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原野接这个节目之前其实没想那么多,当个任务把事儿做完就得了,但录完才发现对生活还是有点影响。比如他现在经常会被人认出来,出去干点什么没有以前那么自由了。

以前原野就是个自由人,认识他的人太少了,走街上没几个知道这人是原野。现在节目播出去,年轻的小孩子们看得挺多的,在外面被人认出来总还是不太自在,不过这也有个时间限度,等节目都播完他也不再露面,再过几个月也就消停了,所以原野也没太把这当回事儿。

老图有个清吧,原野坐吧台边跟他随便聊着天,酒没喝,弄了一小筐开心果在那儿哧哧咔咔地嗑。余光里头有俩小姑娘在旁边看他半天了,互相嘀嘀咕咕,估计想过来确认一下但又不太敢。

老图用下巴往那边撇了一下,笑了下:“是不是你粉丝。”

“我哪有粉丝,”原野剥了粒开心果扔嘴里,说,“观众吧,我现在好歹也是上电视的人。”

“可不,家里小丫头到了周五晚上都端着个平板守着看。”老图让吧台里小哥拿了两瓶黑啤,起开推给原野一瓶。

原野喝了一口,看着侧面小舞台上唱歌那个姑娘。小姑娘看着挺年轻的,歌唱得也不错,原野说:“嗓子真好。”

“是不错,我也挺喜欢听她唱歌。”老图说。

原野看他一眼,乐了声:“你以前不喜欢摇滚吗?震耳朵那种的。”

“老了,老了。”老图也笑,摇了摇头说,“现在也喜欢放点温柔的,听着心里舒服。”

节目录完半个多月了,这是原野头一回上老图这儿喝酒。之前去台里又补了次采访,回来之后也没出过几次门。他打算等节目热度散下去之前都少出门。小姑娘们觉得喜欢你才过来跟你打招呼拍照,原野不会跟她们挂脸拒绝她们,每次都挺配合。但他毕竟不适应,也不喜欢。

这种生活到什么时候都不适合他。

原野今天出来也没想喝酒,就是出来坐会儿,放放风。出门随手扯了件外套,墨绿色薄羽绒,也随便抽了条牛仔裤穿,胡子也没刮,薄薄一层胡茬。往这儿一坐就是个挺有味道的帅叔叔。

台上小姑娘唱了一晚上,这么连着唱四个小时能挣五百。老图没在的时候原野都听她唱歌了,很干净的声音,带一点点沙,听着挺享受的。

有人在他旁边坐下,靠在吧台上看他。原野挑眉看过来,这人手机往前一推,上面是微信二维码。原野笑了下,摇了摇头。出来玩儿的,你直接拒绝了别人也不会多纠缠,你情我愿的事儿,你不愿意人就耸耸肩膀收回手机走了。

老图再回来的时候笑话他:“完球了吧?上个节目以后约都不敢瞎忒么约了。”

原野垂着眼睛剥果壳,说:“没干过那事儿。”

上不上节目他也没约过,不是那种人。表面上原野很玩得开,时不时嘴还耍个贱,像是挺浪的。但其实在这方面他骨子里是很保守的,没有感情做那事儿他接受不了。

老图跟他碰了碰瓶,喝了口啤酒,问他:“后面什么打算?”

原野笑了声:“我能有什么打算,跟以前一样啊。”

老图点点头,不多问他,反正问了原野也不会说。

原野从老图那儿回家之后收到吉小涛消息,发语音问他:“野哥,那个傻屌惹你了?”

接着又跟了条:“哪里来的小垃圾这么多戏。”

原野让他问得一头雾水,给他回了个问号。

吉小涛说:“就最后这期跟你们那个跟组的,他说你教育他了?在那儿道歉呢!倒你妈。”

原野:啊。

吉小涛:“咋回事儿啊野哥?”

原野洗完澡出来也回了他一条语音:“没怎么回事儿,他拉个脸我懒得看。告我状了?随他去。”

吉小涛炸了:“随他去?那可太有意思了,当我们家没人呢?”

原野干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知道了他也解决不了,他现在连微博都给吉小涛去弄了。原野玩不来那东西,他总乱说话,他自己挨骂没什么,但他毕竟跟方绍一是两口子,影响方绍一就不好了。

原野跟吉小涛说:“我也不懂你们这个,你们看着弄吧,我就只会添乱。”

吉小涛说:“不用你!你睡吧野哥!”

