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初三的六一儿童节> 第七十九章 幕后主谋

第七十九章 幕后主谋

通往半山腰别墅的曲折道路上,疾驰的轿车突然一个急刹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下车,”开车的崔东东道,“先去码头等我,我办完事来找你。”

小萝坐在副驾驶座一动不动。

“听到了没有!”崔东东转头急道。

小萝突然扑上来揪着她的头发用力吻住了她。崔东东喘着粗气挣脱开来,将她推出老远,“疯婆子!这是你发情的时候吗!快点下车!”

“我不下。”

崔东东没时间跟她废话,直接就解开安全带硬压到她身上,推开副座的车门,硬要推她出去。小萝尖叫着挣扎,两人推搡成一团。小萝突然拔出枪来抵住了崔东东的胸口!

崔东东凶狠地瞪着她,她不甘示弱地回瞪,随即调转枪头对准了自己的喉咙!

“我死都要跟你死在一起!你再赶我走试试?!”她怒叫道。

“你有病啊?!你把枪放下!”

“你才有病!你就想着赶我走!”小萝一边骂,一边就哭出来了,“每次都是这样,上次小三子还说你死了,你要真死了,我就不活了……呜呜……”

崔东东看她哭得挺用心,想趁机夺枪。但小萝飞快地拉动枪栓,扣开保险,把枪管朝自己嘴里一塞!

“喂喂!疯婆子!你不要乱来!你手稳住!”崔东东吓得声音都抖了。

小萝眼睛往驾驶盘上一瞪!

“他妈的,怕了你了!”崔东东气急败坏,转过身去重新发动了车,一边不忘转头骂道,“把枪放下来!我这不开车了吗?”

她一路骂骂咧咧地上了山,将车停在青龙的别墅外,将想跟着她下车的小萝往车上一推,一把夺了枪,“别下来!在这儿望风。”

“小心一点,快点出来。”

崔东东摆摆手,将枪插在腰后,匆匆而去。她一溜小跑到了大门口的铁栏边,手一攀,脚一蹬,身姿敏捷地攀上了两米高的铁门,轻松跳入庭院,身影很快消失在满院丛生的杂草中。

小萝定定地看着她离去的方向,然后低头看向崔东东遗留在驾驶位上的大哥大。

……

“他妈的,哪儿去了?”崔东东焦躁地自言自语。

她已经在别墅里待了小半个钟头,将大厅翻了个遍,沙发被她卸成了两半,连青龙和小满的灵位桌和祭坛都放倒下来拆了一遍,又跑到楼上将各个房间的角落和藏在墙内的旧保险箱也翻遍了,一无所获。

她抬手看了看表,心中一阵焦虑。她对这栋别墅很熟悉,自以为再没有其他隐藏之所,难道夏六一新修了什么暗箱暗道?她索性回到一楼,从墙角开始一块一块地踏着地砖,想试探有没有空心处。刚踏了没几步,大厅门外传来小萝的声音,“东姐?”

“你进来做什么?!”她转头急道。

“你老半天不出来,又没带大哥大。”小萝举起砖头大的手机道。

“快打给大佬!问他账册有没有转移过?”

小萝捣鼓了一阵,疑道,“他不接电话。”

“打给阿南!”

“就是打给阿南。”

“阿毛呢?”

“他也不接。”

崔东东接过电话自己拨了一遍,心生疑虑。

“不好,出事了!”她一把拽起小萝,“走!”

小萝被她往门口拉了几步,突然睁大眼睛发出低叫。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由远及近,崔东东顺着小萝示意的方向朝外一看——正见几辆警用冲锋车从院外远处的山路疾驰而来。

崔东东面色瞬寒,赶紧抽出枪握在手里,冲到门边锁死了大门。小萝关上了就近的窗户,拉上窗帘。两人躲在窗后从缝隙里朝外偷偷望去,只见几名便衣带着几十名军装警员渐次而下,将整个别墅团团包围!

