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初三的六一儿童节> 第一百章(下)你还这么年轻

第一百章(下)你还这么年轻

“说说你的计划吧。”

何初三打开公文包取出厚厚一叠数据资料。谢英杰扼起拼死挣扎的大鱼,轻松扔进了一旁的渔桶中,用一条毛巾擦了擦手,“收回去,不要给我看花里胡哨的东西,不要讲废话。你能为我做什么,你计划怎么做。”

何初三将资料塞回包里,将长达一两个钟头的废话都吞了回去。

“您听过对冲基金吗?”

“知道。”

“去年这个时候,国际炒家在欧洲市场利用对冲方式先后冲击里拉、马克与英镑,最终在九月‘黑色星期三’做空一百亿英镑,迫使英镑大幅度贬值,退出欧洲汇率市场。几周之内,国际炒家借此获利七十亿美元。这事您听过吗?”

谢英杰那令人生寒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已经猜到了他想说什么。

“您有兴趣在香港玩一场吗?”

谢英杰的神情没有一丝松动,冷漠地审视着他。“你所谓的那些炒家,动用的资金是上百亿美元,而且都是资深的国际操盘手。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学他们玩?”

“对冲所依据的‘对冲比率’是通过数学模型精确估算出来的,我熟悉香港市场,我有全港最一流的数据分析团队,我的团队每年经手操盘的资金量达上亿港币,平均盈利每年40%以上。香港的金融市场是完全自由开放的,联系汇率的透明度很高,并没有其他地区的自我保护措施;银行总结余数量很少,通常只在10亿至15亿港币;散户的盲从心理高,谣言煽动效果极强……我只需要挑准‘造市’之机,抛空期货,沽空港股,利用媒体大肆散播流言,就可以震荡整个香港金融市场!两周之内,获利甚至可以翻倍!”【注1】

何初三越说越热切,满眼都是对财富与权势的狂热欲望。谢英杰却转过头去重新看向了水面,冷冷地嗤出一声,“呵!天真可笑的疯言疯语。我以为你能说出什么话来。”

他抬手打了个响指。两名保镖从内室中蹿了出来,一左一右将何初三按跪在地!木椅翻倒,“噗通!”一声砸入了海道中!

他冷淡地道,“没什么用。处理了吧。”

保镖手中多出一条手指粗细的铁链,眨眼间缠住了何初三的喉咙!

“掌柜的!”何初三大叫出一声,双手竭力抠抓着铁链,脸颊迅速涨红,渐渐从声嘶力竭转为气息衰弱,“山的那边在建青马大桥和新机场!天坛大佛刚刚封顶!而这里依旧贫穷破败,跟蛟龙城寨一样被时代所淘汰……您还有一年就要退休了,退休之前不玩一把大的,就这样被时代所淘汰……您甘心吗……”

谢英杰毫无动容地看着水面。何初三的声音彻底消失,挣扎越来越微弱……谢英杰突然抬了抬手。保镖铁链一松。何初三栽倒在地,满面赤紫地呛咳,哆嗦着攀到了木台边缘,对着水面一阵呕吐。

他快要将胃都吐了出来,漆黑一片的视野许久才出现了水面的盈盈反光。他挣扎着爬起身来一看,保镖已经从木台上消失了,谢英杰仍是坐在那里冷漠地钓着鱼。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何初三用袖口擦着嘴,狼狈地跪坐在了谢英杰身旁。

“你需要多少?”谢英杰道。

何初三喘着气,“呼!当然是,呼,越多越好……”从死亡边缘转了一圈,他那些紧张与惧意全然消失,满布血丝的眼中多了一抹虎狼般的狠绝与杀意。他涨红着脸,面上涌起了扭曲的笑容,“七三年‘雷总探长’退休的时候,据传身家五亿港币。掌柜的继他之后,潜心‘经营’了二十年,拿出五亿美元,不算多吧?”【注2】

