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初三的六一儿童节> 第二十六章 何初三,混账东西

第二十六章 何初三,混账东西

何初三在黑屋子里悉悉索索扭了老久,不知道碰倒了什么,一阵碰碰咚咚的声音。守在屋外头的小混混有些不耐烦,抓着棒子往门上狠敲了一下,“干什么!老实点!”

里面静了一会儿,传来何初三的声音,“我流了很多血,给止止血吧。”

“瞎嚷嚷什么!屁大点儿伤!”

“你大佬拿我还有用,要是我出了什么事,你怎么跟大佬交代。”

小混混骂了一句,翻出块狗皮膏药,打开门,拽起何初三的衣服,往他脑门上啪地一拍。

何初三痛得直抽气,被他扔回地上,颤抖着缩成一团。

小混混关门而去,正跟同伴喝着小酒打小牌,听见里面那弱不禁风的上班族又出声道,“地上太冷了,给件衣服吧。”

“他妈的你烦不烦!”他踹开门怒叫道。随手找了团破布,就要往何初三嘴里塞。

“等等!”何初三在那团沾满黑油的破布入嘴之前叫道,“这位大哥,我其实是有话跟你说!”

小混混疑惑看他。

“咳,”何初三清了清嗓子,真挚诚恳地赞扬道,“大哥,我看你这人性格豪爽,身手敏捷!又对大佬忠心耿耿,有情有义!——我想问问你,你知道什么叫‘小钱生大钱’吗?”

……

夏六一连夜召集手下,紧急部署。小马和大疤头带着几十个身手矫健的弟兄出了门,到处寻找何初三的下落。帮内几名“草鞋”也纷纷出动,利用人脉四处追踪。崔东东在走廊上打了几个电话,推门进了办公室。

夏六一坐在沙发上,低头擦着一支左轮手枪。

“如果找不到人怎么办?”崔东东道,“乔爷这人城府深,防备重,一定将小三子藏在偏僻地方,不会让我们轻易找到。现在我们在明处,乔爷在暗处,不如打电话听听他要开什么条件?”

夏六一看着子弹夹里的子弹,面无表情地道,“我现在态度不明,他反而有疑心,不会轻易下手。一旦他知道我真的在意,就会紧咬不放。为了威胁我,说不定砍下手脚寄过来。不管我答应他什么条件,都很难保全人。”

他抬起左手将手枪对准书桌上的招财猫,眯缝着眼看了一看,“我杀了他结拜兄弟,扫了他和氏的面子,他怎么会善罢甘休。”

他声音冰冷,崔东东却听出按捺不住的颤意。她坐在他身旁,按住他肩膀,“你先别担心,小马他们已经出去找了,一有消息立刻回报。你现在脸色太差,先吃点东西吧。”

……

崔东东站在五彩灯光缤纷闪烁的走廊里,听着身后办公室里吸吸呼呼的吞咽声。

夏六一连吃了三碗牛杂,又继续叫了第四碗,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闷着脑袋一口接一口狠重地咀嚼,连水都不喝。泥黑色的酱汁随着他凶狠刨食的动作,从塑料碗边沿漫溢出来,滴滴溅落在昂贵精致的地毯上。

她摸出一支雪茄,夹在手指上捻了一捻,低叹了口气。

玩笑归玩笑,她是真没料到,夏六一看重这小子到了这个地步。

小三子,你可争点气,你要是再没了,唉……

几十公里外的废弃仓库,小三子不负所望,正在努力争气。他现在被两个三大五粗的恶汉包围着,身上披了一件恶汉给的破旧棉外套,坐在一张烂皮椅上。他手腕上的绳子已经被解开,正拿一只断铅笔,往一张香烟盒的纸壳子上写写划划。

“俗话说得好,投资最紧要是要明白3个R。你们知道什么是3个R吗?Returns,Risks,Relativevalue,意思就是……”

他一边比划一边煞有介事地叽喳着鸟语,满意地看到两名恶汉的神情从疑惑变为茫然,于是再接再厉地口吐莲花,飚出了更多精致的鸟语,紧接着连珠带炮地打出了一系列“每个字你们都认识但是合在一起你们就是听不明白这是什么”的精专术语……眼看两名恶汉四只眼睛晕成四盘蚊香,他稳扎稳打地继续胡说海吹。

“你放心,我不是跟你们推销股票,股票已经是老古董了。你们光是知道股票,‘期货’你们没听过吧?‘期权’你们更没听过吧?咱们香港的恒生指数听说过吧?恒生指数‘期权’没听过吧?这是一种开创新时代的金融产品!今年3月才刚刚上市,刚上市就被一抢而空,只需要拿出一点点本钱,到期日就翻倍,比上街抢劫还来得快!当然了,不通过像我这样拥有专业资历与内部关系的交易员,你们自己是操作不出来的。骁骑堂的大掌柜崔东东你听说过吧,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金算盘’东姐,这位‘金算盘’委托我全权代理她的私人投资业务,就单单是这个期权这一项,上个月我就给她赚了三百来万!你们知不知道三百万现金是多少?垒在桌上是这么高!……”

……

漫漫长夜,秒针在时钟上一步一步煎熬前行。凌晨时分,小马满头大汗地从走廊那头跑了过来,跟崔东东点了点头,推开门道,“大佬!找到了!”

