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初三的六一儿童节> 第三十二章 一个良好市民

第三十二章 一个良好市民

何初三时常溜出去与夏大佬鬼混,何阿爸看在眼里,疑惑在心——总觉得儿子这个恋爱谈得跟别家儿子不一样,也不买这个送那个,也不陪着逛商场喝咖啡,一天到晚鬼鬼祟祟,走哪儿去哪儿不跟阿爸说,打电话也是躲在厕所里轻言细语。对方姑娘也没织围巾送领带,更不晓得上门来探望未来公公。而且无论他怎么旁敲侧击,何初三都作一副娇羞腼腆的虚伪样子:阿爸,八字还没一撇呢。

八字没一撇!何阿爸觉得儿子这是偷偷摸摸跟哪个大富豪的女儿好上了!等那八字多了一横变成大字——人家千金“大”了肚子——到时候才是要鸡飞狗跳!

何初三不知道他阿爸的那些大烦忧,继续又酸涩又甜蜜地与黑道大佬谈着小恋爱,眼看二月出头就是春节,他又一次邀请夏大佬登门同庆。

出乎他意料,夏六一拒绝了他。

“我年三十那天有事,”他故作漫不经心。

“大年三十还有事?”何初三道,“晚上都不行?要不我跟阿爸吃了晚饭,过来找你?”

“晚上也不行,”夏六一道,“那天你别来找我,电话也别打。”

何初三直觉他那天是要搞出什么大事,心中担忧,开了口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头垂下去了,静默默地思索。

夏六一见不得他这幅老实委屈的模样,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心软,“行了,等我忙完了去找你,你晚上睡觉别关大哥大。”

何初三抬头重展微笑。心里头却还是隐隐不安。

……

工作时间里,何初三约了崔东东到迎喜酒楼吃茶点。崔副堂主刚一落座,就将双臂交叠成个“X”字,挡住脸,“别,你别问。大佬知道你最近要问东问西,特意吩咐了,跟你多嘴的人杀无赦!”

“那你还跟我出来?”

“有人白请喝茶,我干嘛不来?”崔东东悠闲道,随手叉了一个虾饺吃,动作倒是斯斯文文,再没有上次狼吞虎咽的德性——看起来最近家里伙食还不错。

“我不是想打听什么,”何初三无奈道,又将一笼豉汁凤爪推到她面前,“是有公事找你。”

“哦?”

“是这样,东东姐,你有没有兴趣做地产投资?我刚进新公司,没什么客户,这个季度的指标差了一些。我想请你用你们公司的名义在我这边开个白金账户,这个是项目计划书。”

崔东东接过计划书,细细扫过一遍,道,“看上去还行,费了很大心思吧?”

何初三笑,“推荐给你的,必须花心思。我保证每年至少百分之三十三的利润,要是顺利的话,后期利润就更可观了。”

崔东东又翻了翻计划书,思索道,“行吧,我拿回去考虑考虑,这个礼拜答复你。”

“对了,东东姐,这笔资金……务必要是干净的。”

“知道知道,”崔东东不耐烦道,“大佬要知道我拿黑钱坑你,还不把我吊起来烧死?我搞个新公司,可以了吧?”

“那样最好,就是辛苦你了,”何初三殷勤为她斟茶,“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东东姐。”

“说。”

“这个投资的事情,能不能别告诉六一哥是我推荐的?反正他不知道我具体在哪间公司上班,你就说你做了个普通投资。你知道的,他不喜欢我跟你们公司有来往,又得跟我闹别扭了。”

“我明白,他天生就一副别扭样!谁看上他谁倒霉。可怜你了,小三子。”

……

年三十,何初三早早地起来帮着阿爸做大扫除,扫祭坛插新香,拜拜灶神爷。下午的时候,吴妈和她女儿也来了,两个老人家在厨房里忙活,把伤残人士和未成年少女都赶了出去。何初三带着小妹妹在自己那间屋子里剪窗花,没剪几下子,小姑娘就对这种传统手工表达了深深的不屑。

“Sam哥,我听外头街坊说你天天穿西装去中环上班,是做大生意的,还有闲心搞这种玩意。还有,都说你赚了很多钱,为什么还跟我们一样住这种破房子?”

“别听他们乱讲,”何初三笑,“我才工作一年,身体又不好,能赚多少?”

“嗨,你不就是腿摔断了嘛,没几天就好了。”小姑娘满不在乎地说。

何初三仍是笑,看着她耳朵上镶嵌的一排耳钉,和眼角没卸干净的浓妆痕迹,“你呢?你妈说你不读高中了,要出去工作,你准备赚多少?”

