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初三的六一儿童节> 第二章 蹭什么蹭吃奶啊?

第二章 蹭什么蹭吃奶啊?

何初三花了三天时间,写出了一个十分老套的、坊间流传深远的——富家小姐与穷小子暗生情愫,但富家小姐却被强抢民女的黑道大佬一麻袋兜回了老巢,穷小子不顾性命找上门去勇斗大佬,之后小俩口幸福私奔的故事。

夏六一漫不经心地用竹签戳着鱼蛋,在咖喱汁里滚了两圈,“这个大佬还使双刀?”

何初三老老实实站在他面前,真诚地赞美说,“很威风。”

夏六一招招手。

何初三刚一走近,就被他拎着衣领一把掼到桌子上,抓起头发砰一声砸下去!何初三额头上当即破出血来,一阵的天旋地转,熬过眩晕之后定睛一看,冷汗霎时湿了衣服——夏六一抓着竹签就要往他眼珠子里戳!

何初三认命地闭了眼,等了半天都没动静,疑惑地睁开。夏六一却只是掉转竹签头,在他颤抖的眼皮上不轻不重地拄了一下。

“不吭不声,心眼不少!拐着弯骂我呢,啊?”夏六一说,“别跟你六一哥耍花招,滚回去重写。”

何初三顶着印度阿三的包头,乖乖地又写了三天。他阿爸问他怎么了,他只说被楼上掉的花盆砸破头。他每天还是大清早背个小书包出门,过了巷道转角,就被几个大汉拎去公司,写一整天,深夜再被几个大汉打包送回去。

三天后他交了个新剧本,潇洒不羁的黑道打手爱上沦落风尘的美丽女子,感天动地的浪漫真情之后,女子被敌对帮派抢走,打手为了救回爱人,浴血而战,单人双刀一气砍翻四十余人,从逼仄的巷道中杀出一条血路……

小马站在旁边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偷偷跟手下咬耳朵,“单人双刀砍四十人?这剧情怎么像咱六一哥当年救青龙大佬……”

“咳!我什么都没听到啊,小马哥。”

专心听剧本的夏六一,脸色越来越黑。偏偏何初三还浑然不知,只是低头读剧情大纲,自觉这次从批判黑道改成歌颂黑道,应该不会挨揍才是。

他勤勤恳恳地读完,就站在那里等评价。房间里安静地连根针都听不见,小马察言观色,偷偷活动了活动手指关节,准备帮他六一哥揍人。

“故事怎么来的?”夏六一用指节轻轻敲着桌面,道。

“听说的。”何初三说,抬头偷偷瞄他,终于意识到气氛有点不太对劲。

“听谁说?”夏六一继续道。

“大家都说……”何初三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他瘦小的身体撞翻了两条凳子,混杂着断掉的凳子腿一起砸到了墙上,栽下来的时候一整个灰头土脸,趴在地上咳了两下,他竟然吐出了一口血。

“八成力道!”围观的小马在心中默默读指数。

夏六一大跨步走过来,拎起凳子断肢往他身上又是一下!

何初三忍不住发出一声哀鸣,凳子上断裂的铁钉划破了他的手臂,鲜血登时渗了出来。他又痛又茫然地低头盯着自己的血,不明白这个阴晴不定的黑道大佬为什么又突然发难。

夏六一掉转凳子腿,将尖锐碎裂的那头对着何初三,面无表情地高举起手,眼看就要扎下去!

门突然被人从外打开,伴随着守门小弟的吆喝,“大佬!”“大佬!”

郝承青刚一进门就听到“咚”一声闷响。

这位大佬二十五岁就作为太子继承帮派,十年来黑道浮沉历经沧桑,行事作风十分沉稳淡定。他并未介意那声怪响,光是淡然地扫了一圈室内,开口道,“六一呢?”

大张着嘴的小马和众位大汉一起,汗涔涔地看向门后——

木门吱呀一声,夏六一捂着后脑勺狼狈不堪地跳出来,随手丢开手里的凳子腿,“阿大。”

郝承青疑惑皱眉。

“我站门背后削人呢,阿大!”夏六一委屈地说,一边抽气一边揉脑袋,“你下次进来先说一声成不成?”

郝承青笑了,揽着他肩膀将他拉过来,亲手给他揉了揉后脑勺,“疼?”

“疼!”夏六一毫不客气地说,“你得出伤残费。”

“新夜总会给你管,够不够?”

