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快穿之幸福攻略>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全息游 大结局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全息游 大结局

隔了三个月的时间,靡霂帮又来了,他们总是喜欢故地重游,每来一次就要换一个boss,各种千奇百怪的妖兽duka都放过,可他们越战越勇。duka似乎已经烦了,他们在下面游荡了很久,它都没有任何表示。

“这一次是墨兰,也太美了吧!”说着,望月不由得蹲下身子摘起花来。

劳傲边警惕的看着四周边问道“老大,我们为什么不去新域?听说那里的视效比这里还好。”

老大总是喜欢往这跑,自从风寂雪山那件事后,他总是想在不同的boss中寻找她。单言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并不清楚事情的过程,但也没人再提起过,事情就这样翻过去。

“新域现在一定挤着不少帮派,老大不喜欢和别人分羹的性格你又不是不了解。”兰谱燦伸出手习惯性的推了推镜框,才记起自己在创世不戴眼镜,忙放下手,继续说道“来这不是挺好的,景物和boss每次都不一样。”

听了他的话,靡霂只是笑笑,没有说话。他一直往这来的真正原因,是根据自己的某种感觉,并不是嫌新域的人多。

靡霂抬头看着前方的瀑布,不管这里的景物怎么变化,它总是在那里,似乎有什么透过流水望着他们,有这种感觉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去去就来。”靡霂说着,唤出麒麟朝瀑布的方向飞去。

“duka,他似乎发现我们了。”看到越靠越近的某人,单言紧张的后退两步。

“封妖剑他都拿到了,怎么还这么折腾!”duka无奈的吐着小舌,估计先生已经开始了,它不能让任何意外发生。

眼看着靡霂就要进来了,duka幻化出无数只鬼蜂组成一条黑色的巨龙,张着大口朝停在瀑布前的靡霂飞去。

看到从瀑布里飞出来的巨龙时,靡霂不屑的冷哼,拔出封妖剑朝它挥去,光束如利刃般发出,整个龙头消失了,鬼蜂尸体刷刷掉落,很快蜂群又重新补上,但封妖剑在吸了它们的妖力后更显强大。

失算,当初就不该给他拿到封妖剑。duka难得后悔一次,它控制着蜂群,让它们分散开来,化成巨鹰从不同方向同时朝他攻击。

还在花谷下面的人察觉到动静后,纷纷唤出骑宠加入战斗。

单言站在洞口前,紧张的看着战局,靡霂手中的封妖剑过于无敌,杀的妖兽越多越强大,蜂群已经处于弱势。

突然,她的脑袋被千万支针扎入般,刺痛一阵阵传来,似乎想从她的身体抽走什么,单言难耐的捂头尖叫出声。

终于开始了!看到单言就要撑不住的样子,duka安慰道“很快就没事了。”期间不忘操控蜂群。

流水与巨石撞击和他们与蜂群作战的嘈杂都掩不住从瀑布中传来的声音,靡霂看着不远处的瀑布和被什么操控的蜂群,他双眼一眯,瞄准瀑布的方向把手中的剑掷出去,封妖剑如愿穿过瀑布。

正忍受着巨大痛苦的单言又加了一道,她惊愕的低头,才看到稳稳穿过自己腹部的封妖剑,在duka无法控制的情况下,她的身影消失在了山洞。

‘嘀嘀嘀……’机器发出刺耳且快速的短音,连接着头盔的机器开始变得不稳定,科学家们开始紧张的操作仪器。

纪沅离站在一旁双拳紧握,心脏合着短音跳动,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

就在大家都十分紧张的时刻,助手拿着透明光板递到纪沅离面前,duka的声音传出来“先生,她消失在创世了。”

纪沅离静静地看着躺在那的人,随后撇了一眼毫无动静的机器,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他勾起意味不明的嘴角,转身向门口走去。

秋风中有一棵枯树,上面只有一片叶子在风中摇摇欲坠,只是一瞬,纪沅离看着那片叶子飘落却无力阻止。纪沅离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在走到门口的那一刻,他倒了下去。

蜂群在duka离开的那一刻消失,靡霂穿过瀑布,一个洞口显现在他面前。进去就看到封妖剑安静的躺在地上,他捡起吹了吹收回去,接而在山洞四周逛了一圈,什么都没有。

不久后,其他人也跟着进来,看到这个隐蔽的山洞后都表现出惊讶。

劳傲开玩笑的说道“不要告诉我一直有人在这里偷窥我们。”

靡霂皱眉说道“也许。”看来他一直以来的直觉都是对的,只是每次他们都爆了boss,那在山洞里的不是boss还能是什么人?

