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初三的六一儿童节> 第七十八章 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

第七十八章 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

两人挤在浴室里让阿二和阿四在一起愉快地玩耍了一番,又从浴室转战卧室,给了阿四一个温暖潮湿的运动空间。

……

……

他被玩弄得脚趾都蜷缩了起来,两腿颤抖着无法施力,差点从沙发上滑下去。

“停,停……阿三……阿三……”

何初三终于停下动作,觉得他双目失神地唤着自己名字求饶的模样可爱得要疯,笑着亲吻他额上的汗水。

夏六一没力气计较他的坏笑,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液,先前喘太厉害,只觉嗓子干哑得要冒烟,“你……你病好完了?”

“当然啊,”何初三微微笑,“都快两个礼拜了。”

夏六一抖着手去摸他坚实的胸膛,掐他腰上好似又明显了一些的腹肌,心里直犯疑:他妈的这小子不是生病就是天天坐办公室,哪儿练出来的力气?!

“你别小看我啊,六一哥,”何初三看出他心思,感慨道,“为了艹你,我真的很努力啊。”

——个中艰辛,真是难以言表。去年今日两人第一次正儿八经滚床单,那个失败的公主抱极大地刺激了何初三的攻之自尊心。从此他为了摆脱弱鸡称号、驾驭各种情趣体位,咬牙加强了身体锻炼。闲暇时分打打太极拳已经远不能满足他将大佬吃干抹净的终极理想,只要挤得出时间他都尽量坚持了每周去两到三次健身房、一天一小时慢跑;还在办公室里藏了哑铃、腹肌轮、俯卧撑架和换洗的运动装,工作之余缝插针地训练;吃蛋白和鸡胸肉吃得唉声叹气,为了最后顺利吃上“火车便当”而咬牙强忍……

夏六一羞恼地抬手要拍他,被何初三恶劣地一个顶弄,挥出去的手变作搂抱住他的脖子,又激喘起来。

爽完这一轮,何初三还想抱起他试试预谋已久的“火车便当”。夏六一都快哭出来了——他这一年来接连两度受伤,本来就体虚,加上前段时间又失恋又复合地折腾,心绪烦乱,疏于锻炼,体力大大削弱,今天何初三还来势凶猛地狠狠搞他——他浑身酸软,屁股火辣辣的,实在是撑不住了!不得不拿出大佬的威严命令他赶紧把自己放下来,把阿四收回去!

何初三意犹未尽,“以前明明还可以多来几次……”

“以前你哪有这么猛!”夏六一哑着嗓子怒道。

何初三吃吃地笑了起来,“你是在夸我有进步吗,六一哥?”

夏六一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不断升级后的第三代扑街仔还是一直深藏不漏的何影帝本性,只觉得他像一只满嘴獠牙、邪恶微笑着的大狐王,再不作出反抗,就要被撕吃下肚了。

“真的不行!”夏六一说,“我明天还要去公司。”

“我开车送你去。”

“他妈的你难道还抱我进办公室吗?!”

“为什么不可以……啊啊啊!疼疼疼!别扯别扯……”

夏六一气哼哼地放开了手。何初三被强行降级为了第一代弱鸡扑街仔,委屈兮兮地揉着耳朵,“六一哥,我们商量一下好不好?”

“什么?”

“你下次换一边掐行不行?我照镜子发现右边耳垂都比左边大了。啊啊啊!疼疼疼!我是说下次啊,下次啊……”

五分钟之后,何初三苦了吧唧地捂着终于两边一样大的耳朵,老老实实地跟在夏六一后面去洗澡。

夏六一不要他抱,自己走在前面,每一步都走得腰酸背痛,两腿发软。

何初三跟在后面,看得精虫上脑,十分难耐。夏六一踩进蓬蓬头的范围之内,疲惫地伸手要去放水,突然感觉背后似有一股焦灼的视线。他转头向后看去——何初三与血脉贲张的阿四一起,颇为无奈地看着他。

他好气又好笑,“你走路也能硬?”

“不用管它。”何初三无奈道,摘下一旁架子上的沐浴球,想给夏六一搓澡,手却被夏六一按住了。夏六一拿他很没办法地叹了口气,夺下沐浴球扔到一边,凑上来吻他。

他顺着何初三的下巴和脖颈吻了下去,吻到胸膛、肚脐和小腹下的丛林,最后跪在地上将何初三含了进去。

……

……

何初三从高/潮中缓过劲,一言不发地蹲下来抱紧了他,将脑袋埋进他肩头。

夏六一回抱住了他,轻拍着他的发顶,“扑街仔,现在舒服够了?”

