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操我?

原野眼神都不躲,就那么跟方绍一对视着,一点没怯,张嘴就来:“那你操。”

两个人现在的身份说这样的话基本就是互相挑衅,原野直直往后一倒,砸进铺好的被褥上,“咚”的一声。他平躺在那里看方绍一,嘴角还挂着那么点若有似无的笑,伸手一把扯开外套拉链,里面T恤一撩露出一片结实的小腹,他就那样扯着T恤说:“来操。”

方绍一没动,原野也没动,他定在那里,拇指往下勾了勾,露出一片平坦小腹。他看着方绍一的眼神里满是挑衅,斜眼看着他问:“来不来?”

方绍一没出声,原野嗓音粗了,故意喘了几声,手指又要往下勾,嗓子里哼出几声低沉撩人的动静。

方绍一侧过头皱眉骂了一声,捏住他的手,然后掀起另外一边被子把原野一卷,一个用力把他掀转过去,沉着声音说:“别抽风了,赶紧睡你的。”

原野脸冲着帐篷,“嗤嗤”地乐出声来。被筒外面只能露他半颗头,能看到他笑起来时身体跟着震动的频率。方绍一从里面拉上拉链,在另外一边躺下了。

原野骚了一通,把自己骚出一身汗。他背对着方绍一,脸上的笑一点点收了。他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帐篷布,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极其活跃,感受着被褥间由身边这人的动作而带来的一丝一毫的轻微变动,方绍一一有大点的动作他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过会儿他终于在被筒里闷不住了,把被子扯开,手一甩一半的被就甩在了方绍一身上。

他们俩就那么睡了一宿。

也没什么太别扭睡不着的,没其他感觉,甚至还挺舒服。太熟悉了,他们在一起睡了十年还多,在这人旁边躺着就跟枕着枕头盖着被一样自然。分开一年多是挺久的,但和他们在一起的年月比起来还是不值一提。

原野早上一睁眼看见方绍一还愣了一下,缓了会儿才醒盹儿。方绍一还没醒,脸冲着他这边,睡得安安静静的。

外面天还没亮透,山上这会儿也冷,原野其实憋着尿呢,但他不太想动。他平躺在那里,隔着帐篷最顶端透明的那块看外面的天,四四方方一小片,灰色的。

以前他有本书里写过这么一句话,这会儿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了起来。

——别人总说天是灰的,但我怎么看,它都是蓝的。后来我说是灰的,他们又说是黑的。

他们一共要在这地方录三天,前一天上了山,这天就得玩水。岛上风景没得说,什么都不干光看景就很美了。上山费了小半天的时间,下山倒快得很。原野从山上下来的时候背包里装的都是果子,在衣服上随便蹭蹭就吃。

玩水不累,无非就是在海边做点脑残小游戏,一家出一个就行了。原野自己找地方吊了个床,别人都在录节目做游戏,原野在这边躺着看书。树影基本能把他盖个差不多,悠闲自在,这么躺着让他有点昏昏欲睡。

小导演说:“原老师你这看着可太舒服了。”

原野看他一眼,说:“你想试试么?”

小导演赶紧摆手:“不用不用,您躺着吧。”

原野一笑,又闭上了眼睛:“我就问问,别当真。你想躺我也不能让给你,这是我贵妃榻,能让人随便躺么?”

“原老师你太逗了。”小导演让他给逗得笑了半天。

原野跟她说:“剪辑的时候在我脸旁边用彩色字儿标一下‘原贵妃’,别了,‘野妃’吧,听着就挺野的,适合我。”

小导演又是一阵笑,问他:“您在看冯老师的书?这本我买回家还没开始看。”

原野于是拿着书在镜头前面晃了一下,故意说:“啊,那就给个特写。大家看下,这本,冯雷子新出的,封面是他自己照片儿这本。大家不要看。”

他在镜头前随手翻着书,对着摄像机念叨着:“我说我不要,没时间看,他写那两笔东西我猜都能猜个差不离儿,冯雷子死乞白赖非寄给我。我一看,嗬,一点没错,还是他那酸不唧唧的陈腔滥调。说是线上销量第一了?”

原野问小导演:“销量第一了吗?”