正疑惑之际,他的脑海里蹦出一道声音“系统公告:游戏将在十分钟后进行全面更新,更新时长12小时,请所有玩家在十分钟内离开游戏,否则后果自负!”

创世的每个玩家都能听到这道声音。

劳傲不满的说“搞屁,这时候更新?”他还想说去新主域逛逛呢,这游戏真是会给人‘惊喜’。

仗剑妖女率先向洞口走去“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她可不想成为脑瘫。

在一个神秘无垠的黑暗中,单言抱着手臂漫无边际的孤独中徘徊,醒来时她就在这了,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在这里唯一的感受就是冷,**死亡的寒冷……

其实在穿过黑暗的那一边有一束光,让人感觉很温暖的光,就像一艘在海上迷失了方向的孤轮,在寒冷的黑夜里见到的指路灯塔,是黑暗中的另一种希望,可是她不能。

听说人死后总会见到一束白光,随着那道白光走到尽头,所达之处便是极乐,可是没有他的地方怎能称之为极乐?所以,她不愿,不愿过去接触那抹温暖。

“单言,我们一起走吧!”有道熟悉的声音这样说道。那是纪沅离,他就站在那束光的前方看着她,随后,他微笑的伸出手。

这里的时间让人感觉很漫长,漫长的根本看不见一丝别的希望,漫长的就要消磨掉她的意志和坚持,纪沅离所带来的温暖让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他过去。

“乖。”纪沅离微笑着看她一步一步缓缓的走来。走到他面前时,她在他温柔的目光下,伸出了手。

“方向错了。”突然,另一道声音响起。

“系统君?”本来打算放弃的单言在听到熟悉的机器音后重新燃起斗志,她惊喜的看向四周,依然黑暗可怕。

“方向错了。”那道声音重复了一遍。

单言收手,纪沅离的脸色沉了下去“它在欺骗你,想让你走上一条不归路。”

“系统君不会。”

“我更不会不是?我这么爱你,单言,我不会害你,你一定要相信我。”他一脸乞求的看着她“跟我走好吗?”

系统君突然说道“什么都不要想,转身快跑。”

如果跟他离开,那才是一条真正的不归路,单言一直明白这一点。她对他摇了摇头,如系统君所说的那样,什么都不想的转身就跑,慢慢的她感觉有股吸力包围着她,很快被吸入黑暗中。

从漫长的沉睡中醒来,单言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周围是机器发出的‘嘀嘀’声,她缓缓地睁开双眼,白炽灯的光刺痛她的眼。单言下意识的抬手挡在眼前,手腕上的奶白色串珠闪过透亮的光芒。

‘哐当’的一声响,针筒落地发出响亮的回声。

单言看过去,一个身着白大褂的男人正站在那惊讶的看着她。突然,他犹如疯癫一般跌跌撞撞的跑出去“成功了,她醒了,教授……”

随着声音的渐行渐远,四周恢复平静,单言伸手抚摸着手腕上的莲存,感受它圆润的触感,在活动颈部期间,难以忽略那个戴在她头上的头盔。

此时,一群身着白大褂的男人急匆匆地走进来,看到正瞪大眼看着他们的单言,都楞了一下,可能他们没想过她会醒过来,应该说,没人想过她还会醒来。

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男人让人帮她把头盔摘下来,待单言起身后,他拿出光板,手指在上面滑了几下调查她这具身体之前的资料后,迟疑了一下,才问道“姓名。”

“单言。”她边说着,不忘打量周围的环境,各种复杂的机器还有一群似乎很久没见过太阳的白脸怪男人,这是个实验室。

听到她的名字后,科学家们疑惑的问道“要复活的人叫什么?”

“他没说过。但,是她没错。”只要名字与这具身体的不一样就没错。

“要不要通知…”

“先不用。”教授不再是一副严肃的表情,他对单言笑了笑“感觉怎样,头晕吗?”

“有点。”

教授转而对身旁的助手说道“准备一下。”

助手了然的点了点头。

努力忽视那些科学家看着自己激动不已的目光,单言向教授问道“能了解一下,我这是什么情况吗?”

他笑得一脸神秘。“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单言带着疑惑乖乖的做了一套身体检查,最后,助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