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初三的六一儿童节> 第四十章 变异的小鹿精

第四十章 变异的小鹿精

他将枪抵在大高腰后,一路挟持出了夜总会。大高的手下跟在后头跃跃欲试想救人,何初三眼观八方,愣是没给他们一点儿机会。他示意欣欣在路边拦了辆的士,脱了大高的西装外套挡住枪,一掌横劈在大高颈后,将晕过去的他一把推进车里。

的士车迅速发动,司机觉得情形不对,疑惑地看了看后视镜,何影帝一脸淡然,“我朋友喝醉了。”

“哦,去哪儿?”

“庙街。”

“咦?不回家……”欣欣刚要发问,就被何初三瞪了回去。

小姑娘自觉捂嘴收声,觉得她Sam哥真是一位深藏不漏的世外高人,今晚不仅战神附体,连眼神也滋溜滋溜地带着电意——帅惨了!

车停在庙街,何初三拽着还晕头转向的大高出来,趁没人注意往他脑后又劈一记。然后搀着他换了另一辆的士,这次原路返回,又回了刚刚才离开的尖沙咀。

欣欣一脸惊恐,刚要多嘴发问,又被何初三瞪了回去。

“Sam哥,你别这样抛媚眼,你今晚好帅啊,我怕我爱上你。”小姑娘弱弱地说。

“闭嘴!”何初三眼皮子直跳,不觉自己用了夏大佬的口头禅。

的士很快重新经过旺发夜总会门口,何初三和欣欣弯腰藏在窗下,眼见几个马仔大叉着腰站在街口,正在气急败坏地打电话通知人,远远地还能听见他们叫嚷着刚才那辆的士车的牌照号,要同伴追车寻人。

他玩了这一招声东击西,指挥着的士又拐了两条街,停在他自己的租屋楼下,与欣欣一起将晕迷不醒的大高架进电梯。

大门一开,房灯一亮,欣欣便发出一声惊叹。屋内空间不大却敞亮,摆设简单却温馨,维港夜色越窗可见,这其实算是一处不错的居所。

“Sam哥,你平时就住在这里?”她在客厅里走了一圈,惊叹道,“真棒!”

身后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回头一看——她那刚才还龙精虎猛的Sam哥,突然低着头贴墙滑了下去!

“怎么了?你受伤了!”欣欣忙扑上去搀他。

何初三好半天才挤出声音,抬起一张青绿的脸,虚弱又疲惫地道,“没事……太紧张了,胃疼……”

“……”

何影帝虽然在往昔峥嵘岁月中,跟着夏大佬见识了不少惊险、刺激、血腥、暴力的大场面,但基本上都被夏大佬护在后头,轮不到他冲锋陷阵。今晚他孤身一人上演了一场霸气十足的英雄救美,其实上第一辆的士的时候就开始后怕——他也就那么点儿三脚猫的功夫,对付大高一人或许可以险中取胜,但那群恶汉要真的一齐扑上来,三两下就能把他给灭了。幸而大高这人色厉内荏、贪生怕死,其他那些马仔也都是些胆小角色,这才被他精湛演技给糊弄了过去。刚才要是出了一丁点差错,他跟阿妹的小命都要交代在那里了!

他长期熬夜工作,本就肠胃负担重,再被这么一刺激,直接紧张到肠胃抽搐,两腿直发软,蹲在门口站都站不起来。在欣欣的搀扶下躺上了沙发,缩在里头绿着脸萎靡了十分钟有余——把欣欣刚刚才对他生出的景仰崇拜抖落得一点儿都没剩!

欣欣已经在他指挥下把大高捆绑了起来,一边将裹了冰块的毛巾递给他,一边悻悻然道,“所以你之前那么威猛凶悍,都是装的吗?”

“废话,你Sam哥是遵纪守法的良民,又不是古惑仔,我这辈子都没打过架……”何初三虾米一般蜷缩在沙发上,气若游丝。

“我警告你啊,”他用冰块敷着眼睛,病歪歪地说,“这次是我们俩运气好,再有下次,你老母我老爸就只能给我们俩收尸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个斯文人,装得龙精虎猛,其实是只软脚虾啦。”这个脑袋少一根筋、没心没肺的丫头说。

“闭嘴,”何初三头疼地呻吟了一声,“去,把药箱拿来,柜子里。”

欣欣闭了嘴,给他处理头上伤口,刚掀开头发就倒吸一口凉气,被那狰狞模糊的伤口吓住。何初三本来就不是个能忍疼的铮铮铁汉——逼不得已装模作样的时候除外——被碘酒擦拭的时候一个劲儿低声惨叫。

“啊!嘶……轻点……啊……”

欣欣咬着唇没敢吭声,小心翼翼地给他擦干净上了药。她最后想用药布和绷带包扎起来,何初三拒绝了,说敞着方便换药,反正额头那个位置也不容易被碰到。

欣欣看着他敷了伤药惨不忍睹的伤口,红着眼睛道,“我知道错啦,阿哥。我回去就跟阿爸阿妈道歉,我以后再也不出去鬼混了。”

何初三欣慰地叹出一口气,老和尚念经一般教育她,“知道就好,以后要好好做人,好好对待家人。”一边说一边自己挣扎着爬了起来。

“你做什么?躺着休息会儿呀!”