“我哪儿跟你比呀,我就找地方随便混混,做做服务生,当当卖酒妹,能有多少。”

“为什么不读书了?”

“没兴趣!”

“我听你妈说你找了个‘古惑仔’……”

“她怎么什么都跟外人说!”小姑娘气得一下子变了脸,站起来就要往外走,被何初三拉住。

“我没说不好,”何初三温和地说,“你把Sam哥当外人?”

“你本来就是外人,”小姑娘赌气道,不过还是坐回来了,愤愤不平地看着厨房方向,低声道,“我才不把你爸当我爸呢。”

何初三笑笑,没在意,接着前面的话题道,“我觉得找‘古惑仔’也没什么错,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呢?”

“是吧!还是Sam哥你开明,不像我妈那个老古董!”

“他对你好吗?”

“很好啊。”

“会带你去危险的地方吗?”

“带我去车场飙车算不算?他比赛的时候我坐他后面,太刺激了!哈哈哈,所有人都看着我们,可拉风了!”

何初三微皱起眉头,“如果车翻了你出了事他也不在乎吗?”

“怕什么,要死一起死。”

何初三摸摸她头发,心里知道这个年龄的孩子是不能逆着劝的,只道,“你说你不爱读书,学化妆有兴趣吗?”

“化妆?”

“有那种专业的化妆班,出来以后做化妆师、造型师,还有机会给明星演员做造型,你有兴趣吗?”

“有啊!可是那种要收学费的吧?”

“Sam哥送你去。”

“哇!你真好!那你还说你没有钱?”

“有些钱是一定要花的,花了之后再慢慢赚。”

“啧,你说的好深奥,听不懂!反正我要去见大明星!哈哈哈!以后你娶嫂子的时候,我给她化婚妆!”

何初三咳了一声,低下头去剪窗花,心里想象着她“嫂子”被化了一脸婚妆的样子,手一抖将红纸剪了个大窟窿!

何阿爸在外头吆喝着开饭了。喷香四溢的一大桌饭菜摆上来,艳红的新窗花贴上窗户,一家人的脸上都是喜气盈盈。万家灯火点亮这座海上孤城的夜,一片喜乐祥和。

……

对于守护这片喜乐祥和的一群人而言,这个夜晚却是十分难熬。

“Sir,码头上一个人影都没有,”在海边码头瑟瑟寒风中潜伏的一名警员对着话筒道,“说好九点交易,现在都九点五分了,是不是情报科的伙计弄错了?”

“耐心等着,”带着另外一队人马蹲在不远处集装箱后的扫毒组高级督察回道。

他们这组人跟了夏六一和他背后的团伙大半年,知道夏六一这次去泰国带的是小马,而交易时间大致是在春节前后。两个小时前情报科拦截到了夏六一发给小马BP机的暗号,约定交货时间地点。破解暗号代码之后,他率人急匆匆地赶到这里,准备来个守株待兔。

然而他们左等右等,到九点半都不见动静。追踪夏六一与小马的伙计打来电话,说夏六一人一直在尖沙咀的办公室里没有离开,而小马的车则在码头附近街上绕弯,迟迟不靠近码头。

“是不是走漏了消息?”一个下属问。

高级督察沉吟了一会儿,“不会,如果走漏消息,小马的车早该离开,而不是在附近绕弯。夏六一警觉性高,可能中途有一些变故,耽搁了时间,继续耐心等着。”

“Sir,海上打了灯光暗号,来了一艘渔船,”耳机里一个声音急促地低叫道。

“Sir,小马的车往你那边开过去了。”

“大冰守在这里,C仔去码头西南方支援虾仔,阿呆、憨狗跟我走。”

通讯器里一阵悉悉索索地布置挪动之声,夜幕笼罩下的码头却是一片死气沉沉,唯有海风呼呼刺耳,与远处喧嚣热闹的维港形成强烈对比。一艘渔船在海水拍击之下,缓缓靠近码头,上头下来一个黑影,用手电筒朝着远处一长一短地打着灯光暗号。

小马的车停在码头一排集装箱旁,车前灯回以两短一长的暗号。

那边吹了一声口哨,另外三个人从渔船上走了下来,为首的一个汉子穿着黑风衣,手里提着一个大皮箱子,走得挺胸翘肚,气势轩昂。

一个保镖从小马车的副驾驶座下来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