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原野这边挑牛挑得的确不错,奶量绝对可以,感觉挤着都不费劲儿。但这也架不住就他一个人干活,方绍一那边连点桶底儿都没有,这人根本就没怎么伸过手。最后原野也没能拿到这个豪华间,他问方绍一:“你怎么不挤呢?”

方绍一看了眼摄影机,低声说:“我不爱弄那个。”

“我爱弄,”原野都让他给说得笑了,“我爱弄啊?我愿意挤人……牛……的奶?”

方绍一垂着眼,笑着说:“我看你挺爱弄啊。”

原野心说我爱弄什么啊?我爱弄的是牛吗?

程珣和迟星拿到了豪华间,他俩刚才吭吭哧哧一直闷头挤,可认真了。原野说他俩:“你俩刚才是不把我挑的牛牵走了?用了我挑的牛是不得分我一半?”

迟星现在和原野也混熟了,也不像最开始那样不敢说话了,他把刚才挤的那桶牛奶拎过去往原野眼前一递,说:“房没法分,牛奶都给您了。”

原野笑着侧了侧下巴,没搭理他:“拿走,不要。”

俩小的当着镜头面没多说什么,结果私底下过来找原野,程珣说:“原野哥,那个帐子你和绍一住吧,我看绍一哥好像不太舒服。”

原野看了看他,拍了拍他胳膊,摇头说:“不用,心意领了。”

“没事儿,我跟小星我们睡哪儿都一样。”程珣说。

原野对他笑了笑,还是摇头,和他说:“不了,谢谢,有心了。”

原野对他俩印象一直不错,俩小孩儿没那么多心机,情商也够用。他们俩没当着镜头面说把房间让给他们,没在屏幕上拿这事做个秀,这就挺招人待见的。他们完全可以在挤牛奶分房的时候就当着大家的面说,想把他们赢的那间让给方绍一和原野,还可以提一句方绍一不舒服的事,做个礼貌懂事儿的人设,节目一播都得夸他们。

他们就没那样,处事儿一直都很有分寸。原野挺喜欢这样的小孩儿,二十出头,做事儿目的性别那么强。不过如果把他俩换成那种能做秀演人设的哪对小年轻,原野这嘴也消停不了,肯定得怼回去。

吉小涛这次没跟着来,反正他跟着也没什么用,录节目也用不着他一个助理干什么。方绍一晚上收拾完就躺下准备睡了,帐子里这会儿就原野和他两个人,原野本意不想主动说什么话,但方绍一就这么睡了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上次他俩录完节目吉小涛就念念叨叨地磨叽了半天。

方绍一已经躺下了,原野犹豫了下还是走了过去,蹲在矮炕前面,碰了碰方绍一的头发,叫了声:“哎。”

方绍一抬头看他,微挑着眉。

原野问:“你就这么睡了?”

方绍一盯着他,眉毛挑得更厉害。

原野也觉得自己这话问得有毛病,人不这么睡还得怎么睡,说得好像他俩还得干点什么似的。

原野清了清嗓子,说:“这边有点干,你就这么睡?脸都不擦了?”

方绍一听他说完,收回了视线,淡淡道:“不擦了。”

原野说起这个心里也挺不是滋味儿的,以前他们俩还好着的时候,方绍一经常拍戏拍累了,下了戏妆一卸洗个脸就睡了,原野就跟玩儿一样,坐在他头顶给他按摩,涂乳液涂精华。以前方绍一还年轻的时候都不怎么弄那些东西,但是过了三十岁以后不管是谁都得服老,身体不老但皮肤状态肯定是不如从前了,睡前都得当个任务把这些都做完。

原野还在那儿蹲着,今晚脾气格外好。可能是因为中午骑了会儿马挺放松的,也可能是下午挤奶的时候笑多了,总之这会儿心情不太闷,他又碰了碰方绍一的头,笑得没皮没脸:“一哥,来擦个脸。”

方绍一皱着眉,把脸往被子里一埋,咕哝着说了一句:“你怎么这么烦。”

原野还是笑,从方绍一箱子里要拿他那些擦脸的东西。他刚拉开拉链,方绍一就坐了起来,沉声道:“别动我箱子。”

原野的动作一顿,手还放在行李箱上没动,回过头看方绍一。

方绍一面无表情地也在看着他,又重复了一次:“别碰我箱子。”

原野慢慢地眨了下眼,嘴角挂上了一抹不知道是笑还是什么的弧度,他点了点头:“嗯。”

原野站起来,呼了口气,手揣进兜里,随后收了收下巴,把半张脸埋在外套里,鼻尖碰到拉链的金属头,有点凉。他没看方绍一,只是站在那儿说:“抱歉啊。”