“够!够!”夏六一急忙一应声收了下来,转头用眼神逼杀小马与一众手下,这群人立刻手脚麻利地端茶倒水掸灰尘,将青龙大佬请上沙发。

还在门后地上扑腾的何初三,也被两个大汉一左一右架起来拎走了,半点不碍大佬的眼。

末了这群小弟毕恭毕敬地从外头将门关上,房间里便只剩下青龙与夏六一。夏六一大跨步走过来,十分干脆地一屁股坐在青龙旁边,“阿大,你怎么来了?”

“小满想来看片场……”

他话没说完,夏六一站起来直瞪眼,“小满来了?哪儿?”

青龙脸色淡然,从茶几上的雪茄盒里抽了只雪茄。

夏六一乖乖坐回去给他点雪茄,“阿大,我错了,我又抢话。你说,我听着。”

青龙慢条斯理地抽了一口,递给他。看着夏六一接过去咬嘴上了,才继续道,“快到门口,她说头晕,我让人先送她回去。”

“她身体还是不好?最近心情怎样?”

青龙摇头道,“我太忙,没顾上她。你有空多来陪陪她。”

“好,”夏六一点头应道,想了想又问,“新夜总会真的给我?”

青龙取了第二只雪茄,“阿大什么时候骗过你?”

“不太好吧,”夏六一一边给他点火一边告状,“许应最近看我不顺眼,上次的马仔调走之后,他又往我这儿安了几个人。城寨外的事向来归他打理,我这是过界了,惹他不高兴了。”

“你不用管他,”青龙说,“账目上有什么看不懂的,去问东东。”

夏六一低下头,默默地在心里把所有事情过了一遍,“好,你放心,我会管好的。”

青龙笑了笑,“你懂事,阿大放心。”

两人又聊了些正事儿,青龙注意到地上散乱的手写稿,有些还沾着血,“这什么?”

“新电影的剧本,”夏六一顿时尴尬起来,“我找了个大学生写,结果那小子一通乱编……”

他抢救不及,青龙已经顺手拿起落在茶几边上的一张,看了看说,“剩下的捡来。”

夏六一只能乖乖弓着腰四处乱刨了一通,捡回来一叠。

他僵着脸看着青龙翻了一张又一张,内心咚咚大跳,竭力解释,“那小子脑子进水,我已经把他削了一顿,我……”

“挺好,”青龙淡然说,“就这么拍吧。”

“我……啊?!”

青龙放下剧本站起来,拍拍他发顶,“我还有事,先回去了。记得常来看看小满。”

“啊,这……”夏六一还在纠结,房门从外打开,两个机灵的保安将青龙迎了出去。青龙边走边摆摆手,是个不用送的手势。

夏六一目送他背影出了视线范围,关门之后,他一下子靠在了门背后。木着脸看着那叠剧本发了会儿呆,他轻轻叹了口气。

他神情疲惫地摸了只烟,偏头点上。

“小马!”

“哎!”

“带那小子看看伤。”

……

何初三胸口被缠了几圈,手臂被缠了几圈,脑袋上的包头也没能取下来,整个人从印度阿三进阶到木乃伊阿三。他低着头坐在片场边上,看一群小混混们在导演的指挥下跑来跑去地摆道具,冷不丁众人停下动作,齐声发出恭敬的呼唤,那便是夏六一来巡场了。

所有人都恭维夏六一,只有他埋下脑袋不理不问,继续写下一场的对白,算作一点微薄的反抗。

这里所有人都是恶棍,夏六一是恶棍中的恶棍。他只想尽快写完所有的对白,拍完戏,然后回学校上课。

他已经缺课两个星期,出勤率直线下降,这学期的奖学金肯定没了。下学期得要开口找阿爸要学费,他都二十一岁了,不能孝敬阿爸,还要花阿爸的钱,想想就觉得很伤心。

他阴郁着脸奋笔疾书,突然被旁边一个温柔的声音一惊,笔都飞了出去。

“你叫什么名字?”

那是个妆容精致的女子,正是这场电影的女主角小满,青龙的夫人,骁骑堂的大嫂。这几天拍戏她都在,何初三没什么兴趣地远观过,并未细看。

这样陡一看,他才发现这位大嫂五官清秀、气质温雅,与他街坊邻居里那些风尘女子或妖艳或泼辣的形象截然相反。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她多少长得有点像那个恶棍头头。特别是眼角上扬的形状,只是夏六一是一副懒散中潜藏着心机的神态,她却目光迷蒙涣散,是常年带了点忧郁的样子。

他呆着脸没出声,瞧上去像是个被吓到的样子。小满并不介意,又问了一遍,“你叫什么?”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