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初三的六一儿童节> 第一百零九章(下)六一快乐

第一百零九章(下)六一快乐

昏昏沉沉的何初三与陆光明被人从小黑屋里拖了出来,一路拖拽在地上。与石块摩擦的痛楚令他们俩清醒了过来。几名杀手不顾他们的挣扎反抗,将他们推进了一间冻室之中,一声重响之后,室门被从外反锁。

不见天日的黑暗之中,四面都是剧寒的空气。陆光明扭动着身体蹭到了何初三身旁,晃了晃他。何初三发出虚弱的喘息,他失血过多,喉咙也被烫伤,连吞咽与呼吸都无比的痛苦。陆光明奋力在他身上蹭掉了自己嘴中的布团,又替他咬掉了他嘴上的布团。“阿三,醒醒!”

何初三的头无力地靠在了他肩上,他又痛又冷,真的要撑不住了,神智渐渐从躯壳中脱离。陆光明忍痛曲起膝盖,一点一点吃力地将被铐在身后的双手从脚底绕了过来。双手得以稍稍自由,他摸索着何初三冰冷的脸,轻轻地拍他,“醒醒!撑住!”

何初三察觉到了他的动作,迷迷糊糊地在心里想:我之前都绕不过来,明仔的腰真软,原来跟六一哥一样都是下面那个。

他因为自己这不合时宜的想法而笑了起来。虚弱的笑音令陆光明欣喜万分,赶紧摸向他颤抖的眼睫,确认他还睁着眼睛。“你一定要撑住!家华哥会来救我们,我留给他的证据足以让廉署封锁谢英杰的账户,那个扑街拿不到那些脏钱,逃不了的!家华哥一定能找到我们!你相信我!”

何初三轻轻地点了点头,他相信陆光明,也相信谢家华,更相信夏六一。他在车祸现场留下了他们的钻戒,六一哥也一定能找到他,不管他在哪里。

“你听我说说话,保持清醒。”陆光明道。

何初三缓缓低下头去,用鼻子碰了碰陆光明颈上的一条小铁链。陆光明冰雪聪明,“你想问我这条项链?”

何初三从鼻腔里发出一丝气音。

“这是Jacky的灵牌,是家华哥前几天给我的。这个灵牌一直保佑着他,也会保佑我们的。”

陆光明碎碎叨叨地跟何初三说起唐嘉奇以前的事,说自己小时候因为骤然间父母双亡、是多么自我封闭的孩子,说唐嘉奇的耐心与帮助,说唐嘉奇对他有多好……

说着说着,陆光明的声音里带了哽咽,握着那只灵牌道,“其实家华哥对我也很好。他跟他那个扑街老爹完全不一样,他是一个好人……看上去很冷淡,但其实很善良,很温柔……我不该老是气他,我真是个王八蛋。”

“我也真是个王八蛋,”何初三心想,“六一哥那样爱我,那样苦苦地哀求我‘别走’,为了我不惜放弃一切,我为什么那么狠心离开他?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也该跟他一起去啊。我为什么那么自信自己能掌控局面?为什么小看谢英杰的歹毒与疯狂?所有的人都是我害死的啊。”

几滴眼泪扑簌簌地落在了陆光明的肩头,很快就结成了冰霜。陆光明吃力地抹着何初三的脸,自己也强忍眼泪,“别哭,眼泪会冻住……你想夏六一了吗……别伤心自责,你很爱他,你是一个好人,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他用他的衣服包裹着何初三,两人像小动物一般紧挨在一起,冻得瑟瑟发抖。陆光明的舌头渐渐僵硬,快要说不出话来。他的神智也开始模糊,自言自语地喃喃,“我不能死在这里……Jacky……也是死在冰柜里……家华哥该有多伤心……”

何初三昏沉地想,“是啊,我不能死。我如果死了,六一哥该有多伤心,多孤独。还有阿爸、欣欣和吴妈,我不能让他们伤心,我不能让谢英杰得逞。”

最后一滴眼泪淌落在了陆光明肩头。陆光明闭着眼睛哆嗦着说,“别……哭……”他牙关咯咯作响,吃力地从衣袋里摸出一只被压得扁扁的小鲨鱼,塞到何初三被铐在身后的手心,“我……都忘了……这是……哄小孩子……开心的……借给……你……”

何初三已经感觉不到手心的触感,他闭着眼睛微微笑了。真想谢谢陆光明,想跟他说你也是一个温柔的好人。这个微笑僵在了他的脸上,他的意识一片漆黑。

“砰哗——!”

“阿三?!阿三——!”