小导演笑着摇头,回话:“我真不清楚这个。”

“压过我了?”原野挑着眉,对着镜头说,“有原野粉丝看节目吗?我粉儿别买,就说我野叔说了,这本不好看。”

他说完自己躺那儿笑了半天,又说了半天冯雷子坏话,摄影老师全给他拍下来了。

原野其实就是借着节目,顺手给朋友做个宣传。冯雷子和他认识太多年了,俩人上学那会儿就认识,太熟了,关系挺铁的。也都知道他俩关系好,原野也敢随便拿他开玩笑。

有女生的组都是女生歇着,俩小男生那组也是迟星和程珣轮流歇,就原野这边动都不动。

后来小导演问他:“原老师你不意思意思吗?”

“意思?”原野说,“不用。他们不是比水里赛跑呢吗?俩我也不顶方老师一个,方老师平时跑个一万米跟玩儿一样。你忘了我是贵妃了?”

过会儿那边游戏又换了,别的组都换人了,迟星问方绍一:“哥你不累吗?让野哥换换你?”

方绍一回头看了眼原野这边,摇头笑了声说:“不用。昨天满山瞎转登高爬树的,累着了这是,让他歇着。”

录了两天了,原野这边也找着点节奏了,不像最开始那么没话说。他不跟着做游戏也知道找话说,让摄影这边有得拍。既然签约收钱来录节目了,就给人家好好录,没得拍没得剪,节目组钱不就白花了。

这天已经是他们在这地方录的最后一天,明早起来收拾收拾就都各回各家了。晚上得分别录一组采访,这几天录下来每组的导演手里都掐着一对要问的问题,采访完剪辑的时候插进节目里。尤其他们这是第一期,本来在录之前就得有次采访,但时间没协调成,于是就都挪到现在。

各自录各自的,原野先录,他录完才是方绍一。找了个房间,后面布上背景板,就在那里采访。

小导演问原野:“原老师,一直以来您都不怎么出现在大众视野,您太低调了,结婚之后也一直挺神秘的。”

原野挑着眉看她:“神秘吗?也没有吧,我这书一本一本的也没少写,有宣传和活动我也都去了,应该也不太神秘。”

小导演说:“您知道我说的是跟方老师有关的事,娱乐圈的事。”

原野“嗯”了声,点了点头:“是,我不是娱乐圈的人,我就是个普通人。”

导演问他:“您和方老师在很早的时候就结婚了,那时候您是怎么想的呢?做出这个决定?”

原野笑了,撸了把脑门:“我没什么想法,那会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结婚就结了,什么都没想。”

采访挺简单的,都是些小问题,原野都配合着好好答了。边聊天的时候他心里就在想,真是岁数大了,他连这种采访都能接了。以前他能让谁在他面前这么刨根问底?他就不可能配合。原野最讨厌让不相干的人问来问去,我心里怎么想的你管我呢?跟你有关系?你谁?

现在虽然也没多喜欢,但也没像从前那么抗拒了。身上那股日天日地不可一世的戾气到底是跟着年龄的增长一点点淡了。

该问的都问完,小导演又加了个临时的小问题,她笑着眨眨眼:“都知道您跟方老师相爱多年了,感情一直很好的。偷偷问您一下,您跟方老师,当初谁先追的谁啊?”

原野对这个横加的小问题也没有拒绝,人在回忆过往的时候眼神总是温柔的,哪怕这是原野。他勾了下唇角,很坦然地说:“我先追的他,方老师从前就是个极耀眼的人,谁对他动心都不意外,对吧?”

小导演肯定道:“是的,方老师很小就成名了。”

原野本来都准备站起来结束了,结果她这句话说完原野又顿了一下,然后低了下头,之后看了眼镜头说:“他耀不耀眼,和他成不成名没有关系。他不成名也是方绍一,拿了影帝也是方绍一。方绍一从始至终都是优秀的,这和他是不是明星,有什么家庭,都没有关系。”

原野出了名的脾气冲,说话也冲,节目组早有准备的。这次录下来原野一直很好说话,这还是他第一次稍微表现出了一点个人情绪。小导演那句话也是有点故意的成分,那么说的引申含义就等于是提了一句方绍一是个星二代的事儿。谁都知道方绍一年少成名是因为他爸爸。

原野不喜欢他们这些套路,明知道是故意的但他还是想说,想说就不能憋着。他说完这句之后问:“是不是完事儿了?没别的要问的吧?”

小导演点头:“是了,没有了原老师。”

原野“嗯”了声,站起来推门就出去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