远无奈的笑了笑,可是,他甘愿……

调查夏老大不容易,可那又如何?他查到了。林丠哲手里拿着刚刚查到的资料,得意的笑起来。

夏老大啊夏老大,真是万万没想到。看完资料后,林丠哲笑得更加得意了,一个女人就能把他们耍得团团转,要不要这么好玩?

想起自己那可怜的姐姐,林丠哲的头脑在转动着,他得做些什么才好。想到这,他走出房间,准备去一趟昨晚才去过的军区大院,这种时候,怎么少得了最重要的人呢!

在山上的别墅里,单言盘腿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不停地换台,电视频道换了一个又一个,就是找不到想看的节目。她转头看向门口,说好的中午回来,怎么还不见人?

正感到奇怪时,外面传来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