原野又说:“我这人大大咧咧惯了,你别介意。”

这句话说出来就是带着倒刺的,往心里戳一个洞还不算,抽出来的时候连着筋带着血,疼得发麻。戳别人的,也是戳自己的。原野说完这句就手揣在兜里走了出去。

外面风有些凉,他走了挺远,背着风点了颗烟。烟吸进嗓子里又干又辣,呛得原野有些咳嗽。他用夹烟的那只手挥了挥面前的烟,挥了之后反倒比刚才还多,眼前萦萦绕绕乱成一团。

原野笑了声,侧过头在风里骂了自己一句:“……傻逼。”

之前方绍一和原野在镜头前,怎么着也能做出一副和谐恩爱的假象,就算不像别的那些情侣那么黏糊,但他们俩本来也没那么高调,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接下来的这天录一半下来连小导演都忍不住问了原野:“原老师,您和方老师怎么了?”

原野当时正准备着滑草道具,低头给滑草鞋上油,也没抬头,只是问她:“我们怎么了?”

“没,就是感觉您和方老师情绪不高,”小导演小心翼翼地说,“您和方老师没怎么吧?”

“没有的事儿,”原野站起来,对她笑了笑说,“放心。”

录这个节目,从第一期开始就是原野演得更卖力一些,他总是主动上去贴乎方绍一,挑起他们俩在镜头前的相处状态,尽量看起来自然,不让别人看出端倪。昨晚方绍一那句话让原野到现在连自己情绪都没能挑起来,更别说去演什么戏了。

还演个屁,外人看着恩爱甜蜜,其实都他妈是装的,一句话就能让他们俩之间伪装出的那层亲密现出原型。

以原野这脾气,录到现在演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

他们今天要做的任务就是滑草,先和教练学完,然后进行个滑草比赛。每个人身上穿好准备,等着听教练教。其实滑草和滑雪差不太多,这里面好几个人应该都是会的,但为了节目效果得装成第一次接触或者不那么熟悉,等会儿再故意摔倒几次做些笑点出来。

但原野今天不愿意再当这个演戏给人看的猴儿,穿完装备直接就窜出去了。从斜坡上滑下去后一个利落的转弯,然后迅速滑走了。

迟星一脸崇拜的表情,连眼神都亮亮的,小声说:“原野哥好酷啊。”

“不管玩什么他都转个身就没影儿了,”林恬笑着说,“野哥不当运动员可惜了。”

方绍一说:“他就没个老实时候,野猴子,不管他。”

原野自己转了一圈,从后面再绕回来的时候方绍一正在斜坡上慢慢悠悠地滑行,原野状态已经调整好了,他冲着方绍一的方向加速冲了过去。

方绍一回头看见他往这边来,没往旁边躲,稍微低下身,让重心更稳一点。原野没减速,照着方绍一的后面就扑了上去,冲力有点强方绍一没能扛住,俩人一起摔了。原野身体用劲让俩人以侧摔的姿势滚到草地上,不顾狼狈,一个摞着一个摔得倒挺亲密。

原野跟有病似的“哈哈哈”地乐了半天,方绍一眼里有点无奈,拍了拍原野的胳膊,问他:“摔着了没有。”

原野摇头,笑得有些喘。

不远处程珣看见他俩摔了要过来,原野冲他摆了摆手示意没事儿。

他们俩录了一上午都互相冷着脸,这会儿滚作一团看着倒挺好的,小导演也暗自松了口气。

方绍一拍拍腿上沾的碎叶子,要起身。原野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把人扯到了自己眼前。方绍一挑眉看过来的时候原野一下子凑了过去。

其实原野一上午心里都憋着火,要按他的想法,他们俩尽管现在离了,但毕竟十多年摆在那儿,分了也用不着谁给谁摆脸子,不至于。

他心里搓火就没心思演戏,但刚刚自己出去转了一圈,尽量把情绪都排解掉,回来节目还得好好录。他不好好录影响的是方绍一,他毕竟是娱乐圈的人。

但这不代表原野就得一直憋着,他骨子里就压不了火,心里有气就堵得难受。

原野攥着方绍一的胳膊,脸上表情是笑着的,眼睛看进方绍一眼里,和他对视着,镜头从远处拍下来是极暧昧动人的一副场景,回头再加个BGM,又能剪出来放预告使。

别人都没能听见原野拉着方绍一亲亲蜜蜜说了几句什么,只有方绍一听清了——

原野声音压得极低,他说的是:“一哥,我没欠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