原野:行,辛苦,小涛。

吉小涛:“说什么呢这是。”

吉小涛拿着几片膏药坐方绍一房间等,方绍一去导演那儿研究剧本去了。这导演的习惯就是边拍边磨,很多时候都是提前一天改完第二天要拍的戏,有时候甚至临时在片场改,改完演员再马上背台词。这戏马上就要拍完了,方绍一还剩两场重头戏,拍完这俩基本也就杀青了。

方绍一回来的时候看见吉小涛还在,问他:“你不回去睡在这坐着干什么?”

吉小涛晃晃手里膏药贴:“明天下雨,我怕你肩膀要疼。”

方绍一肩膀和膝盖都有旧伤,天一凉就要疼。干这行都有伤,难免的。方绍一又很少拍轻松戏,多数时候都对动作要求极高。方绍一说:“放着吧,等会儿我自己贴。”

“没事儿,不困。”方绍一洗澡的时候吉小涛站门口把那个傻逼小导演的微博跟他说了。

方绍一洗完澡出来,说:“我看看。”

吉小涛调出微博来给他看,方绍一看完皱了皱眉,手机扔回给他。

那条微博是那个男生发了个道歉的长微博,大概意思就是说在最后一期录制的时候因为他临时被调过来跟组,对工作不熟悉,能力也有限,很多沟通不及时,给两位老师添了很多麻烦,原野老师对他的指导他也会一直铭记于心。

表面说得恭恭敬敬,其实就是卖个惨。小年轻临时被调过来顶个坑,什么都没接触过,还受了原野教训。本来一个小导演的微博几千个粉,压根没谁看见,只不过后来总导演林未给他点了个赞,还评论他:“加油。”

底下评论刚开始一半好一半坏,很多顺着这条又联系了之前林未那个,都在嘲原野整个节目里最没地位的一个倒是牌耍得最大。不过刚刚已经扭过来了一些,原野方绍一这边的粉丝过去,加上伪路人跟着掺水,现在多数都在骂小导演戏精。

另外一边又顶起原野做节目时候沉默帮人的细节贴。原野什么任务都是玩得最明白那个,每次都在镜头之外不动声色帮别人。第一期分房子那次原野至少还得有半书包的盒子没掏出来,有意把房子让给两位女士住,光是剪进去的部分他找的盒子就不止那些。这样的时候很多,虽然都是镜头之外,但细枝末节还是会被细心观众挖出来。

顶这边压那边,翻不起什么浪。

吉小涛说:“加油加你妈。这节目真是够呛,烦。”

方绍一擦着头发,和他说:“这是知道原野没靠山,踩着他上一步。这节目一共八个人,除了他,哪个都惹不起。”

吉小涛抬头看他,问:“野哥他就能惹起?”

方绍一说:“离婚了他就只是原野,在这个圈子里他没什么不能惹的。”

吉小涛低声骂了句:“狗东西。”

方绍一擦完头发问他:“让人过去了没有。”

“嗯,差不多了,”吉小涛抬眼去看方绍一的脸色,试探着问了句,“我是不是得管?”

方绍一没说话,只“嗯”了声。

方绍一给耿靳维发消息,让他跟台里聊聊,那个林未看着不消停。

耿靳维回他:我也正打算。

耿靳维后来给他拨了个电话过来,问还有多久杀青,又说了点别的。最后挂电话之前方绍一说:“让他们台别再拿原野说事儿。”

耿靳维笑了,问他:“怎么啊?”

方绍一没答,只说:“直接跟台长聊吧,让他去说。别再从原野这儿找戏。”

耿靳维还是笑,说:“我他妈当初就让你俩别离,一个个都在我这儿装,非他妈离。我看你们就是折腾我,要不结婚证就领回来算了。他上这节目挨骂是必然的,我之前没跟你说过吗?”

方绍一沉默着不吭声。

耿靳维说:“原野说要有天离婚这事儿真爆出来,都往他身上推,能把你摘干净就行。好好日子不他妈好好过,穷他妈折腾。”

肩膀疼起来方绍一才站起来看看窗户外面,的确下雨了。

他站在窗前,看着雨点用力往地上砸,反手摸了摸肩膀的关节处。骨节里传出的酸痛,不剧烈,但是持久,很难受。可能是身上这些旧伤的酸疼让方绍一心里有些烦燥,也可能是因为刚才看了些别人骂原野的话。

他当时还是应该听耿靳维的,把这节目推了。不应该接。

想到原野也就想起了最后他们那一场意外的混乱。

原野后来贴着他问:你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