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初三的六一儿童节> 第九十九章(下)他知道自己入戏了

第九十九章(下)他知道自己入戏了

深夜两点,谢家华开着车行驶在夜路上。

他刚刚处理完一起自杀案件,死者是个狂热的股民,为炒股借了巨额的高利贷,结果在最近股市大动荡中输得屁滚尿流,债主不断催上门来,死者带着老婆儿子跳楼,临跳下去之前良心发现,将老婆儿子一把推回去,独独自己跌下去了。二十五层高楼,摔成一滩血泥。

香港是世界性的金融中心,也是对外汇资本流入流出不加限制的离岸法区,每天有数十、上百亿的资金在各类金融市场中流转。六七十年代以来经济的腾飞,也令本港市民有了更多的资本投入市场中,散户注资的热情如水涨船高,人人都渴望着一击即中、一夜暴富。与此同时,不规范的管理,外来资本的冲击,金融大鳄们的暗中操盘,市民的盲从心理,也令本地金融市场的动荡与冲突持续不断。谢家华从业以来,参与维持秩序的金融机构挤兑动乱、亲自处理或是听同僚提起的金融交易者自杀案件,数不尽数……

即使见过了很多次死亡现场,但他还是难以忘记那些血迹斑驳的尸体与死者家属的目光。刚才那位死里逃生的死者老婆,在警方调查取证过程中一直都紧紧搂着儿子,面上是毫无悲意的僵直与木楞——死者已去,但他留下的巨额债务、无以维持生计、无家可归的生活,对这母子而言活下来不知是幸是劫。

谢家华让下属为母子俩联系了社工救助组织,处理完现场工作之后,他带着一身疲惫与挥之不去的血腥气息开车回了家,准备匆匆洗个澡就倒床睡觉,明天还有大把的案子在桌头等着他。

岂料刚从电梯间跨入自己家所在的楼层,职业的敏锐性就令他察觉到了不对劲:地上有零星的疑似血液的痕迹,从楼梯间那边断断续续地蜿蜒到了他家门口。

他扶住了腰上的枪,警觉地缓步走到门边,仔细观察了一下紧闭的门锁,发现上面有细微的剐蹭痕迹——是被人用工具撬开的。他将枪抓在手里,摸出钥匙,尽量悄无声息地转开了门锁,听了一下里面的动静,然后持枪一脚踹开了大门!

门走廊的灯光映亮了客厅,枪口的对面空无一人。谢家华端着枪谨慎地踏入了房中,发现血迹一路蜿蜒上了他家沙发,在那里留下了一个瘫坐的人形,然后又一路蜿蜒进了他的卧室。

一个受了重伤、流血不止的人,深更半夜绕开楼下保安,走楼梯上了楼,撬锁进了他家,熟门熟路地坐上了沙发,然后又躺上了他的床……

谢家华心中已隐约猜出了来者是谁,抓着枪快步靠近卧室,摸黑打开了墙上的灯——陆光明血淋淋地歪躺在他的床上,腰上盖着他的被子,脚下的鞋都没有脱。大量不知是血是水的液体沾染在床单与被子上,伴随着刺鼻的血腥气与海水的咸腥味,场面仿佛凶杀现场!

谢家华一时间连心跳都漏了几拍!赶紧冲上前去摸索他,陆光明浑身冰冷,满面血污,头发透湿,唇色是濒临死亡的青白,身上到处都是血——简直数不清受了多少伤!

“陆光明!陆光明——!”谢家华连唤他几声都没有反应,摸到他鼻口还有气息,赶紧弯腰将他抱了起来。岂料刚一挪动,陆光明皱着眉头嘟哝了一声,身体一挣从他怀里掉回了床上,卷着被子翻了个身,缩到床角去了。

“呼……”并且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谢家华浑身的血都在发冷,“陆光明!”

“嗯……”陆光明迷迷糊糊地又嘟哝了一声。

谢家华骑上床去,将他鲜血淋漓的衣服一剥,从他身上接连掏出了十几个血袋,有的破了,有的还没破。陆光明贴身还穿了一件防弹衣,上面镶嵌了几颗空包弹的弹头。谢家华飞快地将他从头到脚剥得一干二净,连内裤都一把扯了下来,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除了挨子弹的地方有些淤青,还有几处硬物刮伤的小痕迹,其他屁事都没有!

谢家华瞪着眼睛跌坐在了床上。一颗心落回嗓子眼里,他呆坐了一会儿,一巴掌拍到了陆光明的脸上!

陆光明被他扇醒了,捂着脸颊睁开眼看了看他,嘟哝了一句“干什么啊”,阖眼又要睡。谢家华使劲推搡他,“起来!滚!”