警员们飞快地在包围圈内架起防护栏,持枪把守。另一辆警用轿车随即疾驰而至,谢家华带着两名下属匆匆下车,与守在包围圈外的同僚低语几句,后者随即端出了一只喇叭,在他的示意下开始喊话。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

屋外喇叭声不绝于耳。屋内的崔东东面色惨白,垂下眼去飞快地思索——差佬怎么会找到这儿?他们在跟踪我们?可是如果他们的目的是逮捕我,为什么不在总公司和财务室就实施逮捕?为什么刚才没有阻止我烧了财务室?如果是为了最终跟着我找到账册,可是账册又到哪儿去了?除了大佬和我,还有谁知道账册的下落?是谁拍了秦皓跟谢家华的那张照片放在我家门口?大佬为什么不接电话?小三子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生病晕倒……

她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何初三春风和煦的笑脸。一阵冰寒透体而过,她低头看见了自己小臂上突起的鸡皮疙瘩。

“东姐!现在怎么办?”小萝焦急的呼唤打断了她的思绪。

崔东东四下看去,别墅里空空如也,连半点遮挡物都没有。她刚才看见大批警员往院后去了,后门想必也被重重包围。没有退路,她们手里只有一把枪,如何能够逃离困境?

她叹出一口气,将枪插回腰间,“我出去自首。记住,你只是我女朋友,你什么都不知情。”

她转身向门边走去。小萝神色复杂地跟在她身后,缓缓地抬起了手,正要一记手刃劈向她颈后,她突然转过身将小萝按在了墙上!然后用力地亲了一口。

她贴着小萝耳侧低语道,“账册可能已经到了他们手里。要是我进去以后再也出不来,你拿上藏的那笔钱,自己去澳洲。”

小萝发出一声气愤的喘息,举起拳头要捶打她,被崔东东轻而易举地扣住手腕,牢牢压在墙上,“疯婆子,别闹。”

“你别去!”小萝尖叫道,“你……唔唔唔!”崔东东捂住了她的嘴,硬将她向远处推去。

“我自首——!不要开枪——!”崔东东朝屋外喊道,拉开了屋门,高举双手作出投降的姿势。小萝就在这个时候从屋内冲了出来,硬要将她往回拽。

小萝一边拉扯她一边急道,“你听我说,我……”

“砰——!”

一蓬血雨,骤然溅了崔东东半面殷红!她呆在当场,小萝染血的身躯倒进了她的怀里!

崔东东浑身战栗,竟是哑口失声,她一手搂住小萝一手拔出枪,转头朝对面开了枪!一位警员应声倒下!一连串弹雨随即朝她们袭来!崔东东手臂和腿部接连中弹,一边开枪一边拽着小萝朝门内退去!她奋力将大门关上,子弹随即在门上破开一溜枪眼!

她顾不上还击,跪倒在地扑到了小萝身上,慌乱地捂住了小萝胸口的血色,焦急地抚摸小萝的脸。她手臂上的血淌落在小萝的身上和脸上,两人都一样狼狈而虚弱。

“东姐……”小萝吃力道。

“你不要说!我不听!”崔东东瞬间涌出了泪水。无边的恐惧吞噬了她,她不知所措,惊惶而绝望,“不准跟我说乱七八糟的话!不准死!疯婆子!听到了没有!”

小萝咽了一口血,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我,我知道,你喜欢小满……你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唱歌的声音很像她……我没有她漂亮,脾气差,还不听话……”

“别说了,别说了,”崔东东哭道,“傻丫头,我喜欢你,我喜欢的是你!”

“我刚才,认出开枪的人了,是,是我骗过的那个差佬,是我的报应……你不要怪他,不要找他报仇……你也不要怪何先生,是我……是我起了小心思,想带着你远走高飞,是我自愿帮他的,你千万,千万不要怪他……”

崔东东满面是泪,根本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小萝吃力地抬起手,抚了抚她的脸,低声又说了几句,手便垂下了。

片刻之后,崔东东声嘶力竭的哭吼声响彻了整栋别墅。

……

屋外,谢家华挥着手臂,一边跑一边声嘶力竭地大吼着停火。枪声渐歇,他冲到了被击倒的警员面前,“家宝!家宝!”

中枪的警员叫谢家宝,是他的堂弟,前不久刚从外勤部门调回O记。他在谢家华的焦急呼唤下晕乎乎地睁开了眼睛,满脸劫后余生的茫然。谢家华撕扯开他的外套,胸口的防弹衣上赫然一处凹陷。

谢家华松了口气,但马上怒道,“你刚才为什么开枪?!”

“我,我不是故意的,”谢家宝带着哭腔道,“我看见了方小萝,我手发抖,枪走火了……”

谢家华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站起身来。

他招来这次行动的副指挥,低声对其耳语道,“有一个叫秦皓的,警员编号PC54358,档案号TX10421,是我派入骁骑堂的卧底。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你一定要帮他证明和恢复身份。”

副指挥紧张地点了点头。谢家华随即拉下肩头对讲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