正坐在沙发上沉默抽烟的夏六一猛然抬头,“在哪儿?”

“大疤头的人查到他被关在北角码头,大疤头正带人赶过去!”

夏六一抓起枪冲出办公室,“多带点人跟我走,告诉大疤头不要打草惊蛇,守在那里等我。”

崔东东追在后面,“你要亲自去?万一是圈套怎么办?”

“你留在这儿,”夏六一头也没回地冷声道,“万一我出了事,你主持大局。”

夏六一带着两车人马,顶着朝阳霞光开到了北角码头。命令所有人在远处伺机待命,他带着小马和几个手脚利落的马仔偷偷靠近码头附近的一个仓库。

大疤头和几个马仔正拎着砍刀躲在仓库附近一个小棚屋后面,见夏六一和小马等人靠过来,急忙跟他汇报道,“就在里面,这是和义社旗下的一个赌博档口。附近守夜的人说,昨晚看见乔爷一个心腹手下的车到这里,架了一个人进去,再也没出来过。这里是正门,那边还有个后门。”

“小马带两个人守在这儿。大疤头,带你的人跟我去后门。”

一行人跟着夏六一轻手轻脚潜近仓库后门,守在门外的两个混混正打着哈欠东张西望,夏六一招了招手,大疤头和一个马仔一左一右摸了上去,捂住嘴巴往颈后手刃一记,悄无声息地放倒在地。

大疤头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动静,回头冲自己马仔使了个眼色,马仔摸出铁丝,快速地撬开门锁,轻轻推开一条缝。

他攀着门缝刚要往里面张望,夏六一推开他一脚踹开门冲了进去!眼也不眨地抬起左手开了枪!

“砰!”

在门内走廊上巡逻的一个混混捂着小腿应声倒下,发出凄厉哀嚎,房间里头正抽着烟喝着酒打通宵麻将的客人们瞬间乱成一团!夏六一首当其冲,大跨步往前,踹翻一台麻将桌,一脚踩上去,又是接连数发子弹,击倒了正要慌乱摸枪的几个守卫。大疤头带着人跟着冲进来,将想要反抗的和义社人马统统砍翻在地。

走在前头的夏六一脚步未停,径直走向走廊尽头的房间,斜刺里一个小混混举着长刀大喊一身冲他砍了过来,他扔开没子弹的枪,一矮身避开袭击,顺手拎起墙角一尊花瓶,狠狠抡上那小混混的下巴,直接将对方连人带刀砸飞了出去。

从那房间里面跑出一个持枪的马仔,正要向他射击就被他一花瓶迎面砸了个头破血流。他跨前几步拽起对方带血的脑袋,狠狠往墙上一撞,接住对手手里掉下的枪,顶着对方的手掌碰地开了一击,鲜血四溅!

马仔捂着手掌栽倒在地嘶声惨嚎。夏六一快步踏入房内,只见血迹斑驳的地上蜷缩着一个衣衫破烂的男人,手脚都被绳子捆绑,被打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夏六一脑子里嗡然一响,当即丢下枪扑了过去,心痛如绞地扶起对方肩头,“阿三!!”

欠了二十万块钱赌债、被打成猪头的胡子男睁大血红血红的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

夏六一面色由白转黑,僵了半晌,一拳将这颗猪头砸成了一颗豁嘴猪头!

“大佬!”小马从外头冲了进来,“快走吧!和义社那群扑街眼看打不过,开始放火烧仓库了,他妈的连他们自己人都不管了!”

……

与此同时,三十多公里外的元朗,山间小屋内。何初三跟两个小混混扯淡了一宿,嗓子都沙哑了。到凌晨时分,两个混混经过了一夜灵魂的洗涤,与何顾问相见恨晚,对未来充满着热切的希望,心潮澎湃万分,深信自己明日就能家财万贯、香车宝马、美人在怀、吃香喝辣。他们一人拿了一张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生财之道”的香烟纸,如获珍宝地往衣兜里塞。其中一个还觉得不保险,亲热地攀着何初三的肩膀问他,“何顾问啊,你说了这么多,要是你等会儿被我们大佬杀了,我们跟谁买去?”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