何初三紧紧地抱着他,手臂的力量箍得夏六一背后发疼,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说,“六一哥,我好爱你。”

“嗯。”

“真的好爱你。”

“嗯。”

“你不要讨厌我,不要离开我。”

夏六一笑了,偏头吻了吻他殷红的耳垂,“傻仔,怎么会呢。”

……

夏六一在微熹的晨光中醒来,眯着眼睛往身边一捞,就捞到正侧躺着偷看他的何初三。他将发出笑音的何初三揽进怀里,“醒多久了?”

“刚刚。”

“看我干什么?”

“看你……有眼屎。”

“滚!”

何初三笑得胸膛都在抖,凑上来亲他,“没有眼屎,没有眼屎,你怎么看都靓仔。早餐想吃什么?”

“随便。”

“好啊,那我去做‘随便’去了。”何初三又啃了他两口,恋恋不舍地下了床。

夏六一在被窝里拉长手脚伸了个大懒腰,依旧觉得腰背酸痛,屁股也隐隐发麻。懒洋洋地揉了揉眼睛,他发现确实有一坨煞风景的大眼屎。

“……”

罢了罢了,靓仔也是人,哪个靓仔没有眼屎呢。

……

夏六一磨磨蹭蹭地起了床,趿着拖鞋进了浴室,认认真真地进行一番洗漱,然后出来吃早餐。何初三做了两大盘“随便”:煎蛋、法式香肠、煮土豆、切成小块的苹果与番茄,搭两杯牛奶。两人坐在一起温温馨馨地吃了一餐饭,何初三给夏六一系好领带,披上外套,这便送他出了门。

“你通知Kevin没?他什么时候来接你?”夏六一临走时,一边系着袖扣一边问。

“他一会儿就到,”何初三道,“我今天要去自己公司,中午约了客户吃饭,就不来找你了。”

“嗯。”

夏六一转身迈向走廊,被何初三拉了回来。何初三将他抱在怀里吻了一吻,时间不长,那种被紧紧禁锢的感觉稍纵即逝。

“晚上见。”何初三放开手,笑着说。

……

夏六一后来回想起那一幕,他记得何初三微笑中暗藏的不舍,记得何初三微微颤抖的手臂。他也记得清晨醒来时久久停留在自己唇角的温暖,记得何初三说“不要讨厌我,不要离开我”时暗藏的哀伤,记得何初三那一夜异乎寻常的激烈缠绵,记得何初三与乔爷对视时眼底的复杂神色。

他不是没有察觉到一丁点征兆,他只是一丁点都不愿往那个方向去揣测和猜疑何初三,一丁点都不。

那一天后来发生的一切,许久许久之后在他脑海中都仍历历在目,如一本连环画一般生动鲜明——

在那一天的上午时分,他抵达了总公司,跟崔东东在办公室里为当日的行动作指挥筹备。他们按照计划订了五个不同的交易时间、地点,由崔东东分别带秦皓、虎头、乌鸡、大蟹和蛇妹前往,并在途中假意下车听电话,给卧底通知上线的时间。谁在这一天行迹可疑,谁的交易时间出现了警方的踪迹,谁就是板上钉钉的卧底。

然而他们的第一个通知电话都还没有拨出,突然保镖敲门送进了小萝。

“有人在我们家门口塞了一个信封,”小萝道,“我看了内容觉得不对劲,就赶紧送过来了。”

崔东东疑惑地接过信封,从里面抖落出了一张照片——灯光斑驳的迪厅一角,秦皓与谢家华坐于同桌,正在饮酒对谈。

彻骨的冰寒感从背脊直蹿脚底,他呆在当场,哑口无言。

崔东东比他还要惊讶,“送信的人是谁?!”

“按了门铃就跑了,”小萝说,“一点影子都没见。”

他抢过照片夺门而出,要亲自去找秦皓质问。然而刚刚步上走廊,刺耳的警报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什么事?!”他问慌乱奔跑而来的保镖们。

跑在前头的阿南急急地拽住了他,将他往安全通道的方向送去,“差佬来了!要抓您和东东姐!”

大批警察在谢家华的带领下包围了总公司大楼,亮出了搜查令与逮捕令。他和崔东东、小萝、阿南和阿毛从安全通道抵达楼底的秘密地下室,再经地下室的密道逃离了被层层包围的总公司。一路气喘吁吁,狼狈不堪。

路上他们接到下属来电通知,骁骑堂旗下所有公司、甚至包括他与崔东东的私人产业都在同一时间遭到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