何初三扶着墙进了浴室,将好奇的欣欣关在了门外。

他打开蓬蓬头,对准大高淋了一脑袋冷水。大高扭着头哼出几声,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四肢被领带反绑在屁股后面,脸贴在地上,抬头正对着何初三的黑皮鞋。

何初三开启了影帝模式,在大高面前慢条斯理地蹲了下来。昏暗灯光下,他侧额一道血腥狰狞的大疤,面色森然可怖。将乌黑的枪口抵上大高湿漉漉的额头,他学着夏六一慵懒冷笑的模样道,“说吧。”

“我说!我什么都说!饶命啊,饶命啊!”大高毛毛虫一般竭力蠕动着,连声惨叫,“何先生,何大侠,你想知道什么!”

“你说我今晚赶上跟小马哥他们一起投胎,什么意思?”

大高眼珠子一转,哂笑道,“我就说着吓唬吓唬你,就开个玩笑啊,何先生。”

何初三用枪口轻轻敲了敲他的脑袋,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高先生,你猜的没错,我的确是大佬的人,是他的私密账房。我给大佬做了三年帐,他的帐我知道,他怎么请别人过‘儿童节’,我也知道。高先生要是没见过,我不妨演示给高先生看看?

“不不不,不不不不!”大高一听要过“儿童节”,一张惨白的脸刹那间转了青色,尖叫道,“我说!我全都说!”

但他作为一个没几分胆识本事的小喽啰,知道得并不多,只说两年前夏六一刚上位,炮仔就让他和几个弟兄伪装成小马哥的人四处作乱,败坏小马和夏六一的名声,让夏六一不断受到来自长老们的压力。在那次出事之后,炮仔将他们藏了起来,只在地下钱庄里管事。这两年,炮仔对打压他的夏六一怨念更深,只是苦于无处发泄。今天夏六一被判了刑,当庭收监,总公司连夜开高层会议。炮仔带走了大队人马,只留了平时不抛头露面的大高等人看场子,还跟大高说明天之后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出现在骁骑堂的场子里。大高心里一合计,猜自己老大今晚要趁乱搞一单大的,所以才乱言说小马和东东保不住了。

他的话半真半假,何初三并未全信,听他说完之后,就二话不说举起了枪。大高干嚎了一嗓子,刚要哭天抢地地求饶,何初三一枪托砸下来,又将他砸晕了过去。

他将大高的臭袜子脱下来塞进他嘴里,出了浴室。租屋墙薄,欣欣虽然不能进来,但也隔着门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八九不离十,此时看向他的目光又多了层震惊。

“阿哥,你真的为江湖大佬做事?”

她停下话头,担忧地看着何影帝CUT机之后再次惨白着脸扶了墙,“怎么了?胃又疼?”

何初三喘了几口缓过劲来,苍白着脸道,“没事。”他一摸腰间,大哥大早在舞厅的争斗中丢了,“我出门打个电话,你……”

话音未落,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何初三赶紧将欣欣推入浴室,示意她躲在里面不要出声。

他轻手轻脚,持枪靠近门边,从猫眼里往外看了一眼。然而楼道黝黑,什么也看不清。

“谁?”

“何先生,是我,阿森!”门外的人低叫道。

何初三疑虑地皱了眉,略一思索。

五秒后,他一脸惊讶地打开门将阿森迎了进来,“阿森?你怎么来了?”

他注意到地上的血迹,“你受伤了?”

作为夏六一的贴身保镖之一,阿森是少有的几个知道何初三与夏六一这一住处的人。他看了一眼何初三手里的枪,捂着鲜血淋漓的大腿,一瘸一拐步入房中,喘息道,“子弹擦了一下,不碍事。我CALL你无人接,就想来这里看看。何先生,你的头怎么了?”

“也是小伤,不碍事,”何初三道,“进屋坐下先。”

阿森一边被何初三搀扶着往沙发上坐,一边朝卧室方向张望,“何先生,你没事就好,欣欣呢?你把她带出来了吗?”

“送她回家了。你怎么会伤成这样?发生了什么事?”

阿森一脸沉痛,“公司出事了!炮哥在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