“很累啊……不要吵……”

“你看看你把我的床弄成了什么样子!滚去厕所洗澡!”

陆光明堵着耳朵装死,被谢家华拽着手臂拖下床,推搡着扔进了浴缸里。谢家华气得手都在发抖,回到卧室掀开床单一看——连下头的床垫都被假血浸湿透了!

他将床垫翻了个面,铺上新床单,抱了一床新被子扔在床上,打扫完了家里,又赶紧出门去处理了楼梯间的血迹——免得明天一早吓坏了邻居与保安。做完这一切,他满头大汗,黑着脸去厕所看陆光明。

浴缸的水哗哗地满溢在地上,陆光明坐在里头歪着脑袋睡得正香。

谢家华拍了拍他的脸想让他醒醒,却摸到他之前冰冷的脸现在又有些发烫。他捧了几捧水抹干净陆光明脸上的血污与灰白妆彩,发现陆光明脸色绯红,已经开始发烧了。

“……”真想把他一头摁死在浴缸里。

谢家华迅速将陆光明搓干净,抱出浴缸,吹干头发,塞进被子里,又给他量体温,又给他喂退烧药。又折腾了好久,才终于自己也洗漱躺上了床,疲惫地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已经早上六点了。

这是他平时起床晨练的时间。

去他妈的晨练吧!谢家华伸手将闹钟调到两小时后。睡醒了起来掐死这个小王八蛋!

……

可怜这位劳苦的高级督察睡了才半个钟头不到,又被手机吵醒,一大早辖区内又出了新命案。他将退烧药与一杯水留在床头,洗了把脸强振精神出了门,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傍晚时分,他再度回到家中。推开门见到陆光明裹着被子盘腿坐在沙发上,跟只松鼠一样咔嚓咔嚓地啃着一块干泡面饼,在看电视。

他走过去摸了摸陆光明的额头,“吃药了吗?”

“嗯。咔嚓,咔嚓。”

“怎么不叫外卖?”

“没带钱。咔嚓,咔嚓。”

“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你有家不回躲在我这儿干什么?”

“咔嚓,咔嚓。不关你事。”

“……”

“喂,我发烧的,你有点良心啊,不准打病人。”

“烧退了就给我滚!”

陆光明费力地咽下了嘴里的渣渣,眨巴了眨巴眼睛,“家华哥,我好饿啊,你可不可以叫个外卖?我想吃烧鹅。”

“……”

“救命啊!警察打人了!”

……

残阳如血色,穿透了落地窗,映得何初三手中的私人账目表一片鲜红。他独自坐在办公室内,面无表情地看着表目上那些标红的负数,眼前浮现的却是昨夜那些血淋淋的场景:暴雨,枪声,包裹在麻袋中的尸体,黑暗幽森的海面。

手中的纸张飘落在了桌上,他看着自己微微颤抖的手心,仿佛上面全是血迹。

他知道自己入戏了。

要扮演好一个初次杀人就毫不眨眼、毫不留情的黑道“账房”,一个背叛大佬、谋权篡位的阴谋家,一个痴迷于金钱、视人命如草芥的反社会人格者,不入戏,是不可能的。

上一次他赌上了自己的命,但这一次,他赌上的是别人的命。

就算他昨天已经做好了应有的准备,给陆光明化了死人妆、穿上防弹衣戴上血袋,枪里装备的是少有火药、杀伤力较低的空包弹。但近距离发射空包弹,依然有可能对人体造成损伤。而且陆光明还要被全身捆绑着、加上石块沉入海中。虽然Kevin已经带人穿着潜水服在水下等待,但昨夜大风大浪,水下还有礁石,稍有不慎,他们几人的性命都有危险。

更别提,如果当时他的演技没有镇住老掌柜的代理人,被对方识破。以他一人手中的空包弹与他那蹩脚的枪法,就算他安排了保镖隐藏在不远处,但一时间内他也难保自己与陆光明的性命。

他明明知道这些危险,但他还是做了。

他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

豁出自己的命去,豁出陆光明的命去,以一条自己觉得更加“稳妥”又“清白”的方式替六一哥和陆光明报仇,真的是对的吗?

如果是对的,为什么昨天早上六一哥的眼神会那样的哀伤?他当时是有多硬的心肠,才将那声颤抖的“别走”置之耳后?

走到今天这步,真的是对的吗?

何初三仰靠在座椅上,阖了双目,将那些血色都隐没在黑暗里,徐徐叹出了一口气。

但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为了这场战争,他赌上了所有,付出了所有,他非胜不可。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