……

木板桥上又响起了嘎吱嘎吱的震荡声,海道两边的棚屋后升起了缕缕炊烟。老掌柜的代理人依旧不紧不慢地带着路,何初三跟在他身后,两人默默无言。

代理人将何初三引回了码头。临走前,他扫了一眼何初三颈部勒痕和眼底血丝,突然低叹出一句,“你还这么年轻。”

何初三没有答话,将墨镜架在了鼻梁上,满面冷漠地经过他身旁,踏上了渡轮。

……

夕阳西斜的时候,他回到了港岛。Kevin带着两个保镖在上环码头等他。零零散散的乘客接连下了船,Kevin只见他最后一个从船上走出,天明明已经暗了,他脸上还架着墨镜,领带没有打结,而是松松地遮挡在脖子上,脚步略有些摇晃。

“初三哥!”Kevin冲上去要搀扶他,却被他推开。

“别碰我,”他沙哑着声说,“回去吧。”

Kevin紧张又担忧地引他往停车场的方向去。两人走到行人稀少的拐角,何初三突然停下步伐,“街对面,躲在货车后面那辆灰色轿车,是什么时候停在那儿的?”

Kevin也觉得那辆小车有点眼熟,疑道,“我来的时候这条街还没有停车。”

何初三摘下墨镜放进兜里,突然笔直地冲着那辆轿车走了过去,一把拉开驾驶室的舱门将司机拖拽出来,狠狠一拳揍倒在地。副驾驶座冲出了另一名男子,被追上来的Kevin和两个保镖摁住。何初三拉开后座车门,在后座乘客的凄厉惨叫声中将他拽出车来,按在地上迎面“咚!咚!咚!”地就是三拳!然后扯下自己脖子上的领带,套住了对方的脖子!

跟踪Kevin来此的师爷被他揍得脸歪鼻斜,口鼻中都溢出血来!Kevin眼见师爷满脸涨红,僵直地蹬着腿脚挣扎,明显是快要不行了!他惊叫道,“何先生!”

何初三充耳不闻,赤红的眼中带着刺骨的寒意,恶灵附体一般从喉咙中发出狂兽的喘息。Kevin冲上来对着他耳朵大喊道,“初三哥!!”

何初三陡然间松开了手,仿佛回魂一般转过头看向Kevin,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沾染上血迹的双手。他站起来向后退了几步,什么话都没有说,脚步仓皇地向停车场的方向去了。

Kevin示意两名保镖赶紧跟上他,自己搀扶起呛咳不止的师爷。“师爷,非常对不住。何先生他真的一心为乔爷和掌柜的做事,求求您别将他逼急了。”

师爷自作自受,这下子真是切身体会到了何顾问的心狠手辣,后怕地冲Kevin摆了摆手,让他快滚蛋。

Kevin转头就跑,追进停车场,见前面几名来取车的路人都被何初三的怪异模样和他脖子上的勒痕吓到,对他指指点点。他赶紧追上前去,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何初三头肩上。何初三浑身微微颤抖着,一言不发地钻入了车内,紧靠着车窗,仿佛虚脱一般呼出了一口长气。

“何先生……”Kevin担忧道。

何初三紧闭着眼睛,声音嘶哑寒冷地像刚刚被人从冰窟里捞出来,“别说话,我累了,回去吧。”

……

【注1:此处何初三的“计划”仿的是98年国际炒家攻击香港引发金融大战的手段。此时的背景是93年,此处杜撰何初三根据92年的“黑色星期三”(真实事件)提前5年就想出了98年的那套招,何顾问提出的资金数额也远比98年那场要低。此剧情纯属仿造杜撰,胡编乱造,熟悉经济、金融知识的朋友请手下留情,莫要深究。本章部分资料及数据参考了叶永刚、何国华老师所著《香港金融保卫战》及1998年《香港经济导报》中《曾荫权在立法/会上谈政府的入市措施》,特此注明。】

【注2:此处是向《五亿探长雷洛传》电影的致敬,与现实真人无关。】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