是你来接我了吗?带我走吧。我的灵魂会一直陪伴着你,我怎么舍得你难过。

……

他见到了自己两年前的那个梦境,庙宇林立的千佛之地,夏六一的身影隐没在古老半颓的石墙之后,他想追上去,却被缭绕的檀香所迷了眼。弥漫的烟雾中隐有善男子善女人呢喃吟诵之声。低头礼佛的禅师转过身来,满面慈悲地问他:你执迷不悟,深陷泥沼,还不回头?以身布施,割肉喂鹰,你做到了吗?不出淤泥,不见白莲,你入过地狱了吗?

他匍匐在地,深深地垂下了头颅。

你后悔了吗?禅师问。

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不悔,他来过人间,他爱与被爱,他用尽全力地去挽救过一个游走在黑暗中的灵魂,他迷失了自己,却也找回了自己。

他只想问:我救出他了吗?哪怕我永坠于深渊,我救出他了吗?

世间万法,因果相循。他有他要偿还的孽障,你有你要付出的代价。

但你已经救了他。

……

何初三在救护车行驶的轻微颠簸下,微微睁开了眼睛。混沌的视野渐渐聚焦出人形,他看到了夏六一紧张而欣喜的脸。

“阿三?阿三?你醒了吗?!”

何初三微微张开嘴,氧气面罩中氤氲出一片白雾,他发出了嘶哑的气音。夏六一轻轻俯下身来,在他冰凉的额头上吻了一吻。

“没事了,傻仔,没事了,我在这里。”

何初三定定地看着他,痴傻了一般。夏六一轻轻抚摸着他的脸,也柔情又专注地看着何初三的眼睛,再也没有说一句话。何初三渐渐看出了他拼命隐藏却又无法遮挡的疼惜与不舍——夏六一的眼眶红了,泪水从他眼中滑落,坠在何初三微颤的眼睫上。

何初三慌然而无措地喘息着,面罩中浮起更多的白雾。夏六一赶紧抹掉了自己的眼泪,柔声哄着他,“嘘,嘘,没事的,我没事。”

何初三却注意到了他用外套缠裹遮掩的手铐,双目大睁。救护车就在这时停了下来,车门被拉开,几名救护人员将何初三的担架接下了车。何初三转动着眼珠,看到了另一辆救护车上的陆光明与谢家华,也看到了等候在医院门口的警车,几名警员朝这边走来。

夏六一迎上前去,对他们低声说,“不要在这里,不要在他面前,求你们让我送他进……”

他话未说完,身后突然传来救护人员的惊叫阻拦声!手足都被冻伤的何初三竟然竭尽全力地翻倒下了担架,挣扎着向他爬来!夏六一慌忙扑了回去,跟救护人员一起将何初三搀扶回了担架上。何初三无力地抓挠着他的衣角,双目都红了,撕裂的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响,“呼……不……呼……”

“我不走,我在这里陪着你,”夏六一哄道,但他的演技显然还没有何影帝的十分之一,他在下一句话出口之前就哽咽得再也无法发出声音,“我……”

他装不不下去了,而何初三俨然猜得出发生了什么。他低下头去强忍了眼泪,从裤袋里摸出那枚钻戒项链,重新戴在了何初三的脖子上。

“给你留个纪念……玉佛我就不还给你了,让你阿爸再买一个送媳妇吧……”

何初三发出了粗重的喘息,死死地盯着他!救护人员用护带将何初三绑回了担架上,赶紧推往急救室。夏六一在几名警员的看守下,一步三回头地上了警车。车门缓缓关阖,夏六一将头别向了窗外,泪水终于忍不住泉涌而出。

警车刚刚驶出医院大门,就被后面追喊的一位护士叫住。副驾驶的警员疑惑地摇下车窗,护士上气不接下气地道,“病人不肯配合治疗!能不能,能不能让那位先生再多留一会儿?”

“不能打麻醉剂吗?”警员问。

“他情绪失控,不让近身!连基本的检查都不配合!”

谢家华吃力地从后面追了上来,亮出证件,“我是督察谢家华,我刚跟‘一哥’通过电话,‘一哥’同意让他在医院里多待一阵。我担保他不会逃走。”

后厢的车门打开,夏六一箭一般朝急诊室的方向射去,几名警员忙不迭追在他后面。谢家华看着他们的背影,捂着剧痛的胸口脱力地坐在了地上,仰头对护士姑娘叹道,“劳驾,帮我也叫个担架……”

……

何初三从手术后的昏迷中醒来,第一个动作就是扑腾挣扎!夏六一赶紧起身按住了他,“我还在,我还在。”他轻轻摸住了何初三被缠裹着纱布的手掌,轻声安抚着。

何初三浑身上下被缠得像个木乃伊,连脖子上都裹着白布,只有眼珠子能动。他慌然四顾,发现这里是病房。夏六一戴着手铐坐在他床边,门口还守了两名警员,其中一人还是秦皓。

“嘘,不要说话,你的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